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故事的剑诅女孩。
双担,缘更。
其余西皮混乱善良。

【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12)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2)

前文点此:【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11)

========


Chapter12. 密林激战

    

    “Schütze ihm! ”

    安文逸手中十字架晃动,金色的火焰立刻从地上升腾而起——法术穹顶在火焰中陡然张开,将在场所有人保护在内。

    轰!

    闪电劈在法术屏障上发出震天巨响,大地都为之颤动。

    “大家小心!”喻文州大喊。

    所有人拔出武器。屏障之外,数十道光柱破土而出,电光像是鼬鼠一般飞袭而来。密集的电流在光柱之间游走,发出刺耳的、不规则的尖啸,汇聚成巨大的金色电弧,撞击在屏障表面,剧烈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

    黄少天四下扫视,只见远处的树林旁尘土飞扬,几个机械黑球飞舞在空中,闪烁着诡异的红光;树林里狂风四起,树影躁动,丝毫不见敌人踪迹。“你给我出来!”他的剑扫过,剑风一闪,荡下几片落叶,没有人回应,嗡嗡几声,却是更多的机械球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径直撞上屏障。

    哐!哐!法术屏障剧烈抖动着,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下出现了裂缝。

    “呃……”安文逸的额头挂满汗珠——他的法力即将耗竭。喻文州也加入了吟唱,然而防护系咒语本就不是他的强项,他们的法术屏障就快抵挡不住越聚越多的机械球和光柱的冲击。

    怎么办?黄少天有些郁闷,近战职业在这里确实有些束手无策,他虽然可以挥出剑风,然而威力着实有限。

    “都闪开!”

    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方锐大喝一声,推开了挡在他前面的喻文州。他集中神智,吸气吐纳脚踏阴阳,右手回收左手平摆,“破!”无数小气功弹随着他的掌风四面八方飞散开来,打向树林的阴影处,正是气功师的绝技“千念怒放”。

    东方的一丛灌木被气功弹击中,出现了不自然的扭曲,空间伪装像碎裂的镜子一样纷纷落地。三名黑衣人赫然现身,其中一名术士双手执杖,正吟唱攻击咒术。

    方锐抬起手,再次聚气。

   “糟了!来不及!”黄少天叫起来。

   方锐的下一波气功弹尚未做好准备,加上这波攻击,法术屏障只怕吃不消!“小安再坚持一会!我冲出去!”黄少天将心一横,就要跳出屏障。

   喻文州立刻拉住他:“你疯了?不要命吗!”

   “我皮厚死不了,你有什么防护的咒术赶紧给我加一个,我就出去宰了这些混蛋!喻文州你给我松手,你顾好小卢就是!其他的不要你管我来搞定!”黄少天嘴炮不停,就要甩开喻文州的手。

   就在喻文州恨不得一棍子敲晕黄少天之时,又是轰的一声,只见那黑衣术士身后的土地陡然崩开!一道冷光流转,术士身影一歪,肩上血雾腾起,随即倒地。莫凡手持滴着血的匕首出现在黑衣人中,大口喘着气——这是地心斩首术,来自东方的神秘术法。

   余下的两名黑衣人迅速做出反应。一名黑衣人霍然站起,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一大片树丛,长柄战斧劈头盖脸就向莫凡招呼过去,莫凡就地一滚,勉强躲开了战斧的锋刃。

   “莫凡小心!”方锐大喊,他一眼就认出这高大男人是船上新来的巨人水手,在心里破口大骂招人的大副审核不严怎么放了内奸进来;可他却又无计可施,他的气功弹在这么远的距离上释放对巨人族伤害实在有限,只能站在屏障内看着莫凡一次又一次躲过战斧袭击而干瞪眼。

   另个黑衣人躲在最远的地方,操作着导力机械箱。由于不必再隐藏踪迹,更多的机械球同时升空,攻击愈演愈烈。黄少天看到那人用力推动了机械感,心想不好,拽着喻文州就往后退,一时间电光大作,法术屏障骤然紧缩,将待在屏障边缘打算伺机出动孙哲平逼得连退几步。

   轰啦!

   雷电击穿屏障,正擦着喻文州的斗篷边缘,火焰呼地一下燃了起来。

   “你给我当心!”黄少天立刻扑了过来踩灭了火苗。

   “呜哇哇!”卢瀚文捂着脸尖叫。屏障已经出现缺口,小龙吓得收紧尾巴,动也不敢动。

   “Ergänz ihr!”喻文州立刻冷静地补足了法术屏障。他的状态并不太妙,握着法杖的手指都在颤抖——强行释放不对盘的法术对他消耗太大了。失去了贮存魔力的贤者之石,他现有的魔力只能勉强应付这样的攻击。

   怎么办?黄少天捏紧了剑柄。

   “破!”方锐看准巨人转身的机会,一记轰天炮直指巨人背心。“噢噢噢噢噢噢!”巨人咆哮着转身,抡动巨斧挡下了这一击,“哐!”战斧应声而碎。莫凡趁机跃起,匕首从上而下劈落,却被巨人回身一拳,击飞出大老远。

   “咳咳……”莫凡吐出两口鲜血,昏厥过去。

    再不冲就没机会了!黄少天咬牙,正准备冲入雷电交织而成的、犹如暴雨一般的攻势中,却感觉到身边一道黑影一掠而过,抢先奔出。

    是孙哲平!他像离弦的箭一样射进了屏障外的修罗场。

    嘶啦!

    凶猛的雷电挥舞着狮子般的利爪,残暴地撕咬着黑发少年的身体。“呜啊啊啊!”孙哲平咆哮着,脚下的步伐却不停,离敌人越来越近!他手上的绑带裂开,背上的肌肉也炸出鲜红的沟壑,暗黑色的鳞片在电光下骤然显现,握紧重剑的双手爆出嶙峋的骨骼,他的表情越来越狰狞,野兽的特征一一突显,一对金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仿佛在宣告他才是众生的王者!

    轰啦!

    巨人还未转过身来,孙哲平已经突破到他背后!黑色的重剑回旋斩落,巨人甚至还没有发出哀号,就已经被孙哲平斩成了两半!

    血雨飞散。

    所有人都被这血腥的景象惊呆了。浑身浴血的孙哲平化身为厉鬼,沉默地瞪视另一名黑衣人。后者浑身颤抖,早已瘫倒在地,一边手脚并用地向后爬去,一边发出不成声的哭喊:“饶……饶命啊啊啊!”咚!这人碰倒了身边的木箱,黑色机械球散落到了地上,突然全部闪着红光发出刺耳的尖锐叫声。

    “快离开那里!”喻文州大喊,但已经迟了。突如其来的巨响淹没了他的后半句话,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一朵蘑菇云诡异地腾起,随即冲击波裹挟着烟尘迎面席卷而来。

    “咳咳咳咳!”黄少天被硝烟呛得直流泪,当他缓过神来时,烟尘已经散去,那三个袭击者已经化为血肉碎片,不成人形。爆炸形成的土坑中心,一对比夜空还要漆黑的龙翼聚拢着,像茧一样保护着其中半人半龙形态的孙哲平。

   “Heilen.”安文逸念起治愈咒语,快步上前。

   “别过去!”喻文州一把拉回安文逸,“他很危险!”

    “唬……”双翼展开,孙哲平喘着粗气,慢慢地回过头来。他的双眼被血染成了骇人的艳红色,言语中夹杂着野兽的嘶吼声。“你们……唬……你们……快走……”他似乎正勉强压抑着自己的野性,可他眼里的金色越来越少,血红色愈发浓烈,“啊啊啊啊……”他对着天空咆哮,双臂彻底被黑色的鳞片覆盖,黑色双翼带着血甩开,仿佛要遮天蔽日。

    “都退后!”喻文州喊道。眼前这双翼就是暗鳞黑龙的标志,他关于孙哲平的种种猜想得到印证,孙哲平就是被张佳乐藏起来的暗鳞黑龙!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了,满地的血肉残骸令人反胃。但在那惨状中心的黑龙更让人恐惧,猩红双眼里不带一丝怜悯,他正在失去理性,释放出的威圧感宛若冻结了时间。

    这种强大而危险的生物一旦暴走,恐怕这座群岛上的所有生命都要陪葬!

    “呜哇哇哇哇哇!”卢瀚文被眼前的变故彻底压垮了心理防线,不顾一切地嚎啕大哭起来,“哇哇哇哇哇!”

    “唔!”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黄金龙的精神冲击,孙哲平也痛苦地捂住脸,“唬……”他凶狠地瞪着卢翰文,一对獠牙探出嘴角,眼里血一般的怒意熊熊燃烧,黑色鳞片从脖颈爬上了脸颊。

   卢瀚文瑟瑟发抖,他的哭声渐渐嘶哑。黄少天走过来,伸手拍拍卢瀚文的背,横剑挡在喻文州面前:“一会我发出信号,你立刻带着小卢离开,”他握剑的手心满是汗水,“还有,虽然时间很短,也没好好听你说话,但跟你在一起很开心,如果……”他说不出有什么如果了,心跳声轰鸣,他仿佛有件重要的事情想说,感情却模模糊糊的,让他无法理清头绪。

   “我做不到。”喻文州上前一步,他的法杖和黄少天的剑靠在一起,法杖顶端发出微微蓝光,又放出一个法术屏障。“我们都必须活着,再来说说我们各自的事情。”

   “哒!呜哒!”卢瀚文突然擦干眼泪,跳到中间,拉紧父亲们的裤腿,挺直腰直视着黑龙。

   “瀚文也不走。”喻文州笑了。这几天他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

   “傻瓜……”黄少天低低念了一句。

   砰!

   突然从不知从哪抛来一颗绿色晶体弹,在他们和孙哲平之间炸开,放射出强烈的光芒。

   “闭眼!闪光弹!”黄少天大喊,长剑在身前舞出一串剑花,防御可能的偷袭。光芒散去后,他们看到一名穿着沙滩裤、花衬衫的青年,脚踏人字拖踩在孙哲平身上。青年用一只手拎住一双骇人黑翼,另一手拿枪顶着孙哲平的后脑。

   “张佳乐将军!”安文逸喊了出来。

   “嗷嗷嗷!”孙哲平痛苦地嚎叫。他用力挣扎,却无法摆脱青年的控制。

   “睡吧。”张佳乐说。枪声无情地响起,孙哲平抽搐了两下,软瘫下去。

   森林重归沉寂,张佳乐鄙夷地看了一眼周遭的一片猩红,把枪插进口袋,单手扛起孙哲平。然后他淡淡扫视了一遍所有人:“小安,这是怎么回事?”

    

TBC

评论(10)
热度(105)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