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四时同

没什么营养的日常记录。

就是甜。

========


    黄少天翻了个身,胳膊肘子正好压在喻文州肩上。喻文州眯了眯眼,醒了。

    电子手表提示他现在是清晨5点,离休假日起床的时间还有三小时,窗外树上的麻雀刚开始闹腾,嗓音清脆得像是刚拉开序幕的晨曦。喻文州揉揉自己还蔫着的眼皮,推开边上那只扰人的胳膊,听着鸟儿婉转啼鸣,意识是醒了,身体却还想再睡回去。

    两人昨夜刚从S市回来,追完了本赛季所有比赛,亲眼见证了兴欣奇迹的诞生,兴奋之余,心中自然是压抑着无法言喻的压力。

    这种压力出道以来每个赛季都有。从第四赛季的初生牛犊备受关注,到第六赛季捧起冠军杯被期待再来一年,第七第八……直到第十赛季,一次次与冠军擦肩而过,蓝雨到如今也是风口浪尖上了。

    喻文州抬起手,在略显苍白的晨光里仔细观察着自己的手背。手指修长,手掌宽大,指甲定期修剪至与指尖齐平,皮肤下的血脉纹路隐隐可见。是一双用了二十多年,没觉得他多争气,却也不能再差了的手。天生这样,他不恨也不怨,只是略微遗憾自己因为这手一路走来磕磕碰碰,没体会过飞一般的感觉。

    好在老天很公平,给了这样一双手,也给了他一颗清醒的大脑,还有足够出色的队友。比如睡在身边这位……

    被自家队长脑内点到名的黄少天同志睡得无忧无虑,收回去不老实的胳膊又踢了一只腿过来,腿肚子压在喻文州小腿上,还不甘寂寞地蹭了蹭,脚掌一勾,就把喻文州的腿往自己的方向带。

    这还没完,他在睡梦中感觉到喻文州的皮肤,本能发作侧过身就往喻文州的方向挤。

    两人睡一床被子,黄少天体温高,今天空调又没开足,这一挤让喻文州感受到一个熊熊燃烧的暖炉向自己涌来。

    同睡一张床久了,连接下来搂抱乱蹭的动作都熟悉成了日常。喻文州能怎么办呢?只好由着黄少天在自己身上乱摸,一边认命地摸着空调遥控器,将温度往下摁了两度。

    室内空调发出了轻微的滴答声,冷气骤然增强,风声呼啦作响,仿佛是强行要把人的烦恼吹散。

    “今天出门走走吧。”喻文州问都不用问,早就认定了背后这人肯定是闭着眼睛装睡,忽略了开场白,直接说重点。

    黄少天的手停在喻文州的腰上。“好啊,你说去哪就去哪,但还早嘛……再睡会。”

    “嗯。”

    喻文州呼吸平稳,手覆在黄少天的手背。这是蓝雨最好的手,带着蓝雨所有人追着梦。他想。

    黄少天从喻文州手的轻微动作里感觉到他并未重新入梦。于是他顺着喻文州的胳膊肘往上摸,一路摸到爱人的眼睛,就用这种胸膛贴着背的姿势把人圈在怀中,用自己温热的手心盖在那双看得太多太远的眼眸上。“睡吧睡吧,我在呢。”

    也不知是这手太暖捂得人太舒服还是这句话太温柔起到了奇效,喻文州重新闭上眼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两人靠在一起又睡了一会,直到闹钟吵断了梦境。

    黄少天手速飞快地拍灭了手机,翻身起来,对喻文州说了句,我先去洗澡。

    

    两人合买的房子离蓝雨主场不远,喻文州起来拉开窗帘,便看见晓川体育馆高高的房檐,在郁郁葱葱的树里突起一块,阳光一照,像个金字塔的一角,有些高不可及。

    他并不总是有这样的想法。原先刚进入蓝雨训练营时确实仰望过新租下的自家主场,但他那时候身高都没拔起来,还在被魏琛、方士镜一个个摸着头叫小兔崽子,成绩也在及格线边缘挣扎,能不能留下都不知道,站在主场大门前是有那么些底气不足。

    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前面来,和这些前辈们目光齐平,甚至超过他们的呢?

    他记得不清,也觉得这些事情没有分界线。外人都说他一路坎坷,他自己倒不觉得。他只是努力着,一点一点长成了他所期待的样子。

    黄少天倒是一个意外。喻文州在自己原本的成长预期里绝对没有“和同性在一起”这个选项。只是在他有爱情这个概念之前,都说不清是谁先喜欢的谁,十分自然地拥抱接吻就滚到一张床上睡了。

    只能说有些事确实天注定,自由意志发挥不了多少作用,他和黄少天基因里的某些东西决定了他们会在一起。

    

    黄少天洗完澡看喻文州在窗前愣着,头发都没擦干净,毛巾往身上一挂,带着身清爽的水汽就拉过喻文州的肩膀:“早上想吃什么?我煮个豆浆?煎蛋还是蒸包或者馒头?还是我下楼去买蛋糕?你想吃法风烧饼我就叫外卖?”

    喻文州回头,看见那人脖子到胸口深深浅浅的红色印记——黄少天还故意裸着上身在家里晃荡耀武扬威一般。一时他想起自己身上还略有酸痛的某处,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让这危险生物把上述所有早餐全都来一遍给自己谢罪。

    “干嘛盯着我看?”黄少天嬉皮笑脸地把喻文州推到浴室门口,“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要白斩鸡,那个中午做好不好,现在我给你炒个剑圣专属爱心蛋去。”

    喻文州其实吃什么都无所谓,他就盯着黄少天,摸了那头些褪色、发根泛着黑的金毛,把人拉近了,先吻了一口。

    “先亲一口暖胃,你做什么早餐都好。”他说。

    黄少天就欢天喜地地跳去厨房了。

    

    待到喻文州洗澡出来,早餐自是准备好了,两个盘子面对面摆在餐桌上,一个盘子已经空了剩下些面包屑。黄少天算准了时间煎好的蛋烤好的面包夹了三明治,还热着,面包上抹了蜂蜜,香气四溢。喻文州给自己倒了杯果汁坐下吃,一偏头看见黄少天已经在书房电脑前噼噼啪啪地按着键盘。

    看这气势汹汹的架势肯定又上玩家论坛舌战群儒去了吧。

    喻文州也不恼,不动声色地吃完早餐,收拾了盘子顺便也解冻了中午要吃的鱼肉,再去看黄少天,果然还在。

    于是他走过去站在黄少天身后:“喂喂,这些言论不是每年都有,看过就算了,哪能真的计较?”

    黄少天头也不回:“怎么不计较,不计较就由着他们随便说你?”他开着两台电脑再加手机平板N个浏览器N个账号精分说话居然也从未弄乱过回复对象,爆发着训练时的稳定手速把玩家论坛上、游戏里世界公屏、喻文州和蓝雨官方微博里怼蓝雨季后赛表现不佳的全给轰下去一波,让人不禁以为是不是蓝雨空降了一整个强力粉丝团队,有组织有预谋地在给蓝雨助威。

    “你有多好我最清楚,季后赛我们的安排轮得到他们来叽叽歪歪?哈?还说我离开你离开蓝雨才是最好选择?这种傻逼还挂着夜雨声烦当头像自称是我粉丝?看不清我心蓝雨的还能说是我的粉?靠靠靠我垃圾话的祖师爷今天就要教教他们垃圾这两个字怎么写!”

    喻文州心知劝不动,便在一旁坐着了。黄少天向来对抹黑自己的人没有意见,但抹黑自己抹黑蓝雨的绝不会视而不见。现在休假,随着他闹闹发泄一下比赛失利的不悦又有何不可?

    反正没人吵得过他。他也不会真的把网络的言论当回事。

    看了一会掐架战喻文州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你居然还能用两个号自问自答把话题带跑偏了?”

    黄少天下巴一抬得意洋洋:“那可不是,你没见过吧?这可是当年魏老大私下传授的独门绝技。反正这种掐架一般也没个结果,让傻逼的人认清楚自己有多傻逼就好了——看,他还给我点赞呢哈哈哈哈!我这就来打他脸……”

    “加个限定条件吧,”喻文州在自己手机上打开了计时器,“一分钟三百贴,内容不能重复,不能都是同一个账号发的,一会我来数。”

    黄少天嗷地一声叫出来:“卧槽这种时候还不忘训练,队长你简直是要榨干我——”

    喻文州眉毛一抬:“谁榨干谁?昨晚你不是这么说的哦?”

    黄少天脸皮自然很厚:“是你榨干我,就是你榨干我,昨晚就榨干了今晚再来一次最好!”

    喻文州哼了一声,那挑战你敢不敢接?你能一分钟刷三百帖我就考虑一下今晚。

    黄少天活动活动手指说放马过来。

    

    这小赌最后没有结果。黄少天刚开始刷屏,喻文州的电话便很没有情调地响了起来。

    来电人是“蓝雨经理”,不用说肯定是工作电话。黄少天停下手中的活,喻文州按停了计时器,接了。

    “张总,您好?”

    喻文州侧着头听那边说了一会。

    “好的,当然没有问题,我会跟少天说,我们会按时到。”

    看喻文州挂了电话,黄少天凑了过来:“怎么了?经理找我们什么事?”

    喻文州摸着手机屏幕想了想,说,迟些再跟你说,下午先跟我出去转转。

    “怎么啦?”黄少天晃他胳膊,“是坏事?”

    喻文州摇头,笑道:“不,是好事,只是我想多享受一下假期。”

    黄少天就不再问了。

    

    由于天气炎热,他们等到下午四点才出门。

    喻文州戴了顶鸭舌帽把头发都拢了进去,黄少天则是墨镜口罩,穿的都是对方的衣服,自以为伪装天衣无缝,结果刚走到小区门口便被卖烧饼的阿姨给认了出来。

    “打机嘅靓仔埋来坐吖?”阿姨非常热情,招呼着黄少天进店里坐,“买两个比你兄弟吃啊?啱出炉,仲热辣辣。”

    黄少天休假时每天在这里买早餐,归队时提一袋子烧饼回去全队吃,出手阔又爱聊,自然跟阿姨混得熟络。喻文州看他一眼,他撇撇嘴,觉得阿姨大约是认钱味儿识人,只好拉着喻文州过去了。

    只见阿姨多包了两个烧饼给喻文州,上下多打量了好多眼,才神秘兮兮地问黄少天:“你兄弟有女没吖?我大佬个囡样好人又好,你使唔使识下?”

    黄少天一听毛都竖了,赶忙摇头道:“不行不行!他都要结婚了!”又反应过来阿姨听不清普通话,立马换了粤语说,“人地有对象噶,处多几年就要结婚啦!”

    喻文州捧着烧饼笑得眉眼弯弯。

    阿姨送他们出店的时候还感慨:“真系可惜,依家好男人难揾噶。”

    “对啊对啊。”黄少天随便应和完,拉着喻文州赶紧跑。

    

    他们一路跑到晓川体育馆门口,喻文州憋着的一口气终于稳不住,哈哈哈笑了出来。

    “笑毛笑毛,”黄少天见四下无人,拽下口罩喘气,“你都要被人拐跑了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你说你整天买早餐都没被相中,怎么这阿姨就看上我了呢?”

    黄少天伸手就在喻文州脸上胡乱揉了一把:“还不是我男人天下第一好,谁见了都喜欢。”

    喻文州捏住那只手说:“不用谁都喜欢,你喜欢就够。其他人无所谓。”

    “那不对,你是蓝雨队长,蓝雨的粉丝都喜欢你,最好全天下玩荣耀的人都喜欢你。”

    喻文州还是笑。“你这个愿望……满世界你情敌,你压力不大?”

    黄少天背过身,仰头看着晓川场馆二楼的选手入口,在落满细碎阳光的树荫里说,我只要一直都是你身边最好的那个,就不怕你被别人抢了。

    喻文州心想你本来就是一直都是,却又觉得这种话没什么必要直说——他选择了他,那他就是最好的,他们两个都懂。

    两人并肩绕着体育馆慢慢地走。他们作为主场使用的是单独为新兴竞技项目准备的电竞馆,除了荣耀,平时也有别的游戏比赛在此进行。此外还有传统体育项目的篮球场、足球场、游泳馆等……

    在电竞馆落成前,蓝雨最初的比赛都在隔壁的篮球场里进行。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摆着几台电脑,一个播放实况,走过去一人就要飘过一块黑影的投影屏幕,主客场的两队粉丝分开半场落座,各自拉好条幅分了楚河汉界,条件简陋但观众热情更甚,这便是联盟的雏形。

    他和黄少天在某个春天相遇,蓝雨赢了那天的比赛,他出了场馆在门口拿到训练营的宣传单,看见他最喜欢的选手魏琛带着黄少天出来,一大一小脸上都是胜利的喜悦,步伐踩得像是刚大胜而归的将军。

    他听见魏琛说:“小兔崽子,回头就是你带队赢。”

    场馆外的木棉花正开得红艳似火,喻文州被这一树红艳晃花了眼,心跳得飞快,当场填了申请交了上去。

    如今场馆换成了立体影像的高科技馆,选手都有自己单独的比赛间再也不会受到观众席的呼声干扰……魏琛去了兴欣,他自己扛起了蓝雨,拿过冠军也错过冠军,联盟翻过了十年征程,他不得不感慨事过境迁,物是人非,时光改变了环境也改变了自己。

    只是黄少天还在他身边,体育馆边上的木棉依旧,来年春天也还会开花结絮,蓝雨战队虽是迎来送往新老交替,战队在自己手上却是稳在了联盟前茅。

    再没有比命运的恩赐更让人倍觉幸福。喻文州突然停下了脚步,定定地看着黄少天。

    “怎么了?”黄少天自然转过头去看他。

    “我只是觉得我们在一起太好了。”喻文州说,“不管比赛如何,生活如何,是我们在一起真的太好了。”

    四季流转岁月更迭,在我身边的始终是你,让我勇敢让我安心,这可真是神赐给我的奇迹。

    黄少天也不问他原因,就是把喻文州帽子一拉,在他脸上偷偷地亲了一口。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散步到了江边。

    这里正对着G市地标的一座塔,平时他们比赛繁忙,绝不会有闲情逸致来这游客情侣自拍用的灯光广场。

    喻文州摘了帽子,选了个安静没人的角落靠在栏杆边吹着夜风。江面上有挂着彩灯的游船缓缓驶过,他侧过头,灯光把他一对眼眸映得流光溢彩。他并没有帅得出类拔萃,却是十分精致耐看,这场景多看几眼黄少天简直喜欢得要晕过去。

    所以黄少天也不管什么避不避嫌了,扑上去就把喻文州抱了满怀,“队长,我真是爱死你了。”

    喻文州习惯了他的腻歪,主动调整了姿势回抱:“是吗,正巧我也很爱你。”

    耳鬓厮磨,唇瓣相交,他们在高塔的斑斓倒影下接吻,黄少天说,跟我结婚吧,文州。

    喻文州眨眨眼道,好啊,不过这句话买房子的时候你不就说过?你还说房产证就是结婚证?

    黄少天说此一时彼一时,求婚这种事求多少次都不为过。“我戒指都准备好了你让不让我送啊!”他说。

    喻文州想了想,说好。

    “真的?”

    “当然啦,眼下真还有一个机会。”

    黄少天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什么?什么机会?”

    喻文州腾出手来摸出了手机:“早上经理说有个比赛在苏黎世,问我们去不去打,我已经答应他了,后天就去B市和其他选手集合。”

    黄少天足足反应了三秒:“什么?苏黎世?什么其他选手——等等你是说——”

    喻文州点点头。“拿了世界冠军戒指直接交换结婚,剑圣大大你觉得怎么样?”

    黄少天欢呼一声,大声宣布:“绝对没问题!我要在全世界面前宣布你是我的人!”

    喻文州笑了笑,转头看着高塔上的灯,从蓝变白,从下往上,一直带到天际。

    

    

    Fin.

     

========

临时磨出来一块小甜饼,给所有真心爱我西皮的人。

要说的都在文里。

谢谢你们,谢谢黄少天,谢谢喻文州。

========

粤语部分是常见的相亲梗,感谢文文宝宝的翻译。

========

借地方说一下 无料的 事情。

文本为我自己的旧文《荣光》和水流花开老师的《桃花期》做一个小册子,几个仗义相助的画手太太们支援的明信片(尺寸比较大是A5),小水手老师提供的结婚心性徽章。

20份在CP球总摊位上,剩余走淘宝,照顾高三学生,会在高考完后另行通知。

评论 ( 34 )
热度 ( 223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