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荣耀大师 -下 (Fin.)

阴阳师游戏paro,设定均参考阴阳师手游

带已婚叶橙和还没一撇的卢刘

前文点此:【黄喻】荣耀大师-上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


下 

    

    接下来,黄少天开始了漫长的“乞讨”生活。每天起床上线,挂祈愿,美滋滋地等碎片从天而降,边刷牙边刷日常,顺便欣赏一下别人家的队长头像,然后下线,在走廊里和队长碰面,一起去餐厅,开始美好又忙碌的一天。

    他掰着手指算着自己还有多少天能拥有一个会说会笑的便携式喻文州,甚至为了能让队长一出生马上就能登上斗技场的巅峰又氪十万组了一套以自己为核心的蓝雨战队卡组,空着中间的位置就等队长降临。

    然而第10天时,他发觉自己“断粮了”。

    “蓝雨战队是和谐友爱的一家”讨论组又活跃起来。

    

    夜雨声烦:喂喂喂伙计们,我今天的祈愿没完成???

    流云:捐完了!

    灵魂语者:捐完了

    枪淋弹雨:我本来就没有!

    涛落沙明:都给你了……

    

    黄少天歪着脖子想了想,也是啊,SSR碎片的掉率也不高,一般人有一两个差不多了。他在组里说了声谢谢大家,正准备睡,手机游戏里“俱乐部”公告频道突然蹦出一条信息。

    “洋葱道长慷慨地贡献出一枚 喻文州招募碎片,让一个心愿得到了满足。”

    什么?谁?!跟我抢碎片?!黄少天惊得从床上跳起来。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的祈愿列表。挂金卡祈愿的人不多,挂喻文州祈愿的人他更是都有印象,这会倒是想起来了,列表里少了一个ID是鱼缸的人。

    这个鱼缸是哪路货色?居然跟我抢队长?他咬牙切齿,直接刷开了“俱乐部”成员列表,找到了这个鱼缸——一个11级的小号,顶着一个Q版猫亲鱼头像,看上去就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黄少天看着这等级心软了,说不定只是一个新手,还是喻文州的小粉丝,求一求自己偶像碎片也没什么,或许是有人同情新手给了他一个呢?“俱乐部”里成员几百个,也不都是熟人,说不清是谁给的嘛。

    这么一想黄少天就舒坦了,立刻敲了叶修的QQ。

    

    夜雨声烦:在没在没在没

    夜雨声烦:说好的喻文州碎片,我转过去拿哈

    叶修:行啊,你游戏ID?

    夜雨声烦:天下第一剑

    叶修:真中二

    

    “叶的第七章已经通过了你的申请。”

    

    夜雨声烦:你ID也不怎么样嘛

    叶修:沐橙起的,不服让文州也给你起一个?

    夜雨声烦:滚滚滚,少刺激我,碎片呢?

    叶修:我这一个,沐橙那里两个,多的没有了

    夜雨声烦:兴欣还有人玩的吧?帮个忙凑几个呗,回头请你们吃饭

    叶修:真不巧,前几天有个大佬来兴欣收购过一轮喻文州碎片,都给人高价买走了,其他人我管不了,我和沐橙的给你留着了

    叶修:你也不用找微草霸图了,听说金主把大俱乐部的喻文州碎片都预定好了,短时间内别人应该都收不到

    夜雨声烦:我擦擦擦擦擦谁啊???

    夜雨声烦:什么ID什么路数的这么嚣张???

    夜雨声烦:口气这么大在我黄少天的眼皮底下抢人了啊???

    夜雨声烦:我靠这破游戏没仇杀机制,要是荣耀里我一定杀得他片甲不留这辈子都别想出城门了!!!

    叶修: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都是玩游戏,人家也是正常收购公平交易

    夜雨声烦:公平个鬼!分明是霸道收购!

    夜雨声烦:这是垄断!是非法竞争!

    夜雨声烦:这个人叫什么!

    叶修:叫什么我可不知道,哥日理万机忙得很,今天听包子说了我才知道这事

    夜雨声烦:你妹你妹你妹,我怎么觉得自从我开始玩这游戏,全世界都跟我过不去/愤怒

    叶修:得了吧你,人家一小粉丝为了收个卡不容易,你还天天见着真人的,比人家福利多得不知道哪里去了,你就忍忍吧

    夜雨声烦:/愤怒/愤怒/愤怒/愤怒/愤怒

    叶修:沐橙喊我睡觉呢,我没空陪你闹腾了,88~晚安

    

    叶修关了黄少天的聊天窗口,发消息给喻文州。

    叶修:给你瞒过去了啊

    索克萨尔:谢谢叶神/欣喜

    叶修:真不知道你们两个玩这猫捉老鼠的游戏有啥意思,明明互相喜欢怎么不表白了算了,还在手游里玩碎片争夺战

    叶修:都是男人,出息呢

    索克萨尔:叶神说得是,可叶神不也是不敢表白,还要苏队先说出口吗?

    叶修:行行行你倒膈应起我了啊,我马上去跟少天说满世界跟他抢碎片的人是你

    索克萨尔:叶神饶命!/惊恐

    叶修:唉,我就不说你啥了,你自己见好就收吧,再藏着掩着少天迟早给你逼疯了

    索克萨尔:我心理有数

    索克萨尔:也差不多是时候把钥匙给他了

    叶修:我怎么越看你越不放心呢?你们水瓶座个个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叶修:沐橙也是,当年找我告白非要在全明星那种场合,吓得主持人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叶修:悠着点啊,别搞个大新闻,冯老头还想多吃几年药

    索克萨尔:放心/微笑

    

    黄少天从叶修的俱乐部转回来那天正好又是个休息日,上线的时候特地留意了一下“鱼缸”,果不其然这个ID又挂出了喻文州碎片的祈愿,一模一样的祈愿便签和自己并排挂在祈愿栏的前排。

    黄少天想起昨天叶修说的“有人包圆了各大俱乐部的喻文州碎片”,心中不免在意,正想是不是去公会和梁易春打个招呼给自己留意一下线索,公告栏里又刷出了提示。

    “埃及大帝慷慨地贡献出一枚 喻文州招募碎片,让一个心愿得到了满足。”

    再刷新一遍,鱼缸的ID已经不在祈愿列表上了。

    “我咧个大擦?!”难道满世界求喻文州碎片的金主是这个鱼缸?!

    这人在线,黄少天立刻给鱼缸发去了好友申请。

    过了一会,对方接受了好友请求。

    很好,来得正好。黄少天活动了一下手指,摁开了手机键盘。

    

    天下第一剑:这位朋友,喻队粉呐?

    那边等了好一会才回复。

    鱼缸:不算,黄少粉。

    黄少天怒了,这都不是粉收什么碎片呐!

    天下第一剑:额,但你挂的喻文州祈愿?

    鱼缸:哦,想凑一对

    天下第一剑:一对什么?

    鱼缸:剑与诅咒不分离啊,[SSR黄少天剑圣][SSR黄少天国家队][SSR黄少天蓝雨][SR黄少天妖刀]你看黄少天还单身着呢

    天下第一剑:哈?一对?不分离?单身?你是传说中的那种粉???

    鱼缸:?

    天下第一剑:……叫做什么……所谓的……西皮粉?

    鱼缸:嗯,我是

    天下第一剑:我去!你会不会太坦率了一点啊……

    鱼缸:做人坦率一点对自己比较好,我也是最近才感悟到的

    

    这人的说话方式怎么这么眼熟啊?这么神神叨叨的。

    天下第一剑:呃……其他俱乐部的喻队碎片也是你收的?

    鱼缸:对啊

    黄少天气得手指颤抖。

    天下第一剑:兄弟啊,我跟你商量一下,我是个喻文州粉,也想凑一张喻队

    天下第一剑:你这样一收购简直不给别的粉活路了

    天下第一剑:我们轮替一下,一三五的碎片你拿,二四六的碎片我拿成吗?

    鱼缸:不好

    天下第一剑:你要什么碎片我都可以给你啊我们交换一下,你看黄少天的碎片我很多的啊,还是别的我都有啊?你看叶修的我也有100多个

    天下第一剑:叶修啊,得叶修得天下知不知道?

    天下第一剑:你看,一个叶修主攻,一个叶修治疗,一个叶修群攻,一个叶修扇风点火,还有一个专业嘲讽,这才是斗技场绝对的王道队伍

    天下第一剑:我拿所有的叶修跟你换啊?这很值钱的

    天下第一剑:还是我给你钱啊?你多少钱收的我双倍、三倍给你

    鱼缸:不好,我不缺钱

    天下第一剑:大哥,商量一下吧,你看我刷了一个月了就差这张卡

    鱼缸:为了真爱,我不会退让的/微笑

    天下第一剑:靠靠靠,第一次见你这么油盐不进的人!

    天下第一剑:你真爱不是黄少天吗!你要喻文州干嘛!我爱喻文州你让给我一张都不行吗!

    

    鱼缸停顿了一会,然后回复道:

    

    鱼缸:我很感动

    

    “鱼缸慷慨地贡献出一枚 喻文州招募碎片,让一个心愿得到了满足。”

    “您获得了 喻文州招募碎片 x 1”

    

    天下第一剑:??????

    鱼缸:看你苦恋可怜,赏你的

    

    苦、恋、可、怜?

    赏、我、的?

    黄少天大狮子座的自尊心受到了最高级别的嘲讽。

    

    天下第一剑: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你几个意思你他妈给我说清楚???劳资还不需要你同情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话一打在对话框里他顿住了。

    不对,冷静。

    我这是在干嘛?在一个垃圾手游里,和我自己的粉丝吵架?还险些暴露身份?

    好险好险,还好还没按发送。

    他马上删了刚发出去的话,重新发过。

    

    天下第一剑:行啊,你有种给我39个喻文州碎片送我一个完整的喻文州?

    

    黄少天深以为这句话发得很有讲究。如果对方气急败坏地拒绝,他就可以嘲讽对方没风度没气量;如果对方同意了,他就有免费的喻文州碎片拿;不论对方如何回复,他总之是不吃亏。结果等了大半天,那鱼缸居然不回复直接下线了。

    

    “呵,什么人呐……”黄少天捏着手机嘀咕。

    他锤了一会床,想起约了队长一起吃饭——这会喻文州应该已经从经理办公室回来了,于是他收敛心情,打理了一下形象推门出去,他的队长正靠着墙边,笑盈盈地看着手机屏幕。

    “队长早啊,”黄少天打招呼,“什么事情那么开心?”

    喻文州的好心情全部写在脸上:“哦,刚有个粉丝向我表白,挺有意思的。”

    黄少天本想说既然那么有意思让我也看两眼,谁知喻文州立刻收起了手机放进口袋,让黄少天没有任何空间可以继续这个话题。

    “还有,今天食堂有白斩鸡。”喻文州笑得仿佛有花瓣飘在边上。

    黄少天嘴上是应了,心里却在意得不得了——粉丝告白每天都有,从未见过队长因为粉丝告白而高兴成这样。到底是什么样的粉丝用什么告白让队长喜上眉梢?他上下打量了喻文州一圈,可后者的笑容毫无破绽,让他彻底打消了刨根问底的念头。

    算了,他忙了这么多天,难得见他这样放松,罢了罢了,他开心就好。黄少天在心里叹了口气。

    “对了,少天你过来一下。”喻文州忽然想起来什么,把黄少天拉到自己房间门口。

    “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喻文州说。

    “当然没问题。”黄少天想都不想就答应。

    “把你卖了也没问题?”喻文州立刻说。

    “卧槽这个不可以,卖谁都不能卖我啊我这么能打又帅气,从经济角度实用角度观赏角度我都是优质一流的选手啊!”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眼睛看了又看,喻文州纹风不动没什么表示,“不是吧,经理真有这个想法?队长你玩我吧?”

    喻文州哈哈哈哈地笑起来,“骗你的,经理同意我还不同意呢。”

    我去他今天还会跟我开这种玩笑了!他心情怎么能好成这样?黄少天瞪大眼睛。

    “经理说,你氪手游氪得连X易官方都找上门想采访你了。”

    “不去不去,氪个手游小意思,还需要采访,累不累,”黄少天说,“不对啊——X易怎么知道我账号的?”

    “X易看邮箱是蓝雨的,就打电话到俱乐部来问是不是有员工想见偶像了他们可以安排亲密活动。”

    黄少天一口血差点喷出来。“咳咳咳咳——这个就不用了吧——咳咳咳咳——蓝雨副队长在手游上怒砸百万玩物丧志太丢人了,这个真的不用了——”

    “哈哈哈不开玩笑了,经理不知道你的账号,我说我也不知道是谁,敷衍过去了,”喻文州笑道,“说正事,问问你,新的家具和门锁用得还习惯吗?”

    “哦,这点小事,”原来都是在逗我玩,黄少天很沮丧,“都挺好的,指纹锁也挺好的,省去了我的带钥匙的麻烦。”

    “是这样的,昨天景熙说,假如有人病倒在床上,想请别人帮忙带个饭都不太方便,”喻文州嘀嘀嗒嗒地按着自己的门锁,“我想想也是,所以一个门录两个人的指纹好了。”

    “好啊,大家都录个卢瀚文的指纹吧,那小子安全,带饭跑腿也方便,卢瀚文可以录我的——”

    喻文州没等黄少天说完,扯过黄少天的手摁在指纹锁上。

    “嘀——录入完成。”

    喻文州放开了黄少天的手:“好,这样就可以了。”

    黄少天的大脑缺氧了。什么意思几个意思?

    意思是我以后可以自由进出这里了?

    “走啦,吃饭去。”喻文州转身就走。

    那一瞬间黄少天真有种冲动想拉住喻文州,好好地问一问这个指纹通行证到底有没有别的意思。

    他真的很想说了。那些积压了多年的爱恋,说不出口的占有欲,在夜里一个人对着天花板细数的两人一起度过的岁岁年年,压抑在胸口,把他这颗躁动的心胀满,最后只不过一句话——

    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黄少天就这么看着喻文州消失在视野里。

    他捏紧了拳头。

    

    喻文州敲了叶修。

    索克萨尔:我把钥匙给少天了。

    索克萨尔:就看他有没有悟性了吧。

    叶修:……我猜就算有他也怂得不敢。

    索克萨尔:我对他还是有信心的。

    叶修:我有个疑问

    索克萨尔:叶神请讲

    叶修:干嘛你们两个的恋爱非要拉着我听?又不是打荣耀,我又不能给你什么建议

    索克萨尔:/可怜 

    索克萨尔:我也是苦恋,叶神同情我一下?

    叶修:……行吧行吧你情我愿的拉锯战还苦恋,服了你们了,你要的斗技场积分我刷得差不多了啊,说好的给沐橙带那个美国选手的签名照你要记得啊

    索克萨尔:当然,下周友谊赛我就办妥

    叶修:合作愉快 /握手

    

    喻文州登上了鱼缸账号,准确地找着了黄少天祈愿,点下赠送。

    ——像是把真心一点一点地交出去。

    

    “蓝雨战队是和谐友爱的一家”讨论组里。

    夜雨声烦:我最近心情烦躁

    夜雨声烦:有个仇人天天送我队长碎片

    夜雨声烦:有道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这不是志气上少人家一截了?

    夜雨声烦:这破游戏又没有拒绝的设定

    夜雨声烦:好烦好烦

    夜雨声烦:你们说这队长合出来以后我怎么面对他?怎么感觉我是借别人肚子生了一个队长?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你确定是仇人不是真爱?

    流云:怎么没人送我小别哥哥碎片? 

    灵魂语者:是真爱

    涛落沙明:必须是真爱,信我,那人是爱你的

    夜雨声烦:靠靠靠,我心里只有队长!我认真在苦恼!难道我应该删号自尽断了这个孽缘!

    枪淋弹雨:哇擦你还真觉得人家爱上你了?

    涛落沙明:别理黄少了,他得瑟着呢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我得瑟毛线!我恨不得斗技场立刻遇上这家伙把他砍得爹都不认识让他知道我黄少天是什么样的人!

    

    蓝雨其他成员不约而同地打开了另一个讨论组“钓鱼大队”。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队长,黄少烦死了,你管一管。

    索克萨尔:他怎么了?

    流云:(截图.jpg)

    索克萨尔:呵呵。

    涛落沙明:队长,碎片还要吗?我又打到一个

    索克萨尔:不用了,别给少天就行,我来给他

    涛落沙明:知道!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在卢瀚文终于等到了SSR刘小别加入牌组时,黄少天也得到了第38个喻文州碎片。

    今天本来最后一个,但黄少天一直等到第二天晚上斗技场开门的时候,也不见鱼缸有所表示。

    怎么回事,这个人,难道是耍我?

    难道是逗了我一个月,故意不给我最后一颗想气死我?

    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非要这样整我?

    黄少天翻来滚去熬了半小时。鱼缸上线了,又下线,隔了一会又上线,还捐了一颗刘小别的碎片给卢瀚文,就是彻底无视了自己的祈愿。

    虽然知道自己理亏,但他再也忍不住了。

    

    天下第一剑:喂,兄弟,碎片……

    鱼缸:嗯?什么碎片?

    天下第一剑:喻文州碎片,还有吗?

    鱼缸:有哦

    天下第一剑:你看我这还差一个……

    

    搞得自己像是个街边买黄片的小混混,黄少天憋屈极了——但为了队长,他只好忍。

    等了一会鱼缸的回复蹦出来了。

    

    鱼缸:要不要给你呢?

    天下第一剑:/可怜

    鱼缸:你再等等呗?没准某天有别人愿意给你

    鱼缸:你看你也攒得差不多了,这最后一步你自己跨过去吧

    天下第一剑:/愤怒 讲道理,全天下的碎片都给你承包了我去哪里再找一个

    鱼缸:你要相信,有缘自然会有的

    

    之后不论黄少天发什么,鱼缸再也不回复了。

    我、去、他、妈、的。

    黄少天气得爆炸,忿恨地把这个人拖入了黑名单。

    然后他冲入了斗技场企图大杀特杀一泄心中之恨。

    随便排了几场都赢得干净利落,他打了个哈欠本打算排完这一场洗洗就睡,结果配对的头像转啊转,停下来时他整个人都来了精神。

    鱼缸那个卖萌的猫吃鱼头像仿佛还带着复仇之火的光效,在黑色背景中闪闪发光。

    “卧槽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他咬牙切齿。

    于是他摁响指关节,拿出打荣耀的气势,先点开了聊天框,爆手速。

    

    天下第一剑:兄弟,运气不错啊

    天下第一剑:这服务器几百万人竟然还能排到我,说明上天注定要我揍你一顿

    天下第一剑:你说你是自己躺平被我打趴下还是奋起反抗被我打趴下

    天下第一剑:我看你还是反抗反抗吧,这样我打起来会比较爽一点

    天下第一剑:我看看你的牌啊,哎哟还真是黄少天粉啊,带着么多个黄少天不嫌烦吗

    天下第一剑:你这组合怎么打到这个段的,想跟我的高速牌组打根本不合理嘛

    天下第一剑:还把喻文州放中间,啧,我先杀你的黄少天,最后再来蹂躏这个喻文州

    天下第一剑:我看你还是自己投降算了,非要跟我打什么呢,你知道正在气头上的我很可怕吗

    鱼缸的回复依旧慢悠悠的。

    鱼缸:……))6s

    他竟然发了一个语音。

    黄少天随便点了个普通攻击,靠在床上翘起二郎腿,插上耳机来听这一串语音。

    然后他输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知道知道。但你不是说有种给你一个完整的喻文州?我这不就来了吗,我可是说话算话的真爱粉,是吧。”喻文州说。

    

    黄少天拿着手机想发消息,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对,最后他抛了手机,推门出去。

    他走到喻文州房门前停下来。

    他硬着头皮刷了指纹进去。

    他想喻文州给他的通行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喻文州穿着睡衣靠在床边看手机,抬头见黄少天进来,笑得背都弯了。

    自动回弹的门砰哒一声关上。“笑什么笑什么笑什么……”黄少天瘪嘴。

    “哈哈哈哈你自己看看你刚发的……在场上看你刷垃圾话都没觉得有这么好玩哈哈哈哈……好像上次你这么对我说话还是训练营的时候哈哈哈……”喻文州指着手机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你还笑,你——”黄少天扑了过去。

    一切尽在不言中?

    ↓

    ↓

    ↓

    ↓

    ↓

    ↓

    两个玩游戏的宅男互相挠了挠痒痒就各自躺一个枕头打了一通宵手游(黄少天征用了喻文州的pad)打到筋疲力尽不知什么时候纷纷睡去,谁也没好意思把告白的话说出口。

    第二天黄少天一睁眼,看着喻文州一对亮晶晶的眼眸正盯着他,心跳得要蹦出来。

    他的队长,拉过他手里的pad,登陆他的游戏账号,点击了招募窗口。

    “我爱黄少天。”喻文州发布了语音抽卡。

    “天下第一剑发布语音招募,声势浩大气贯长虹,获得了SSR 喻文州。[点此听语音]”

    


Fin.

=======

语音抽卡梗来自群聊!

这么一个手游段子我也能写万字简直是手速失控的刘小别了!

评论 ( 17 )
热度 ( 221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