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蓝河

*蓝河/许博远中心 无CP

*给蓝河庆生合志《蓝桥初雪》的文,全本pdf下载走此:http://lanheonly.lofter.com/post/1d0c0cc0_dd63f32


    火车又停下了。

    暖黄色的灯光静静地飘进来,落在窗台边的保温瓶上,给上面的蓝雨徽章嵌了一圈寂寥的光。

    许博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瞄了眼时间——还早,他还有整整一夜可以荒废。他抱紧自己的背包,缩进床铺的阴影里。

    

    已经是十二月。

    从G市出发的列车在凛冽的寒风里一路北上,途经许博远的家,再到一个他从未去过的小镇。

    他本是要回家的。可当他在车站里看着各色行人步履匆匆,每个人都仿佛从恒定的起点出发,去往亘古不变的终点,他突然就做了件脱离常轨的事——买了直达终点站的票。

    这大概是他今生第二次去往陌生地点的出行。第一次就在一年前,他看完蓝雨第六赛季的决赛,毅然决然放弃了大学入取通知书,带着一个背包,到G市参加电竞职业选手训练营。

    四季轮替,他只等来一张训练营毕业证书。

    “许博远:

    完成蓝雨训练营所有学业,成绩合格,予以毕业。”

    ——这其实只是一张无关紧要的安慰奖。

    他两手空空,拼尽全力跑到终点,却发现自己是最后一名。

    “算啦,算啦,不想啦……”他自个儿嘀咕着,翻了个身。

    即便是深夜,车站里还是有一份独特的生活气息。站台上有人推着卖烧饼的车走过;行李箱的轮子咕噜噜地磕在凹凸不平的水泥地上;一对母子依依话别;列车员催促上车。脚步声,窃窃私语声,都在开车的疾铃中飞驰而去了。

    “11、12……是这里!”

    车厢的门被人轻轻拉开。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生艰难地拖着大箱子进来。

    “啊、有人了……”女生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失落。她把行李箱放进床底,砰地坐在了床上,然后皱着眉盯着手机,不停地摁着屏幕,不知在给谁发信息。

    男朋友吧?许博远无心去理会陌生人,闭上眼开始数绵羊。

    才数到30他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梦回到高中的某一次考试,他本有十足的把握,打开卷子时却发现上面的字变成了奇怪的符号,居然一个也读不出来。周围的同学奋笔疾书,唯独他茫然四顾,此刻同桌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蓝桥,你收到战队的邀请了吗?”

    就这么一身冷汗地吓醒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在怕什么,训练营每次淘汰人的时候,他总是会胆战心惊地梦到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只是在尘埃落定后,这个梦他很久不做了,为何偏要在离开G市的今天想起来?

    他叹了口气,坐起来,伸手摸了自己的保温杯抿了口水,这才查觉身边有低低的啜泣声。

    隔壁座的女生抱着膝盖,把头埋进枕头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吧。许博远起身,捧着自己的杯子走了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

    他装了壶热水,在车厢内转悠了一会,又站在窗户边,茫然地看着外头黑色的树影用风的速度退去。他出来的时候没有拿外套,这么干站在走廊里实在有些冷,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他又回了12号车厢。

    那女生靠在床边,看起来精神些了。见许博远进来,她侧过头去掩饰肿着的双眼。

    “要热水吗?”许博远晃了晃手中的保温杯,“刚装的。”

    她并不推辞,红着脸把自己的杯子递过来:“那就谢谢了。”声音很小,还带着点哽咽。

    水有些烫,蒸腾的白气飘散在车轮的轰隆声中。许博远回自己床上翻滚了一会,睡不着,便从背包里随手摸了一本电竞杂志翻看。

    那女生把手机丢在一旁,抱着抱枕仰着头默然发呆。

    一阵急促的声响,火车又抵达了下一个站。许博远收了杂志,侧头一看,那女生竟是无声地瞪着前方流泪。

    他赶紧翻找背包:“给,纸巾。”

    她呆呆地看了过来,漂亮的眼睛肿成了两个包子。

    “擦一擦吧,再用热水敷一下,”许博远和善地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不处理一下明天还会肿的。”

    女生没拒绝陌生人的好意,接过纸巾抹着眼角,说道:“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嗯,经常有人这么说。”

    见那女生有些疑惑,许博远补充道:“我家里还有个妹妹,从小都是我照顾她,习惯了,后来在宿舍和别人一起住,也是我照顾别人多些。”

    女生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这个年代像你这样的滥好人可真不多见。”

    许博远耸耸肩:“或许吧。我这个人也就这么个优点啦,朋友都说我是保姆命,整天为别人瞎操心。”

    女生咯咯咯地笑起来。

    “好些了吗?”

    “嗯,谢谢。”

    “那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又过了一会,许博远正玩着没有信号的手机,那女生突然开了话匣子:“我失恋了……”

    “哦……”许博远有些尴尬,他并不擅长这种场合,“真遗憾。”

    她自顾自继续说:“他嫌我不够好、不够漂亮、不够温柔……”

    “呃……”

    “原来他已经对我厌烦很久了,我好傻,到今天才知道他还有别人……”她说着说着,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我真的挺喜欢他的,原来我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

    虽然不知道安慰有没有用,许博远还是说了一句:“别哭了,他不是骗了你吗?哭也不值得。”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这种痛苦……我从小到大什么都好,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

    “我是没谈过恋爱啦……”许博远挠头,笑得苦涩,“但我最近也被女神拒绝了。”

    “啊?”

    这大概也能算失恋吧?许博远想。

    “我有一个从小就很喜欢的女神,”车缓缓启动,光从许博远的脸上闪过,“我为了成为能配得上她的人,去年终于下定决心去了G市,做了许多实际的努力追她……”他想起在训练营的日日夜夜,想起那些觉得自己还有希望的日子,“可惜我没有成功。或许这种事情还是需要天赋,勉强不得吧。”

    “天赋?不是缘分吗?”

    许博远笑笑,翻看着自己的手:“没办法啊,女神看不上我,我大概确实除了人好没别的优点了。”

    “可我觉得人好是很好的优点。”女生认真说。

    “谢谢。”

    沉默持续了一阵,空气里有一种酸涩的气息。

    “你都不觉得不甘心吗?”她问。

    “嗯?”

    “我不甘心,不甘心到没办法不去想,明明都一样是人,凭什么我就比不上其他人呢?”女生红着鼻子嘟囔。

    许博远低下头。“甘心或者不甘心,都不会改变现在的结局,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他揉着自己的指关节,从手腕按摩到指尖,像是做着手操,“我也是今年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可以这么大。”

    结果女生吸吸鼻子又要哭起来。

    “唉唉唉我不是这个意思,别哭啊,”许博远手忙脚乱地塞纸巾给她,“我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或许你男朋友只是——”

    “前男友。”女生嘟着嘴纠正。

    “呃抱歉,我觉得你前男友只是没看到你的优点,那是他缺乏观察力,不是你不好。”

    女生抿嘴道:“那你说看看,我有什么优点。”

    让一个刚认识十分钟还不知道名字的人说自己优点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许博远抓狂。他正想搪塞一下,却发现这姑娘正抱着膝盖目光盈盈地看他。

    一时间他竟说不出谎言。于是他咬咬牙,硬着头皮说:“就我这样对女生没什么想法的人来看,你都算挺漂亮的——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哈哈哈哈?”女生破涕为笑,“对女生没什么想法?原来你是基佬哦。”

    “我才没——”

    “怕什么,我又不歧视——那你刚刚还说什么女神、女神的?”

    “重点不在这里吧。”许博远欲哭无泪。

    “当然在,姐姐我早上被男朋友骗了,现在遇上个小基佬还企图要骗我,我会觉得我做人真的很失败的。”

    “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许博远小声嘀咕。

    “嗯?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好男不跟女斗,“我就是打个比方,我所追求的东西,非要给个什么具现化的形象,我想还是女神比较合适。”

    “你所追求的东西?”她问。还没等许博远回答,她就从许博远摊着的蓝雨队服上得到了答案。“你是职业选手?”

    “啊、呃……不是,”许博远支支吾吾,“确切地说我曾经想当一个职业选手,参加了蓝雨的训练营,后来没得到战队的邀请,现在放弃了。”

    “哦,抱歉,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女生语气诚恳,“你一定很难过。”

    “还好啦。”许博远摆摆手,“毕竟结果出来之前我已经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我各方面都很普通,手速也只是刚刚够了训练营毕业的及格线,战队里一样职业的选手又是王牌,不需要我也是很自然的……虽然有别的小队伍邀请我去做替补队员,但不是蓝雨就没有意义了,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吧。”

    那女生突然侧过头来:“嘻嘻,其实我是游戏主播。”

    “咦!”许博远吓了一跳,“抱歉抱歉,我不常看直播,你是哪个节目……”

    “哈哈哈,你这样一惊一乍的样子真可爱,”女生笑道,“我不是负责荣耀的——”她说了另一个游戏的名字,“——但荣耀我也常玩,毕竟是最热门的游戏嘛。不是我自吹自擂,我元素法师玩得还可以的哦!”

    “是嘛?我是剑客,有空来切磋一下?”一说到荣耀,许博远立刻精神起来。

    “好啊,我对你可是不会客气的!”女生在手机上摁了自己的ID给许博远看,“就这个账号,鸾辂音尘,回头记得加姐姐好友。”

    “好,但谁输谁赢可不一定呢,我怎么说也是训练营毕业生,你应该求我手下留情吧!”许博远道。

    “哈哈哈……”女生笑起来,“果然还是聊聊游戏比较开心,那男人都不跟我说游戏,就觉得女生玩游戏不好——”女生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哼,我想通了,我怎么看得上他,他打游戏还没我好!”

    许博远也笑了。此前那种压抑的气息一瞬间就被爽朗的风所取代,这大概就是荣耀的力量。

    那女生下车前问他,你真的很喜欢荣耀吗?

    许博远点了点头,是的,真的很喜欢。

    那么祝你幸运,她说。我也很喜欢游戏,喜欢游戏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下车后许博远迷失了方向。

    这是自然,他此前仅仅是听说过地名也看过一些风景照片,在车站一时脑热买了车票,当然是连旅馆都没定好。

    怎么办呢?他被一群旅游者簇拥着往前走,在“接客啦接客到景点啦”和“一日游啊便宜啦”的叫喊声中,皱眉看着手机的地图定位,想着是不是也找个一日游的旅行团凑合一下。

    “哟小哥,蓝雨粉啊!”一个淳朴的大汉拍了拍他的肩膀。

    许博远仰头,被身高差噎得不敢说话。

    “哈哈哈蓝雨今年运气差了点,可惜可惜,但我还是很看好下一赛季的!”

    一个矮个子跟着围了过来:“就是,黄少最后那个幻影无形剑放得真漂亮,就是喻文州太慢了,唉每年都要感慨,我们成也队长败也队长……”

    另一个女生掐了矮个子一把:“你还黑我喻队,再黑我喻队我跟你离婚。”

    矮个子赶紧求饶,一群人乐呵呵地笑成一团。

    许博远疑惑:“你们都是蓝雨粉?”

    大汉说:“对头,我们是蓝溪阁的副本团,线下聚会一起来旅游,怎么,小哥你一个人?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呀?”

    许博远犹豫了。但这帮人你一言我一语商量起车的座位,甚至连晚上怎么住宿都帮他安排好了。好吧,喜欢玩游戏的都不会是坏人,何况还是蓝雨自家人呢。许博远欣然接受了邀约,和众人一起上了旅游车。

    这儿的风景区尚未开发完全,旅游车在山路上颠了两个多小时,一路深入大山环抱的小村庄里,最后在半山腰的一处民居门口停了下来。

    “到了。”

    许博远跳下车,才发现此处正好可以观赏到山正面的美景。正是傍晚,天空从湛蓝转向紫红,山峦的魅影在云的映衬下层层叠叠,山谷间农家的炊烟升起,整个世界都沉浸在宁静祥和中。

    在这样的地方,很容易忘了本来的目的,仿佛人只是尘世中的一颗沙,一切执念和强求都将无关紧要。

    “我们今天就在这住。”团长说。

    这座房子是村长的家,藏族人热情好客,拿出了大碗的酒肉招待客人。一群人吃吃喝喝吹牛打趣,不知不觉到了深夜。

    村长大叔在浓浓酒意里,略带暗示地跟他们说这里民风淳朴,犯罪率低,晚上可以随便到处逛逛,没准遇上漂亮的藏族妹子还能带回家。许博远看着村长家两个比男人还能喝的女儿拎着酒瓶子又过来了,一阵头晕,眼里的人影都晃成了三个,赶紧找了个借口逃了出来。

    屋后有一条石板小路,许博远顺着路慢慢地拾级而上。

    夜色清冷,月亮不见踪影,唯有星光指引着他前进。他登上山坡,找了块空草地坐下。凉风吹来,送来吱吱嘎嘎的金属声响,许博远转头,发现身后伫立着一排转经轮。或许是刚刚有人走过,古朴的转轮转过一圈圈蚀刻的经文,不知带着谁的遥远期望。

    他不再去看。愿望或是理想离他很远,他的梦碎过,人生里可供追逐的东西暂时没有了。

    他就这么依着草的纹路躺了下来,摸着草尖上冰凉的夜露,面对着满目的星光。

    平时在G市是见不到星空的,城市的喧嚣掩盖了自然的色彩。不过现在,在他面前,璀璨的星散落在墨蓝天穹的舞台里,带着各色的光华,莹莹夺目。

    他曾经追逐着星空,想象着自己某天能成为其中的一员,然后跌倒了。

    明明有这么多的星星,为什么我不是其中之一呢?他茫然地想。

    为什么世界这么大,就只属于一小部分人呢?

    找不到答案。

    离开蓝雨的最后一晚,他曾经拦住黄少天。

    “黄少,能和我打一场吗?”

    也许是从许博远的语气中读出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黄少天郑重其事地接受了他的挑战。这一场和以往不同,黄少天没有打指导赛,而是把许博远当成一个条件平等的对手,毫无保留地展示了自己的锋芒。

    夜雨声烦打败蓝桥春雪只用了两分钟。可是对许博远而言,这两分钟却漫长得像是一个世纪。

    对着灰色的屏幕,许博远低下了头。

    “你加油吧。”黄少天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转身准备离开。

    “黄少……我到底缺乏哪个方面?”许博远拉住了黄少天的衣袖。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非要说哪个方面,是真的无从说起。首先以剑客来说的话,你的手速不够吧——”

    “但队长的手速——”

    “这么多年只有一个喻文州!”黄少天强硬地打断了这个话题,“就算队长会在入学的时候提升士气,说什么‘我也可以大家也能做到’——我不是他,不会做这种温柔的事情。虽然很残忍,但这就是现实,如果不合适就不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荣耀不是这么简单的游戏!”

    许博远无言以对。

    此后黄少天未对任何人提过这件事,也因此,他非常感谢黄少天。

    也许对黄少天而言,这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一个小插曲,然而对许博远来说,这的的确确在他不切实际的梦想上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是啊,是很不甘心啊……”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这几天累积下来的压力和情绪突然间涌上心头,压在胸口,疼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是个总考虑别人优先于考虑自己的人,关心着身边人的一切喜怒哀乐。或许就是这个性格,他总是被教练盖章“戾气不足杀气不够”。

    在这四下无人的时刻,他终于可以好好顾及自己的感受,可以为自己的失败而伤感。

    “为什么,当一个普通人这么难呢……”泪水混合着星光,模糊了双眼。

    ——说到底,觉得对不起的,还是自己几年来的骄傲啊。

    他躺在天地山河之间,仰望着漫天星辰,怀抱着自己小小的心事,放声大哭。

    只有山间温柔的风,轻轻地抚过他的额头,像是安慰着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小孩。

    

    回到住处时,许博远发觉屋前面的山脚处静静地流淌着一条不起眼的河。水面如镜,反射着天上的点点光芒。

    你是不是也艳羡着星空呢?许博远笑了笑。他觉得他自己也只不过是人间的这一条小河流罢了,低调地、无声地、沉默地,走完自己的路途,不争不抢,满足于自己的世界。

    他推门进去。

    里面的人已经喝得东倒西歪。唯一的女生靠在矮个子身上,嘴里嘟嘟囔囔:“要不是你在冰霜森林给我放了一百个烟花,我才不要千里迢迢来跟你……”

    那矮个子亲了她一口:“那不是我人好,你才来了就不走了嘛,你看我们舟大哥都夸我对妹子特别特别好……”

    被唤到的大汉早已不省人事,倒在一旁呼噜。

    “哟小蓝啊……”矮个子看许博远进来,向他招手,“来我们再喝两杯啊……”

    许博远敬谢不敏。矮个子打了个嗝,又稀里糊涂地对着许博远念叨:“小蓝以后来我们公会啊……公会大、大家庭,每年都有聚会,人好,特别好……”

    公会吗?也不错。许博远如是想。

    他准备上楼休息时被村长拦住了。

    “我儿子见你们来,一直吵着说要打游戏要去参加什么训练营,你帮我分析分析,这行不行啊?”

    “他喜欢荣耀?”

    “可不是,你看他还在屋里带什么团打什么什么副本,唉我山里人真不懂,这打游戏能有前途?赚不赚钱啊?”

    许博远往屋里望了一眼,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开着麦,正指挥着百人副本团杀得风生水起。

    这个年纪就能指挥百人团,大约还是有点前途的?于是他对村长说:“单说钱的话,打游戏挺赚的,能打得出来的话,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不成问题……”他借用了黄少天的口头禅,同时也瞄到村长眼里放出的光,“但这种事情还是以孩子的理想为主比较好,您说是吧?”

    “哦哦哦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村长连连点头,“开春就送他去训练营去,哎那训练营怎么样?”

    “训练营……”许博远笑了,“训练营挺好的,人都很好很亲切,让他好好训练,勤奋加上天赋,会有回报的。”

    村长握着许博远的手连连道谢。后者又看了一眼屋里,屏幕上的BOSS已经倒下,孩子欢欣雀跃地收到了家长的许可。

    “加油啊。”许博远小声说。

    

    “今天本应该是会长亲自来给大家做宣讲,但这会正好有一个重要的BOSS刷新了,他老人家带着团此刻正在网游里杀微草杀红了眼——大家可以看投影,这是实时进行的画面,由蓝溪阁专业的网游记者团队转播——啊记者死了,可见战况惨烈,我们换个画面。”

    画面切回演讲PPT,台下一阵哄笑。

    “我是蓝桥春雪,也许有人听过我的名字。不久前我和大家一样,坐在这里听会长的宣讲。我想大家应该明白今天邀请你们来是什么意思。”

    一阵沉默,不少人眼里满是沮丧。

    许博远继续说:“我认为在这里的人,不代表就是落榜,这只是人生路上的一个分岔点,我们同样尝试过梦寐以求的道路,只是最后发现并不合适自己——然而我相信,勇于尝试的人,都不会是弱者。”

    有些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我知道,承认自己不合适很困难,我也一样,当黄少天明确跟我说我不适合时,我是有那么些不服气的——大概是想当场揍他一顿的不服气吧——不是我吹,三次元打架的话,我想黄少大概不是我的对手。”

    训练营的学生们笑了。

    “但他说得没错——荣耀不是这么简单的游戏,运气、实力、天赋、努力缺一不可。这很残忍,但是是事实。”

    一张张还未走入社会的青涩面孔略带迟疑地望着他。

    许博远抬头,直视前方:“就我个人而言,比起职业赛场,我更适合网游的生活,而在网游,在公会里,我也是蓝溪阁、是蓝雨不可或缺的一员,我为此感到骄傲。”

    台下掌声雷动。

    ……

    

    “如果大家愿意加入公会,结束以后请到公会办公室登记,谢谢。”

    一场宣讲会下来,许博远累得腰酸背痛。他挪回公会办公室,梁易春刚刷完野战BOSS,看样子是大获全胜,心情极好。

    “恭喜啦。”许博远推了推梁易春肩膀。

    “哼哼,微草那新来的指挥还嫩着。”梁易春洋洋得意。

    “当然啦,姜还是老的辣,我看那微草的小兔崽子在您老人家手心里这么一折腾,恐怕晚上回去得做恶梦。”

    “嘿,你小子和系舟他们混久了,嘴巴越来越溜了哈?”

    “哪有,”许博远咧开嘴笑,“垃圾话是我们蓝雨的光荣传统。”

    梁易春有些欣慰地看着许博远:“你这样懂行,交给你的重任一定能顺利完成。”

    “什么重任?”

    “新开的第十区,组织决定派你过去当会长。”

    “我去?”

    “对,账号这就给你准备好,你要起什么名字?”

    许博远托着腮想了想,说:“就叫蓝河吧。”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64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