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差】Raining For Star

*含肖戴

*迟到了很久的喻文州生日快乐

*从之前某篇已删除的文的起点重新走了一遍

========

    

    看起来是要下雨了。

    灰黑色的云一层压着一层,即便是凌晨2点,空气里的燥热气息也丝毫没有消退。喻文州站在蓝雨宿舍楼的天台上,忍着闷热,寻觅那一丝丝的风声,眯着眼看远处迷茫的灯光。

    他正对着G市地标的电视塔。这是个周末,电视塔灯火辉煌,和周围热闹的街区交相辉映。星星点点的夜景光辉闪烁,如同喧嚣的人语声,更衬得这个天空沉闷无比。

    他刚被狂欢的蓝雨队员灌了些酒,酒劲头还没散,汗水凝在背上,潮湿得让人厌烦。他索性靠着墙坐了下来,盘腿看着天空。

    很少有像现在这样放纵又不清醒的时刻,让他可以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感谢俱乐部今天的破例,理智的大脑麻痹后他终于可以坦率地承认自己确实不太开心。

    唉,是喝多啦。

    身后传来脚步声,喻文州不用回头都知道黄少天提着个酒瓶子上来了,那人一边念叨着“队长你怎么跑这儿来了”一边跌跌撞撞地坐下来。

    坐得太近了,一转头都能闻到他呼出的酒味儿。“队长……再喝啊……我拿了两瓶、一人一瓶啊……”黄少天大大咧咧地,塞了一瓶酒到喻文州手里,一头乱发就往喻文州肩上靠过来。

    “郑轩他们太夸张啦,还有卢瀚文那个小鬼,酒没喝多少就抱着我大哭,像什么话……我不就是退休回家陪老妈,哭什么……”黄少天说着,自己反倒红了眼眶,“训练营那帮小鬼,各个闹得跟天崩地灭似的,蓝雨没我、不是还有你嘛……”

    那人的身体带着潮热的温度,挠得人心中发痒。喻文州眯着眼,伸手顺走了黄少天手里的酒瓶。黄少天挪动了一下身子,嘟囔着靠得更近了些。

    喻文州抬起手揉黄少天的头,放纵他彻底躺在自己的臂弯中,让他随意说些无边无际好似超脱了时间束缚的话。他们相识十来年,早就习惯了对方在自己面前卸下武装毫无防备的模样。

    “队长——再喝——”黄少天呢喃着要来拿酒瓶。

    “少天,你醉了。”喻文州摁下黄少天的手。

    “胡说,我才——没呢,信不信我再下去跟那群战五渣的死宅再大战三百回合看我一个人扛一箱生啤通杀蓝雨全队哈哈哈……”

    黄少天大笑起来。他满面红光,后面说的话题越发随心所欲乱无章法。喻文州侧着头安安静静地听,脑子里嗡嗡嗡的都是声响。“队长……我不要退役……不想走,我还能打……”这人显然已经喝昏了,到最后嘴里含混着字词都不知道在念什么,喻文州只听懂这一句,恐怕也是最真心的一句,被黄少天颠来倒去地说,像是撒娇一样。

    喻文州其实不太记得上一次黄少天这样孩子气是什么时候了。魏琛走后再也没见黄少天哭过,黄少天似乎是一夜之间抛下了所有的不成熟,自觉地成为了蓝雨的勇气和希望。

    那时候他们两人其实都对未来充满了恐慌,像是被父母抛弃的幼兽那样茫然无措;在连输几次比赛后黄少天告诉喻文州,如果你害怕可以离开,蓝雨我来扛,喻文州说——少废话,我才是蓝雨的队长。

    所以他们一路就这么磕磕碰碰,并肩走上了冠军的领奖台。

    喻文州确实在青春期荷尔蒙最为躁动的那段时间里近乎痴狂地迷恋着黄少天,就像动物有迷恋阳光的天性一样。只是他天生的冷静和理智将这份感情关在了心中最隐秘的地方,后来忙碌的生活节奏和繁重的比赛任务渐渐磨平了他为数不多的冲动,转变为现在这样,如同血脉流遍全身一般,自然又安静的念想。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想起来呢?想起那些心怀畏惧却勇往直前的日子,想起他们所有在一起的过往,想起自己的心跳,曾经为了另一个人,砰砰砰地在胸膛里发出猛烈的回响。

    可能是因为,真的要结束啦。他再也不能这样怀着一点点的私人情感,用队长的名义,占有这个蓝雨的副队长。

    黄少天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低了下去:“为什么大家都那么舍不得,弄得我也好伤感啊……不是说好了现实好好分手吗来日相约网上再偷BOSS嘛……”

    “因为大家都爱着你啊。”喻文州想也没想就说。

    “是嘛……”黄少天没有抬头,顺手抱过喻文州的手臂,呼吸平稳,就这么睡了过去。

    那句我也爱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喻文州抬头,看见迷茫的天空,从黄少天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来。

    雨滴纷落而至。

    

    闹钟响起时,黄少天揉着沉重的头,挣扎着爬起来。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回到宿舍的。他身上还穿着蓝雨队服T恤,肚子上的被子胡乱地纠缠在一起。队服外套挂在床边的椅子上,带他回房的人帮他脱了鞋袜,调整了空调温度,离开前还细心地摆了杯水在床头。

    因为职业原因,长这么大喝晕了的次数实在屈指可数,他是真不知道自己醉起来会不会闹腾,以及昨晚有没有给喻文州添麻烦。一股难忍的酸味弥漫上来,他嘴里一阵恶心,踢开床边的瓦楞箱直奔卫生间。

    折腾了一阵又洗了个澡,他的大脑才彻底醒转。记忆搅成一团,昨晚和郑轩对瓶吹之后的事情他都记不清了。那零散的记忆碎片中,似乎有卢瀚文的鼾声,宋晓的抱怨,闷热的天台,还有队长……

    其实整个蓝雨他最舍不得的除了他睡了十多年的床,就只有这个喻文州了。他本来就是个念旧又感情泛滥的人,还是个有那么些占有欲的大狮子座,不论什么东西,跟他在一起时间越长,他越是觉得这个时间的长度会理所当然地延续到一辈子、下辈子。

    只是有形的物品带的走,无形的物品或是人就注定不会永远属于他,比如蓝雨,比如队长。

    他摁了一把有些泛酸的鼻子,打起精神决定潇洒离开。

    收拾好所有行李,最后放进行李箱的是蓝雨全队的合照。还有一些带不走要送人的东西,他整好了一个纸箱,连着几件他签好名字的蓝雨队服,打算托喻文州送到训练营去。

    这才带着推门出来,就看到对门的喻文州早就等在那里了。对方面色平静,对他轻轻点了点头:“早啊,收拾好了吗?车在外面等你了。”

    “好了好了,队长你这是迫不及待想赶我走了啊?嫌我烦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解脱了是吧?”黄少天戏谑道。

    “对啊,你快走吧,我还要收拾你房间准备让新入队的小朋友搬进来呢。”喻文州笑道。

    “这么无情?我还以为你好歹会看在我帮你打那么多次饭的份上象征性地掉两滴眼泪?”

    结果喻文州真打了个哈欠,煞有介事地抹了抹眼角。

    那一瞬间黄少天还是有那么点伤感的。

    “怎么了?难过了?”喻文州立刻看出了黄少天的沮丧,走近了些。

    “是有那么一点,我本来以为队长你会更加舍不得我。我老是觉得整个蓝雨都嫌弃我的时候,只有你会觉得我可爱的。”

    “我难道没有表现得很舍不得你吗?”

    “没看出来,我看你来送我根本就和吃个早餐啦、出去晨跑啦一样普通……喂,起码也得来个分别的热烈拥抱吧!”黄少天调侃。

    喻文州立刻张开了双臂,轻轻地拥住了黄少天。

    他们拥抱了一下就分开了,然后自然而然地碰了拳头,就像每次比赛前都做的一样;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笑着对他说,祝你好运。黄少天眨眨眼睛道,放心吧队长,像我这么可爱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有好运气的。

    

    上车之前,黄少天迟疑了一会,喻文州问他是不是什么东西忘了,结果他盯着喻文州的脸看了良久,最后说了句拜拜。

    

    喻文州在晨光中目送黄少天远去,回头走向已经不属于黄少天的宿舍。大部分人宿醉未起,一间间房门紧闭,这个早晨少了黄少天的喧闹,蓝雨宿舍长长的走道里仅仅回荡着一个人的脚步声,似乎一下子空寂不少。

    他收拾好黄少天留下的物品(大多数是还未拆封的手办、给训练营学生的签名纪念品),发现当中有一件是给他的——一串满是星星的风铃,拎起来就叮叮咚咚地响,上面还贴了黄色标签“给队长:怕你没我太安静了不习惯,我是不是很周到啊?”

    喻文州噗嗤一声笑出来,摸出手机拍了个照片发到微博@黄少天:“感谢少天的礼物,我会好好珍惜的。”

    这一条一发出自然不乏看热闹的好友、好事粉丝和所谓的西皮党转发起哄定情信物、百年好合等等内容,喻文州被闹腾习惯了自然不会回复,不过他喜欢看黄少天的回复——某话痨兴致好的时候能花上一晚在微博与粉丝插科打诨,喻文州就花上半个晚上追着评论看当做工作过后的消遣。

    他想了想觉得这个习惯可以保留,在时间冲淡感情之前,黄少天依旧是无可替代的精神食粮。他帮黄少天送完礼物回到自己房间刚坐下,便看见王杰希的头像在QQ列表上闪着。

    “黄少天回家了?”

    “刚走,这会应该在飞机上吧。”

    “你还好?”

    “还行,没什么实际的感觉,这会倒觉得耳根清净挺自在的。”喻文州回复道。

    王杰希的正在输入中闪烁了一会,然后弹出一句:“真的没告白?”

    喻文州的回复倒是很快:“没有,说了也没什么意义吧。”

    王杰希的叹息声都从屏幕那头传了过来:“你们没试试挺可惜的。”

    “我真想不到你也是个西皮粉?”

    “粉了多年最后目睹了现实拆西皮才是最痛苦的。我都不懂你在担心什么?”

    喻文州抬头看了一眼QQ名,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和叶修说话,才回复道:“少天没那个意思。”

    “是么?”

    “他说过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喻文州的手在键盘上摸过,一个字一个字地摁着,“我想保持我们之间纯洁的友情,说出来无非也是得到一个正当的拒绝,何必给我们的关系加上什么隔阂呢?”他喝了一口咖啡,又补充道:“现在这样挺好的,他当我是最好的朋友,我很满足。”

    魔术师回复得非常快:“我一直觉得,如果黄少天是99%的直男,你就是掰弯他的那1%。”

    “谢谢你的赞誉,看来我作为一个基佬也不算很失败。”喻文州发了一个眨眼的表情。

    “好吧,你开心就好。”王杰希留下这句话就挂上了“忙碌中”的状态。

    待喻文州洗了个澡,黄少天的微信语音才发过来:“我到家了,家里好热!我妈热情得太恐怖了她给我蒸了满满一大锅馒头!我要窒息了!”

    喻文州插上耳机,把这段神气十足的语音又听了一遍,才慢悠悠地回复道:“你都吃了吧,满满的都是爱呢。”

    然后是更加冗长的回信,话痨的独白绵延得仿佛能连接这几千公里的距离。

    喻文州回完所有留言放下了手机,打开电脑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黄少天离开的第三小时又三十分钟,他开始习惯没有黄少天的生活。

    

    日子就像草尖上吹过的风,猝不及防就在人的眼皮底下散得了无踪迹。夏休期一过,喻文州立刻将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无限的战队事业中去,巡回比赛、复盘讲评、训练营选人、广告宣传……时间表从早到晚都排满,属于自己的时间仅仅只有睡前的一两个小时。

    刚开始的一个星期,黄少天会在那时间段内准确无误地打电话过来,或许是在战队有复盘后聊天的习惯,他几乎是例行公事一般地把自己每天的行程报告给喻文州知晓。喻文州大多是洗好澡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等到黄少天发觉队长困得声音都模糊了,他才喊喻文州去睡,互道晚安挂断电话。

    后来赛季压力大,蓝雨新老交替带来的阵型转换使得新人迷茫老人疲惫,喻文州果断改变原有的双核打法,将队伍的核心直接转换到新人身上,每天除了训练比赛还和队伍里每个人谈心,让所有人放下负担——蓝雨在他和卢瀚文的组织下变成了联盟中最有冲劲和活力的队伍,重振旗鼓站在了积分榜前端。

    喻文州越来越忙,黄少天自己也为了开模型店的事情奔波,每天的电话变成了三日一次,一周一次,想起来的时候才打……再后来黄少天听说喻文州为战队的事情鞠躬尽瘁得白头发都出来了一两根——他知道喻文州的压力,自己已经是局外人,不便打扰,所以直到蓝雨确认了季后赛名额,黄少天才又小心翼翼地给喻文州来了个电话,说自己在家乡的店铺上了正轨,准备回到G市再开连锁店。

    喻文州这才想起是有那么大半个月没和黄少天直接说过话了,很是感慨了一番原来失恋在他这里真算不得什么很重要的事,工作第一友情亲情第二,身体健康第三——爱情连前三名都进不了,根本不值一提。

    他真心诚意地向黄少天道喜,问他什么时候回G市,店在哪里离蓝雨近吗。黄少天很兴奋地说在比赛场馆附近,时间还没确定,快的话能赶上季后赛第一场比赛——当然他强调就算赶不上,他也愿意会付这么一趟来回机票前专程坐观众席VIP第一排的。

    “居然没人去找你当解说嘉宾?”喻文州惊讶道,“解说席的位置不是更好?”

    “那是,我也喜欢解说席啊,解说席离比赛席近一点我能看到你们的表情,特别是赢季后赛比赛时你会笑得很憨厚很有意思啊。”黄少天道。

    “有吗?我平时不都是这样笑?”喻文州立刻抓到了重点。

    “不一样不一样,平时见人你习惯笑不露齿;联赛赢的时候你还要算积分压力很大,笑得很含蓄;到休假又没什么压力,你笑得过于放松——还要排除拍广告时的商业假笑;只有季后赛那种打一场算一场的地方,每赢一场你身上的负担都会减轻一点,表情都会不太一样。”黄少天条条是道。

    如果你对一个女生这样说,我真会以为你已经爱上她了?喻文州腹诽。

    结果黄少天还在絮絮叨叨:“本来嘛我是想找联盟毛遂自荐免费当解说的,结果才探了探李艺博口风,他们说已经找了林敬言包揽整个季后赛嘉宾了。想想也是,他们是不敢邀请我当解说,怕我去了正牌解说都要失业了。”

    “嗯,恐怕到时候你就会创下‘第一次在比赛中禁言游戏解说’的世界纪录了。”喻文州笑着调侃。

    “哈哈哈,就算没收了我的麦克风我也会用力吹蓝雨,吹到全世界都晓得我大蓝雨天下第一——哎我干脆开微博直播刷屏吧,让他们知道我就算人不在比赛席也能有这么大的威力。”黄少天大笑。

    “你尽管开,我会找经理给你申请特别广告补贴的。”

    黄少天又是大笑,又询问了蓝雨其他人的状况好不好。喻文州还没说完,他又自顾自地认定了蓝雨下一代肯定不如他自己的全盛时期,还是多亏了队长的英明神武用兵如神今年的冠军肯定手到擒来易如反掌。

    被他这样一说,喻文州心头的重压突然烟消云散,好像黄少天本人此刻就在他身边似的,吵吵闹闹,热烈又纯粹,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给人以无限的力量和安宁。

    “之前的比赛我看了,外界说蓝雨新旧交替期青黄不接都是瞎扯,你明明把蓝雨调整得很好嘛!还有小卢这小子今年又成长不少,打他十个八个王杰希肯定没有问题。你就好好吃好好睡,我不在没人会半夜翻墙帮你买肉串啊,你可悠着点看好你自己的胃。”

    这当然是笑谈,事实上黄少天也就在他们刚接手蓝雨那会干过一次翻墙买串的事情,“谢啦,我会向瀚文转达你的夸奖。”

    “你还是别对他说了,他可没你那么稳,最好别让他知道我在看他比赛啊!”黄少天笑道。

    “我觉得他现在倒是比你稳重一些,你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可是在新秀墙上撞得死去活来的,我记得当时你躲在仓库里一下午没出来吧?”

    “躲哪躲哪?我不记得了!才没这回事绝对没有!”

    “是吗?你都不感激一下找遍了整个蓝雨把你挖出来的我?”

    “唉,也就你还惦记这种小事——喂喂喂,队长大人你可千万别在那群孩子们面前揭我短啊。”

    “放心吧你的光辉形象好得很,改天我在训练营给你专门留面墙宣传一下。”

    “记得多贴几张照片,要帅的那种。”

    “好,我让广告部选最帅的。”

    “之前和你单独合影的那张宣传图不要,我那天发型不好看起来特别矮。”

    “知道了,专门找你全队站最高比宋晓还高的你满意了吗?”

    ……

    这通电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喻文州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有那么多话想对黄少天说,又想从黄少天那里多听一些事情。他们虽然很久没交流,关系却还如同亲兄弟一般,知无不言,无话不谈,互相鼓励。

    待到电话挂断时,喻文州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黄少天将要回G市,以后还有可能在G市常住,比赛训练没准都能遇见这样的事情。

    爱情不知何时地跑到第一位,占据了他的全部大脑,让他心跳快得无法呼吸。他还爱着黄少天,如同黄少天离开时一样。

    他认为自己只要这样就够了,这份无法言明的感情给了他莫大的快乐,十年如一日地成为他心底重要的支柱之一。关灯前他敲了敲挂在窗台上的星星风铃,摸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谢谢,我相信蓝雨是冠军。”

    “废话,我们的蓝雨当然是第一名。”那人在风铃叮咚声中发来回复。

    喻文州圈住他的海豚枕头满意地躺下了。他幻想着明天,想着蓝雨全新的未来,几乎就要进入一个光明的梦境。

    黑暗中手机屏幕忽然又亮了起来,熟悉的歌声在耳边吵杂。“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某人第六赛季喝醉后录的特殊铃声此刻听起来如同挖掘机破路一般提神。

    喻文州几乎是用生平最快的手速接起电话:“少天,怎么了?”

    “啊、队长,我想让你帮个忙……”黄少天欲言又止。

    “什么事?说吧。” 

    “咳……明天早上你起床的时候能顺便打个电话叫我起床吗?”

    “哈?”

    “明天有个比较重要的采购洽谈,我妈叫我不管用,原来在队里不都你叫我的嘛,可能我都养成条件反射了。”黄少天说。

    “你确定?万一我是叫不醒你岂不是很尴尬?”

    “不会的,是你一定没问题,”黄少天笃定地说,“你叫醒我的成功率是100%,比当年魏老大揍醒我的成功率还高。”

    喻文州思考了两秒魏琛当年是否真的揍过黄少天,才欣然允诺:“好吧,我明天给你打电话。”

    “万分感谢!”

    “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晚安?”

    “喂,队长……”

    “嗯?”

    “加油。”黄少天用一种从未听过的温柔声音说。

    名为希望的感情仿佛是刚刚点燃的蜡烛,有一种可能性在喻文州的心底慢慢地融化开来。“放心,相信我。”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那音调里的情绪正无意地流露着他说不出口的,心底徘徊着的诚挚渴望——如果你在我身边……

    他忽然觉得对自己坦诚一点也没什么不好,他确实喜欢他喜欢得发狂——人为何总要与自己的欲望过不去?

    挂了电话后他就这么躺着让思绪翻江倒海,不知何时沉沉睡去。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雨下个不停,18岁的他怎么也找不到黄少天,然后方世镜说蓝雨就交给你了。

    黑云一层层地压下来,他第一次对没有黄少天的世界感到恐慌。季后赛开场,他条件反射地在无数“蓝雨必胜”的标语中寻找那熟悉的面孔,哪怕他清楚地知道他此刻无论如何都必须一个人扛着蓝雨往前走。

    白光亮起,他被期待的目光淹没。

    醒来后他睁眼就看见第六赛季和第十二赛季两座冠军奖杯,并排摆在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手办中间。

    

    喻文州,你连打游戏都可以拿冠军,你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于是喻文州擅自决定在免费的叫早服务之后加上晚安问候,并且打算非常大胆地把频率设置成了——每天。起初的几次他会试图找理由,比如监督你起床晨跑啦,监督你早睡保持作息规律啦,训练营的小剑客遇上点挫折要怎么帮他克服……

    “起床了?”

    “还没,但你叫了我就起来……”

    “记得吃早餐。”

    “我妈出门了,我一会晨跑的时候顺手买点什么吧。”

    “叉烧包。”

    “好……”

    “别再睡回去!”

    “知道知道!你快训练去!”

    ……

    “队长我今天有晨跑午饭没吃多下午去店里看了一圈顺便秀了两手吓坏了在我面前炫耀剑客技术的初中生晚上去了健身房你回头应该能看到我小肚子没有了腹肌多了两块现在洗好澡正准备睡觉好吧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有,我听大春说今天下午有个剑客小号带着一个团偷走了兴欣的BOSS他想问问是不是你干的?”

    “这很重要?”

    “一般吧,正好有个团员录了一段这匿名剑客的风采,我想如果是你我就把这视频放到训练营去让大家学习一下,结果我回放视频的时候发现那剑客放的第三个剑影步有小失误,我想是你的话大概不会这么低级,还是让他删了吧?”

    “你赢了,视频发我看看,我哪里失误了你告诉我。”

    “呵呵,你自己想吧,我还要去盯队里的训练。”

    ……

    “醒了?”

    “不想起床可以装死吗?”

    “不可以,你今天不是要去进货?”

    “有店员去进啊我昨晚抢了BOSS现在要睡觉——”

    “那你睡吧我训练去了。”

    “等等队长我错了我这就起床!”

    ……

    “少天,睡觉时间到了。”

    “等等我刷完这个副本!”

    “那我先睡了,晚安……”

    “好了好了马上……”

    “……”

    “不是吧你就睡着了啊?好吧好吧晚安。”

    ……

    次数多了黄少天干脆接到电话开门见山就谈自己店里的事情,就像在蓝雨走廊里碰上了随口闲聊一样自然。

    黄少天也猜测过喻文州这么做的目的,在排除了“喻文州想追我”这种特别劲爆的第一猜想后,他冷静思考,得出了队长确实是压力山大,需要人排解又不好意思对其他人说出口。

    为队长分忧本来就是蓝雨副队长主要任务之一,就算黄少天退役了,只要蓝雨有需要,他就是墙角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我觉得队长最近特别需要我,我很自豪,居然还能从这种角度成为蓝雨的助力,所以你们微草今年肯定没希望了我们除了正选队员还多我一个你知道吗……”黄少天咚咚咚地敲键盘,目标听众:王杰希。

    “我觉得我最近状态特别好。”与此同时喻文州也发消息给王杰希。

    魔术师向来不爱理会黄少天。他放任黄少天的QQ在一旁闪个没完,看都不看,直接点开了喻文州的窗口,然后一对眼睛瞪得一样大。

    “这是你的宣战布告?”

    “当然,少天说他每次比赛前都要这么跟你说一遍。”喻文州回复。

    “他还特意让你来跟我说?”

    “不,今天他提到了,我就顺口跟你说一句,应该能达到不战以屈人之兵的效果,”喻文州心情愉悦地按着键盘,“我怎么以前没觉得少天是个天才?”

    王杰希觉得水瓶座的逻辑根本无法理解:“你根本就是恋心爆发在晒你跟你对象最近处的不错?

    “凑合,”喻文州实话实说,“每天一两个电话交流一下感想而已。”

    “需要我提醒你明天是季后赛吗?”

    “正是因为是季后赛,我才打算让自己彻底放松,少天也觉得我放松的时候反而能更好地集中精神。”

    “我只看出来一件事。”

    “微草今年的冠军没希望了?”

    “……”如果不是比赛规则和法律都不允许,王杰希一定会在季后赛的赛场上暴打喻文州一顿,“是你无药可救了。”

    “哈哈哈哈,”喻文州坐在电脑前笑出声,“我只是在充分享受人生,你也可以谈场恋爱,真的,不论结果如何,现在的我觉得活着真是太有意思了,你说我为什么没早这样想?”

    王杰希直接挂上了“忙碌中”的状态,倒头睡觉。

    

    季后赛第一场开赛,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夺冠热门蓝雨在主场遭到了雷霆的疯狂反扑,在团队赛以小比分落差惜败。

    从比赛席出来喻文州有诸多无奈,肖时钦居然用特别蛮横不讲理的换血打法上来就直接秒了索克萨尔,再强杀流云造成蓝雨的指挥系统彻底瘫痪。

    “太野蛮了,根本就是赌命嘛,肖时钦什么时候这么疯狂?”喻文州小声嘀咕。

    从比赛席上站起的肖时钦居然径直走向主席台,拿过主持人的话筒,转身向已经是雷霆副队长的戴妍琦镇重地说:“小戴,我这样一个普通的男人,让你不离不弃了照顾了这么多年,你总说我缺点血性,所以这场比赛就是我的决心,你看到了吗?愿意在季后赛后……嫁给我吗?”

    整个会场被这个重磅炸弹炸开了花,戴妍琦在雷霆粉丝的尖叫声中冲出比赛席和肖时钦拥抱在一起。

    “我靠靠靠靠靠靠搞什么鬼?求婚怎么求到我们蓝雨的地盘上来了是觉得我们这里风水特别好吗?喂喂喂万一比赛输了要怎么办难道就分手吗?”观众席上的黄少天坐着生闷气,愤愤不平。但他看见喻文州冲他挥挥手,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然后摆了摆。

    这莫名其妙的手势黄少天居然一眼就看懂了——“别着急,只是第一场而已。”

    他脸上没由来地发烫,他是第一次从这个距离观察喻文州,在观众席上,以万千粉丝中的一名的身份,看着他的队长在众人或鼓励或责骂的声音中从容不迫地走向记者采访席,有条有理地回答着记者或刁难或担忧的问题。

    他脑子里嗡嗡作响,仿佛长久以来困扰他的某个问题暴露出了答案的一角。他从前一直不相信距离带来美感,可他现在离喻文州五十米,他眼里的喻文州全身落满了光芒。

    “谢谢大家,祝福雷霆的正副队长,第二场比赛,蓝雨不会让大家失望。”喻文州发表完感言,结束了采访。他看向记者席的最后一排,对着用帽檐盖脸的人微微一笑,才带着队伍离开。

    黄少天被那笑容定在原地,时间在他脑海里静悄悄地倒流,回到了他第一次注意到喻文州时,那个刚刚打赢老队长的少年被众人包围着,笑容带着些许腼腆,像是刚刚诞生的星星,充满无限的可能性。

    他记得自己主动走过去,就像现在他所做的一样。他向喻文州走去,奔跑起来,最后在空荡荡的走廊里目送喻文州走上蓝雨的大巴。

    

    调整过阵型的蓝雨轻松拿下了对雷霆的后两场比赛,而后在半决赛里惜败状态稳定的霸图。王杰希捧起第十三赛季的冠军奖杯时面色镇定,他在随后的发布会上简单地表达了退役的态度。

    至此联盟里的大龄选手仅仅剩下了喻文州一人,新一代的选手们带领着各自的战队沿着前辈们的道路开辟出另一番群星争辉的宇宙。外界猜测喻文州还能带着蓝雨走多远,能否突破韩文清创下的最长在役纪录,喻文州本人表态:“走一步是一步吧。”他又补充道:“不论是什么样的纪录,我都有兴趣挑战一下。”

    

    假期中所有参加过国家队的选手都收到了肖时钦的婚礼请帖,一时间婚礼成为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祝福着联盟又出一对神仙眷侣。

    那天的W市飘着小雨,王杰希和喻文州几乎同时到达了酒店,互相评价了一下难得一见的西装装束后,一致有默契地站在门口等黄少天。

    黄少天撑着把伞走来,伞下居然还有另一人。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喻文州第一眼看到就觉得那是黄少天喜欢的类型。黄少天和她有说有笑,最后送她到酒店附近的车站,把手中的伞递给她,自己跑进雨中。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王杰希目光如炬。

    “嗯……确实是有……那么点意外。”喻文州舌头打结。

    “挺可爱的女孩子,你之前见过?”

    “没有,他也没说过在W市有朋友。”

    “你紧张?”王杰希话中有话。

    说不紧张是假的,喻文州又不想这么直接承认,只是呆呆地看着黄少天出神。

    “我看不像是那种关系,我一会帮你问问?”王杰希指了指黄少天。

    “不用了,如果是,少天自己会告诉我。”喻文州别开眼去。

    黄少天在人群中找着了喻文州,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队长!你已经到了啊!”跑到喻文州跟前,他才发现还有另一个人在,于是他嫌弃地撇了一眼王杰希:“怎么你也在?”

    王杰希跟他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

    黄少天大大咧咧地勾住两人肩膀往里走,一边解释道自己是和远方表妹一起过来的,家里母亲惦记这个妹妹好多年了,非要他好好和表妹聊聊,也不知潜台词里藏着什么目的。说着他便意无意地观察喻文州的眼神。

    喻文州的眉眼里竟是温柔,黄少天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新郎新娘登场时他们在礼堂的门口并排迎接,欢呼着拉响了手中的礼花。背景音乐是雷霆的队歌,然后是荣耀场景的BGM,大屏幕上放着生灵灭和鸾辂音尘并肩作战的场景录像,从戴妍琦入队的第一个赛季直至现在,似乎是肖时钦从数千个战斗视频中精心选编再编录成MV,就为了婚礼现场送给新娘一份大礼。

    音乐最高潮的时候烈焰风暴爆开,机械旋翼带着自己的主人越过火海降落在火焰中心,生灵灭轻吻鸾辂音尘,所有的火焰瞬间散去,花海绽放,主持人说,新郎你可以轻吻你的新娘了。

    喻文州静静地走进黄少天,靠在他身边,看那年轻而成熟的面庞被舞台的光影打亮,眼里的光芒宛若星辰。

    “少天,如果我们做一个视频,一定比这个长吧。”他倾过头,靠在黄少天的耳边说。

    没等黄少天错愕回头,他伸出手去,拉住了他的手。

    黄少天的手微微一震,而后捏住了喻文州温暖的手掌心。

    他们十指紧扣,在祝福声中相视而笑。

    雨停了。

    

FIN.

    

    

    

    

    


评论 ( 25 )
热度 ( 233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