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一见钟情 3.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一见钟情 1.

前文点此:【黄喻】一见钟情 2.

========

3.


    电梯逐渐上升,黄少天的心跳声如同逐渐攀爬的音阶,越奏越快。

    喻文州站在离他不到一米的地方。他今天穿着公司的文化衫,白底胸前有个小LOGO,随意至极,一手扶着电梯内的扶手,一手插腰间,略微抬着头看着头上的楼层显示屏。电梯柔和的光把他整个人都染成了暖黄色。

    虽然不是惊天动地的帅哥,却也是眉清目秀,让人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舒服。

    他一句话也没说,眯着的双眼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疲惫,楼层还没到,他干脆闭上眼,趁着这短暂的安静时间,努力地恢复着自己的精力。

    “你加班几天了?”黄少天没头没脑地问。

    喻文州闭着眼稍微费神想了想,“一周了吧。”

    “都没怎么睡吗?”

    “还好,睡得比较少而已,今天能交出去就结束了。”

    “其他人病倒了?真的只有你一个人?”黄少天心疼道。

    喻文州张开眼,无奈地笑笑,“是啊,这个时候都病了是有点麻烦,但……剩下最后收尾,我再坚持一下好了。”他凝着的眉间是一股不愿与现实妥协的气质,仿佛随时在跟自己的精神较劲。他突然又说:“你能来帮忙,挺好的。”

    这句话说得十分诚恳,低沉的嗓音像流沙一样稳稳地划过,在听的人耳朵里自动化成了无限的温柔。黄少天傻傻地愣在原地眨眼,觉得面前这个人全身在散发着光,让人不自觉就会被他吸引,想要站在他身边,想要支持他,想要触碰他。他实在很想跟他说明白自己很喜欢他,很想跟他交个朋友。

    然而他们才见过寥寥两次,连了解都谈不上,怎么就能这么突兀地掏心掏肺呢。

    “叮咚——十四层到了,电梯上行。”

    电梯提示音冰冷冷地打断了黄少天的妄想,喻文州揉着眉毛醒了醒神,按住电梯开门键,示意黄少天先出。

    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不知廉耻地盯着看了男神这么久,感觉自己脸要烧起来了,赶紧跑出电梯。“我……我去一下厕所!”他一阵风一样蹿进公司,又是一个急刹车——因为他压根不知道厕所在哪儿,只好退回来杵在门口红着耳根,有些尴尬地回头看喻文州。

    穿着快餐店制服的青年红着脸,看上去像是犯了错一样单纯又无辜。喻文州都被这孩子逗乐了,捂着嘴指了指另一边的通路。

    

    待到黄少天在厕所里用凉水冲了三遍脸终于把自己脸上的温度稳定在一个阙值,调整好呼吸心跳和发型保证自己除了穿着金麦劳员工服外其余部分绝对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帅哥回来时,喻文州早就沉在自己的工位上,忙于理顺庞大的代码了。

    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是挺蠢的,喻文州忙成这样压根没空理他,他还臭美浪费时间干嘛?

    他甩甩头,也不气馁,挪动脚步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决心用工作热情感化技术宅。“呃那个……喻……”他在嘴里磨叽了一下称呼,捋顺了一把舌头,到底还是没把到了嘴边的名字喊出去,“喻前辈,我要帮你做什么呢?”

    喻文州思路还在一段出问题的代码中盘旋,被黄少天突然打断,疲惫到变成单线程的神经略微卡了一下壳,脑袋一点,仿佛才想起来自己是有这么一个帮手的,哦了一声,指了指前方的工位:“你用那台电脑吧,你会数据库是吗?昨天客户要求新加的功能还没完成,你看看能做多少是多少,需求在他桌面上的文档里。”

    “没问题交给我!”黄少天打了包票,立刻蹿去电脑前忙活。

    交给黄少天的工作充分考虑到了在校生的专业程度,十分合适新手入门。超出课堂的部分,黄少天花了点时间在网上找了些教学,又费了点功夫看明白了前人留下的接口,这才确定了思路,手速飞快,在编译通过的一瞬间手舞足蹈地欢呼起来。

    “通过了!万岁!”

    后排的喻文州听见声音抬起头,正巧碰上黄少天福至心灵地回头一看,两人的目光在这个忙碌得有些枯燥的夜晚里轻轻一碰,单调的空气突然活络起来,噼里啪啦地,擦出了妙不可言的火花。

    “呃……”黄少天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红着脸飞快地转了回去。

    只是实现了一个小功能就这么开心?整天面对工程问题的喻文州几乎都快忘了这种单纯的快乐,心里某处柔软的地方被轻轻触碰了一下,觉得这活泼奔放的大学生着实非常可爱,比起他身边整天死气沉沉的宅男们有意思得多,加班日有这么一个活宝陪也不错。

    “做完了?”喻文州问。

    “做完了做完了,你检查看看。”黄少天连连点头,“我觉得应该还行?不会太差?看起来还可以?总之是能用的?功能反正是实现了,这东西超纲,我也是现学现卖,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得冗余了,如果有哪里不好的地方我再调整。”他讲话从来不止一句,连着几个反问句让喻文州忍俊不禁。

    “没事,先用着吧,我相信你。”喻文州道。

    “嘿嘿,那我接下来做什么?”黄少天挪了挪椅子靠过来。

    喻文州脑内迅速把剩下的工作过了一遍,捡了其中最容易的出来,“那么帮我整理一下PPT吧,明天要展示功能给客户看。”

    “好说,这个我拿手,软件学院PPT小明星就是我!你要什么样的?阶梯动画的?撞色文艺的?大版面霸气的?扁平化现代的?古典青花瓷的还是花哨巴洛克的?”

    黄少天正在兴头上,略微站起,靠在两个工位间的玻璃矮墙上眨眨眼。曾经有学妹说过他的眼睛好看,他觉得他现在的造型一定完美无瑕。

    对着这一串乱七八糟的分类,喻文州不太明显地挑了挑眉毛,咳嗽一声说道:“简单干净就好了,模板和大纲我都有,你帮我把素材放进去。”他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小U盘,抛给黄少天,“都在里面,你做好也存里面就行,我明天火车上再改改。”

    黄少天一抬手接了U盘,“好吧,没问题,”他动作流程地把U盘插进电脑,听见设备已连接的系统提示音,才反应过来喻文州刚说了什么,“等等,卧槽你明天还要赶火车?不是吧今天通宵明天还要上火车?全组都挂了你一个人去?”

    “嗯,是啊。” 喻文州有些无奈。

    黄少天的嘴都惊讶成了O型:“真的假的啊……这么拼命……”

    喻文州决定不把一肚子工作的苦难提前透露给这个还在校园襁褓中的大学生了,摇了摇头,说道:“这也是比较极端的情况了,平时项目要上线的时候虽然忙,还是有时间睡觉的。”然后他扔着黄少天目瞪口呆,又扑回自己未完成的工作上去了。

    黄少天精神上受到点冲击,脑内那点“是不是要跟这个专业纠缠到底”的念头又天人交战起来,可喻文州交代给他的工作又不能不做,他只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回到工作上来。他打开U盘,扫了一眼里面的内容,首先点开了名为“PPT说明文档”的文件。

    三分钟后他一个头比两个大。

    喻文州的说明文档写得实在天马行空,有的地方只标注了关键词,甚至还放着手绘的架构照片,黄少天翻来覆去读了三遍,勉强看明白了前后文千丝万缕的联系,抓住了一丁点喻文州跳脱的思路——本来黄少天就是意外援助,这份PPT说明文档写得更像是私人笔记,用来提醒自己,并不考虑让人明白。

    他回头凄苦地瞄了一眼喻文州,后者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的显示器,他只好在心底暗搓搓地猜想,自己喜欢上的这个文艺青年是不是私下里比他想象得还要奔放自由得多?

    眼下喻文州肯定没有时间给黄少天说明白,黄少天只好硬着头皮对着这份外星人笔记,打开了喻文州做了一半的模板。

    一时间两人都沉浸在各种的工作中,空气再次静谧,只有噼噼啪啪的键盘声在提醒着时间的流逝。窗外的云不知何时堆积在一起,让本就黑蒙蒙的天空更加阴沉,一阵风雨欲来的沉闷感让加班人的心情更加压抑。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手机,半夜两点,PPT进展顺利,主题架构完整,就差一些锦上添花的小动画。他并不太习惯熬夜,此时脑子里感觉是两三只飞旋不停的小鸟在嗡嗡嗡叫,吵的他心乱如麻。他干脆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顺便也看看喻文州。

    喻文州依旧保持着半小时前的动作,不知是面对了什么样的难题,打了一段代码又删去,抿了口面前的咖啡,手指在键盘上逡巡片刻,又输入起来。

    黄少天又这么大大方方地看了喻文州一会。喻文州毫无察觉,仿佛世界只剩下他和他的电脑在斗争,他在键盘上不停尝试,不停输入,失败,再重来,工作没有尽头绵绵无期,他也不气馁,只是笃定地再试一次。

    这么辛苦,是为什么呢?黄少天一阵心疼。这个工作,你真的这么喜欢吗?他想。他看着喻文州,几乎就从他身上看出了一条通往未来的道路,他正在十字路口艰难抉择,是不是跟着这个人就这么走过去呢?

    是不是在你面前只想着恋爱的我,实在太幼稚了?

    轰隆——

    突然一阵惊天的雷鸣,让两人都吓了一跳,紧接着是划破天际的闪电。

    吱啦——

    头顶的照明光不知怎么地闪了闪,喻文州一个“不好”才喊了一半,整个公司的电路卡啦一声响,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卧槽还好我保存了!”黄少天条件反射地嗷了出来,又急忙打开手机照明,正对上喻文州一张泫然欲泣的脸。

    “你别急别急我想想办法……”黄少天正开口安慰,却看见喻文州捏着自己的拳头恢复了冷静,抓着手机跑了出去:“我去看看电箱,如果是跳闸我能解决,不然再想办法。”

    哇塞这样也能反应过来?这个人也太稳了吧?黄少天心里充满了对男神的敬佩之情。

    

    喻文州没去多久就回来了。“怎么样?”黄少天问道。

    “给电力公司也打过电话了,是这栋楼的电出了问题,我们撤吧。”喻文州冷静说完,从桌下捞出一个电脑包,动作麻利地收拾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撤?撤哪儿?”黄少天懵道,“你这工程在服务器上不影响吗?我们找个咖啡屋还是去我店里继续做?可我店里没有第二台电脑了。”

    喻文州已经收拾完毕,从隔壁工位的地上拽起一把长柄雨伞就往外走,“带上我的U盘,去宿舍。”然后他爆发了越被压迫到极致越是顽强抵抗的生命力,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进楼梯间下楼。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感慨有机会去男神家里,却又要被这栋楼的楼梯折腾一趟,恨得咬牙切齿,暗自发誓自己某天飞黄腾达以后一定要把这栋破楼买下来彻底改造。

    “跟上,快下雨了。”喻文州明显有些紧张,跑完楼梯以后呼吸急促,边喘边指挥黄少天。

    明白喻文州的辛苦,黄少天不敢吱声,安静跟着喻文州在黑夜中七拐八绕,终于赶在暴雨下来之前进了喻文州的宿舍楼。

    那是软件园生活区里的一幢普通楼房,离公司不远,深夜里安安静静,只有三楼的某间屋子还亮着灯。

    喻文州也不介绍,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三楼,摸了钥匙开门。

    黄少天跟着他进去,却是讶异于这屋子里竟然有人?小客厅点着盏夜灯,里面一间屋子虚掩着门——正是楼下看到的,亮着灯的那间。

    “喵——”一声略带敌意的猫叫传来,紧接着一只体型矫健的黑猫轻巧地落到黄少天面前,金色的眼睛在陌生人身上扫来扫去。

    是猫啊。黄少天立刻认出这就是喻文州微信头像的那只猫。为猫亮着灯?这家伙够有意思。黄少天自然要跟猫主子打好关系,他蹲下来,伸手给黑猫:“你好我是黄少天,打扰你啦,可以跟你做个朋友吗……”

    “喵——呼——”黑猫声音变成了一种威胁的腔调,前爪压地,尾巴烦躁地甩了甩。

    “索克,不可以这样,这是客人。”喻文州从鞋柜上摸出一双拖鞋抛在黄少天面前,又伸手摸了摸黑猫的头,“乖,去别的地方呆着。”

    黑猫得到了主人的抚摸心情愉快,看也不看黄少天还摆着的交友之手,扭扭屁股走了。

    黄少天被这骄傲的猫大爷砸了一脸闭门羹,欲哭无泪。

    他还没从打击里恢复过来,卧室里传出的声音更是把他判了死刑。

    一个不急不缓的声音说:“猫帮你喂过了,屎也铲了,明天是不是还出差?”

    喻文州用很熟络地语气回复道:“谢啦,明天是出差,索克交给你了——对了,电脑借我用一下。”他说着放下了自己的电脑包,进了屋子。

    卧槽他不是一个人住?卧槽这男人是谁?卧槽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还一起养猫怎么看都很微妙?我我我这是完全没有机会了吗?

    黄少天傻在原地,盯着房间,脑子里一大堆文字泡急速暴走。想不到自己的恋情还没发芽就被“有夫之夫”掐死在泥土里,实在太戏剧太心有不甘,一肚子的苦水当头倾倒下来,比外面骤降的瓢泼大雨还要愁人。

    喻文州提着另一台电脑出来。黄少天趁门没关,伸头往里面偷窥了一眼——是个男人,正全神贯注地端着调色盘对着一个大画板拉拔颜色。他暗自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腿——要命,谁比较帅不好说,人家明显比自己高。

    想起两人并肩走时,自己仿佛比喻文州还矮那么一丁点儿,他一时间悲从中来,恨极了自己长身体的时候没多喝几罐牛奶。

    “怎么了?”喻文州发现了黄少天的异样。

    “没什么没什么……没事没事哈哈哈……干活干活……”黄少天五味陈杂地说,“你那个……这个……他帮你养猫啊哈哈哈……挺好的人呐……”

    喻文州那不怎么好用的恋爱反射弧此刻居然跟上了节奏。他发现黄少天这支支吾吾的样子,明显是对自己的室友存在着什么误会。可这节骨眼上他突然又不想解释清楚了——这大学生实在可爱,留着这个误会逗逗他挺有意思。

    于是喻文州故意用了一个含糊不清的介绍:“哦,那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油画系的,王杰希。”

    艺术家王杰希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中,懒得管外面来了什么客人,只是转头向黄少天轻轻点了点头,当做自己打过招呼了。

    这态度在黄少天眼里完全是在展示男主人的威严。他沮丧地回了礼:“王老师好。”

    “来吧到我房间里继续,不吵王老师了。”喻文州轻轻地拉过黄少天的胳膊,把他带进自己屋子,轻轻关上门。

    

TBC.

========

作者专业知识稀缺,几乎在瞎掰,专业部分大家看看就算。

王.大眼.魔术师.老师:我喂猫还铲屎你们庙就这样对我???

评论 ( 12 )
热度 ( 130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