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CP问卷

 本问卷所有文字献给@嗷嗷河豚,图片部分走此:http://hiver357.lofter.com/post/44821a_ef29d35d

 祝黄少天生日快乐。


1、写这对CP最普通的日常


(带一句话王方王)

   

   黄少天刚吃完饭,直径溜进了喻文州的寝室。

   喻文州正在整理昨天的训练资料,指了指床铺让黄少天随便坐,自己埋头于工作里。

   他压根没想过副队长整天往自己房间跑,一直在床上打滚到问晚安到底合不合适。反正黄少天从训练营时期起就天天到这里打卡成了习惯再成自然,早上起来问个早安送个早饭,晚上睡前唠嗑两句,也是风雨无阻从不间断,进门的次数或许就比打扫房间的阿姨少那么一些——有几天黄少天病了,彻底爬不起来,那时候喻文州会去他寝室照顾他。

   再来就是两人一同出门去超市,去商场,去比赛,去看比赛,或是休假的时间里各回各家,再相约一个地点旅游。

   这一年到头在一起的时间比其他任何人都多,说黄少天是自己的随身挂件都不为过——虽然是有那么点吵。

   

   今天是一个普通的训练日,过得实在乏善可陈,除了卢瀚文中午打翻了一杯可乐染坏了郑轩一条裤子外再无值得一提的事情。

   黄少天趴在喻文州床上刷了几把荣耀手游,血虐了一批不识大神真面目被打得哭爹喊娘的普通玩家,觉得这日子太普通不过瘾,便爬上QQ骚扰起隔壁老王来。

   “王杰希王杰希,我感觉今天更爱队长一点了。”

   王杰希回了一串省略号。

   “你觉得我队长不赶我走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

   “你说他这么默认我整天出现在他房间里,到底看没看懂我的暗示?

   王杰希完全沉默,黄少天却是感觉胸中一阵澎湃的爱意无处释放,摁手机的速度越来越快。

   “我们都那么多年了他又不蠢肯定明白的很,我看他就是钓我胃口想让我再多宠他几年等退役……

   “还是他觉得我还爱得不够我要让暴风雨再猛烈一些?

   “喂喂喂,你和老方怎么成的都是基佬不容易你好歹分享我一点人生经验啊?”

   黄少天噼里啪啦打完,王杰希设置了消息忽略彻底失踪。他对着空气抒发了半天真情实感,终于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泄了气,转头去看喻文州。

   喻文州背对着他,整个人沉在桌上那盏护眼灯的柔和光线里。他没开电脑,在笔记本上涂涂画画,大概又是在整理今天的战术笔记——他在每天的复盘最后,总是习惯把一整天的思路理顺了画成图再存档,就像一台老式却运行稳定的电脑,速度不快,却按部就班从不出错。

   明明都是一模一样的队服T恤,穿在喻文州的身上却格外合体。大约是最近拉他去健身房举铁取得了点成效吧。黄少天看得又是一阵口干舌燥大脑发热。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君子,此刻更是恨不得自己能把所有社会道德都抛之脑后,马上把自家队长拉过来推倒扒光就地正法。

   可愿望再美好,现实里这层窗户纸就是厚实得可以。他可以对所有的亲友都大大咧咧地出柜,就是不敢对自己队长说一个喜欢。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逻辑到底卡在哪儿了,明明叶修王杰希郑轩徐景熙这么多人随便哪一个都可以把自己卖给喻文州,喻文州怕是早就听小报告听得不耐烦,就是把两人的关系维持在将乱不乱的地步,强行不买单。

   或许是真的不喜欢,又不忍心驳了自己面子吧。

   那也可以当面拒绝我啊?

   越想越觉得自己憋屈得可以。黄少天翻身起来拿了自己的外套就要离开,想让今天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过去算了。

   他和喻文州道晚安,喻文州看了眼手机,突然转过来对着他。

   “嗯……少天?”

   “干嘛?”

   “王队说你烦死了,再这样下去他下场比赛要上高英杰专门针对你。”

   “哈?”黄少天眉毛一挑,“高英杰就能针对我了?是天塌了还是我黄少天提不动剑了?”

   喻文州嗯了一声。“看来你很愿意应战?那下场比赛我稍微调整一下阵容。”

   “等等,”黄少天拦住了喻文州的肩膀,“除了这个,他……他就没有说别的什么吗?比方说……”

   “什么?”喻文州无辜地歪头。

   “就是说我其实……”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到了嘴边的话差点要漏了出来。然而他捏了捏手指,把手从喻文州肩上移了下来。“我……唉没事,算了。”

   喻文州笑了笑,站起身,伸手帮黄少天抚平翻翘起来的衣领,手上动作很慢也很轻,细心得仿佛在捡某人眼里快要散去的光芒。“少天,你以后有什么重要事情直接对我说,省得王队掉头发。”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眼睛,什么也不想了。这样的机会还不抓,那他一定是个傻子。

   他抓住喻文州的手,说道:“行,那我说看看吧,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

    

2、写这对西皮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卢瀚文!张嘴!”

   黄少天突然这么一喊,三好少年卢瀚文自然是条件反射地照做。

   单纯善良的未成年人就这么嘴里就被人摁了一颗酸辣俱全的怪味糖,当场呛得眼泪鼻涕一把,嗷出声来。

   “咳咳咳——队长!!!黄少欺负人!!!”卢瀚文大喊大叫跳去找喻文州告状。

   黄少天早就蹿到训练室另一头,高高举起手里那包五颜六色的糖,晃了晃。“哎?这怎么算欺负你呢?你看这糖果这么一大包口味随机,酸甜苦辣咸什么都有,吃到啥全是你的命,我这不是提前帮你锻炼一下?少年人,面对命运艰难,也要忍住不掉泪明白吗?这才是我大蓝雨的男子汉气概!”

   “呸呸呸!”卢瀚文气得把糖吐垃圾桶里,“队长你怎么能这么惯着黄少!他都蹬鼻子上脸光明正大欺负队内的花朵了!”

   黄少天自己摸了一颗糖扔嘴里——咸花生味,不算太差,他吧唧吧唧嚼了,又去挤兑卢瀚文:“你看吧,我吃了一颗咸的,刚刚轩哥吃了一颗是橘子味的,你说这一包里也就这么几颗酸菜鱼味,你撞上了可不就是行大运,嗷嗷叫啥?蓝雨的未来被怪味糖放倒了?传出去像话吗?不行不行,你这样每天叽叽呱呱的多浮躁,学学我们队长的沉着冷静——淡定——处变不惊——世界第一——”

   他语尾故意拉长,恨不得把喻文州的好炫耀进内部广播公告天下。对面喻文州哈哈一笑,更是让黄少天鼻子尾巴都翘天上去了,训练室里的众人实在听不下去,纷纷挥舞着拳头向喻文州抗议。

   喻文州看形势太过不得不管,于是走向黄少天:“什么糖给我来两颗?”

   黄少天把手一缩:“别别别,队长您万金之躯还是别以身试毒了,这种事情交给专业的徐大奶就可以了。”

   徐景熙突然中枪悲愤交加:“你滚蛋吧,我哪招你惹你了!你给我那个榴莲味还不够我吐的吗?你其实都知道哪个是什么味道的故意来恶心我们的吧?”

   黄少天双手举高:“天地良心这包糖经理买的我真不知道里面都有啥味道!”

   他手里的袋子一晃,身后的宋晓仗着身高轻松一个截胡,把那包罪魁祸首的糖抓走,轻轻一抛扔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直接抓了一颗丢进嘴里。

   “我靠靠靠靠队长你别吃啊这真的——”黄少天叫起来。

   “真怎么?”喻文州下巴动了动,仿佛在细细品味糖果的味道。

   卢瀚文凑上来:“什么味的什么味的?”

   “看队长笑得那么意犹未尽肯定是好吃的。”郑轩说。

   “没准是辣的啊——我们队长那么稳,吃到什么都不会变脸色,哪会让你们那么轻松就猜到。”徐景熙接道。

   黄少天从喻文州的笑容里硬生生读出自己做错事的危机感来,立马认怂:“队长队长我错了我不该在训练之前发糖不该拿这种东西祸害队伍士气,你就说吧加训还是请客吃饭还是晚上出去给你们买宵夜任你选!”

   “好好好宵夜宵夜!”看热闹的几个队员立刻鼓掌同意。

   喻文州见众人凑到一起对着手机研究菜谱,便对着黄少天勾了勾手指。

   黄少天自然从善如流地蹭了过去。

   “少天,你要真觉得需要受点惩罚呢,不然就来尝尝这个——”他撩起黄少天下巴,头一侧吻了过去。

   黄少天嘴唇一动,被喻文州渡过来一颗圆溜溜的糖。

   “——醋味儿。”


3、写这对CP绝望又悲伤的时刻


    喻文州最后在宿舍楼的天台找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坐在墙边,把头埋在膝盖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裤子。

   他很安静。喻文州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安静的黄少天。仿佛在哭,又仿佛是挤干了泪水,哭到再也哭不出来。

   喻文州走了过去,坐在他旁边,把手放在他的背上。“别哭啦,魏队这会应该已经到家了,你要给他打电话吗?”

   黄少天抽噎了一下,带着浓重的鼻音:“不要!我才不理他!他怎么能招呼都不打说走就走!我这辈子都不要理他!”

   这家伙小孩子脾气起来拧得很。喻文州叹了口气:“他不接电话,方队也联系不上他,我刚刚也试过——没接,也许你打他会愿意接吧……”

   黄少天哼了一声,头埋得更深了。“那我打也没用,我又不是什么特别的。”

   喻文州淡淡地看向天空,眼眸被天边的晚霞染红。“也许你是呢?”

   黄少天蹬了一脚地板。“那他想走就走,我还管他死活!爱走走啊!最好连我游戏好友QQ好友微信好友通通删了,我就当没他这个人!什么狗屁队长,什么狗屁老大!输了就跑,算什么英雄好汉!原来还教育我胜不骄败不馁呢——嗝——”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口气没喘上来,刚刚挂着的鼻涕呛在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打嗝音。

   喻文州听这样一声,一个没忍住,笑了。

   黄少天也顾不上自己红肿的眼眶了,抬头就呛喻文州:“笑毛笑毛!不许笑!喂喂喂说的就是你,你笑什么笑,老鬼走了我们一起倒霉好不好!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喻文州双手反撑在地上,看着黄少天,笑着笑着,眼眶渐渐湿润,泪水就这么凝聚成珠,无声地掉了下来。

   黄少天呆住了。

   喻文州意识到自己在哭,却让眼泪顺其自然地落,没想去擦。“唉,你说,魏队离开了,我又是个吊车尾,方队说蓝雨交给我了,我怎么办呢?”

   他从小就是一个刻在骨子里的倔脾气。差点被训练营淘汰的时候没认输,被人说没希望了别打游戏的时候没认输,上实战场被正选队员砍瓜切菜的时候也是自己跟自己赌着气觉得还有希望再试一把,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就愿意在黄少天面前服一次软,放任自己累积到现在的所有压力崩溃决堤一次。

   可能因为面前的这个人是有点特别。黄少天直直白白干干净净,不论快乐或是难过,都不会被他曲解。

   黄少天本能地想伸手去摸喻文州脸,帮他抹去眼泪。手还没抬起来,对着喻文州的细皮嫩肉,脑里先响起警钟。卧槽,这画面太邪门了,怎么能对一个男人做这种事情!他拍掉自己手猛地转过头,脸红到耳根,支吾道:“什么吊车尾,你、你早就不是吊车尾了,你打败过老鬼,你指挥那么厉害,你能做到的事情明明比我多,你哭什么啊,不知道大男儿有泪不轻弹吗……”

   “你才是哭什么啊?”喻文州用手肘撞黄少天腰,“你岂不是比我爷们得多?”

   “我……我那是感怀一下,”黄少天吸着鼻涕狡辩,“我还不能为老鬼的时代过去了伤感一把吗?”他挪动了金贵的屁股,坐过去和喻文州肩靠着肩,对着天边的夕阳,“我本来以为他会一直在蓝雨,就算退役了也会在蓝雨……甚至我都没想过他会退役,是我太不现实了吗?”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你不是一个人。”

   黄少天低低地嗯了一声。“我不想长大,我想一辈子在老鬼身边当小跟班,这话我只跟你说。”

   “我明白。”喻文州心里有同感。

   黄少天:“但这不可能的,我老早就知道不行,只是没想过这么快而已。”

   “嗯。”喻文州突然有些倦,连日来为着魏琛会不会离开队伍的担忧终于有了个定论——魏琛选择走了,蓝雨老一批队员都会逐渐淡出舞台,不论路途有多艰难,他和身边这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家伙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成长起来。

   他们身后就是蓝雨的大招牌,LED灯勾边的队徽在渐渐沉下去的夜幕中亮起了蓝色的光芒。这招牌还是魏琛用打比赛赚的第一笔奖金定做的,那天下午几个老鸟带着一群小鸟傻呵呵地看着招牌立起来,站成一排合了个影,还发了豪言壮语说等拿了联盟冠军再做一个更大的,谁知这就变成了最后一张集体照呢?

   人生真是充满意外。

   喻文州最开始选择了这里,全凭满腔热情和冲动,这么跌跌撞撞地过来,居然这招牌的千钧重量,将要落到他和黄少天还没长健壮的肩膀上了。

   这不是儿戏,不是一时脑热。这是他的职业,他得货真价实地把自己的所有搭进去。

   “是有点刺激啊……”他突然感慨。

   “什么刺激?”

   “没什么,”喻文州用力摇头,抬起袖子抹去脸上的泪痕,“方队说过几天让我和在役的几位前辈配合,尝试一下实战指挥……他说,下赛季新老交替过渡一年,再把索克萨尔交给我——是魏队的意思。”

   “哇靠!”黄少天一听,整个人都要蹦起来,“索克萨尔真给你啊!你可牛逼大发了喻文州!那可是索克萨尔呢!”

   喻文州心里没啥牛逼的实在感,被黄少天这样由衷地一夸奖反倒感受到一点点喜悦的真实。“是啊,是索克萨尔呢……”他摊平自己的手掌,看看自己的掌纹说,“我没想过魏队会把索克萨尔留给我,毕竟我——”

   “行行行你闭嘴,”黄少天拽了一把喻文州的袖子,“别再说自己吊车尾了,以后永远不许说,谁说我揍谁,你也不例外。”他举起拳头在喻文州眼前挥了挥。

   喻文州伸手把黄少天的拳头摁下来,握着,又用另一只手托上去。夏日的热风本就吹得人一身汗,手掌交叠更是令人心头火热。

   明明就是普通的队友宣誓动作,黄少天又是没由来地脸上发烫,窘得说不出话来。

   喻文州压根没意识到黄少天的花花肠子,正儿八经地提问:“少天,你会害怕吗?”

   “怕……怕什么啊……”黄少天心里有鬼,声音发虚。

   “万一我们带不好蓝雨?”喻文州说。

   “那有什么好怕的啊,你烦不烦,”黄少天啧了一声,蹬了蹬腿,“反正老鬼也不在了,回头一队长一交接,队伍就是你和我说得算,该怎么样怎么样吧。”

   “你不怕输?”喻文州眯了眼,把黄少天的手捏得更紧了些。

   握在一起的手又软又热。“谁……谁不怕输?那输了就输了,怕有什么用?这场输了下场再打,这赛季输了下赛季再来呗,更何况……”他看着喻文州敞着的T恤口露出的白皙脖颈紧张得不行,仿佛心底藏了只不安分的小猫咪,在火急火燎地挠着他的心肝肺,“何况……队长是你的话,你这贼船上了又不亏,输了我也挺你。”

   喻文州大笑。“哈哈哈哈,谢谢你。有你这样的副队长是我的骄傲。”

   “你也是……是我的……”黄少天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舌头不好用,“是我的……最好的朋友,队长……”


4、写这对西皮深井冰的时候


    一个人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神经病太多次的。

    但从他上次觉得队长是鲫鱼到今天已经有三天了,不知道这个短时间的周期到底是多久啊?郑轩这样想着,对天对地对荣耀大神祈祷着黄少天今天务必正常。

    说人人到,黄少天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啪地拍了郑轩的肩膀,“轩哥,今天训练完陪我出去走走呗。”

    还好还好只是饭后散步而已。郑轩稍微放宽了压力山大的心,满口应道:“没问题你要去哪。”

    “珠江,喂鱼去,善待鱼类人人有责。”黄少天晃了晃手里的面包袋。

    完了完了还疯着。郑轩心凉凉。

    黄少天这毛病从入夏的时候开始就有了。某天他在队长房间里打滚完,衣服上粘了两片闪闪发亮的薄片回来,就开始疑神疑鬼觉得队长一定是建国以后违法成精。

    “那是鱼鳞那肯定是鱼鳞!你不觉得我们队长这样神仙一般的人物肯定有法力吗?”黄少天满腔疑惑无处可诉,只能抓了心里好友排名第二人又很老实安全的郑轩商量。

    “亚历山大你最近HK鬼片看多了吧……”

    黄少天压低了声音叨逼叨。“哪有,我这是合情合理地猜测,你没觉得队长虽然手速不快但是脚速风一样的吗……上周六我喊他起来吃饭,我回头洗了个澡就15分钟他居然就已经吃完从食堂回来了,我走去食堂来回要10分钟呢!”

    “那只是队长求食心切,你哪次见到队长去食堂不积极的?”郑轩懒得理他。

    “15分钟呢!他从起床到吃饭哪有可能只要5分钟!”

    郑轩拍了黄少天脑门。“你记错了吧,你哪次洗澡只要15分钟,队长都跟我说你洗澡半小时的。”

    黄少天不依不挠。“什么半小时我洗澡哪要半小时!你不信我下次摁个秒表录像给你看!我手速超快的搓澡也很快好吗!”

    尼玛我一点都不想看你这个基佬洗澡好吗!郑轩想暴起打人。介于这话题已经发展得没法看了,郑轩压力山大地推开黄少天说:“随你要怀疑就怀疑吧,这种话题你说出去谁信啊,什么妖精不妖精的,怀疑队长你也得有石锤啊,你找了石锤再来跟我说。”

    结果这个话痨真的到处收集起了“喻文州是个鲫鱼精”的证据来。

    

    “队长今天给卢瀚文变的那个魔术肯定有问题,我都没看见他把账号卡藏哪里了。”

    “你醒醒那就是个魔术,八成藏袖子里了吧。”

    “他有法力要魔术那么麻烦干嘛,肯定直接变没了。”

    

    “队长今天热到脸红喘气了,是个人哪有那么怕热你说是吧,训练室空调还开特别足冷得我都要穿外套了!”

    “那卢瀚文还穿小背心你怎么不说说?”

    “小卢还年轻气盛很正常啊!”

    “那你是说队长已经七老八十了吗?”

    “没准他是个精已经100岁了呢!”

    

    “轩哥轩哥你知道吗我今天又捡到一片鱼鳞,这么大块,就在大门口,喻文州越来越放肆了竟然在门口脱衣服。”

    “别闹了那是食堂刚进了一批深海鱼,早上我看见保安拖了箱子进去。”

    “队长怎么能在门口脱衣服的,肯定是天气太热门口空调开得不够我要去跟经理说一说。”

    

    “队长今天又神了!预知了王杰希会在比赛前上厕所!他太神了连这个都能知道!”

    郑轩翻了一百个白眼。

    

    傍晚珠江边的风很喧嚣。珠江边的人心更喧嚣。

    “我不知道队长从哪里来,他这一个精在人类世界里这么久肯定过得孤孤单单很不好,但他不开口说又不好直接问他,唉。”黄少天哀叹连天,“吃好啊小可爱们,都要好好成精啊!”他手一挥,一把面包屑天女散花般向水中,水中噗噗噗浮上来一两只小鱼,绕着面包屑游了两圈,大概是察觉了人类没玩什么花样,冲过来把面包屑拽进了水底。

    黄少天心情大好,觉得自己是做了天大的善事。

    “黄少啊,我觉得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为了蓝雨的未来,郑轩痛下决心,要和副队长好好谈一谈。

    “你讲,这么严肃干嘛,想讲什么都说,”黄少天不屑,“我告诉你自从我知道队长是鲫鱼以后就再也没什么可以吓到我的事情了。”

    “呃……”郑轩扒拉了一下他可怜的词汇库,说了,“我觉得你既然喜欢队长直接告白就好了,不要把自己逼疯了太惨了吧。”

    黄少天给他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哈?我喜欢……我喜欢谁?你说什么?我靠你还真能再吓到我一次。”

    “我说你喜欢队长很久了你自己不知道吗?”郑轩放大音量,“从我认识你开始,你每天每天每天嘴里嘀咕的都是队长的事情,你就没对别的什么人这么上心过。”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是直男。”黄少天瞪眼。

    “直个屁,”郑轩骂道,“上次那来送花小姑娘长那么漂亮也没见你多看两眼,还回头问队长这花好不好看呢,我都给你急死了。”

    黄少天认真想了想。“那只是不合胃口我没看对眼好吗,我喜欢谁我能不知道吗……”

    “你算了吧你明明想队长都想到要发疯——不是你已经发疯了。”郑轩断言。

    “嗯什么?少天喜欢谁?”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蹿了出来。

    “卧槽队队队长——”

    那一瞬间郑轩几乎就要信了喻文州是个未卜先知的妖精。

    但他看见了喻文州手上的购物袋,上面有附近超市的标志。应该就是饭后散步顺便出来买点东西吧,郑轩想。

    黄少天整个人紧张成一根直立着的棒槌。“没什么喜欢什么我喜欢鱼啊你看我来喂鱼的哈哈哈……”

    “是吗?”喻文州兴致也很高,“这里还有鱼吗?”

    黄少天勾着喻文州肩膀把人拉自己身边来:“有啊有啊你看这好大一条啊。”

    “真的,面包也给我点。”

    “来来来都给你都给你……”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我在这里干嘛的我?!郑轩欲哭无泪。“你们玩我先回啦……”他打了招呼,发现那两人早就沉浸到了二人鱼塘的世界里,没人在意自己的存在。

    这个世界真是……不直的!!!郑轩正打算转头就走,地上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捡起来一看,是个圆形的蓝色透明塑料片,在灯下看还有点炫彩。是有点像鳞片啊,难道黄少是正确的?队长真是个妖精?

    他转头下意识地去看黄少天,却发现黄少天身后似乎挂着一条长长的……类似猫科动物的尾巴?!还愉悦地甩了甩???

    卧槽见鬼了?!

    郑轩用力揉眼睛。喻文州却是看了过来。“阿轩,你捡到了吗?”

    郑轩吓得不敢说话。喻文州笑笑。“哦别怕,没事,”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轻轻抽走了郑轩手中的鳞片,“偶尔是会掉点,不是什么大事,对吧少天?”

    黄少天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对锋利的虎牙。


5、写这对西皮色气的样子


    八百年没开过的老破车上路了


6、写手写一段话由画手来画


    “真的不刮胡子?”

    喻文州的手慢慢地顺平了黄少天的领带,再轻轻弯折,熟练地打了一个漂亮的领带结。

    “不刮了不刮了,留个小胡子不是才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吗?”黄少天摸摸自己下巴上的胡茬,乖乖站好让喻文州把自己收拾妥当,“好不容易能在电视面前晃一回,得让他们知道本剑圣还宝刀未老,撩撩小妹子还是一笑一个准的。”

    喻文州面无表情。“哦,我批准了,你出去撩妹吧,晚上不用回家睡了。”

    “喂喂喂我就说说你别当真啊,”黄少天赶紧揽过喻文州的腰,用自己的胡子蹭了蹭爱人的下巴,“我的队长世界第一好,我这辈子爱都爱不够,哪里还有心思想别人。”

    他们在用了十年还舍不得换的旧沙发里接吻,整理好的西装又被揉乱,喻文州一皱眉,内心计算了一遍离出门还剩下多少时间,飞快地设了个手机闹钟,这才干脆了当地扯下了黄少天的裤子。


7、看图说话

节选《忘三生》,全文点此:http://amyein.lofter.com/post/24375a_ef21e831

   帅帐里站满了人,钢甲挨着钢甲,兵器抵着兵器,空气里充满了冰冷而肃杀的生铁味道。

    没人说话,刚从一场厮杀里解放出来的将领们都安静地等待着主帅的下一个指示。正中的帅位坐着黄少天,但黄少天只管战场上的生杀予夺,这里的最高统帅是黄少天身边这位年轻的监军喻文州,几场大战下来众人早就对他的用兵如神叹为观止,都在期盼他用这几万人获得几乎不可能的胜利。

    “郑轩。”喻文州的声音不大,但字字铿锵并不含糊。

    被点到的年轻将领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末将在。”

    “你带三千人马去乌河上游设防,将草编竹席挂在马后拖在地上,混着大漠风沙制造沙尘,让将士们尽力呼喊,喊出万人大军的声势来。”

    “压力山大……但你要我去我就去!”

    喻文州笑容欣慰。“切记,若是叛军前来,不要恋战,即刻后退。让三队弓箭手在后面高处接应,拖延时间。”

    “知道了,但我们这么少的人,若是叛军倾巢而出,岂不是白白折损人马?”

    “并不。”喻文州在摊开的沙盘上插下一面旗,“敌方大将是个疑心较重的人,加上此前的遭遇战被我打怕了,见我们大军出击,必会布重兵拉开距离紧紧提防,十有八九不敢贸然向前,你们只需喊到半夜,原地安营扎寨,再把人马偷偷带回,留一个空营寨给他们即可。”

    “妙啊,这帮废人回头发现营寨是空的恐怕得悔得肠子都青了。”黄少天在边上夸赞。

    “少天,你的马今天喂饱了没?”喻文州突然发问。

    黄少天拍胸脯,“那必须的,断了谁的粮也不能断了夜雨的。怎么?要让我奇袭樊城?没问题,挖洞还是爬墙我都擅长,保证把那叛党的项上人头给你提回来。”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说道:“之前探子发来信息,今天叛军将会有粮草运来。你带一纵精兵,绕到樊城后方,劫了这一路粮草,乱乱他们的军心。”

    “哈哈,你竟然让我这大将军去干这种土匪打劫的营生?”黄少天大笑。

    “我岂止要你打劫,我还要你不留活口。”喻文州和黄少天打诨道,“樊城后方地形复杂,他们又紧张着前线,意识到粮草未至起码也要是两天以后。要让一个运输军队无声无息地消失,这军营里还真只有你做得到。”

    “得了,你就在这等着吧,我去那边粮草队伍里摸两只鸡给大家开开荤。”

    喻文州点头赞许。连日来战事频频告捷,他气色尚可,加上一如往常的意气自若,看上去病都消了大半。

    剩下的事情监军自不用说,大帅自个叽叽呱呱,说一句附带十句地把一场偷袭布置得井井有条。

    大帅和监军多年来修得的默契无间让众人内心钦佩不已,众人正信心满满暗自感慨此战必胜,还想趁机拍拍监军马屁让他飞黄腾达以后多提携自己一下,就被黄少天下了逐客令,一个个赶出了帐篷去落实战备。

    喻文州撑着的这口气终于放了下去,胸口一时疼得翻江倒海,一口淤血蓦地咳了出来。

    “文州!”

    黄少天立刻扶住喻文州肩膀,把他揽在怀里。

    “咳咳咳……”喻文州拽着黄少天的衣襟,靠在他胸口痛苦地咳,咳得心肺都换了位置,恨不得立刻溺死在这胸膛的温暖里以求解脱。

    黄少天心疼得说不出话,只能紧紧地搂着喻文州的肩膀,用自己的臂膀负担着他的重量。

    过了好一会,喻文州缓过气来,黄少天熟练地递过桌边早就备好的药,喻文州一昂头全数喝完,感觉喉咙像是漏了个大洞,凉药顺着他的骨骸倾泻而下,强行把所有的痛镇压下去。

    “怎么样?好些了吗?”黄少天轻问。

    喻文州轻描淡写地用衣袖抹去了嘴角的血迹。“没事,这些天总这样,习惯了。”

    明明就是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还死鸭子嘴硬。黄少天心想,拳头攥紧,但嘴上却不敢说重话:“习惯这个干什么,一点也不好,我巴不得你一次都不要咳,不要习惯。”

    喻文州笑他:“你都当将军了,说话还这么孩子气?”

    黄少天低头蹭蹭喻文州脸颊:“在你面前孩子气又没关系。”

    

    (全文共14568字)

8、推荐一篇文

    那么推荐一下《金牌助理》好啦,我真的很喜欢(眨眼)。



评论 ( 4 )
热度 ( 156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