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荣耀大师-上

写一写之前点梗大家都想看的东西

阴阳师游戏paro,设定均参考阴阳师手游

带已婚叶橙和还没一撇的卢刘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



    近来,一款名为《荣耀大师》的手机游戏风靡了整个荣耀圈。这款由荣耀官方授权开发、X易公司运营的游戏,让玩家作为电竞俱乐部经理,招募选手,组成自己的战队,体会到与心爱的选手并肩征战赛场获得荣耀的快感。

    在联盟的积极谋划下,此游戏的卡牌库囊括丰富,从国内外知名选手到游戏中的著名玩家应有尽有,卡牌画面可在二次元动画形象图和选手本人的宣传照中切换,官方特地邀请了选手本人为游戏卡牌配上了语音,并量身定制了3D模型的战斗动态。

    游戏刚一推出,下载量立破千万,激起无数迷弟迷妹的追星狂潮,走在大街上、坐在公车里,都能看到年轻玩家捧着手机孜孜不倦地刷副本、打材料,为了爱豆废寝忘食;而X易乘胜追击,更是在微博上掀起营销风暴,一时间各大社交网站、游戏攻略平台,就连荣耀官方论坛的水区里都少不了讨论荣耀大师的主题帖,从晒稀有SSR卡牌到哪张卡才是最强卡、怎么组队才是最佳套路的掐架几乎屠了整个版,让官方论坛只得另开分区专门服务“经理”玩家们。

    自然,在荣耀职业圈里,荣耀大师也成为了选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比如今天,刷上微博热门话题的是已经退役的“荣耀教科书”叶修的一条微博。

    

    叶修V:这游戏的卡牌还蛮好看的嘛@苏沐橙V

    [苏沐橙-沐雨橙风cos卡.jpg]

    

    苏沐橙V:当然啦,你也不看看主角是谁(兔子.gif)//叶修V:这游戏的卡牌还蛮好看的嘛@苏沐橙V

    [苏沐橙-沐雨橙风cos卡.jpg]

    

    楚云秀V:玩个手游也要怒吃狗粮,你们两个烦不烦,@叶修V 有本事跟我抢沐橙有本事你刷一套沐橙卡打斗技场六段去! //苏沐橙V:当然啦,你也不看看主角是谁(兔子.gif)//叶修V:这游戏的卡牌还蛮好看的嘛@苏沐橙V

    [苏沐橙-沐雨橙风cos卡.jpg]

    

    叶修V:这有何难(苏沐橙卡组.jpg)已就位//楚云秀V:玩个手游也要怒吃狗粮,你们两个烦不烦,@叶修V 有本事跟我抢沐橙有本事你刷一套沐橙卡打斗技场六段去! //苏沐橙V:当然啦,你也不看看主角是谁(兔子.gif)//叶修V:这游戏的卡牌还蛮好看的嘛@苏沐橙V

    [苏沐橙-沐雨橙风cos卡.jpg]

    

    运营商自然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趁机宣传了一番。在征得叶修、苏沐橙许可之后,甚至由他们代言做了一个“我与偶像共赴荣耀”的活动,在微博晒出自己与卡牌的合影,就能抽取与偶像一起参加宣传活动的机会,把这款游戏更是推上了热度榜首。

    然而,这游戏开服以来最大的争议在卡牌掉率上。抽卡极贵、掉率极低、11连抽没有保底,让无数手黑的非洲人陷入了重氪无金卡的深渊。这样修罗难度的抽卡却没有熄灭荣耀迷妹的热情,更是让人越氪越多,用无法控制的赌博精神投入了氪金狂潮中。

    还好这游戏卡牌平衡性做得还不错,就算没有SSR,普通的R卡也能组出不错的牌组来,加上卡面漂亮又能与选手互动,不论是氪金玩家、休闲玩家、深度PVP玩家,都能在游戏中寻得自己的乐趣所在。

    

    今天的蓝雨俱乐部(休假),也是在荣耀大师中开始的。

    “哇哈哈哈哈我又抽到一张叶修了,景熙你下次别想打过我的卡组了,让你竖着过来横着出去!”

    “宋晓你别嚣张,等我搞一张六星周泽楷灭了你的气焰。”

    “压力山大你们怎么都有SSR?”郑轩郁闷。

    “不要迷信SSR,也有人玩SR卡玩得很开心的。”宋晓指了指卢瀚文。

    卢瀚文正聚精会神地对着手机刷副本,压根没看过来。郑轩纳闷了:“他不是昨天说才氪一波40连抽出了SSR黄少剑圣卡吗?”

    宋晓压低了声音:“都喂SR刘小别了。”

    “我擦叛徒。”郑轩拍桌子。

    “嘘——小声,被黄少听见了小卢就没命了!”宋晓捂住了郑轩的嘴。

    “哇!我终于把小别前辈战队都刷到六星啦!”卢瀚文突然爆发欢呼。

    “恭喜小主贺喜小主。”徐景熙接口。

    “恭喜小主贺喜小主。”宋晓也应声。

    “唔唔唔咕……”郑轩被宋晓捂着嘴应不了声。

    卢瀚文撸起袖子:“好!再刷一个六星的我就圆满了!”

    “你说什么圆满?”喻文州站在了卢瀚文身后。

    “一队小别前辈辅助一个我,太圆满了!我主攻小别哥哥给我提速补刀再联动,把我速度加满这样那样——”卢瀚文嘀嘀咕咕。

    “怎么样呢?”喻文州弯下腰。

    卢瀚文这才意识到队长的存在。他飞速摁灭手机屏幕,唰地一下挺直了腰杆:“队长,你怎么来了?”

    “都是吃饭时间我怎么不能来?”喻文州稳稳当当地放下餐盘,“原来你这几天的黑眼圈是这么来的哦?”

    一时间卢瀚文支支吾吾答不上话。

    喻文州拍了拍卢瀚文肩膀,说:“休闲可以,别影响训练,再熬夜就没收手机。”

    卢瀚文大声立刻回答:“是!”

    喻文州又说:“下次抽到少天不许当狗粮。”

    卢瀚文想也不想就应:“好!没问题!”他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啊?为什么非要留黄少?”

    可喻文州早就端着盘子又去了往常的固定座位。

    宋晓在旁边叹了口气:“你还是不要懂吧。”

    郑轩立刻叫道压力山大,小卢你还小千万不要懂。这让卢瀚文更是摸不着头脑,瞪着疑惑的大眼睛看着队友们。

    还是徐景熙发挥了治疗的“母爱”精神,好好地打了一个“太极”:“你去问你的小别前辈吧,他一定知道。”

    “哦!小别前辈这也知道,真厉害!”卢瀚文竖起大拇指,“那我去给小别前辈打电话!”说完他就一溜烟跑出去了。

    “哎,不知道该说年轻真好还是上梁不直下梁弯了,同情刘小别,”郑轩感慨,“我说今天队长对面是空的啊,黄少呢?”

    “别提了,昨晚画了一晚上招募券,还是没招募到队长,这会沮丧得不像个人样,蔫得像咸菜似的,躺着不肯出门,还要我给他带饭呢。”徐景熙答。

    “他还没抽到啊?氪多少了?”宋晓凑过来。

    “谁知道呢,他是我们之中收入最高的,氪起来应该更疯狂吧,你没看到那天他和叶神在群里打赌说要组一队队长打翻叶神的苏妹子队吗?这会不要说队长,恐怕队长的碎片他都没拿到呢。”

    “不是吧,他看着不像是非洲人啊?”

    “那是绝对的欧洲户口,我看过他卡组,什么SSR叶神领队SSR魔术师王队都能组一足球队了,就是队长的腿毛都不见着一根。”

    “咳!我们队长有腿毛吗?”宋晓呛了一口豆浆。

    “这不是重点,现在黄少伤心欲绝,谁能劝劝去?”徐景熙说。

    “那解铃……也只有系铃人了吧……”郑轩看向喻文州。

    宋晓摇了摇头,道:“没戏,队长这几天忙宿舍装修忙成狗,哪有时间玩手游。”

    “你傻啊,谁说手游的事了,”徐景熙敲了敲桌板,“黄少不就是想要个队长,怎么撮合他们两个才是解决之道吧?”

    “撮合……”轮到郑轩摇头,“得了吧,他们两眉来眼去这么多赛季了也没实际进展,困难在那摆着,我看要撮合也难,我们这一群没谈过恋爱的死宅哪有办法,还是让他们自己搞吧。”

    “这要搞到什么时候,再抽不出队长我看黄少要从咸菜变成菜干了。”徐景熙道。

    “他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抽个队长卡?”郑轩问,“这不真人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吗?”

    “你不懂,把爱豆放口袋里天天带着是多么愉悦身心的事情。”徐景熙摇摇手指。

    “唉……虽然平时就觉得很吵了,但我这是第一次觉得黄少天很麻烦。”宋晓说。

    “真的很麻烦,他已经拉着我的手各种姿势画招募书了,再画下去我要对这个游戏审美疲劳。”徐景熙说。

    “压力山大,他还没找过我。”郑轩说。

    徐景熙投过去革命同志的目光:“很快就会到你了……”

    

    黄少天在床上翻了个身。

    姿势不对。举起的手机又放下来,他又调整了一下手势,深呼吸,静心感悟时机。

    是了,就是这个时候,感觉到了,这把一定会有!

    他用按剑定天下的手速飞速在“招募书”上画上了自己的大名。屏幕中的招募书闪闪放光,“训练室”的门开了,金光,是SSR卡!他激动得不能自已,闭上眼不敢去看画面。

    但是游戏的语音昭示了这个无情的结果——“哟!你找哥啊?哥就是那个37连胜……”

    “我去你妹的叶修!”黄少天怒砸手机。

    从昨天到现在,几百上千次抽卡,各种各样的叶修王杰希叶修王杰希不知见了多少张,不要说SSR国家队喻文州了,就连SR训练营喻文州都见不出来一个,这破服务器到底跟他黄少天有什么深仇大恨,就不能真诚点还我一个真实的掉落吗?!

    想想实在泄气,虽说他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不差这十来万氪金钱,但因为这事情让他一整周心情灰暗就是得不偿失了。

    真的得不偿失吗?他又扪心自问。说白了也只是想光明正大地拥有一个会说会笑的喻文州,还可以天天揣怀里带身上寂寞的时候摸一摸获得两句安慰的话语——如果真的能,他愿意把今年的收入都交出去。

    这么一想他又有些勇气了,捡起手机又抽一张——得,韩文清,一张臭脸拉得跟鞋拔子似地,还不如多抽几张自己,好歹盛世美颜看起来舒坦些。

    他眉头也不皱就把韩文清卡喂给自己的卡了。剩下的叶修和王杰希统统上了锁——那是等以后有队长了拿来孝敬队长的。其他是一些国际赛见过几次的外国人卡,比起名字和长相黄少天更熟悉他们的角色ID,他挑着属性尚可的留了下来做搭配;和蓝雨自家的队友卡。

    “卢瀚文这卡攻击不错,但速度也太慢了,到底要怎么用呢……”他还没琢磨完,就听见敲门声,于是他爬起来开门——是他的队长。

    “少天,早上怎么没去食堂?”喻文州有些担心。

    黄少天挠了挠头,说:“没事,昨晚有些迟,早上犯懒就让景熙帮我带早餐了。”

    他的手机扔在床上,屏幕还闪着游戏图像。喻文州往里狐疑地看了一眼,黄少天有点紧张,赶忙说:“假期随便玩玩而已!队长放心我有分寸保证绝对不影响训练!”

    “我相信你。”喻文州笑道。他翻开手上的文件夹,递给黄少天,说道:“这是俱乐部刚采购的家具,回头门窗都要换新的,你看你要哪种?”

    黄少天粗粗扫了两眼,狂点头:“没问题,你定就好!你定的我都满意!队长辛苦了!”

    不知为何,喻文州深深地看了黄少天一眼,说道:“那你就跟我定一样的吧。”

    

    关上门后黄少天又忐忑了。

    朝夕相处十年,他觉得自己还是不了解喻文州。虽然关于喻文州生活的方方面面,小到吃饭后会稍微打盹,睡觉前必然泡脚的小习惯,大到赛场上的操作风格指挥思路,他黄少天说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然而喻文州的感情问题,他是有八百个脑子也猜不清。

    有时候他会觉得喻文州就是在钓他,放了足够长的线等他自己一口一口咬得更深陷得更深,有时候又觉得其实都是他单方面的自作多情,喻文州对谁都很好很温和,并没有因为是黄少天而会多付出一些。

    这种想法让黄少天焦灼难耐,他们互相试探又互相避让,猫捉老鼠的游戏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有尽头?

    “唉,谈恋爱不如打游戏。”游戏宅男黄少天如是说。

    于是他晃到了休息室准备拿些零食饮料,一看职业选手QQ群里在闪,烦躁地打开来,又是叶修在晒他的苏沐橙战队。

    叶修:唉,斗技场打遍天下无敌手了,无敌真是寂寞。

    底下一群人问叶神怎么搭配装备,叶修随便贴了几张自己搭配的属性图,又@黄少天,“你不是说好要组一队文州来约架斗技场破我的不败传说吗?怎么了,这么多天你刷到喻文州没有?”

    黄少天不耐烦地回:“没有!”

    如此言简意赅可见是真的心情不好。虽然有不知情的人跟风嘲讽了几句黄少天的手黑,叶修却也没再追问,随便说了点别的事情把话题岔开了。

    黄少天正闷着,叶修的消息倒是敲了过来。

    

    叶修:真还没抽到啊?

    夜雨声烦:没有,毛都没见到一根。

    叶修:同情.gif

    

    过了一会,叶修说,不然你来我这里祈愿吧,我倒是有喻文州碎片可以给你,但只有一个,你得自己先搞到一个才能发布祈愿,再找别人要点凑看看。

    “卧槽还有这种方法啊!”黄少天一拍大腿,喊出声来。

    休息室里其他人立刻投来看神经病的目光。

    “没事!没啥哈哈哈哈我想到一个竞技场的套路而已!”黄少天大笑,“我这就去实验了哈哈哈哈!”

    于是接下来几天他沉浸在招募副本里,企图刷出一颗喻文州的招募书碎片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黄少天在第三天午饭时获得了喻文州碎片一颗。

    “哇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我从小到大玩游戏就没这么黑过怎么会刷不到!我就不信了这游戏真这么缺德碎片都不给我一颗!哈哈哈哈果然你还是怕了我的执着吧!怎么样!有了碎片我还愁没有……”他活生生把自己的话给憋住了,因为喻文州正在对面疑惑地看着他。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喻文州问。

    “队长你看!”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分享自己的喜悦,“有碎片了!哈哈哈哈!”

    “哦,原来你这么想要我?”喻文州看了眼屏幕,自然地说。

    黄少天简直要喷饭,“咳咳咳咳……队长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啊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凑齐蓝雨、对、凑齐战队人员嘛——你看就差一个你,”他大爆手速翻了自己的蓝雨战队卡组给喻文州看,“你看,我、小卢、郑轩景熙宋晓林枫李远这都有……加你一个就齐了哈,我们蓝雨是幸福快乐的一家谁都不能少你说是吧,哈哈哈哈……”他用笑容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么祝你能尽快攒齐战队。”喻文州点点头,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助黄少天攒齐蓝雨战队”讨论组成立。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

    涛落沙明:什么鬼,黄少你搞毛线?

    夜雨声烦:少废话,我有件事要你们帮忙!

    灵魂语者:唉……这一天果然还是来了……

    流云:什么什么?

    夜雨声烦:中午,我接到英明神武的队长的指示

    夜雨声烦:要我们战队成为和谐快乐不可分割的一家

    夜雨声烦:要我们相亲相爱谁也离不开谁一个也不少

    夜雨声烦:所以

    夜雨声烦:我要以蓝雨副队长的身份要求你们……

    灵魂语者:得了吧黄少你无非就是想要队长的腿毛,别兜圈子了我看你的文字泡眼都要花了(王之蔑视.jpg)

    流云:队长的腿毛是什么?要我去拔吗?(/震惊)

    夜雨声烦:滚滚滚滚滚滚!!!队长哪来的腿毛!!!你是皮痒了在竞技场没被我教训够吗!!!

    枪淋弹雨:有没有你怎么知道……你看过?

    夜雨声烦:靠!我当然看过!你当我是谁!

    枪淋弹雨:你数过?

    夜雨声烦:我去你妹!我帮他打过洗脚水的好吗!

    涛落沙明:这聊天记录没法看了,小卢我们走吧……

    流云:哦。

 

    “助黄少天攒齐蓝雨战队”讨论组解散。

    “蓝雨战队是和谐友爱的一家”讨论组成立。

 

    夜雨声烦:卧槽卧槽卧槽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基本的队友爱呢???

    夜雨声烦:仗着你们都知道我软肋就可以为所欲为随便欺负我了???

    夜雨声烦:要不是春节那天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能被你们知道吗!还是不是兄弟了,要不要帮我就一句话!

    灵魂语者:行了行了别跑题了,(喻文州的招募书碎片.jpg)黄少你就要这个对吧,SSR碎片一天只能拿一个,你发布一下祈愿我们轮流给你就是了。

    夜雨声烦:这才像话嘛!(黄少天的大拇指.jpg)


TBC.


========

先发个上,我在努力写写下


为了防止误会我先解释了,群里聊天聊过大半剧情,其中黄少天重氪不出喻是司老师说的(已经征得司老师同意使用),其他都是我说,整理一下成文了。

后文点此:【黄喻】荣耀大师 -下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190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