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故事的普通少女。
黄喻>孙翔=双花韩张>叶攻。

【黄喻】美人鱼 -下(Fin.)

感谢日版画师我今天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神勇。

BGM 林俊杰《美人鱼》

作者有病,不想救了。

前文点此:【黄喻】美人鱼 -上

========


下.

    感情发展到这份上,黄少天自然想知道有关喻文州的一切。

    他只知道喻文州在水族馆打工,热爱水中生物的一切,对各种水族生物如数家珍——像是熟悉自家后院一样熟悉着水里的点点滴滴。

    但喻文州从来都只让黄少天送到珠江边的小码头,在那里与他挥手道别。既没有邀请过黄少天一起回家,也绝口不提自己家里的任何事情。黄少天几次试图从他口里问出些身家背景,都被巧妙地一笔带过没了下文。

    他就像深海里埋藏的一个谜,越是靠近便越看不清,却让人心驰神往、欲罢不能。黄少天越想越觉得担忧,喻文州对任何人都是始终如一的温柔和气,对自己这个恋人也没有表现得更热情一些。虽然他相信喻文州的爱真诚无私,他信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词,却害怕他们之间这莫名其妙的疏远感。

    “文州啊,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在喻文州打算带黄少天第三十次逛江边公园时,黄少天委婉地表示了抗议。

    “进一步?”

    “比如,我们现在,请客吃饭啦,约会逛街啦都做过了嘛,这是第一级别的谈恋爱,还有第二级别、第三级别……别的恋人之间的事情,我觉得也可以更进一步尝试一下的。”

    “哦,”喻文州想了想,偏过头,在黄少天的嘴唇上轻轻地啄了一口,“比如这样?”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黄少天捂着嘴倒退三步,“你能不能看看周围的情况大庭广众下成何体统这这这……”

    边上的路人瞪大了眼睛绕开。喻文州笑开了:“无所谓吧,他们又不知道我们是谁。还是说你不喜欢?”他眼里的温柔如糖一般化开。

    怎么可能不喜欢!我靠这家伙这样笑起来真要人命!黄少天的小心脏打着鼓砰砰直跳,拽着喻文州的手一言不发地把人拉到没人的树后,狠狠地摁在树上亲了个够。

    ——不对,我都给他绕得跑题了!

    黄少天捧起喻文州的手,义正辞严地说:“文州,我对你是认真的。”

    “我知道啊。”

    “虽然我们是一见钟情,但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我是真心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喻文州点点头,伸手拨弄着黄少天额前的乱发。

    “真的?”

    “真的,”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笑笑,“我从来不说谎,你知道的。”

    “我信你,我对你也一样,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黄少天把喻文州另一只手也握在手里了,“我不求你也能公平对我,我知道你有些秘密,可能你不想说,我不强迫你,我……我知道我有些心急……可我有时候看着你,觉得你离我很远。你这么突然地出现,我怕你有一天会突然地消失,就像你出现时那样不合常理——文州,我真怕失去你。”他说得眼眶红润,把喻文州的手拉在唇边,吻了又吻,却是再也不说下去了。

    “少天,”喻文州反握住黄少天的手,动情道,“我爱你……我也想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情,但我也怕失去你。”

    “怎么可能!”黄少天皱眉,“你懂我是什么人!我黄少天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失去你喻文州!”

    喻文州淡淡一笑,却是松开了黄少天的手,靠着树,望着远处起伏的江波。

    “如果我说我不是人类呢?你能接受吗?”他说道,语气平淡,好像是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却是抵不过心底的惊涛骇浪,“我本是海里的鱼,被水族馆抓了以后在玻璃缸里住了几年,后来化成人形才逃出来。”

    “哈?所以你才没有户口不能找正经工作?”黄少天说出口就后悔了,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

    喻文州也是一愣:“你的关注点就是这个吗?”

    “不然呢,”黄少天硬着头皮死撑,“有什么比你的身家大事更重要?哎呀麻烦了,这样你算不算偷渡客啊,你没证件我们要怎么登记结婚呢,不对,你是男……啊不是,是个雄的吧,我国好像也没有同性恋结婚的渠道啊,我们不然想想怎么出国去别的地方混个户籍出来,你这么聪明学什么都可以啊,我身体好又能干就算去工地搬砖也不怕,回头你学个会计什么的我们就能混个绿卡,好好工作好好赚钱有朝一日也能注册个结婚证出来啊……”

    喻文州被他逗笑了:“哈哈哈哈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会当真的。”

    “当真,必须当真,句句属实怎么能不当真呢,我还想跟你过五年十年过一辈子,”黄少天揽着喻文州的腰笑道,“只是你是鱼而已嘛,性别不是问题身高差都不是差距了,种族不同又算什么大事——唉等等你说你是美人鱼?!有尾巴的那种,会唱歌的会勾引水手的?”

    “误会,”喻文州叹气,“小美人鱼只是人类的童话而已,我只是普通的热带鱼,尾巴是有——不保证好看。”

    “哎你能露个真身我看看吗。”黄少天眼里闪着名为“求知欲”的光芒。

    “好奇心杀死猫你怕不怕。”

    “不怕,”黄少天打包票,“我看恐怖剧长大的,你放马过来。”

    

    所以黄少天在家里按喻文州的要求置办了一个鱼缸。

    为了让自家的宝贝鱼住得舒适,黄少天特地买好了最漂亮的海草,最复杂的假山,和最贵的鱼饲料。

    喻文州挑了挑眉:“我是不吃鱼饲料的。”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黄少天眨眼,“据说含十五种有机成分,热带鱼都爱吃,搞不好鱼体的你很喜欢啊?”

    喻文州不想跟傻逼一般见识,高冷地哼了一声,靠到鱼缸边,最后一次问黄少天:“你做好心理准备了?我真怕我吓到你。”他还穿着第一次见面时的白衬衫,只是脱了鞋,赤脚踩在瓷砖上。

    “来吧来吧,你还不信我对你的爱吗?”黄少天怕自己看喻文州光脚的眼神太猥琐,赶紧别过头去盯鱼缸里飘着的气泡。

    一转眼喻文州就不见了。

    “哈?文州?”黄少天张大嘴,“到哪儿去了?你还真是仙人啊?”

    “在这里……”

    假山背后有个圆圆的蓝色身影。先是伸出透明的鱼鳍,像是打招呼那样晃了晃,然后整条鱼慢悠悠地游了出来,甩着短短的尾巴。

    如果不是这鱼的嘴唇实在太凸,眼珠实在太愣,黄少天保证自己一定不会犯他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你好圆哦哈哈哈哈哈……”他笑场了。

    缸里的喻文州沉默了,把身子又藏回了海草中。

    “哈哈哈哈哈文州你等下让我缓一缓我保证不是因为你不好看啊你知道我的笑点真的很低哈哈哈哈……”

    “你不是说爱我一生一世?”

    “当然啊哈哈哈哈你是鱼是螃蟹是泥鳅我都爱你啊但是情况有点特殊有的时候人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条件反射……”

    “你转过来,看看我。”

    “不行!我会笑你给我点时间哈哈哈!”

    喻文州再也不说话了。

    黄少天的背后传来轻轻的叹息,像是水泡破碎在海里的声响。他心下一凉,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喻文州却是不在了。

    偌大的鱼缸里只有水草静静地飘摇,一颗小小的气泡从碧蓝的水底浮上来,慢慢变大。

    黄少天看出了气泡里的字——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透明的气泡里能看出字来,但他就是读懂了那上面写满的心碎:

    “去找你的美人鱼吧,我们不合适。”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黄少天对着空荡荡的鱼缸怒吼。

    一失足造成千古恨。他这该死的嘴闯的祸啊! 

    人走了,缸空了,鱼也不见了,他该去哪里找他的喻文州?!

    他只觉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堵得他五脏六腑都被灌满腥味,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鱼缸上。

    但是以死谢罪有用的话,这个世界就不用警察了。

    我靠喻文州连身份证都没有,我去警察局报失踪人口也根本没有用吧!他狠狠地敲了自己的脑子好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回喻文州。

    说好了一辈子,哪能半途而废!缺一小时、一分、一秒都不算数!

    他扯出家里装土豆的麻袋,把桌上的高级鱼食统统往里倒,又把前两天刚买好还没来得及送出的巧克力堆了进去。左思右想后,他又往里面放进了喻文州最爱吃的面包、最爱吃的小鱼果、最爱吃的金平糖……

    他在屋子里转了三圈实在坐不住,拖着一麻袋出门,到楼下小吃店一拍桌子包下了刚出炉的一整锅白斩鸡,才扛着麻袋上了去珠江的车。

    

    江边站着些锻炼的老人,黄少天寻鱼心切也顾不得形象了,在他平时和喻文州分别的小码头边用生平最大音量喊了起来:“喻文州!我知道你在!你出来!”

    江面平静如常。钓鱼的老头被他一吓,手一抖,一锅鱼饵都倒进了江里。

    “喻文州!我知道你在听!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是我不对我不该嘲笑你!”

    “我这么爱你我应该包容你的一切!”

    “你生气是对的,都是我不好,是我管不住嘴,都是我的错!”

    “你回来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

    路过的小孩拉了拉身边的大人:“妈咪,有智障。”

    大人赶紧抱起小孩走了。

    黄少天依旧不依不挠,把麻袋里所有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在码头上摆出一颗心形,声嘶力竭地喊起来:“文州,你听好!我这辈子没爱过别人!我的整颗心都交代在你这里了!”

    “你出来你看我一眼!我买了你最爱吃的白斩鸡!以后你想吃白斩鸡我每天都去买绝对不嫌弃你胖!”

    “你爱吃多少吃多少我亲手喂你吃!”

    “你最好吃穷我,把我吃干抹净,把我的灵魂都吃下去!”

    “求你了,别走……”

    他的眼眶红了,嗓子也哑了,没力气了,声音也小了下去。周围跳广场舞的大妈对他指指点点,但他什么都不管了不顾了。

    他只要他的喻文州!

    江面上终于是有点动静了。波纹轻轻晃动,加快,最后扩散成两个圆形的涟漪。

    那是两颗气泡,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他能从气泡中听出声音来,但他就是听得到!

    “不、要。”

    语气冷淡得令人绝望。

    咔嗒。黄少天的理智成功断线。

    

    一小时后,黄少天垂着头,坐在警察局的谈话室里。

    边上还有他一大麻袋的“鱼饲料”。

    值班的老民警魏琛心很塞——见过寻死觅活的,没见过带着白斩鸡寻死觅活的。

    这年轻小伙子看上去相貌堂堂,眉眼健朗,目光里却是忧郁得要滴出水来。到了警察局以后一言不发,让他填什么单子他就填什么单子,问他什么就答什么,对自己的身份来历说得一清二楚还掏得出证件——看起来智商、情商都在线,要不是几个大妈大爷坚持说他跳江自尽,他还真不信这样的年轻人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大概是为情所困?魏琛决定以过来人的身份开导一下。

    “小伙子,”魏琛扯过白斩鸡腿啃了起来,“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老夫今晚没什么事,可以好好陪你聊聊。”

    “你别吃,”黄少天瞪了一眼魏琛,“这是文州的,别人吃他东西他会不高兴的。”

    “哦,你女朋友叫雯州啊?”魏琛吧唧吧唧地嚼骨头,“名字还挺好的。”

    “当然,但他不是我女朋友。”是男朋友。

    “还没追到啊?”

    “追到了,但是……”黄少天面色惨淡,“我把他弄丢了。”

    魏琛擦了擦手,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分手了那就过去了吧,你还年轻,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老夫年轻时被人甩了好几次,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

    “你不懂,”黄少天甩开魏琛的手,“我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了。”

    “呵,”魏琛笑笑,“我被我初恋拒绝的时候也这么说,”他摊了摊手,“不都过来了吗,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呢?”

    “那是世上最好的……我怎么就弄丢他了呢……”黄少天掰了两颗高级鱼食就往自己嘴里塞,“我都对他说了要爱他一辈子,都是我蠢……唉……咳咳咳这鱼食真不好吃,难怪他不喜欢,我太笨了,唉……”

    魏琛瞪眼,这下完了,这孩子又把自己绕进去了,看来我今晚非加班不可。

    

    就在魏琛一筹莫展的时候,谈话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来人白衬衫,休闲裤,中分黑短发,长得温文尔雅。衬衫和裤腿有些湿,头发上也挂着水珠子,让人觉得他像是刚从哪个池塘里被捞上来的鱼。

    黄少天一见他眼睛就亮了。

    “文州!你不生气了是不是?你来带我走了是不是?呜呜呜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喻文州眼刀刮了黄少天一眼,话唠立马安静坐好了。

    “警察先生您好,我男朋友给您添麻烦了,我来带他回家。”喻文州非常有礼貌地向魏琛鞠了一躬。

    “啊哈哈哈哈是男朋友啊……”魏琛尴尬地笑了笑,“小两口吵架下次别闹这么大啊,人民警察的时间是很宝贵的。”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以可以,请便。”

    黄少天摇着并不存在的尾巴就蹭了上去。

    “喂小子,”魏琛喊住他,“你白斩鸡不要啦?”

    黄少天回身捞走了剩下的白斩鸡,却把巧克力全部留给了魏琛:“大哥,谢谢你,听你一席话我心中豁然开朗,你大晚上一个人值班辛苦了祝你情人节快乐哈!”

    “靠,快给老子滚蛋吧!”魏琛把黄少天踹出门去。

    

    黄少天抱着三盒白斩鸡,小心翼翼地跟在喻文州身后。

    喻文州身上湿透了,白衬衫贴在背上泛着水;鞋是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人字拖,一踩一个湿漉漉的印子,看得黄少天心疼无比。

    “文州……”他壮了胆子出声喊,“不生气了?”

    “生气,”喻文州停下来,答道,“但你不许跳江了,你不珍惜生命,我更生气。”

    “我、我还不是急着找你。”黄少天挠头,想再道歉,又觉得喻文州八成听腻了自己的道歉,就杵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

    “你平时不是很能说吗,怎么今天嘴这么笨。”喻文州转了过来,脸上带着笑,看起来是真的不在意了。

    “那不是遇上了你,你就是能治我的药。”黄少天也喜笑颜开,往前走了两步拉起喻文州的手。他看喻文州身上单薄,脱了自己的大衣盖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把黄少天手上的白斩鸡接过来,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诶诶诶你不吃了吗?”黄少天大惊。

    “不要了,凉了,明天买新的,”喻文州说得淡然,“走吧。”

    “去哪?”

    “带你看看我的家。”

    

    他们最后来到珠江的小码头。夜深了,公园里安安静静,这个只有装饰意味的旧码头在夜色中仿佛是通往童话的航道。

    “不许转头啊。”喻文州把外套一扔,脱下了白衬衫。

    靠!我是白痴才转头!黄少天咬着牙:“我会看着你的。”

    扑通——

    人鱼在月的辉光下跃入漫漫水波里,蓝色的鳞片反射着温柔的橙光,透明鱼尾高高甩起,溅开白色水珠,美得像是浪花推来的梦。

    有生之年,我这是见了世界级别的奇观啊!黄少天惊叹。

    喻文州在水里翻了个身,冒出头来:“怎么样?”

    “我想想怎么说……啊!我找到我的美人鱼了。”

    “哦?如果我不是美人鱼你就不要我了是吧。”

    “呸呸呸——我脑子现在不好使你别下绊子套我啊,我说了我爱你,你是什么我都爱你,真的,”黄少天道,“你要我证明一下再跳一次江也行。”

    “那你跳吧。”喻文州伸出手。

    “哈?来真的啊。”黄少天却是大笑,义无反顾地扑向了世界上只属于他的鱼。

    

 

Fin.

========

超链接可点,点开有惊喜。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黄喻群小伙伴提供。

评论 ( 51 )
热度 ( 243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