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故事的剑诅女孩。
双担,缘更。
其余西皮混乱善良。

【黄喻】Yes,my officer! 9.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8.

========


9.


   跟王杰希散步回来,叶修就觉得屋内的气氛不太对劲。

   厅堂里酒气冲天,沙发上的抱枕是乱的,小茶几上摆着几瓶洋酒,每一瓶都开了盖子,其中有一瓶空了大半,黄家的老管家正弯着腰收拾杯子。

   其他人都在海滩狂欢,喧闹声传到这都听得见,更衬得屋子里一片安静。

   老管家见叶修进来,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道:“少爷一个人回来了,客人们都在外面。”

   叶修知道黄少天今晚的告白计划,既然黄少天现在是一个人而不是两个人,还喝了酒,想必事情没成功。叶修咂舌,他本也不觉得喻文州那样的人会被简单到烂俗的告白打动,可有个直性子死活不懂细水长流的道理,非要试一试。这下好,爬得快摔得也快,鸡蛋碰了石头,哐当一声,心都碎干净了。

   叶修本来嫌麻烦不想管这摊子事,黄少天的自愈能力极好,在大学时候遇上什么挫折只要低落两天,自己想通了又是一条好汉。结果他坐着看电视,边上站着的老管家爱主心切,明示暗示地提了几次少爷回来喝了不少酒又把自己关起来。王杰希此时已经回房间,叶修也想托词回房,可他对上老人家那双深情期盼的双眼,却是怎么也走不了了。

   “造孽啊……”叶修正嘀咕着,老管家却突然又开了话茬:“我觉得少爷他……”他欲言又止,不安地搓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以自己的身份该不该发言。

   好吧,好歹大学四年同学一场。“我去看看他?”叶修指了指二楼黄少天的房间,主动提了出来。

   老管家终于是舒了一口气,感激得连连点头,说着少爷他从小没什么朋友特别孤独寂寞心情不好了也总是一个人憋着日子长了怕是憋出了毛病让我以后怎么去对天国的夫人交代如何如何,叶修耐着性子听,不禁感慨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种玛丽苏文学里才会出现的抑郁富家公子设定还能被拿出来提一提?

   等叶修推开了黄少天的房门,才发觉老管家所说的,多多少少有那么点道理。

   房间里灯关着,“少天?”叶修试探性地询问,没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他接着说,“我开灯了哦?”他开灯,惊讶地看到一条“虫”横尸在床上——或者说从外观上看起来,是一条货真价实的棉被“虫”。

   “喂,起来。”叶修蹙眉,不情不愿地走过去推黄少天。

   黄少天挪动了一下,扯紧了棉被,哼哼一声。

   “怎么啦?趴下了?”叶修又推推黄少天。

   “我……苦闷。”黄少天鼻子里哼出字,声音含含混混。他把头整个埋在棉被里,看也不看叶修。

   “不顺利?”

   “拒绝了。”黄少天支吾一声。

   “天涯何处无芳草啊黄少天大大,想开点。”叶修拍了拍棉被。

   “不一样,他不一样……”棉被里传出低低的鼻涕音。

   叶修从床头摸了张纸巾塞进去。棉被骚动了一下,黄少天用力擤了擤鼻子。

   这不仅是棉被虫,还变成鼻涕虫了。叶修彻底无奈,他进来前还想吐槽一下黄少天吃鱼心切被鱼骨头卡伤,这会着实只有同情。于是他说:“爱过不后悔啊,老王对我还爱理不理的,你这个挺好了——”

   “当然好,文州……世界第一好!他就是——最棒的!”黄少天立刻接口。

   “行行行,喻文州最好喻文州最棒可以了吧?”叶修虽然心里觉得王杰希还是好那么一点的,但此刻他不想跟醉鬼讲道理。

   “就是,没人——比他更好了——呜——”黄少天说话音调一会抬高一会降低,末了又呜咽起来。他伸直了身子,被子掀开一角,叶修正要去扯,他又迅速扯了被角缩了回去。

   叶修彻底无奈:“我给你倒杯水放床头啊,你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别起了我帮你把人送走。”

   “不要!”黄少天突然直起了身子,裹着被子红着眼眶有点怨恨地看着叶修。

   “你到底醉没醉?”

   “没醉!”

   “胡说什么呢给我好好躺好了睡觉去!”

   “不要!我要去送文州!”

   “那也是明天的事情。”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见他!”

   “别闹了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被叶修这么一凶,黄少天好像回过神了,低着头呆呆地看着被子上的花纹,愣了好一会,才喃喃地说:“为什么他不喜欢我……”

   这醉鬼还有理智吗?叶修叹了口气,说:“少天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勉强,你们才认识多久。”

   “我知道啊……”黄少天抱着被角径直栽倒在床上,“是我太急了,我们都没怎么好好聊过,他都还不了解我怎么谈感情呢?”

   废话,我追老王追了好几年他都没主动问过我的事情何况你呢?你以为这种气质型男青年是那么好追的吗?叶修在心里翻白眼。

   “但是你知道喜欢的人在身边却不能拥抱的心情吗?”

   我知道。

   “你知道在人生中好不容易找到心灵的另一半的感觉吗?”

   我知道。

   “你知道我有多想跟他一起生活看天说地让整个世界充满他的笑容吗?”

   呃,老王不怎么爱笑。

   “你知道我全世界到处飞的时候多想带他一起看每一个日出日落吗?”

   这个就算了,我没钱到处飞,老王带我飞差不多。

   黄少天看叶修沉默着没回应,也没继续说,他翻了个身躺平了。叶修去休息室倒了杯水拿了点解酒药过来,看见黄少天侧着身,半个脸都沉在灯光的阴影里。

   “喂老叶。”

   “干嘛,我可不是免费的佣人啊。”

   “我不会放弃的。”黄少天说,声音很低却很坚定,似乎是说给自己听。

   叶修没回什么,他笑了笑,对黄少天道晚安,然后关上门。

   

   由于头一天晚上的狂欢,第二天宿醉的大伙集体赖床到中午。少数几个还清醒的,例如喻文州和王杰希不知何时聊上了,两人早起在岛上散步走了一圈,其亲密程度把叶修都嫉妒得牙痒痒。

   昨晚喻文州独自来海滩应酬众人,对黄少天计划失败的事情大伙心中都有底,也就很礼貌地不过问;而相处愉快的人们在陈果的带领下开始谋划下一次的聚会,比如某某生日开一次,某某节日开一次,没什么节日就是周末也可以聚一聚,甚至日常迎接微草航班的返航都能在机场餐厅开一次晚餐会……

   一群年轻人说得有来有去,气氛热烈,仿佛明天立刻就能举办一场聚会再闹腾一番。可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只不过是美好愿景,三个小集体里最清闲的信息部也是三不五时通宵加班的,像这样大家能刚好凑到一起的时间不知何时才会再有一次。

   喻文州刚吃完牛排,赞叹过厨师手艺后,礼貌地询问了一下尚未出现的黄少天的情况。老管家只是说,少爷身体不舒服还没起来,今天无法送各位了。

   再三确认过黄少天并无大碍后,他放心地把自己沉浸在愉快的对谈中。机场这群年轻人散发出的蓬勃朝气,大概就是他热爱这份工作的原因之一。他喜欢和这群人在一起,脚踏实地地工作,忙忙碌碌地生活,把属于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花在青春的节奏上。

   对于拒绝黄少天这件事,老实说他并没有什么负担,错过一个不合时宜的邀约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唯一有点在意的,大概是黄少天那些许受伤的眼神吧……

   不过黄少天是个讲道理的人,想必他能想明白,也许今后还能继续当朋友,就朋友的位面来说,黄少天开朗健谈,虽不像王杰希那样和自己兴趣一致,几次聊天却也恰好表现出协作和互补,如果有时间多深入聊聊或许会是个不错的朋友……

   “文州你发什么呆呢?船来了要走了!”苏沐橙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这才猛然回神,赶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上大部队。离开大屋之前他抬头看了一眼二楼黄少天的房间,窗户关着,窗帘遮挡了里面的情形,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在意什么,或许是因为这事情的余温还未过去,他或多或少是有把这个性格温暖的大少爷放在心中的某一个位置在意着。

   可这些好感并不能代表什么,不能改变他拒绝了黄少天的结局。

   喻文州走上船头,又一次看了一眼被碧波环抱的翠绿小岛,和隐藏在茂密树林中的红瓦屋子。船在摇晃中渐渐离岸,他听着船马达发动的轰隆声响,放开了扶着栏杆的手,转身进船舱。

   “等等!!!”

   喻文州惊讶回头,看见黄少天气喘吁吁地冲出了森林。“喻文州!”他大喊着,三步并作两步跃上了栈桥。一瞬间喻文州以为他要跳上船来,结果那家伙追到栈桥边缘,用力蹦了两下,对喻文州挥手。

   喻文州条件反射地举起了手来。

   “喻文州!你给我听好了!”黄少天把双手拢在嘴边,用尽全力大喊,“我——喜——欢——你!全世界——第一地——喜欢——你!”

   哗啦啦啦——

   也许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惊吓,停靠在栈桥上的海鸥扑腾着翅膀飞起,船突然加速,喻文州脚下一晃,只看见白花花的翅膀激荡起洁白的浪花。

   那人就在一片白色中恶作剧般地笑着,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心脏,宛如宣战。

   

   喻文州站在船头恍惚了一阵,回到船舱时正对上一群看热闹的人或羡慕或好奇的目光。

   “咳咳,”他脸上一阵滚烫,“差不多得了,散了啊。”

   几个女生本来还想八卦一下细节,被王杰希扫了一眼立刻安静了。

   喻文州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翻看着手机新闻网站打发时间平复心情。

   “哎哟!”前排的柳非看着自己手机,突然就拍了桌子。

   “怎么了?”陈果侧过头去看,“我靠!”她发出怪叫,又立刻捂住了嘴。

   这下全船的人都有了兴趣,纷纷围过去。喻文州也投过好奇的目光,却发现苏沐橙正有些担忧地望了过来。

   “怎么了?”他问,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

   “什么什么难道有大新闻?”包荣兴蹦到柳非面前,伸手就抢柳非手里的手机。

   “包子别闹!”苏沐橙正要去夺,两人手一滑,手机啪嗒掉到地上,随着船一晃,滑到了喻文州脚边。

   喻文州拾了起来,看到上面赫然是娱乐版头条——

   “富家大少乱搞知名男模,服装界默认潜规则?!”

   霸占了半个版面的图片是半身赤裸的两个男人在酒店的床上以各种姿势拥抱,其中一人的头发很熟悉,这个人刚刚还在栈桥上对他喊出世界第一的告白。

   哗啦——

   那告白说了什么?某些感情,似乎在波涛的更迭声中远去了。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0.

对了这就是个狗血的走向!

评论(18)
热度(105)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