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24)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2)

前文点此:【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23)

========

Chapter24. 变数

    

    锵!

    哐!

    红蓝两色变幻的光影爆开。早已满座的竞技场中,数万双热切的目光汇聚于此,双方武器第一次交锋所发出的巨响,转瞬就被现场沸腾的人声完全吞没。

    这是剑斗大会的决赛现场,今年的赛事比往年受到了更多的关注,内场人潮涌动,观众席挤满了人,连最外圈的入场券都被黄牛炒上了天价。最后无法进场的人群企图翻越护栏,被守株待兔的护卫队员们逮个正着串成一排统统押送,一时间皇城拘留所被塞得人满为患,不得征用附近的农场临时拘押逃票犯。

    但决赛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历年来所有的决赛都是整个国家的狂欢节,国民的激情和热情都在这一场比赛中释放。

    冰雨银蓝色的锋刃和带着火焰的短剑交错、相抵、又迅速分开。剑棱摩擦,金属的巨响振聋发聩,火星在空中迸飞。烈焰在施咒者的意志下张牙舞爪,火舌撩至黄少天的衣袖,灼烧出一丝黑色焦痕;他手中冰雨画圈,脚下更进一步,耀眼的冰蓝光芒把对手强行压退半米。

    “怎么了刘皓?你就这点火苗?”黄少天哼了一声,在火龙肆虐中丝毫不退,用不可思议的步法闪过大半魔法火焰,又是近身一剑直劈刘皓肩头。

    刘皓啧了一声,只得收缩了火焰防御,架起手中武器硬扛黄少天这一击。

    但黄少天居然在落剑时刻剑锋一转,临时变招,一记横劈削下了刘皓的护肩,用剑背把刘皓抽飞出去。

    全场惊呼。

    要不是比赛有保护选手生命的条约,黄少天这一击毫无疑问能把刘皓劈下半个头来。

    他很少用正面、直接、霸道的进攻路数,但面对刘皓,他内心的怒火积累已久,没有采取任何的回避防守,抛弃了惯用的机会主义,像咆哮的野兽一般势不可挡。

    “你以为你的烈焰波动剑对我有用?就你这点剑术素质下盘都不稳也敢拿到我面前来炫耀?你还有什么花招都用出来看看呀!像这样的挠痒痒我可一点感觉都没有!”

    黄少天一剑甩出,手中冰雨吐出一阵冰霜的气息,蓝色的雾气在他周身笼罩,变成一层坚不可摧的护盾。寄宿在冰雨中的冰龙今天也兴奋非常,把主人脚下踩着的地方都凝出一层薄冰。黄少天就这样踏着冰晶结成的道路一步一步向刘皓逼近。

    刘皓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哼了一声。他本来针对黄少天准备的招式居然全被蛮横地暴力拆解,正面的实力压制让他最擅长的诡计和偷袭统统派不上用场,可他还没打算就此认输。

    他催动手中魔剑,火焰在他脚下画出一个圈,手掌里暗自藏了另一个火焰咒术,准备趁黄少天靠近时再阴一把。

    黄少天看穿了刘皓的动作,毫不在乎地哼了一声,脚下猛然加速,跃起,冰雨带着一股凌冽的冷风以雷霆之势劈斩,径直落入刘皓的火阵里。

    刘皓举剑格挡,火焰从剑刃交接的地方被直接冰冻成华丽的雕花,一击散落成细碎的冰渣,准备好的暗招还没推出,出手的方向早就被黄少天再次刺来的剑锋无死角地压制,连同他的尊严一起被压得分崩离析。

    观众全部惊呆了——谁能想到剑斗大会的决赛会是这样一边倒的场面?

    “破空式!”黄少天一声厉喝,冰雨劈斩,刘皓被击倒,勉强就地翻滚才避开这来势汹汹的一击。

    “怎么了!你嘲笑我父亲的时候不是声音挺响吗?向我挑衅的时候不是挺有底气?你就这点出息?你们呼啸不是挺嚣张?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爬起来再打呀!来啊来啊!”

    黄少天手上剑越出越快,刘皓被他逼得步步退让,即便抓住机会使出火焰剑,也立刻被冰雨强势镇压下去。刘皓满头大汗脚下发软,他知道自己一点胜算也没有。

    “看我的落英式!流星式!上挑!下斩!左击!看剑看剑看剑剑剑!”黄少天竟然开始预告自己的招式。

    咚!刘皓时刻防备着左方,却是一个踉跄,没有躲过黄少天从右面扫来的剑。黄少天把剑停在他肩膀上方,左手一记勾拳将刘皓再次击倒在地。

    “跟说好的不一样!”观众抗议。

    “我有说过我预告的就一定是真的吗?你们太天真了。”黄少天一脚踩上刘皓的胸口,把冰雨还带着寒冰的剑尖点到他的鼻尖上,“给我道歉。”

    “什么?”刘皓愣了。

    “道歉,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黄少天说。

    刘皓感觉到呼吸都快被冰雨冻结,马上说:“我错了我不应该对您父亲出言不逊……”

    “不只是这件事,你们呼啸背地里干的那些盗猎的勾当,你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吧。”黄少天的剑刃和他的眼神一样冰冷。

    “什么盗猎?我……”

    “决赛判定!剑圣赢!”裁判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代表胜利的旗帜落下,竞技场被观众的欢呼声灌满,黄少天听不到刘皓接下来说了什么,只听见观众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剑圣”和“黄少天”,竞技场上空无数烟花腾空砰砰砰绽放,让全场情绪达到了沸腾的顶点!

    “文州,怎么处置这家伙?出场找个机会捆回酒吧好好问问?”黄少天皱皱眉,不顾观众的高昂情绪,冷静地在通讯频道里询问。

    喻文州没有回音,频道安静得仿佛不存在一般。

    “文州?文州人呢?”黄少天立刻转头看向观众席。本该站着他亲友团的位置,被不认识的一些人挤占。“被挤到后面去了?”他疑惑地扫视了一遍观众席,喻文州、卢瀚文、莫凡、乔一帆……谁都不在。

    不对头,这种时候他们会去哪里?黄少天纳闷。

    “快放开我,比赛都结束了!”他脚下的刘皓大声抗议。

    在裁判和观众们的注视下,黄少天不情不愿地抬起脚。刘皓一骨碌翻身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晦气。”他低声唾骂。

    “你说什么!”黄少天一把拎起刘皓的衣领,“你给我解释清楚,呼啸和盗猎者是什么关系,黄金龙是你们杀的吧,还有在岛上伏击我们的也是呼啸吧?你装什么傻!”

    “什么黄金龙盗猎者?什么鬼?”刘皓甩开黄少天手骂道,“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发什么神经病!”

    “你……”黄少天正想发作,脑子里突然传来微弱的声响。

    “……少天……来……”喻文州的声音夹杂着机械装置运作的咔咔声响,不是很真切,“危险……”

    之后是一阵杂音,通讯频道再次沉入死寂。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黄少天僵在原地。刘皓还在这里,甚至呼啸整个团都在这里,怎么回事?他的心骤然缩紧,难道我弄错了目标?

    他也不顾裁判过来道贺,冲开准备带他觐见皇帝的士兵,绕着场地转了一圈,急切地寻找喻文州的身影。

    但找不到,喻文州确实不在场内。

    靠,出事了!黄少天心里一咯噔,仿佛被大石头压住了喉咙,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下面请尊贵的皇帝陛下授予胜利者荣光!”司仪庄严宣布。

    应当被授奖的剑圣在全场观众惊诧的目光中,翻过竞技场的围栏,飞奔而出。“来不及了家里着火了我先回家!你们该干嘛干嘛不要管我!”黄少天边跑边喊。

    本来都要站起的皇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一股低气压蔓延开,全场观众全都膛目结舌,一时间气氛尴尬极了。

    一旁的大神官张新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皱了皱眉,拍拍皇帝的肩膀,又和旁白的亲卫队长低声耳语了两句,才站起身吩咐司仪:“继续晚会吧,颁奖以后再说。”

    既然大神官这样说了,司仪立刻接过话头,把场面又带热起来。

    黄少天在欢呼声中冲入街道。

    

    哪儿都没有!

    黄少天气喘吁吁地跑遍竞技场附近所有道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身后还有皇室护卫队的骑兵追来,可他现在没空去理会竞技场里因为他这个冠军的意外逃跑,到底乱成什么样的一锅粥。

    他翻身上了边上的民房屋顶,企图在高处寻觅线索。此时接近黄昏,夕阳在天的那一头重重地沉了下去,染得天际一片血红。黄少天整个手心都是汗,冰雨的剑柄被他攒得紧紧的。

    “别急,先找找。”是郑轩的声音。由于失去了卢瀚文这个平台,郑轩现下是趁着四下无人,直接现了身形,从剑里浮现出来和黄少天对话。

    “嗯。”黄少天勉强摁下自己的心乱如麻,搜寻着任何可能有的蛛丝马迹。他站在附近最高的屋顶,从这里可以看到竞技场依旧人声鼎沸,还有更多的人聚集在场外,不少街头艺人顺势摆了摊,围上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人,又是另一场盛宴。

    人实在太多了,天又渐渐黑下去,他无法看清竞技场全貌,也无法得知喻文州等人是否混在其中,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和他通讯。

    而远离竞技场的地方,大街上冷冷清清,只有还在执勤的卫兵偶尔路过。

    “靠靠靠别吓我文州你到底在哪里……快出来……”黄少天越过几个屋顶,又把竞技场外找了一圈,还是找不到任何同伴的踪迹,心里的天平已然倾覆,不停地责怪自己:我参加什么剑斗大会,我就应该在他身边好好护着他,我追什么呼啸,这么简单的陷阱我居然这样掉进去了!

    喻文州他一个术士,带着婴儿龙,护着他的要么是菜鸟要么是牧师,真遇上点什么他能怎么办!我怎么这么蠢!

    黄少天想到此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跪了下去,他下意识用力把冰雨插进地里支撑,哐的一声,郑轩嗷嗷叫起来:“痛——你冷静点!别拿我出气!你一个人像没头苍蝇一样找又有什么用!不然我们先回酒吧问一下叶老板?”

    对,可以先回酒吧。找人的事情叶修会有办法。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稍微冷静了一点,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又站起来。他带上冰雨加快脚步,转入离竞技场稍远一些的一条小巷。

    空气里骤然传来一股细微的血腥味。

    黄少天脚步一顿,立刻转向往气味的方向跑去。

    这条小路挨着一个废弃的导力工厂,正好在厂房和仓库的正中间。破旧的导力路灯歪歪斜斜地打亮两侧的砖墙,那墙壁呈蜘蛛网状碎裂,暗红的血迹飞溅得到处都是,显然经历过一场激战。

    黄少天愣在路口,全身发抖,寒意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他的大脑被爆炸的信息量塞到无法运转。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喻文州遇上了什么?他们去哪里了?谁做的?

    咚咚咚……

    地上的石砖突然松动,嘭地一声,一个黑影闪至身前。

    “谁!”黄少天本能地拔出剑,面前的人却无力地倒了下来。

    “莫凡!”他认出了人,伸手扶住莫凡,“怎么回事!文州呢!”

    “……被带走了。”莫凡咳着血,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

    

TBC.

========

下章开始进入全部重写的部分,忘了初版吧。

评论 ( 7 )
热度 ( 58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