【黄喻】Yes,my officer! 10.

有生之年我毛汉三更新了!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9.

========


10.


   像是有看不见的手在推波助澜一般,富家大少黄少天潜规则男模的八卦新闻迅速地发酵,占领了各大娱乐、社交网站的榜首,也上了微博热门话题和推送主题。不论是机场里候机的旅客、休息室里的工作人员,都把这个话题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本来娱乐圈内潜规则比比皆是,阔少爷玩模特(不论男女)都不算什么百年一见的新闻,只有两位男主角长得颇有看头这点给这新闻带来点热度。可很快被扒出来的事件另一位男主角孙翔此刻在事业发展蒸蒸日上的时间点,他签约了黄氏投资的娱乐公司,正接了电影通告打算进军演艺圈玩玩,给这本就说不清道不明的八卦头条又增添了几分真实度。

   孙翔这个人本就是我行我素的风格,这几年朋友不多,看不惯他的人倒是不少,一时间沸沸扬扬,各方面的说法、佐证都冒了出来,有知名杂志摄影师一口咬定孙翔滥交勾引自己的,有新媒体记者写了长篇报道“证实”孙翔一直是靠着身体买通金主上位的,还有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三流模特用声泪俱下的视频说孙翔卖身抢了自己的通告……

   在这事件上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是某狗仔又一次发布了孙翔和黄少天在一起的照片——某个酒会,两人躲在阳台,头靠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接吻——时间正好是孙翔签约黄氏前一个月。

   当然,对黄少天的攻击也不少,小道记者们甚至扒出了他和多名美男子在海滩游戏的照片——手正放在其中某一人的腰上。自然,热爱人肉的网友们很快找出了此人正是黄氏之前签过的模特之一,是个外国人,离开黄氏以后去了A国成为了自由摄影家。记者没能联系上此人,是对方拒绝了访谈还是被黄氏的危机公关拦阻不得而知。

   至此,一周内所有媒体的关注重点都到了这两个看起来相貌堂堂私下却是荒淫无度的男人身上,清正娱乐圈风气的话题又被人反复提起,不论是业界大佬还是入圈新人,都要表表姿态发表一番言论谴责两人来标榜自己的道德观。

   奇怪的是,当事两人不约而同地拒绝了一切采访,黄氏也仅仅只是发表了一份“正在咨询律师”的简单声明。孙翔的电影自然是黄了,付了一大笔违约金后闭门不出,外界猜测此人的事业已经到了尽头;而黄少天更是躲在国外人间蒸发一般,电话忙音、微信无回应无更新,所有访谈要求一律被秘书拒之门外,根本弄不清黄氏到底作何打算有何应对。

   喻文州对八卦新闻向来不感兴趣,这件事对他来说如同过眼云烟,他既无心去分辨八卦新闻的真伪,也没时间去参加任何讨论。黄少天没再联系他,他认为那大约就是不再联络了吧——虽然他确实遗憾或许就此失去了一个朋友。

   他每天依旧按时起床,咬着面包上班,认真工作,接待一批又一批的旅客,再祈祷着今天的飞机不误点能准时下班……非要说和过去有什么不同的话,大约是休息室热闹了不少。

   “黄少天这个混蛋今天还是没有消息吗!”楚云秀拍桌子。

   “秀秀你冷静一点,叶修联系不上少天,他可能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太忙了。”苏沐橙安慰道。

   “可恶,他是不想要我们这些朋友了吗!”楚云秀气急败坏,“外面都把他说成什么样了,他难道不用辟谣再对我们文州解释一下吗!”

   “我觉得根本解释不了吧,”来串门的柳非冷嘲热讽,“他那种玩模特的大少爷哪能对我们这种小职员有什么真心,八成就是一时兴起,玩玩算了。”

   “就是,还好媒体曝光了,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之前来求我们帮他向喻文州告白说得那么诚恳,我还真以为世间有什么真爱呢,太让人伤心了!”同样来串门开八卦会议的陈果补充。

   “果果,我觉得少天不是那样的人,叶修的朋友肯定不是坏人。”苏沐橙劝说。

   里面几个妹子间的气氛越来越不好,喻文州在外面听得无奈,他硬着头皮敲门进去,说道:“我想黄少不需要对我解释什么,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这句话说完几个妹子面面相觑,陈果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而楚云秀还在气头上,对这个话题不依不挠:“怎么不用解释,他装死躲起来就算完事啦?我们当他是朋友,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帮不上忙就算了,什么情况也不知会一声,这样让我们怎么相信他!啊啊啊气死我了!这么韩剧的剧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边的!我恨不得立刻暴打黄少天一顿!”

   喻文州尴尬地笑笑,楚云秀这姑娘颇有侠女气概,这会气的大概是不能帮朋友说话站台,却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才会自顾自在休息室骂骂咧咧。这么一想喻文州又觉得自己的同事挺可爱的,他忍不歪歪头,乐了。

   “笑笑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笑出来?黄少天失踪了唉!他没跟我们联系就算了总不能连你都不告知一声?”楚云秀道。

   喻文州摇头:“没有,我也没有任何消息。”

   “我靠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在意?那些照片!你就没什么想法吗?”

   “呃……就算从男性的角度来看,身材还不错?”喻文州挠挠头。

   陈果正凑过来要发话,上班的铃声骤然响起。张新杰探头进来敲了敲门,大家各自收拾了一下东西上岗去了。

   

   忙了一天终于下班的喻文州腰酸背痛,捧着杯热奶茶走在空荡荡的候机楼里。其他同事三三两两先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慢悠悠地逛。周围静寂得可怕,脚步声回荡在玻璃与水泥之间。他转过头,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着外头诺大的停机坪与远方看不清分界的黑色天空与大海相接。

   从这个方向往外延伸,是否能到达黄少天的那座小岛呢?

   他是有点寂寞。是有点想念那天只为他绽放的烟花声。

   平心而论他是在意为何黄少天失去了联系。这个人就如同那场烟花一样,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又突然消失,就像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某个人搭错了飞机走错了安检口,向他招了招手,然后转身离去。

   黄少天究竟在哪里做着什么呢?

   这次的风波会不会使他一蹶不振?抑或就此杳无音信?那些照片他会澄清吗?还是默认?以他的风格应该是上电视痛骂一番吧?

   他的那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毫无疑问那些照片激起了喻文州奇妙的好奇心。黄少天这个人,每次见面或是不见面都能给他不一样的印象,好似在平静生活的水潭里养了一条不安分的金鱼,时不时便要掀起一片波澜搅动心弦。

   这一周他一直没意识到的一个问题现在突然被他察觉了——他的内心此前在回避着有关黄少天的讨论,回避着给黄少天下一个定义。朋友?真的只是朋友吗?不是朋友又能是别的什么?一个傻不愣登的富二代,一个热情的追求者,还是……

   他走着走着,任由心绪跌宕起伏,不知不自觉走到了走廊尽头,在通往一楼的楼梯处碰到了叶修。

   “哟!”好像是老早就在那刻意等着喻文州似地,叶修慵懒地靠在栏杆上挥了挥手。

   “叶神有何指教?”喻文州停下了脚步。

   “你猜猜?”

   喻文州笑了,能让叶修大半夜特意来找他的缘由只有一个。“黄少是不是想找我?”

   “一半一半,”叶修摆了摆手指道,“他想找你,但有条件。”

   “条件?”喻文州脸上的惊讶稍纵即逝,“黄少是不会有什么条件的,这条件是叶神你开的吧?”

   叶修点头表示满意:“聪明,少天那小子早就火急火燎地想联系你,前天小卢瀚文来过机场,被我拦下了。我想先问问你对这个事情的态度,一句话,你信不信少天?”

   喻文州苦笑。“我信不信不重要吧?”

   “当然重要,你现在要是出去自爆说黄少天这些天在疯狂追你,媒体那肯定又是一条重磅新闻,什么花花大少看上脸的什么人都想要……这可绝对不在少天的反击计划内啊。”

   喻文州收敛了笑脸。

   “况且少天对你这么真心,你要是此刻出卖他,他肯定消沉得要抑郁了。”

   “那么我可以回答你,我有保留判断的权利,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喻文州的眼里透露出坚毅的光芒。

   这个人肯定不会因为名利和金钱动摇。叶修笑了,递过来一个东西。喻文州仔细一看,是一台正在通话中的手机。

   “好了好了,少天你还满意吗?”叶修按下了静音解除键。

   “我靠靠靠靠靠叶修你搞毛线啊我只让你帮忙交手机你问这个到底几个意思!我什么样的人他能不知道吗!就算他现在不知道我就说到他相信为止要你多什么事!我自己谈恋爱我自己能搞定就算我被人甩了我也认栽我怕什么!”黄少天的大嗓门从听筒的另一端传来,仿佛还带点哭腔,看起来刚刚的问答真快把他逼疯了。

   像只炸了毛的鸭子,喻文州想。这些天盘旋在心口上的疑问突然在一瞬间得到释放,他拿着手机忍俊不禁,轻松地笑了起来。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笑声居然怵了,在另一边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

   “行了,这里没我什么事了,撤了哈,手机不用还我,回头见到少天直接还给他吧,他特意买的私人专线。”叶修达到目的似乎心情极好,挥挥手走了。

   喻文州拿起手机。“黄少?是我。”

   “啊……啊哈哈哈你好你好……”黄少天沉默了一下,又问,“你、你好吗?”

   喻文州转过身倚在栏杆上,对着落地玻璃外的茫茫夜空说:“挺好的,吃饱喝足,身体健康,黄少问哪方面呢?”

   “嗯……也没什么想问,我其实也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黄少天哈哈哈干笑了一下,又说,“真奇怪,我本来有很多话想跟你说,现在反而都说不出来了。”

   喻文州眯了眯眼。“我也觉得奇怪,我本来没什么想问的,现在看你这么精神倒是有不少事情想问你了。”

   “哦!你说!我绝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黄少天拍胸脯。

   你最近怎么样?过得好不好?那些艳照是怎么拍的?有对你造成什么影响吗?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国?

   这些问题一冒出来立刻就被喻文州否决了,他发现在叶修发问之前自己的内心里早就给黄少天下好了定义,这些定义太主观,太不合逻辑,违背了他一直以来用理性判断事物的座右铭。

   他懂了,可能黄少天真的是他生命里的一个意外。

   黄少天见喻文州没说话,只好自顾自念叨:“没关系啦,我知道你是想问问那些照片怎么回事,这事情还没处理完,我现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公司有保密要求,抱歉,回头有机会我跟你详细说。”

   “嗯。”

   “公司方面有些想法,我自己也有对策,具体事宜还在商讨……我打电话来想对你说,不论我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请你相信我,我和孙翔真的只是朋友。”

   怕内心的复杂情绪被黄少天发觉,喻文州只得抛开其他杂念,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你不用对我解释这个,我……”他本来想说我们只是朋友,可话到了嘴边转了个圈,改口成:“我从没怀疑过你的人品。”

   “哦……那就好那就好,谢谢你。”黄少天用力拍了拍发烫的脸颊,努力平复跳地快要蹦出胸口的心脏。

   喻文州亦无话。两人各怀所思,尴尬的静寂仿佛拉长了异国的距离,电话的杂音隔着太平洋敲打着人的心扉,给平静的夜增添了许多生动的遐想。

   实在不习惯这样安静的气氛,黄少天只得随便找了个话题:“对了,轮回新一季的主打款临时追加了运动装,简单低调的风格,你要不要试试?走的是平民路线不是很贵,可以到我们黄氏的专柜看看。”

   “嗯,好啊,我有空去看看。”喻文州含混地应着。

   “你有运动的习惯吗?我喜欢晨跑,原来在岛上不上学的时候天天都要绕着岛转两圈。”

   喻文州笑道:“我在学校的时候也常跑步,工作以后……可惜没什么时间。”

   “也是,”黄少天说,“不过你休假时我们可以一起去跑步,慢跑,我知道R市有个地方很安静风景也好,边上有个卖汉堡的小店,跑完去那边吃早餐。”

   “好啊。”喻文州答。

   这个话题简单地结束之后,又是一阵奇妙的静谧。黄少天随后又谈了谈A国的天气和食物,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喻文州拿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慢慢下楼,走向员工宿舍。

   黄少天察觉喻文州心不在焉,便问他是不是累了。喻文州站在自己宿舍的阳台上,抬头看了眼天空,突然说道:“月亮很亮。”

   黄少天那边是下午,房间外头艳阳高照,他老实承认:“抱歉,我这只能看见灰尘。”

   对于黄少天这破坏气氛的对白,喻文州噗嗤笑出来,心情一下子放松不少。黄少天还在顾左右而言他,企图掩盖自己的不安,喻文州果断打断了他,把话题又转回原点:“你这时候急着找我,是不是我影响到你的决策了?”

   “是。”黄少天坦然。

   “你有一种最快也是最安全的解决事情的办法,你知道吗?”喻文州直截了当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黄少天听了以后踟蹰了一下,回答道:“知道,我提出的方案里有这个,我也觉得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孙翔方面没问题吗?”

   “他会配合。”

   “公司公关准备好了?”

   “没问题。”

   “现在是在等待时机?”

   “是,必须确保知己知彼。”

   “那你放心去做吧,既然一切就绪只欠东风,为什么要在意我?”喻文州说。

   “我……”黄少天顿了一下,“好,我懂了。”喻文州让他放心,他明白喻文州的意思。“干他娘的,”他突然骂道,“这两周我过得烦死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出门有一大群狗仔跟着窝火的要命,老爹又停了我的职连工作都不能,这破事赶紧解决了我要自由!我现在就恨不得跟那些媒体好好吵一架!”

   喻文州哈哈大笑,这才是他认识的黄少天。“嗯,加油。”他对着皎皎白月说。

   “当然,等我搞定了就回国。”黄少天握紧了拳头。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1.

评论 ( 7 )
热度 ( 146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