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Yes,my officer! 6.

本次更新给我亲爱的 @嗷嗷河豚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5.

========


6.

   

   结果黄少天这一去,就在国外耽搁了整整两个月。

   他天天心急如焚朝思暮想恨不得早点回国见喻文州,奈何正好到了合同周期,黄氏旗下位于世界各地的几个商场都在忙着处理来年的专柜合同。黄少天这个区域经理本就疲于奔命分身乏术,在这节骨眼上他家来事的老爹还和嘉世谈崩了合同,大喊着刘皓与狗不得入内直接把嘉世的执行经理赶出了家门。

   “老爹我求你饶了我吧,我哪有空收拾你的烂摊子,”黄少天对着电话大喊,“之前要和嘉世合作主打他们的品牌也是你说的,现在专柜位置都空出来了你又说不要,之前的合同马上到期了你让我这么几天内去哪里给你找顶替的,再说和嘉世的违约金怎么算你考不考虑财务成本……”

   “是是是嘉世货质量不行偷工减料跟他打官司告他欺诈——我去,有那么严重吗?差不多不就可以了,普通消费者哪看得出车工不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咆哮。

   “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质量重于一切消费者权利最高顾客就是上帝品牌旗帜不倒才是做生意的基本纲领——你让我从小就背我怎会不知道?!”

   “但你也给我一个缓兵之计啊,采购部的都要疯了你没听到郑轩一直喊压力山大头发都要掉了吗——”

   “你让我花钱给他买假发——我靠老爹你有没有基本的同情心了,我都忙成狗了我哪有空去给他买假发?!”

   ……

   这么一来二去居然吵了一个上午。黄少天放下电话眼皮直跳,整个人软瘫在沙发上。还算卢瀚文贴心,给他递了杯热可可过来。

   “哥,你还活着么?”卢助理担心地问。

   “还没死,凑合活……”黄少天接过热可可,扶着额。

   “没死就赶紧看样品吧。”卢瀚文推了一把黄少天,然后把沙发那头的样品册咚咚咚地堆了过来。

   “还是亲弟吗没看到你哥只剩层皮了吗,让我歇一口气都不行吗……”黄少天欲哭无泪。

   “只是表弟本来就不亲,”卢瀚文摊开样品册摆在黄少天面前,“别怪我无情啊,盯着你准时完成任务本来就是黄老板赋予我的职责,没剩多少时间了,你快定了替补我们好去谈合同。”

   黄少天无奈,硬着头皮看起了服装样图。

   十分钟后黄少天宣告投降。

   “还是让他们采购部自己定一家还可以的吧我不行了我要吐了我审美疲劳了这堆男装到底有什么差别,这些品牌不都差不多一个级别的,我自己的衣服都没这么讲究哪懂那么多剪裁工艺布料选择……”他咕咕叨叨地,抱着头从沙发上滑了下来。

   卢瀚文把自家表哥从地上强行拽了起来。“哥你振作一点,老板刚踹了嘉世,这么大的事情采购部不敢决定才给你的,你怎么说也要临危不乱,鼓舞一下士气啊。”

   “不然你定一个吧你不是衣服每天换一套都不重样的,你时髦值比我高多了肯定精于此道,黄氏商业来年的招牌主打就托付给你了哈……我不行了真的不想看了我要刷一刷朋友圈回回血……”黄少天说着就摸出手机刷起朋友圈来。

   这会国内正是凌晨时分,他估摸着喻文州应该已经下班了——若没有,恐怕又是忙碌一天加班到深夜——说起来喻文州已经连着几天加班,听苏沐橙说是什么岗位技能比赛,培训占用了大半休息时间,还要负责晚班飞机安检,整个安检部都连轴转得头晕目眩怨声载道,苏沐橙说自己就差没找根绳子去领导面前以死威胁索要三倍加班补贴了。

   黄少天倒是没见过喻文州有任何抱怨,顶多在每天下班的时候多拍几张安静的机场停机坪,廉价手机摄像头拍不出什么夜晚的风景,只有伫立在黑夜中的路灯亮得特别明晰,仿佛是在守望着什么,又也许是在等待着谁……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拍的照片,思绪早飘飘荡荡飞了十万八千里回到国内,恨不得自己立刻马上回去,跟他见个面,打个招呼,问候一下最近的情况,再给他送一杯咖啡……

   “喂,哥,我有个好主意。”趴在黄少天背后的卢瀚文突然说。

   “你说……”黄少天又刷出喻文州的更新——果不其然又是这时候下班,让黄少天又好一阵心疼。

   “哦你那男朋友在线嘛,那正好了,你打个电话问他喜欢啥样的衣服,你就按着他的喜好选得了。”

   黄少天一口热可可差点没呛死。“咳咳咳咳——别胡说,哪什么男朋友——”

   “别解释了,迟早的事。”

   这话哄得黄少天心花怒放,然而他表面上还要保持矜持,所以他涨红了脸,“咳咳,我们自己说就是,不许在外面乱说啊。”

   “所以你打还是不打,你不打我帮你问了。”卢瀚文笑嘻嘻地给黄少天揉肩膀。

   “行行行,你这建议可以。”本来黄少天就想联系喻文州,苦于找不到借口,这下给了他一个正当理由,还能顺带关心加班的辛劳,何乐而不为呢?

   嘟——嘟——嘟——

   国际电话的接通漫长得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

   “您好?”喻文州的声音里带些困惑。

   黄少天这才想起自己用的是国外的电话,喻文州没有这个号码。他慌忙解释道:“啊……喻……文州你好,这么迟了打扰你,我……我是黄少天啦你还记得我吧哈哈哈哈……”

   卢瀚文在一旁用口型比了个“怂货”。

   “去去去卢瀚文你走开,大人谈事情呢。”黄少天捂住话筒冲卢瀚文比手势。

   “切,我出去溜达一下不打扰你了,你一会决定好了直接找郑轩。”卢瀚文识趣地关门出去了。

   “嗯?黄少什么事?”喻文州问。

   “你刚下班?到家了吗?”黄少天双手捧着电话贴在耳边说。

   “刚到家。”

   “噢,你辛苦了……”

   国际长途的电话有些许延时,黄少天拿着手机静静地等漫长的电波传来所爱之人的声音。

   “其实是这样的……有个工作上的事情,想问问你现在有没有空?”

   “在半夜两点?”喻文州笑了。

   黄少天脸一阵烫。“是啊是啊……特别紧急,所以这个时候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他会拒绝吗?会生气吗?黄少天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他现在觉得自己这个电话是莽撞了一些。

   一秒、两秒、三秒……这延时仿佛无限延长,他的心绷着,端着电话一刻也不敢离开耳朵,就怕听见电话挂断的回声。

   “哈——说吧,什么事?”喻文州打了个哈欠。

   黄少天内心的雀跃一飞冲天。“就是、那个、我想问问你,喜欢什么样的衣服?”

   喻文州明显地“噗”了出来。

   “你别笑啊,说正经的,我在决定商场的专柜,真是火烧眉毛的事情。”黄少天赶紧解释。

   “这么重要的事情问我?”

   就是因为重要才问你。“我在征求我认识的每个人的意见,说实话我看了大半天样品刊已经眼花缭乱了。”

   “嗯……我喜欢休闲一点的吧?”喻文州说,“不过平时都穿制服,我很少买衣服,也许审美会比较老人。”

   黄少天脑海里浮现出那件母亲牌毛衣。“不会不会,我们商场就是面向你这样的职业精英。”

   “黄少过誉了。”喻文州笑道。

   “那么颜色呢?服装材质有没有什么偏好?”

   “灰色多一些,布料只要保暖就可以了。”

   “好的,我记下了!十分感激!万分感谢!”黄少天欢天喜地。他听见喻文州那边的水流声,猜想对面应该是在洗漱,赶忙说:“真是打扰你了,你快休息吧。”

   “没事,有帮上忙就好,晚安。”

   晚安么么哒。

   黄少天抱着手机躺在沙发上。他闭上眼,那些样品在他脑子里一页一页翻过去,每一页都是喻文州,或坐或笑,或在NK街头的人海里手握咖啡行色匆匆,或在LN秋色正浓的街边拾起一片红叶,也许是在绿意阑珊的静寂古刹里虔诚祈祷,又可能是在人头攒动的金色沙滩上享受夏日阳光……

   他想和他一起在世界各地走走看看,只为消磨两人一起的时光。

   他的生活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陪他度过后半生的人。这样想着,他心中已有决意,他非把喻文州追到不可。

   他爬起来,重新翻看样品册子。首先剔除掉太花哨的设计,把实用性提升到第一需求,颜色首选灰色……他想象着喻文州穿上这些衣服的样子,最后从十几本册子中选出了三本。

   “咦,这都是同一个品牌嘛!”黄少天惊讶,“我来看看,SAMSARA……轮回公司投资的?但之前没听过这个牌子,是新的工作室?”

   他拨通了郑轩的电话。一小时后,郑轩带着轮回的销售经理一行人走进了黄氏的会议室。

   

   和轮回的洽商进行得非常顺利。对方的销售经理江波涛是个知性又识趣的人,能力很强;在来之前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面对黄氏这样的大企业居然进退有度,一点也不像刚出茅庐的新人。

   一同前来的还有他们工作室的首席设计师——周泽楷,那人帅得天妒人怨,一跨进黄氏的门就吸引来无数雌性生物的回眸一笑(包括办公室养的金鱼)。就连卢瀚文这样自诩阅人无数的非直男也忍不住夸了两句。只是这设计师太沉默寡言,在自我介绍过后,仅对江波涛的讲解“嗯”了两声表示同意。

   黄少天对帅哥仅有审美上的感受,内心毫无波澜。开会太沉闷,他的工作已经做完,合同细节的探讨交给郑轩他们去做,他最后审批就可以了。所以他坐在主席位上哈欠连连,一心只想早点结束工作回国去找喻文州过情人节。

   谈得差不多了以后,江波涛拿出了他们新一期的设计图纸给黄少天过目,同样是走知性美的设计思路,长款大衣以及搭配的裤装和休衬衫,黄少天粗粗扫了一眼,夸赞两句,又问:“我觉得你们用外国人当模特有些突兀,衣服本身是很好的,你们怎么不让自家设计师当模特?这个色我感觉挺合适他的。”

   这话题抛得周泽楷一愣,“呃……不合适……”他有些腼腆地说。

   “小周的意思是他的设计都是给别人穿的,没考虑过他自己穿的效果,”江波涛立刻帮自家设计师接话,“小周有些完美主义,觉得他的外表和他设计的衣服不是最佳组合。”

   他这样都不完美了还有什么人能配得上啊?黄少天目瞪口呆。

   “嗯。”周泽楷看起来很坚决。

   黄少天只好含混话题:“哈哈哈,是这样啊,周老师真是有追求……我有个朋友穿你们的衣服应该挺合适的。”他满脑子喻文州。

   “是吗?”江波涛眼睛亮了,“其实我们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模特,不知黄少是否肯引荐一下?”

   让喻文州去做模特???不行不行,我才不能让他出现在杂志上被别人观赏……黄少天在心里猛摇头。刚后半句话并不怎么经过大脑,现在不知怎么接茬,有点尴尬。

   但他是最擅长聊天的黄少天,怎么可能让话题冷场?

   “可以可以,”他答应道,“我把人的联系方式给你,你回头自己问问。”他说着,找出了孙翔经纪人的电话,写在便签纸上,“这个人比较大牌,一般单子不肯接,你就说是黄少天介绍的,带上你们的设计,他会愿意见见你。”

   国际名模啊,就看你的职业素养了!

   “是孙翔先生啊,那真是太感谢了。”江波涛笑着收下了便签。

   

   在送轮回众人出门的时候出了点闹剧。嘉世的陈夜辉不知怎么混进了办公室,在会议室门口把黄少天给拦下了。

   “黄少,黄少——”他死死地拽着黄少天的袖子,几乎都要跪下来,“黄少你劝劝你爸爸,你们不能在这种时候违约啊,我们货都准备好了你要我们怎么办……”

   黄少天甩开陈夜辉:“违约?是你们没按合同要求偷工减料,这笔账我们还没算呢。”

   “那只是样品……”

   “你们拿的样品都过不了我老爸的眼,天知道你们成品能做成什么样子。”

   “黄少我求求你了,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识趣的话快给我滚,别在这里丢人。”黄少天厌恶地说。

   安保人员立刻上来把人拖走了。

   长长的走廊里回荡着陈夜辉歇斯底里的咆哮:“黄少天!你给我记着!我会让你后悔的!”

   “切,你谁啊,我还会怕你。”黄少天低低地骂了一声。

   保安们自然是左右赔不是。

   黄少天摆摆手说没事,趁着郑轩在和轮回众人解释事情的缘由,他溜回自己房间,拨通了叶修的电话。

   “老叶,情人节请你们一个部门出去玩如何?”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7.

哎呀,我给另一个隐藏西皮的番外留足了空间。

评论 ( 10 )
热度 ( 100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