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电梯

写个段子扫扫灰尘。

鬼故事,胆小慎。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


    在金融行业上班,加班就和每天去健身房报到一样稀松平常。

    对于黄少天来说,和喻文州两人一起加班,根本就是求之不得的荣幸。

    他喜欢喻文州,喜欢得不得了。可虽然知道对方也是基佬,却迟迟没有告白的勇气。

    告白也要讲究基本法,按部就班水到渠成的不是吗?就算双方互有好感,在外人眼中已经是眉来眼去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们本人却还迟迟未踏出那一步。

    黄少天是个讲究时机的人,告白这种人生大事,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能缺。

    所以喻文州吃完宵夜后,提出“我们两个再回来把工作做完”,黄少天立刻点头答应了——他有种预感,错不了,就是今天,他可以把想说的话都说出去,可以牵着喻文州的手出这栋楼。

    时间已近凌晨,大楼里空空荡荡,只有保安室还有个老头耷拉着脑袋在打盹。

    走到电梯旁,黄少天按亮了“上”键,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黄少天刚跨步走进去,喻文州却说:“稍等,我去找保安拿钥匙,一会我们出来好锁门。”

    然后喻文州就去取钥匙了。

    从电梯里看不见保安室,黄少天摁着开门键百无聊赖地等喻文州,内心一遍又一遍地编着告白的誓词,他将要清楚、明白地告诉喻文州他爱他,希望能和他过上琐碎的一天享受一切琐碎的事情……这么想了一会,喻文州却还是不来,电梯快到了报警的时限,黄少天探出脑袋正想喊,就看见喻文州喘着气跑来了。

    “怎么了?去这么久?出什么事了?”黄少天担心地问。

    “没事,”喻文州擦擦汗,“保安去厕所了,我等了一会,又怕你着急,才一路小跑来了。”

    “哦,没事就好。”黄少天舒了一口气。

    电梯门关上了,轿厢载着两人缓缓向上。

    这个电梯是刚换的,四面都是镜子,黄少天从对面的镜子里偷偷地观察喻文州,才发现喻文州也笑盈盈地看着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刚想别过头去掩饰一下,喻文州就开口了。

    “少天,想听故事吗?”

    黄少天内心愉悦,满口答应:“好啊,你说个好玩的。”

    “好玩不好玩我不知道,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喻文州神秘兮兮,“你知道这个电梯出过事故吗?”

    “哈?鬼故事啊?大晚上突然说这个干啥?文州你害怕?别怕哈我在这里呢,我小时候算命人家说我阳气足命硬一般的孤魂野鬼不敢找我——”

    “这个电梯呢,在换新轿厢之前,出过事故,”喻文州却不理会黄少天的念叨,继续说,“有个小姑娘,晚上来找自己加班的妈妈,结果电梯故障了,停在四楼,小姑娘着急,却不懂得按应急按钮,这时候门突然开了,小姑娘赶紧跑了出去——”

    “……”

    “第二天,小姑娘被人发现死在电梯底下,倒吊着,头朝下——”

    “叮——”

    “看,就是这一层,四楼到了。”

    电梯门真的开了。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

    四楼没有灯,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却是有不少等着电梯的人,这会一拥而进,把电梯站满了。

    黄少天想往喻文州边上靠,却被人挡开。

    喻文州对着门外说:“小妹妹,已经满员,不要进来了。”

    黄少天从人缝中看到一个红色裙摆,人挤了挤,又看不见了。

    电梯门关上了。

    “喂喂喂文州……你搞哪出……”黄少天是真有点害怕了。他想往喻文州那边挤,可边上的人比他高大很多,他怎么也站不过去。

    “回答我啊文州……”电梯还在缓缓往上,黄少天脸都白了。

    喻文州不回话。周围一片沉寂,只有电梯的机械声,嗡嗡嗡地响。

    “我说……四楼……不是仓库吗……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黄少天说话有点发抖,舌头都不利索。

    这话说出口是有点危险的,万一身边的人都不是人,他该怎么办?

    结果周围没有人转头看他,仿佛他也是安静的一员。

    而喻文州终于开口了:“少天,你知道吗,凌晨其实是阴气最重的时候,人的魂魄很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勾走。”

    “你现在是不是有听到你的心跳声?”

    “是不是感觉你的脉搏在手腕上狂跳?”

    “是不是觉得你的血液冰凉?仿佛不是你自己的?”

    喻文州说:“那就是你的魂魄将要被带走了,他们快要不在你的身体里了。”

    黄少天我我我你你你了半天,支吾不出句子来。

    “你看,电梯停了——”

    “叮——”出去一个人。

    “那个人,他带着你的魂魄走了。”

    黄少天靠着玻璃墙,膝盖在打颤。

    “叮——”电梯又停了,又走出几个人。

    “你看,你的魂魄,就要散了。”喻文州如是说。

    “我……我说喻大仙,这就没剩几个人了……我……我怎么觉得这楼层和倒数计时器差不多啊哈哈哈……”

    喻文州白他一眼:“是正数的,你可以说是通往天堂的阶梯。”

    “喂喂喂这不是重点……”18楼,人又出去几个,“我我我觉得我身体冰凉感觉快要死了啊——我去去去真的要死了你们能不能别走——”20楼,终于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我靠这开门键没用——我靠我靠喻大仙救命——”

    喻文州轻松笑笑:“简单,你只要找一个阳气重一点的人,渡一下气就好。”

    “阳气重一点的人?我去哪里找?”黄少天炸毛。

    “比如我。”喻文州伸出手来。

    “靠,”黄少天想都不想就抓住了喻文州的手,“靠靠靠靠靠……”他的手冰凉,喻文州的手也冰冰的,他竟然一点也没有握到梦中情人手的愉悦,“靠靠靠接下来怎么办!”

    22楼——23楼……

    “抱紧我,别说话,吻我。”喻文州定定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投降,照办。

    接触到喻文州嘴唇的时候,黄少天才觉得踏实了。这一吻很轻很轻,仿佛灵魂漂荡在天上。他睁眼,喻文州依旧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靠,我怎么觉得我被你骗了。”

    喻文州笑道:“我没有骗你啊。”

    “啊?”

    “你看这电梯有几面镜子,一面是门,是三面对不对——你再看看电梯几面镜子?”

    “叮——”

    24层到了。

     

FIN.

========

好的,恭喜您成功看到这里。

下面是不怎么重要的解密,假如您被这个故事吓得有阴影了,请务必往下看(如果想保持鬼故事的刺激感,可以无视解密)。




其实进来的人都是喻总雇的群众演员

他们不回头是因为回头都是认识的人

比如李轩和吴羽策……

在4楼门口穿小裙子的是他卢

因为矮,被人挡着,少天看不到,只能看到小裙子

这个故事就是

第一天喻为了找天哥告白

在电梯门上贴了镜面反光纸

约了群众演员,演这么一出戏,赚一个亲亲

最后一个出电梯的老王把镜面纸带走了

虽然老王是熟人,然而少天已经吓得连老王都不认识了

王杰希:喻文州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24层开门以后,同样在加班的无辜单身doge杜小明,看见黄少天挂在喻文州身上抖得像筛子


皆大欢喜。




评论 ( 30 )
热度 ( 189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