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晓思

一个说故事的剑诅女孩。
铁血黄喻人,双担,缘更。
其余西皮混乱善良。

 

【黄喻】美人鱼-上

    作者喝醉了,有病

    感谢黄喻群协力(部分梗来源于群聊)

    请放BGM 林俊杰《美人鱼》

    ========


    上.


    “他应该在缸里,不应在缸底。”

    在水族馆里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时,黄少天大脑里的所有回路集体跳水,噗通噗通爆出了这句话。

    他不知道一个人如何才算得上好看,在他遇上喻文州的一分钟后他觉得世界上没别的人比喻文州更好看。

    白衬衫,暗色休闲裤,墨蓝色休闲鞋。衬衫的衣角随意地散着,却没有半分的邋遢;脸颊的斜线干净清爽,眉尖凝聚,紧盯着地面,透露着专注的神情。黑色碎发就轻轻地盖住耳朵的轮廓,恰到好处地露出白皙的耳垂。

    两面透明的大水族箱里泛着优雅的蓝光。四周很暗,那带着水波纹的光偏偏落在白衬衫弯弯的背脊上,沿着背脊骨向下,散开一地迷离的波浪。

    黄少天吞了吞口水。

    面前这个人,说不上长得出众,也并非帅到天怒人怨——但就是好看。看着舒服、顺眼,对胃口,不落俗套,仿佛看上一辈子都不会腻。

    如果他不是蹲在水族箱下,姿势实在不雅,黄少天简直要跪倒在他的休闲裤下。

    摆在单身23年的死宅黄少天面前有3条路:1、鼓起勇气问名字;2、鼓起勇气要电话;3、鼓起勇气壁咚。

    就在他万分挣扎是否顺应本心选择3时,对方居然摸着地爬过来了。

    “先生,请让一让,你挡着我找隐形眼镜了。”白衬衫抬头看黄少天,语气里有些愠怒;却不怒上眉梢,眉眼还是和顺的——这样的人,大约不常生气。

    “啊啊啊,抱歉!”黄少天猛退一步。

    “我靠别退!”白衬衫大喊起来。

    黄少天感到世界在他的脚下碎裂……

    

    “抱歉、抱歉、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都是鱼好看,我看鱼看傻了才没注意到脚下有东西!”

    半小时后,黄少天在水族馆外的蓝雨咖啡屋里,双手合十对白衬衫第三次道歉。

    “唉,没事……”白衬衫明显有些沮丧,心不在焉地搅着杯里的调味勺,“只是隐形眼镜而已。”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笨手笨脚!”

    “不是你的错,”他的目光是涣散的,“唉,是我自己不珍惜,明明这次决定了要跟他长相厮守好好过日子……”

    “啥?他?”

    “唉,对啊,他又将离我远去……这个月第四次,习惯了……真的,习惯了,你不用太介意……-”

    “不不不都是我不好你别太伤心……”

    “不不,他要跟我分手怎么能怪别人呢,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表情实在太可怜,让黄少天又左右为难起来。这白衬衫似乎是正好失恋了,又被自己踩碎了眼镜,雪上加霜,才变成了这幅自怨自艾无可救药的咸鱼状态。

    虽然一个月四次是有点夸张,但白衬衫长得这么好看兴许追的人也不少呢?

    作为后一个悲剧的始作俑者,黄少天理应再赔一百个不是,并想办法把已经碎成三瓣躺在咖啡盘里的隐形眼镜尸体给粘回去,好好修复一下白衬衫破碎的心灵——但这绝无可能,道歉似乎也不起作用,无论他说什么,面前的人都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

    黄少天不安地把手里的杯子按在盘子里转了三圈,又道了一次歉,白衬衫空洞呆板的“死鱼眼”也没清澈一些——这似乎即将成为一个死局。

    “你……你买什么牌子的眼镜我赔你吧?”黄少天诚恳地说,恨不得在后面加上一句:“你失恋这事我也可以一并解决一下虽然不知道你前任是什么样但我觉得我可以成为最完美的这一任……”

    “不,怎么能让你负担后果呢?你是无意的,眼镜是我自己丢的,我的钱也得自己付,”白衬衫摸出一个黑色皮夹,数了数里面的三张小粉红,痛苦地拿出一张,又塞了回去,“哎,让我最后一次看看你,明天你就将离我远去……”

    原来他说的是钱啊?!黄少天目瞪口呆。

    “我说,你不如试试日抛,便宜得很,X宝一次买五十对天天换,想丢多少丢多少,一天丢一对也不心疼哈?”

    那白衬衫居然愣了:“有便宜的?”

    “你不知道日抛?你去买的时候店员没推荐吗?”这人似乎有些缺乏常识?

    “不,我说买眼镜,他就塞了这个给我。”白衬衫指了指盘里的残骸。

    “黑店啊!”黄少天突然一拍大腿道,“啊!对了!我有个同学做代购的,每天在朋友圈发广告,你要试试吗?我信得过他,各种颜色各个款式都有,绝对品质保证不含假货!像你这样容易掉,我让他推荐一款戴得牢靠的——你眼睛这么大就不用美瞳了哈,找个最平价的透明片给你。”说着黄少天就刷开手机,递出去给白衬衫看。

    可能是因为近视的关系,白衬衫站起来凑近了手机屏幕。看着衬衫衣领里露出的胸线,黄少天端着手机的手都在打颤。

    王杰希啊王杰希,我的身家幸福可真寄托在你的小广告上了啊!

    所幸白衬衫对介绍全面、内容严谨、明码标价,附带AAA质量鉴定证书的小广告还算认可。

    “可不可以……”白衬衫还未说完,黄少天自告奋勇拍着胸膛打包票:“没问题交给我!踩坏了你的眼镜是我的错!我买了赔给你!”

    “不太好吧,你帮我买,我给你钱。”白衬衫推辞道。

    “那第一盒务必让我付钱!”

    “呃……好吧。”

    “万岁!”黄少天欢呼,迎上对方困惑的眼神,马上收敛了肢体语言,“我是说,我爸从小教育我助人为乐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买个眼镜小事一桩,但这么小的事情能让你开心实实在在是我的荣幸,天大的荣幸——我不是说天一样大啊,我名字里有个天,”他用指尖沾了水在桌上写,“我叫黄少天,能帮到你忙可是‘天’——的荣幸。”他刻意拖了个长音,确保对方清楚地记得了自己的名。

    “谢谢,我叫喻文州。”白衬衫笑了笑伸出手。

    黄少天和他握手。掌心碰了一下又分开。

    喻文州手心冰凉,皮肤却是柔的,好像还带着海洋的香。

    黄少天回去之后一整天都没洗过手。

    

    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一拍即合,感情升温得很快。

    黄少天是个天生话多的人,而喻文州仿佛是这世间唯一一个能安静听完黄少天所有言语的人——包括绕了地球三十圈最后终于说出口的告白。

    所以在黄少天把第五盒隐形眼镜带给喻文州时,他们已经是互相称呼名字的关系了。

    当然,黄少天选择性无视了时间只有两个月,喻文州却买了150对隐形眼镜这个明显货不对板的事实。

    “州州啊,”他躺在喻文州大腿上嚼着口香糖,“今天想去哪,白云山看泉水还是珠江边看浪花?”

    “天天,陪我去菜市场?”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

    “哈?为什么?你想买菜去超市不就好了?干净嘛,菜市场现场杀鸡杀鸭那么血腥的地方跟你的设定不合哇!”

    “那边的鱼新鲜。”

    “好好好,就知道你爱吃小鱼,”黄少天跳起来,“你去哪我去哪,上刀山下火海you jump I jump都你一句话的事情。”

    喻文州眼里竟流露出一丝感激之情:“你当真?”

    “这不废话,我那么爱你,这辈子都跟定你了!”黄少天比了个心,“我说过很多次,在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我一生一世的爱,我可要用我的全部的时间来陪着你。”

    “是吗?少天,其实我是……”喻文州张了张嘴。

    黄少天没听清,歪着脑袋问他“什么?”

    “没什么,”喻文州摇了摇头,“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TBC.

========

后文点此:【黄喻】美人鱼 -下(Fin.)

发出来才能催着我明天继续更-下

我想认真有病一次

后续在群里说过梗,看过的别剧透哇

我记得原来有人点梗“一生一世的爱”,这个算还上了怎么样? @暗夜流光 (对不起,梗点了一年我才吐出来……)

========

感谢L,罪恶城基本剩写的工作,预计6月CP18和全职O和大家不见不散

  324 47
评论(47)
热度(32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