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刘/黄喻】我与龙的大冒险 打工篇(5)

回到开头:【卢刘卢】我与龙的大冒险

前文点此:【卢刘/黄喻】我与龙的大冒险 打工篇(4)


填一个陈年老坑。

========


5.


   这是一片空旷的天地,头顶是清澈的天空,下方是碧蓝的海洋。见不到太阳却很亮堂,周围的空气温暖和煦。

   他听见海浪的声音,他发觉自己正追逐着风翱翔。双翼随性地展开,风轻轻地拂过每一片舒展开的龙鳞。他盘旋着升空,轻松自在,就连风也被他操纵支使。

   他是龙,这个天地之间唯一尊贵的存在,世上万物理应向他俯首称臣。然而他没有统治世界的欲望,他只想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地飞,无拘无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你在那里吗?”少年清亮的声音如水流一样划过耳畔,“我等你很久了……”

   “谁?谁在喊我?”卢瀚文惊觉,四下搜寻。

   天边飘来一片乌云,海水突然暴涨,巨浪袭来,卢瀚文被狂风掀了下去,沉入深不见底的海里。

   好难受,不能呼吸,头好痛。他挣扎着,却听到了歌声。那歌喉如鸟鸣一般宛转悠扬,像是一股清流,一下子把压抑的感觉全带走了。

   歌声停下的时候,有人说:“请你,来见我……”

   

   “卢瀚文!卢瀚文你醒醒!”

   光线刺眼。“唔……呃……”卢瀚文眯着眼,头疼欲裂,他想爬起来,手脚却是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喂你没事吧!”刘小别见卢瀚文有了知觉,召集地提着他的领子用力晃,“快醒醒,回神!”

   “痛,小别哥哥你弄痛我了!”卢瀚文叫道。一回神他才发现自己几乎躺在刘小别的怀里,一只手不知怎么的,搂着刘小别的脖子。皮肤的触感酥酥麻麻的,像是触电,卢瀚文涨红了脸。

   “啊,抱歉我太急了,”刘小别马上停了手,又上上下下仔细查看卢瀚文,“还好吧?有哪里伤到了吗?还清醒吗?”他额上挂着汗水,看起来急了好一阵子了。

   小别哥哥这么担心我啊?

   卢瀚文一时间说不上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刘小别,伸出手,用袖子为他抹汗。他也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回事,只是想到刘小别这样关心他,他的心就扑腾扑腾直跳,魂都要飘上天去。

    “呃……”刘小别被卢瀚文盯着,也有些奇怪的念头冒了出来——怎么回事我觉得这孩子有点可爱?我……有点想亲他?我靠、我、我是变态吗?他吓得即刻松了手,别过脸去:“你……没事就好!你刚刚鬼上身吓死我了!”

    “哈?鬼上身?”卢瀚文问,“我怎么了?这是哪里?”

    “你不记得了啊?”刘小别目瞪口呆,“你刚刚一进来就中邪了,怎么喊你也不应,后来突然就晕了。”

    “嗯……”卢瀚文从模糊的记忆中理出一些头绪来,“有人跟我说话,叫我去见他?”

    “哈?人?什么人?”

    “一个蓝头发的男孩子……”

    “蓝头发?”刘小别惊道,“你还真活见鬼了啊?”

    “活见鬼是什么意思?”

    “就是——”刘小别本想比划给他看,举起手才发现两人距离有点近——卢瀚文还坐在自己腿上,他脸霎时青一阵红一阵,伸手推开卢瀚文,“你你你重死了先给我起来。”

    “哦、哦、好。”卢瀚文摇摇晃晃站起来,拍了拍腿上的灰。

    “靠,脚都给你坐麻了。”刘小别抱怨。

    “那我给你揉揉?”卢瀚文认真说。

    刘小别跳着躲过卢瀚文伸来的手:“我自己运动一下就好!你快说你刚怎么回事,什么男孩子?”

    “其实就是——怎么说?”

    “赶紧说,知道什么说什么,你急死我了。”刘小别跺脚。

    “我也不知道……好像做了个梦……”卢瀚文说不清。他的记忆出现了断档,除了歌声和男孩的容貌,其他就像是被黑洞吞噬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

    有人打破了这尴尬的死循环。“你们两个小鬼,到这里来。”宋晓和林枫、李远两人在远处招呼着。

    刘小别皱了眉。

    这里是个不大的石室。石室的四角挂着长明灯,从灯座下蔓延开繁复的花纹。纹理如藤蔓一般纠缠到地上,边上还刻着些蝌蚪一样的文字,看着就不像是人类的手笔。另一头的墙上有高高低低几个门,不知通向哪里。

    进来的门已经封死了,刘小别试着推过,不是人力能打开的;而宋晓等人站在其中的一条岔路上,似乎已经确定了方向。

    “来了!”卢瀚文拔腿就要跑过去。

    刘小别拦下卢瀚文。“别去,”他的手摁在剑柄上,蓄势待发,“宋团长,我认为您最好解释清楚,为什么委托和说好的不一样,我看你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宋晓一脸歉意。“抱歉……没和你们说明……这个任务需要人数……”他走了过来。

    “这么说,您老人家是早知道这个任务的底细了?”刘小别的语气如利刃一般,刻薄无情,“您是欺负我们年轻好骗?把我们拐来这里兜了这么大圈子,原来我们是给您凑人数做垫背的?”

    “我确实对不起你们,”宋晓不打算退让,“但我有我的理由,我必须进到这里面来,”气功师抖开袖子,活动了一下手腕,“虽然真的很抱歉,但我们做佣兵的,本来就应该有付上生命的觉悟。原本佣兵委托在半途中更改目标就很常见,我不会因为你们是新手就优待你们。”

    “你这混蛋……”刘小别抽剑出鞘,厉声道,“你以为我怕你吗?”

    “你尽可以试试……”宋晓的“气”在掌间流动。

    大战一触即发。

    “小别哥哥住手!”卢瀚文的重剑扫起一阵风,强势地跳进两人中间,“别吵架!”

    “就是,团长,说好的要好好道歉呢?”李远也吱声了。

    连林枫也看不过去了:“宋晓,怎么回事?你这么大一人和孩子赌气,太不像话了。”

    “呃……”宋晓愣了,“抱歉抱歉,是我太激动了,”他摆摆手,收回了架势。见刘小别依旧怒气冲冲地瞪着他,竟是直直地鞠了一躬,道:“很抱歉,把你们卷进来是我的错,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本来以为你们会在门口放弃……”

    刘小别咬着嘴唇,握着剑柄的手都在发抖。他怒道:“现在都这样了,你好歹说明一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门,明明就是只进不出!而且……”他本想说明卢瀚文似乎是被人操纵着才走进这个石室,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必要对宋晓他们如此亲近,于是改口成“刚刚太挤了,我们被人推进来的——不过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积极?”

    “当然,”接话的是李远,“这里是黄金龙王的墓地,有数不尽的财富,为了钱,很多人什么都可以做。”

    黄金龙王?听到关键词,卢瀚文“咦”了一声,看到刘小别奇怪地望向他,赶忙说:“哇!这是个坟墓啊?”

    “是的,龙族的宝藏向来价值连城,”林枫补充道,“雇主又只要龙王之心——说白了,这东西有没有还难说,但只要能进来,随便捞个啥出去都能卖大价钱。”

    “要是出不去呢?”

    “他说有通道出去的。”林枫指着宋晓。

    “我只是说……应该,也许……”宋晓支支吾吾。

    刘小别瞪着宋晓。

    “唉,”宋晓摊了摊手,“我直说吧,我以前来过这里,但不是从这里进来的——确切地说,我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出口,就在魔鬼城的中间。”

    “你确定能出去?”刘小别问。

    “不确定,我只是推测而已。”察觉到刘小别的怒火,宋晓赶忙又说:“跟你们说吧,九年前,我们蓝雨一个团到魔鬼城,只有我和黄少天活着回去了……最后我和老团长分开的时候,就是在魔鬼城中心,那里有和这边一样的门,一样的龙族图腾,我猜想那就是另一个出口。”

    见刘小别没什么表示,宋晓继续道:“我们都是孤儿,老团长和我父亲差不多,当年在魔鬼城遇险,他拼命救了我,自己跌进了那个通道之中,生死未卜,几年来我都一直在找机会进来一次,不论生死,哪怕最后只是他的尸骨,我都要把他找回来带出去。”

    “哇,想不到宋晓哥哥你这么重情重义……”卢瀚文很感动。

    刘小别哼了一声,说:“那其他人呢?他们都心甘情愿陪你冒险?”他指李远和林枫。

    “我是个研究古生物的召唤师,”李远说,“自然是对龙族遗迹本身感兴趣。”

    林枫说:“我只是为了钱——和刺激。”

    “好吧好吧,我勉强接受你们的理由,”刘小别说,“我们现在姑且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要找老团长,也是必须找到那个出口吧,我和卢瀚文只想出去。”

    “如果可以,我希望看看龙王的墓室,”李远说,“这是我的研究。”

    “我当然要拿到东西才出去。”林枫说。

    宋晓说:“我跟他们的约定就是找到墓室再找出口,这里面很危险,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单独行动。”

    “但这跟我们并没有关系,”刘小别冷冷地说,“那么你们走你们的好了,我和卢瀚文自己找出口。”

    “你们两个孩子自己走太危险了……”宋晓说。

    “我会照顾好他!不用你担心!”刘小别喝道。

    卢瀚文拉了拉刘小别的手:“小别哥哥别这样,宋晓哥都说了这里危险,我们还是一起走吧……”

    “这不可能!”刘小别断言,“我既然带你出来,就有责任把你完好无损地带回去,天知道这个龙王墓里还有什么幺蛾子,我不可能带你去找什么龙王墓室!”

    “唔……”卢瀚文见刘小别这么坚决,也知道说服不了,只得低头应了:“好吧。”

    “你们先走,我们走不一样的路,就这么定了,”刘小别指着通道,对宋晓说,“还是你们想都在这里耗着直到饿死?”

    宋晓无奈地摇了摇头:“罢了罢了,我们走吧。”

    

    直到宋晓一行人远去,刘小别才舒了一口气,全身放松下来。

    卢瀚文拉着他的手,发觉他的手心里都是冷汗,担心地问:“小别哥哥,不要紧吧?”

    “没事没事,”刘小别说,“有点紧张罢了,”他又转过身,拍了拍卢瀚文的头,语气温和,“抱歉啊,把你带到这种地方来,但你别怕,跟紧我,我一定带你出去。”

    卢瀚文晃了晃刘小别的手,说:“没关系,和小别哥哥在一起,我不怕。”

    刘小别捏着卢瀚文的手没有松开,他看向几个通道的门,说:“怎么办,现在我们应该往哪里走?我想想……我记得在导师的书上看过几个龙族文字——唉关键时候怎么想不起来,要是高英杰在这里就好了……”

    “走中间这个。”卢瀚文断言。在他的眼里,中间那个门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主墓道”。

    “啊?为什么?”刘小别疑惑。

    “直觉!”卢瀚文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好,那就信了你的直觉!”刘小别也振奋起来,大步迈出去。

    

TBC.

========

我……我居然要看前文才知道我之前写了什么?!

评论 ( 7 )
热度 ( 33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