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520换梗活动)One Day -上

拖了好几天还只有一半组织对不起(切腹)。

点梗来自 @思叶慕修 

题目为:明星周参加综艺节目入住学生翔家与学生翔一起生活的故事

======

 

上.

 

    一天。

    1440分钟。

    86400秒。

    孙翔看了看表,摁了半天计算器,扣掉睡觉的8小时,他确定自己只需要忍耐57600秒,最新款的游戏机就是他的生日礼物了。

    滴滴,闹铃响起,犹如战斗的号角吹响。

    “倒计时开始。”孙翔咬着牙说。

    

    “One Day”。

    轮回电视台收视率超高的明星互动综艺节目,每月一期,邀请现下最红的艺人进驻普通观众家中,与其度过最平凡的一天。

    这个节目服务观众的意味较多,在提交申请的观众里进行抽签,被抽中的幸运儿可自行选择对象艺人,来家里同吃同住24小时,过和自己一样的日常生活。据说节目的制作人蓝女士拥有恐怖的财力和惊人的后台,被邀请的明星无论多忙,都没有拒绝可能性。

    当然也有例外的。出场一天借口抽烟溜号半天的影帝叶修和一出场就把委托人吓哭的动作巨星韩文清就被节目组终身列入黑名单,成为了无数粉丝的终身遗憾。

    今次出场的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凭借电影《无声的台词》出道一举夺得荣耀最佳男主角奖的新晋影帝周泽楷。这电影2小时,男主角没有一句台词,只考精湛到不可思议、细腻到睫毛的演技打动着银幕前所有观众的心。引用业内资深影评人冯宪君的说法:“我看到周泽楷的表演,觉得我60岁的心脏又灌入了20岁的灵魂。”

    这算是众望所归。这一期“One Day”节目,几乎所有的申请人填的对象明星都是周泽楷,甚至还有粉丝为了增大中签率,发动全家近亲远亲三姑六婆一起填申请表的闹剧。

    但由于复杂繁琐的审核程序,能通过甄选进入抽签环节的仅仅是10户,从这万中挑一的概率里脱颖而出的,就是孙翔家了。

    从上周公布结果起,孙翔就没个安宁。他自己是极其反对“中大奖”这个说法的。他是个死宅,压根不看电影,对帅哥更加没有兴趣,就算是他母亲——一个狂热的周泽楷粉的威逼利诱,他也觉得让他看两小时的文艺片简直是慢性谋杀。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都说了申请的是我妈根本没问过我的意思!”对着又来拜托他要签名的女性同学,孙翔炸了三百二十次毛,“要不是你们天天说,我根本不知道这家伙是演电影的好吗!他帅在哪里了!我看他这样子穿个大风衣也跟酒店门口迎宾的没什么差别吧!要我说还是萨菲罗斯比较帅吧!”

    然后孙翔就被班长柳非糊了一脸周泽楷照片。

    “弄不到签名以后每天的值日都你做!”柳非拍着值日表说。

    “我干——”孙翔粗口刚爆出来就收住了。对女生爆粗是大忌讳,比起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明星,他更不能忍有失风度的自己。

    “嗯?”柳非挑眉。

    “我是说——签就签,我干就是!”不就签个名嘛,我还不信那周泽楷鼻子能往天上飞连个签名都要不到呢!孙翔咬牙切齿。

    “弄不到签名你就卖身给节目组算了,不用回来见我。”柳非抛下一句威胁,满意的去了。

    “靠,女人真是太烦了。”孙翔嫌弃地捏起周泽楷照片,翻来覆去的看——多看几眼才觉得周泽楷是比迎宾小弟好看那么一些的。

    同桌的刘小别打着PSP,头也不抬就说:“你周末怎么办,你还能出来联机吗?”

    “废话当然不能啊!这破节目要求全家出镜,我妈说只要我陪一天就给我买最新的VR啊!”

    刘小别停下游戏,用送烈士的眼神看着孙翔:“兄弟走好我会在电视上看你的——哎你也顺便帮我弄一张签名吧,不要留署名啊。”

    孙翔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悲愤又难过地看着刘小别:“别哥你居然是这种人?说好的此生只爱二次元呢?”

    “翔哥你脑子不开窍啊,这东西转手一卖就是一个月的饭钱。”

    孙翔竟然无言以对。

    

    应付完同学,家里有个更难处理的对象。

    “翔翔啊,你说周六的时候,妈妈是穿红色裙子好呢,还是穿粉红色裙子好呢?”孙翔妈把衣柜掏了个遍,最后从箱底捞出了一条Lolita裙。

    孙翔正在刷极限雷龙的记录,见到这粉红花边手一抖硬生生让人物跳进了沟里。“卧槽卧槽!”惨叫声惊动了趴在一旁地毯睡觉的哈士奇豆包,豆包嗷呜一声扑过来,把孙翔撞翻在地。

    “我靠豆包你干嘛你造反吗!”

    “我看你才是造反呢,”孙翔妈直接摁灭了游戏机的电源,“起来!给我把你这脏兮兮的狗窝收拾清楚,要是男神见了你床底下的小黄书那还得了,还想要你的游戏机的话,该藏的都给我藏清楚。”

    “靠!我房间根本不脏而且床底下只有游戏杂志!”

    “我才不信你这思春期少年没一点性冲动呢,不用装,我理解的。”

    孙翔咆哮:“不是人人都像你这样到了40岁还思春期的好吗!”

    “怎么不行?你要是有人家周泽楷半点的乖巧,我也不用天天愁没妹子要你了。”

    “你根本就不认识周泽楷——”

    孙翔妈没给孙翔吵嘴的机会,啪地关门出去了。

    “呜——”豆包知趣地舔了舔小主人的脸。

    “妈的,”孙翔一拳打在地上,“混蛋周泽楷!”

    结果把豆包吓了个够呛,委屈地嗷嗷嗷趴下了。

    “行了行了你这胆小如鼠的狗,”孙翔揉着豆包的头安慰,“我没生气,不就一个人间的小明星嘛,本大爷通关最终幻想三十年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见过,放马过来。”

    他都忘了他今年刚满18岁,离30年还要一个年轮呢。

    

    周六上午8:00整,周泽楷的黑色保姆车准时停在了孙翔家门口。

    尖叫声如新年钟声敲响的爆竹一样准时爆裂,黑压压的人群把这个小区围了三层,多数是躁动的女性,少数是哭得要昏死过去的女性。

    “哇!男神!啊啊啊啊——”女性们根本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噪音吵得三条街都能听得到。

    节目组的人准备周密,早就安排好大量的保全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周泽楷从车里出来被三层保安围着,直直地往孙翔门口送。周泽楷却不马上走,回身对着所有粉丝深深地鞠了一躬,借过了保安的扩音器,说了句“谢谢”,又补了一句“不打扰邻居”,这才转身进屋。

    粉丝们先是一愣,竟是抹着泪安安静静地散了。

    孙翔牵着豆包在二楼阳台上冷冷地看着楼下的闹剧,嘴角挤出词来:“装模作样。”他想想又觉得这样的嘲讽丝毫不给力,皱着眉在他贫瘠的词语库里苦苦搜索,最后勉强补了一句“装逼犯”。

    叮——

    他还没有享受完居高临下的快感,周泽楷已经摁响了自己家的门铃。

    “来了来了来了!”孙翔妈提着小裙子飞奔下楼。

    孙翔冷笑。他是想耽搁个一二十分钟再出场,因为英雄总是姗姗来迟。结果豆包见有客人来却是兴奋异常,汪汪汪地就撒开蹄子就往楼梯蹦。孙翔内心再怎么威武霸气,身体上还是抵不过一只成年哈士奇的连拖带拽,他就这样毫无防备、毫无准备地被拖到了周泽楷面前。

    “你好。”世界知名的影帝,据说一张脸值一条华尔街的周泽楷,摘下墨镜,极其普通地打了个招呼。

    “嗷呼呼!”豆包呼哧呼哧摇着尾巴扑上了周泽楷的腿。

    “你好。”周泽楷也不怕狗,蹲下来,摸了摸豆包的头,又认真打了招呼。

    一时间闪光灯大作,摄像机又换了好几个角度拍摄这动人的人狗初会。

    孙翔刚想开口怒骂豆包是叛徒,就被自家老妈从背后不留痕迹地狠掐一把。“痛——”他叫出来,一转头正对着摄影机和主持人江波涛温和的笑容,这下发作不了,只能闷声不吭扔了豆包的绳索,坐到一旁去了。

    “小孙这是不舒服?”趁着摄影机都在关注周泽楷和豆包,江波涛偷偷地问孙翔妈。

    孙翔妈嫌弃地撇了儿子一眼:“他啊,早上就说胃痛。”

    这话被周泽楷听见了。大明星站起身,径直走到孙翔面前,关切地看他。

    孙翔反瞪着周泽楷。

    “很难受?”周泽楷轻轻问。

        假惺惺,孙翔嘀咕。但这人是真的在关心自己,孙翔的直觉又说。他憋嘴,就是不答。

    “有胃药。”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大衣内侧,递出一小包药粉来。

    见孙翔还是皱着眉,周泽楷弯腰把药塞进他手里,又说:“吃看看,这个有效。”

    孙翔妈的眼里简直要放出吃人的光来,她一个箭步过来拎起自己儿子的后领子,就把人往厕所里丢:“要你去吃药就去吃,痛不死你的!”

    江波涛也适时插上:“看来我们小孙是真的生病了啊,周影帝的胃药可是业界传说的有效哦!这早上的小插曲可真是温馨,不知粉丝们会不会给我们的影帝加上些体贴值呢?”

    “不是影帝,”周泽楷笑了笑,“小周就好。”他指了指自己。

    “汪汪!”豆包站在一旁开心地摇尾巴。

    

    孙翔捏着带周泽楷体温的胃药坐在抽水马桶上思考他不长的人生。

    首先,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多半都是游戏教的。

    其次,他玩的游戏基本只有打怪兽和打怪兽。

    再者,他和一双手指数得过来的朋友们相处时都是在打怪兽。

    所以,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从厕所出去,要怎么面对面前的处境,怎样和三次元人正常的相处——以及,他无法解释现在心中这种跌宕起伏的情绪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他唯一的、可以称得上是队友的豆包从十分钟前已成功地被对方的大长腿收买,此刻正蹭在人家脚边摇头摆尾枉顾自己喂了它三年多。

    “什么大长腿,还没我的长嘛……”孙翔对着自己腿比划着,心中愤愤不平,又想到豆包那点头哈腰的狗腿样子,战火又熊熊燃起了。

    他把厕所门开了个缝,暗暗地探出头。对面厨房里,周泽楷和自家母亲正在节目组的安排下其乐融融地张罗着早饭。母亲手把手地教周泽楷捏饭团,笑得灿烂无比,如同阳光中怒放的向日葵。

    妈的,她就这么喜欢别人家儿子吗!孙翔捏着门板心生一计,一咬牙推开门,跨了三个大步直接蹦入厨房。

    连江波涛都被孙翔这跨栏式的入场杀了个措手不及,差点没跟上介绍的速度。

    倒是周泽楷反应过来了。他递过手中刚刚捏好的饭团,问孙翔:“饿了?”但他很快又想起孙翔不舒服,马上就缩手:“抱歉,忘了胃痛。”

    孙翔伸手就握住周泽楷的手腕,把他手中的饭团取了下来。

    “我有个习惯,”孙翔走到料理台前,“每一个胃痛的早上,我都会做一个特制的饭团,”他拿起芥末,往饭团里挤进去,“这样吃,消毒,养胃,你要试试吗?”说着他自己先啃了一口。

    这芥末一入口仿佛毒药一般,辣得他眼眶都红了,但他就是卯着一口气不让眼泪流下来。我翔哥是顶天立地的大男子汉!不准哭!

    “嗷嗷……”连豆包都舔着他脚同情他。

    “这个,小孙的喜好有些独特啊……”江波涛有点为难,孙翔这一出戏着实杀敌一千自损三万。

    “嗯、好。”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接过孙翔咬了大半的饭团,一大口吃了下去。

    孙翔本指望着周泽楷当场流泪出糗的戏码完全没有出现,周大影帝只是平平静静地把饭团全部吃完了。

    “好吃,”周泽楷笑,明媚如阳光,“第一次。”

    他指的是第一次吃芥末还是第一次吃别人吃一半的饭团已经完全混淆在了简短的表达句里。孙翔脑子发热,脸上滚烫,嘴里热辣,喊着“我我我去厕所——”就飞速逃离了现场。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65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