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故事的剑诅女孩。
双担,缘更。
其余西皮混乱善良。

【黄喻】Yes,my officer! 7.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6.

========


7.


    喻文州接到聚会邀请是在三天后的早晨。

   彼时他正叼着馒头捧着喝了一半的豆浆从宿舍散步到候机楼,进楼前看了一眼手机,果然有十几个消息提醒——全部来自黄少天。

   普通的点赞提醒,黄少天例行公事一般把喻文州所有的照片都点了个赞;稍微特殊一点的是张自拍,一件知性款的双排扣灰色风衣被他搭了个方格牛仔围巾硬是穿出了活泼好动的意味,加上飞扬的眉眼和胜利手势,压根没有任何商业精英的自觉,倒像是个刚从游乐场出来的大男孩。上面配的文字是:“介绍一下黄氏新一季的主打品牌轮回,感谢@索克萨尔 的建议,灰色真是好看极了。”

   被点名的人嘴角勾起不自觉的弧度,摘下手套回复了一条:“蛮好看的,还是黄少眼光好。”

   剩下的是单独给喻文州的语音留言,去掉30秒的近况介绍,末尾是一句:“想问问,你下周末有空没?”

   这明显的邀约口吻让喻文州心里有了预警。他边走边思索着怎么回复,还没进休息室的门就被叶修的烟熏了个正着。他挑起眉毛不太愉快地盯着这个不速之客。

   “喂喂喂你的不耐烦都写在脸上了,我还以为你一直很优雅绅士呢。”罪魁祸首毫不在意地吞云吐雾。

   “叶修前辈,吸烟室在隔壁。我怎么会给你这样的印象,这其中大概有误会?”喻文州放弃了馒头,把吃了一半的早餐丢进一旁的垃圾桶,没好气道。

   “哦、抱歉,”叶修立刻摁灭了手中的烟,“还不是黄少天说的,那话痨天天在我耳边念叨喻文州多有气质要我也向你学习,诶你知道他现在简直是中毒一样见谁都要夸你吗?”

   明显话中有话。喻文州略有些尴尬:“呃,那谢谢他了。”

   结果叶修就靠在休息室门口,丝毫没有挪开位置让喻文州进去的意思。

   “叶神找我有什么事吗?”喻文州只得主动问。

   “是这样的,少天跟我打赌,欠了我一顿饭,所以想请我整个部门的单身汉去他家过情人节,顺便带上沐橙——沐橙已经同意了,沐橙来自然云秀也会来,云秀女王来你们部门很多人都会来,正巧他想开个派对人多点也热闹,也就顺便问问你有没有空。”

   “我收到他微信了,还没回复,黄少太客气了。”

   叶修看向喻文州的眼神富有深意。“别装傻啊,少天绕了这么大一圈子,还不只是想请你去。”

   喻文州被叶修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怵。“叶神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别那么警觉,我只是想问问你的想法,我看少天最近是有些走火入魔了,我想你这么聪明应该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其实我……”

   “你也不用急着回答,”叶修摆了摆手,“我们少天性情中人,对朋友也好对你也好,只要他认定了的人和事情肯定热血到底,这种人嘛——”叶修砸了咂舌,“说白了挺死心眼的,他真的对你很痴迷,我想趁他现在还没陷得太深,站在他好朋友的角度,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他的事情。”

   喻文州当然知道叶修指什么事。黄少天每次欲盖弥彰的送礼和小心翼翼的试探都耿直得让人一目了然。喻文州好歹在大学也是系里的热门人选,什么样的追求都见过,黄少天这点小心思他如何看不懂?

   “我明白,”喻文州说,“黄少是个好人,而我也不是随便的人,他的事情,我还需要想一想。”

   “那就好,”叶修满意地拍拍喻文州的肩膀,侧身从他身边走过,“有什么想法直接跟少天说吧。”

   结果叶修没走几步又回头了。“说起来,你知道我和少天打什么赌吗?”

   这可真猜不着了。“叶神请赐教?”

   “哈哈哈,其实是个小事。他赌你肯定不会咬着半个馒头上班,我说机场上班的都没什么时间吃早饭,这不,让我逮着一次了。”叶修挥了挥手机,屏幕里是刚拍的照片——喻文州正叼着馒头站在门口回微信。

   喻文州简直要喷出来。“我每天都这么普通地上班啊,黄少到底怎么看我的?”

   “偶像、男神、爱豆……随你怎么想吧,”叶修摊了摊手,“这小子痴心的很——喂我说这么多,聚会你去还是不去?”

   苏沐橙此时正好走到喻文州背后,听到了关键词:“聚会?什么聚会?你们又要聚会啊?”

   轮到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着叶修了。

   “咳咳,”叶修假咳两声,“土豪周末请你们去岛上开单身派对,去不去?”

   “去啊当然去啊!”苏沐橙兴奋道,“文州你也去吧?我们组正好都没班,秀秀肯定也去。”

   这会楚云秀也到了,听说派对的事也很高兴。叶修冲喻文州眨眨眼。

   “好吧,一起去。”喻文州无奈点头。

   

   情人节前一天清晨的寒风中,一群人站在码头上瑟瑟发抖。

   “黄少不是说有船来接我们?这么大半天了连个旅游船都没见到,来来回回只有渔船,他是不是驴我们啊?哎哟我要冻死了,他再不来我真受不要回去了。”楚云秀拉紧厚重的羽绒服,牙齿发颤。

   “少天刚发微信说他找大船花了点时间,这会已经过来了,秀秀你再坚持一下。”苏沐橙看着手机说。

   “老板娘冷啊?冷就唱唱歌啊,吼一吼就不冷了!”包荣兴扯着罗辑的胳膊说,“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包子你给我闭嘴。”陈果抡起手中的派对用品就往包荣兴头上砸去。

   包荣兴左躲右躲,撞着了边上的王杰希。沉默的机长安静地看了包荣兴一眼。

   “对不起对不起。”包荣兴缩到罗辑身后去了。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刘小别耷拉着脑袋说。

   “土豪请客机会多好啊,”叶修说着往王杰希身旁靠了靠,“你们的优质客户说一定要犒劳一下微草的优秀服务团队,对吧机长。”

   王杰希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继续看手中的Kindle。

   不能拒绝吗……刘小别向高英杰投去了求救的眼神。高英杰给了他非常明确的否定答复:“这是工作。”

   喻文州一个人站在码头的最前方,倚着栏杆呼吸大海的气息。冬天的海蓝得有些苍茫,他心情如同起伏不定的海浪,有些隐隐约约的不安。

    近来忙碌过后的时光总是被某个人占满,午夜的电话,微信的单向问候,由不同人送来的咖啡,找了各种理由的嘘寒问暖,他渐渐开始习惯黄少天在他的世界里出现的频率。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并不抗拒黄少天介入自己的生活,他对他有那么些许的好感。只是这些好感能不能发展成恋爱,他着实没有把握。

    况且黄少天那个吓死人的身家着实不在他对未来伴侣的任何期待内。

    “毕竟是个动不动就请20个人来自己家岛上开派对的大少爷啊……”他叹了口气。他和黄少天的世界完全不一样,在巨大的现实差距面前,他们怎么谈恋爱?他不是一个会为了恋爱放弃工作放弃所有心甘情愿变成黄少爷养的花瓶的人,黄少天现在表现出的无孔不入的关怀方式也未必能理解他想自由自在的理想,所以这个问题再深入下去,不论是谁踏入谁的世界都不合适。

 

    远远地一艘大旅游船轰隆隆驶来。船头挥着手嚷嚷的不是黄少天又是谁?

   “文州!文州!看这里!这里!看见我了吗!我——来接你们——啦!”

   船近了岸,还没等船夫放踏板,黄少天一个箭步就朝喻文州蹦了过来,刚站稳便把一个大保温瓶塞进喻文州怀里。

   “热红茶!喝点吧,”大男孩的笑容如同暖阳,“早上出来的时候阿姨非要让我带着,说是冬天太冷怕我冻着,我又不爱喝茶,你帮我解决点我好回去跟她交差!”

   这明显的见色忘友行为直接遭到了众人的嘘声。黄少天脸上挂不住,赶紧邀请苏沐橙一行人进船休息。

   喻文州没喝红茶,进船以后就把保温瓶交给苏沐橙了。几个妹子立刻摸了纸杯分了这罐据说是名贵茶叶泡出来的极品红茶。

   黄少天略显失望,却不好意思明确表达,只是说“你不尝尝真可惜。”

   “这茶太好了,还是给妹子们吧。”喻文州笑笑。

   周围人默契地给两人单独留了在一起的坐位,苏沐橙还拉了大半的人去船尾看浪花,船舱里除了他们只有习惯安静的王杰希和坐在一旁假寐的叶修。

   黄少天根本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应该往哪摆,面上还要强撑着主人招待客人的派头,去吧台捞了半天摸了本菜单出来问喻文州要不要吃点心。

   “这……我管家临时租的旅游船,没什么好东西只有些零食,你看想要些什么尽管点都免费,也许薯片也不错?薯片?还是小鱼果?还是瓜子……哎这浪味仙我喜欢小时候吃过,老叶、老叶你要不要吃东西啊?”他没说几句脸红到耳根,赶紧转过头去问叶修。

   喻文州看黄少天舌头都有点打结,心想这商业精英怎么能不熟练到这个地步呢,顿时又觉得他可爱起来。

   “黄少喜欢什么都行,我不挑的。”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领命,欢天喜地地去找服务员了。

   船头挂着个小电视,正好是财经频道,重复播着些国际新闻。一小时的时间在新闻嗡嗡的背景音中悄悄溜走,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絮絮叨叨地说近来的商业环境,在海浪的摇荡里竟不知什么时候支着脑袋睡着了。

   喻文州醒来时身上盖着黄少天的大衣。船上的人走空了,只有黄少天坐在一旁等他。

   黄少天见喻文州醒了,支吾着说他们都说你最近太辛苦,看你睡这么香我都不好意思吵你,就让他们先去玩我留下来陪你,你这样睡冷到没有,有休息够吗?不然我在岛上找个房间给你好好睡?

   说不感动是假的。喻文州下意识地捏住了身上这件带着另一个人气息的大衣,脸上也是烫的:“真是不好意思,有劳黄少费心。”他把大衣递了过去。

   “没事没事,我请你们来玩自然要让你们每个人都满意!”黄少天从喻文州手上接过大衣,摸出手机来,“我给司机打个电话让车来接我们。”

   屏幕亮起的一瞬间喻文州瞄见黄少天手机屏幕上的锁屏,正是前几天叶修偷拍的那一张图。

   黄少天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立刻尴尬得红着脸背过身去打电话了。

   喻文州揉着自己的手指,看着冬日阳光落在那人的背影上,心尖上的浪又不能平静了。“他真的对你很痴迷。”他记起叶修说过。

   可始终是两个世界啊。他又叹了口气,转过头,再不去看黄少天。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8.

春节前更一更好过年。

少天视角和文州视角的节奏差异让我也很意外的!

评论(9)
热度(99)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