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Yes,my officer! 8.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7.

========


8.


    王杰希坐在海岸边的长椅上,随手翻着电子书,享受着为数不多的休闲时光。

   ——如果不是边上有个强行搭话的人,他一定会爱上这无所事事的早晨。

   “老王啊,你看孩子们各个身体健康,活泼好动,老人家觉得很欣慰啊……”

   王杰希没理叶修,把手中的电子书翻进了下一页。沙滩上陈果带领众人搭起了帐篷,信息部的几个年轻人搬来了烧烤炉,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分工,看起来是打算办一个篝火晚会。

   “不过你居然会同意过来,我还以为要遭遇第101次拒绝呢。”

   “这里风景挺好的。”王杰希道。

   那厚脸皮的人又凑近了一些。“在看啥呢,是《看不见的城市》?这书我看过,挺有意思的。”叶修往后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背诵起来:“记忆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下来就会消失了,也许我不愿意讲述威尼斯是害怕失去它。也许,讲述别的城市的时候,我已经正点点滴滴失去它,”他转过头来,又问,“老王,你的威尼斯在哪里呢?”

   “我没去过威尼斯。”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嘛,”叶修道,“没去过的话,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看?”

   “再说吧。”王杰希合上了电子书,闭上眼享受阳光。

   总是这么模棱两可的定义,真搞不懂他的心在哪儿啊。叶修眯了眯眼,不再说话。

   远处一艘私人游艇疾驰而来,翻滚的浪花在蓝海上甩开一条潇洒的尾巴。沙滩上众人看见游艇就来劲了,方锐、包荣兴几个带头跑上游艇停靠的木栈道,就想看个究竟。

   卢瀚文顶着个哈雷墨镜,上身冲锋衣下身小短裤踩着拖鞋站在船头,一见到两人,第一句话就是:“小别哥哥在哪?”

   “身体不错啊!”包荣兴跳上船就拍人肩膀,“这种天气穿短裤?厉害厉害!我看你很有潜质来当我小弟吧!”

   卢瀚文嫌弃地抬眼看比自己高出整整一个头的包荣兴,不理会他。

   “微草的都在帐篷里。”方锐指了指沙滩。

   “很好,帮我叫他过来。”卢瀚文抬了抬下巴。

   “哇好帅气好有少爷风范!”包荣兴发自内心地夸赞卢瀚文,“小少爷好厉害能不能让我坐船玩玩?”

   “哈?”卢瀚文都被这无厘头说愣了,面对包荣兴期待的目光,他无法拒绝,点头道:“当然可以,你先喊小别哥哥过来。”

   刘小别就这样被想坐游艇的众人推上了“贼船”。

   “嗨!”卢瀚文靠在舷窗边对刘小别招了招手。

   刘小别条件反射想喊卢先生,然而这种私人聚会性质的似乎用这种称呼太生疏;对方确实比自己小了5岁,可直接喊名字又觉得太不礼貌对不起人家的身份,一时间他竟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小别哥哥,”卢瀚文主动走了过来,拉着刘小别的胳膊就往二楼走,“我带你看看我的海洋。”

   你的海洋?刘小别内心的槽点疯狂爆炸——这家伙要是说出什么“我要为你承包这片海洋”好像一点也不奇怪了吧!完了完了他好像真的是会说这种话的,他说了我要怎么应对?刘小别你都20岁了竟然会为了一个未成年的追求发昏吗?

   可他踏上二楼甲板的那一刻,便忘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这里实在是太美了,海面湛蓝得像是整块切割下来的宝石,在阳光下发出璀璨的光芒。

   “好看吗?”卢瀚文问他。

   “好看。”他诚实回答。

   船穿过了海面深浅交错的地方,突然加速,驶入外海,风浪立刻大了起来。船身在浪尖上飞翔,如乘坐着云霄飞车一般,楼下众人不免惊呼,卢瀚文却拍着栏杆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最喜欢这个船速啦!这风才舒服!”他侧过头,额发在风中飞扬,“怎么样?”风声快要盖过他的声音,于是他喊出来:“小别哥哥喜欢吗!”

   “喜欢!”刘小别被风吹眯了眼,大喊着回应。

   

   游艇在外海兜圈的时候,黄少天带了喻文州在岛上散步。

   此刻正是中午时分,阳光晒得身子骨都酥软了,他们两人沿着岸边慢慢地走,绕着岛转了一圈,仿佛时光都温暖起来。

   不可多得的和喻文州独处的时光总是让黄少天加倍地珍惜,他小心翼翼地和身边人保持着半臂的距离,不远不近,说话刚好。

   最开始都是他在说,顺路介绍了一下这个岛的地形和岛上的建筑——除了他自己的别墅还有几栋是他爸心血来潮建的房子,那边是健身房这里的图书馆再远点还有休闲所……天知道老爸一个人要那么多房子做什么——黄少天绘声绘色地描述着岛上的一切,心情极好。

   “黄少常住这里吗?”喻文州问。

   “现在没常住了。太忙,满世界跑,只能偶尔有空回来看一看。老徐——就是徐管家啦你刚刚见过,他住这里帮我照看着房子,阿姨只有在我要来的时候才来,平时岛上也就只有一些维护人员吧。上大学之前还是经常回来的。”黄少天答。

   喻文州注意到这是个过去式,便问:“黄少原来在这里住过很久?”

   “高中之前都住岛上,”黄少天说,“虽然交通麻烦了点,每天要坐一小时船上学,但这地方空气好,也不吵,城市里没这里愉快。你别觉得我是什么富家公子,有时候台风警报没船来,岛上断粮,我也是要自己抓鱼吃的。”

   黄少天自豪地眨眨眼:“我抓鱼技巧还不错,改天让你见识一下。”

   喻文州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少天。

   “哈哈哈哈吓到了吗?其实我妈走了以后我爸根本没个家,他每天喜欢哪住哪,就把我扔这里了。不过我也挺开心的,他不管我也好,我也自由,老徐和阿姨都对我很好,”他对上喻文州抱歉的眼神,“没事,我根本不记得我妈什么样子,只看过一些照片,是个美人,据说我妈也喜欢这个小岛。”

   “确实,这是个好地方。”

   “对吧,这里就是我家嘛!虽然老爹可能不这么想,但我是一直这么认为的。”黄少天眨眨眼。

   原来是请我来家里玩。喻文州思忖。

   “小时候岛上没其他小孩,就我一个,玩累了觉得寂寞的时候,我就跑到这个林子里来听海浪,然后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给海浪听,骂我爸的说老徐的抱怨阿姨煮菜都素的……这里的海浪都听了我那么多年废话,搞不好还嫌弃我这个话唠儿子很烦恨不得我早点滚出去呢。”

   喻文州被他逗笑了。“我不觉得你烦啊。”他说。

   “真的吗?”黄少天的心紧了一把,“我知道自己话多啦,可能是小时候没人跟我叨逼叨,我只好自己跟自己叨逼叨,养成了这种不叨逼叨就浑身不舒服的习惯,你要我改也行啦。”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黄少很有特色,”喻文州点点头,“挺好的。”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简直要哭出来。

   喻文州被这热烈的表情吓了一跳,赶紧岔开话题:“对了,他们都去哪了?我看沙滩上没人?”

   “哦!大概是卢瀚文开着我的游艇带他们去玩了吧,”黄少天看着空空如也的游艇停泊处推论道,“你想坐一圈吗?我马上让船开回来载你。”他立刻掏出了手机就要打电话。

   听着又是要大动干戈,喻文州赶忙推辞:“不用了,他们玩就好,我走走看看就行了。”

   “哦,好吧。”黄少天失望地收起了手机。

   他们回到别墅时正是午饭,黄家阿姨带领厨师班准备了丰盛的自助餐。

   其中黄少天的碗被众人塞满了他不吃的秋葵哀嚎连连,卢瀚文则是机智地早早吃完拉着刘小别出门玩躲过了牛奶袭击。吃完饭姑娘们休息了一会,苏沐橙提出要打牌,其他人各自散去岛上走走逛逛。

   喻文州留下来和安检科打UNO,并不会玩的黄少天在一旁观战,深深折服于喻文州绝佳的运气和秒杀全场的智商,又是好一阵心花怒放感慨自己这辈子真是看对了人。

   到了晚上陈果说沙滩上的篝火已经点起来了,黄少天煞有介事地宣布派对准备就绪,招呼了大家去沙滩。

   喻文州正准备起身,黄少天拦住他,“文州等一下,有东西专门给你看。”

   喻文州不好驳了他的好意,只得跟着他走。他们离开大部队,绕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从这里的山坡正好能把篝火沙滩一览无遗。

   几个年轻人在沙滩上摆了几个箱子,然后用手电筒给黄少天打了信号,黄少天便用手机上的闪光灯回应。

   “看着哈。”黄少天搓搓手,往掌心里哈气。他出来没穿厚外套,冷风吹得他耳根发红,可他却像一个即将交满分考卷的孩子一样兴奋。

   喻文州弄不明白黄少天又有什么新花样,抱着手臂站在一旁。他此刻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冷静自持,和黄少天在一起,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会超乎想象地往他无法预期的方向奔去。

   和一个富翁谈恋爱并不在他任何一个版本的人生规划里,所以他觉得自己还需要时间细想;他不希望他的人生就此脱轨,就像在此时此刻,他不希望黄少天做出任何会对两人身份造成影响的事情。

   慢一点,让时间慢一点,好吗……他真情实感地这样对上天祈求着。可眼前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有跳出框架让自己大吃一惊的本事,怎么会被什么常理束缚呢?

   “看吧!”黄少天的手高高举起,大朵烟花在他身后的星空中绽放。

   砰!

   夜空被耀眼的光芒照亮,金色、银色的烟花如流星划过,华丽又不媚俗的烟花盛会是经过某人精心挑选搭配,最后才得以在另一个人眼前演绎出来。

   “生日快乐。”黄少天不知从哪里抱出一个准备好的盒子,放到喻文州手里。

   喻文州捧着盒子,默不作声。

   黄少天有些害怕,不敢看喻文州的表情,别过头去假装看烟花。“其实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生日派对,是有点突然,希望没有唐突到你……礼物你看看?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按照自己的喜好选的。”他声音小了下去。

   喻文州打开了盒子,里面是叠得整整齐齐的一件大衣,面料一摸上去就知道价格不菲,看起来就是黄少天之前在朋友圈发布过的那件的高端版本。

   黄少天有些期待地看了过来。

   “黄少……”喻文州尽量使自己平静一些。

   “嗯,不喜欢可以说,我去换!你要轮回给你量身定制也可以!都简单我一句话的事情!”黄少天赶紧解释。

   喻文州摇了摇头。“衣服挺好的。你的心意,确实收到了。”

   “那?”

   他咬了咬嘴唇,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喉咙里荡开:“我觉得憧憬是离理解最远的距离,黄少……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那一瞬间黄少天的眼神像是受伤的动物一样,愣生生就要把喻文州刚说出口的定论逼退回去。但喻文州心里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不应该走上不合适的生活。

   他把礼物盒子又放回黄少天手里,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转身走了。

   最后一声烟花在众人的嬉闹声中落幕,只留下一个寂寞的人抱着无人欣赏的礼物盒在他的小岛上听着海浪。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9.

我……也不是故意大过年搞大事的。

坐在电脑前汪汪大哭。

评论 ( 15 )
热度 ( 107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