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一见钟情 2.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一见钟情 1.

========

2.


    安全通道的出口正对着公司前台,黄少天认出这家公司是常在学校里贴招聘海报的业内知名企业。公司不大,装饰简单。从前台进来是一条长长的走道,路过个小会客室兼茶水间,然后是两间摆着十来张办公桌的大工作室,最里的头经理室和会议室门挨着门。

    每个办公座位都用玻璃隔开,一眼望去一目了然毫无隐私可言,三五个人顶着黑眼圈对着电脑埋头苦干。黄少天经过的时候他们头也不抬,仿佛已经被屏幕上飘浮过去的代码吸干了魂魄。

    这与在校生黄少天脑内幻想的业界顶尖公司相去甚远,要不是门口有个像模像样的LOGO背景装饰,黄少天真以为自己认错了公司名称。

    带路的白衬衫也不打扰同事,领着黄少天进了后一间办公室一路向里,到最里面的桌子停下,示意可以把外卖放在这里。

    “哦哦,就放这?要不给你拿会议室去?这饮料有点多……”黄少天眼神不老实,说话间就往桌上逡巡。那桌子如主人一般整洁,安静地靠在一角的老式笔筒里很俏皮地插着一只狮子头的软陶笔,上面还印着某某流浪动物保护协会的字样;桌前打开的笔记本上字迹干脆利落,另一角散着一堆印刷华丽的产品宣传单;没有贴照片的工作证随意地放在显示器前。

    工作证帮助黄少天快速地认识了这个人。经理助理,喻文州。他瞬间把这几个字反复嚼了几遍,一口咽了下去。

    喻文州显然是误会了黄少天的意思。“嗯,一会人就多了。大晚上的数据库出了点问题,刚打过电话了,还会有几个人过来加班,东西放这里就好,开完会再吃。谢谢你啦。”

    这一个电话就要半夜出门加班的悲惨生活就是我以后的日常状态?!黄少天过早地体会到社会残酷,噎住了。

    喻文州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黄少天聊天。他把桌上一叠花花绿绿的产品设计说明册随便铺了铺,让黄少天把饮料摆在上面,然后坐下拉过键盘继续干活。

    准备好的大变薯条的魔术一下子没了观众。黄少天有些失落地放下饮料,又把摆着薯条和鸡腿的纸袋往喻文州的手边推了推,嘀咕了句“薯条是赠送的……”

    “嗯。”喻文州沉浸在代码中。

    “鸡腿三对,饮料十杯,汉堡三个……”黄少天从外卖箱里掏出东西来核对。

    “嗯嗯嗯。”喻文州全神贯注地按着键盘。

    “那个……冰淇淋不马上吃会化……”黄少天沮丧地从脖子上取下冰袋,提醒道。

    “啊什么?”喻文州略微一抬头,反应了一下,“哦对!”他立刻站了起来,拍着面前的桌板发出点声响,“大家伙都过来拿冰淇淋了!”

    屋子里的码农们总算有了点反应,三三两两走过来拿食品。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发完冰淇淋,看着喻文州又坐下把头转向屏幕。

    无法打扰。他只好小心翼翼地把冰袋里最后那杯草莓奶昔递给喻文州。喻文州眼神粘在屏幕上,叼着小勺子打开塑料盖。

    黄少天又被这“业界精英叼勺子”的可爱画面狠狠刺激了一把,戳在原地挪不开腿。

    喻文州忙了一会见黄少天还没走,投过来一个略带疑惑的眼神。黄少天这才恋恋不舍地背上外卖箱。“那……谢谢惠顾祝您用餐愉快,我先走了!”他飞一样地往安全通道跑去,临出门又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红着脸噼里啪啦地踩着楼梯下楼了。

    等等?电梯在中间?他还爬楼梯下去?现在的金麦劳外卖员都这么拼命的吗?喻文州咬着勺子内心听着下楼的脚步声越去越远,心中对同是劳苦大众的金麦劳小员工一阵钦佩。

    十分钟后所有人聚齐了,喻文州站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的肩膀准备开会,鬼使神差地往黄少天出去的门看了一眼,想起了那充满期待的,生动无比的目光。

    喻文州心里那根本来就不怎么直的神经突然醒了,切换回生活模式打了个激灵。

    不是吧?刚那送外卖的那小子难道是看上我了?

    

    一连几天喻文州都没再去金麦劳。

    倒也不是特地躲着黄少天,他在学校里本就是系草,虽比不上校园十佳歌手第一名后被经纪公司看中直接出道的周泽楷,但放在人群中也算出类拔萃,走过路过都会被许多女性和少数男性多看几眼,早就习惯了黄少天这种“有点需求”的小眼神儿。

    奈何专业压力太大,他又能力出众,还没毕业就被辅导员摁着接了不少外头的单子,实在没空费心思讨好谁,久而久之被人传成禁欲高冷,众人敬而远之。

    喻文州听说这种传闻后很是冤枉,却也没打算解释。

    眼下不考虑恋爱只考虑事业,以后遇着合适的对象,该懂的人自然会懂。

    所以他通宵几天核对完自己小组的代码,找经理汇报完又倒头睡了两三天,压根就把黄少天这个人忘到了九霄云外。

    

    黄少天一连在柜台前望穿秋水好几天也没见到想见的人,在思念的痛苦煎熬中度日如年。郑轩说你再这样人比黄花瘦下去干脆就站去门口痴情等待,我给你挂个牌子写上“望夫石”顺便推点单身狗套餐,这个月业绩一定突飞猛进。

    正在配饮料的黄少天一顿呸呸呸,举手就要糊郑轩一脸冰块。

    “其实我早上见到你对象了。”郑轩躲开攻击故作低调。

    黄少天简直要跳起来。“什么什么什么!我靠靠靠!你怎么见到的什么时候见到的他怎么就被你见到了!”

    “人家来买早餐,”郑轩轻轻松松地把手里的薯条翻了翻,“让你不早起上早班,没缘分呐——”

    “你妹我不是不早起我只是有课!数学课!一大早连着三节!”黄少天叫道。

    “得了吧,你有哪次早起去上课了?不都是在宿舍睡觉让李远帮你喊到。人家小远跟我哭诉,在学校里碰见了老师,对方一挥手就说:‘少天你上课那么积极难怪期中考得不错啊’,那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黄少天不屑。“那不是还考得不错嘛,我学什么又不用那秃子教,他们讲课速度还跟不上我看书的进度呢。”

    郑轩叹了口气:“唉,有的时候真羡慕你的智商。”

    郑轩正处于找工作的关键时期,最近参加了几次面试,结果都不尽如人意。这声叹息里还包含了多少怀才不遇的感叹,黄少天自然是听出来了。他很体贴地没有接话题,而是含糊了两句,转身帮郑轩打包起了外带食品。

    但黄少天心中总是隐约觉得自己将会在这里再见喻文州一次,理由无他,深夜加班肯定需要补充点脂肪热量,方圆十里哪有比本店更好吃的鸡腿呢?

    “麻烦来一份儿童套餐。”

    熟悉的声音让黄少天眼前一亮,转身一个箭步奔到柜台前。“儿童套餐吗?玩具要哪一款?”他用力地眨眨眼睛,企图让喻文州认出出自己来。

    喻文州根本没看他,对着柜台旁的挂画犹豫了一下,指了其中一个粉色猫咪娃娃的款式。他显然有些疲惫,胡子没刮干净,头发也留得长了一些,发梢几乎碰着睫毛尖,下面的眼神有些虚。

    黄少天一秒甩了小我,操起了多余的心。这难道是加班过度了?就这点儿童套餐能吃饱?他把需要的餐点下单,偷偷把人的小薯条塞成了中薯,又小心翼翼地问:“先生不需要别的吗?再多一份新推出的嫩牛汉堡如何?餐厅本季主打卖得很好每天一个提供足够能量,试一试?”

    “不用,”喻文州勉力笑笑,“我吃饱了,只是补顿宵夜休息一下,也想要玩具。”

    黄少天操作收银机的手一滞,脑内画风急速暴走——卧槽?你是这种喻文州?我男神是个喜欢小粉红的男人?一个满房间小粉红的男人?我能hold住这等明媚如你?

    他还没恍惚过来,喻文州端了餐盘就要离开。黄少天想都不想,条件反射一般地出声拦住人:“你等等等等……”

    “嗯?”喻文州转过身。

    黄少天本没有想好用什么借口多搭两句话,临时眼珠子在餐厅内一转,灵机一动道:“你坐那边靠墙角的位置,有个格挡,我刚打扫过。大堂中间有学生预约开派对,会很吵。”

    喻文州盯着黄少天的脸上下辨认了一番,仿佛终于是记起这个为了自己爬了趟楼梯的年轻人,微微一点头,认真地谢过了黄少天的好意。

    看着喻文州走向自己准备的座位,黄少天心里又是一阵滚烫。好看啊,真好看,憔悴版本的眉眼更是让人耿耿于怀,如果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就好了。

    他想着想着,看喻文州的餐快吃完了,心中急不可耐,在柜台心不在焉,趁着人少索性拉过郑轩帮忙站岗,他自己抓了抹布奔去找喻文州。

    喻文州精神不振,吃得很慢,一小盒儿童牛奶慢慢吸完,中途眼神不离手机,还语音回了几条消息。

    “是吗,你好好休息吧,发烧了就别来了……”

    “没事有我,没剩下多少了能做得完……”

    “休息吧,你们都这样了别来公司了。”

    “张总我明天会准时到场,景熙他们都病了,是流感……我没事我在公司……”

    “会的,会准时到的,快准备好了,我会再核对一遍。”

    喻文州说话还是保持了足够的耐心和温柔,黄少天扯着耳朵听,把附近的餐桌擦了个精光发亮的同时就把公司情况拼了个大概,就在喻文州放下手机叹气的那一刻,他把心一横,一个大跨步走到喻文州面前。

    “稍等,我马上就吃完了。”喻文州以为黄少天是来擦桌子的。

    “不不不,”黄少天摆手丢了抹布,大胆坐下,大胆提问,“这位客人我看你似乎很不好,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喻文州被工作折磨得心力交瘁,并不想费神理会一个逗逼追求者,“不用,谢谢你了。”他勉强拼了一个善意的微笑,意图拒人于千里之外。

    “大到洗衣做饭,小到聊天编程,本店员工都能包办!”黄少天拍胸脯。

    喻文州就想拒绝:“不谢谢不用——等等你会编程?你是本专业的学生?”

    “当然,专业课第一名就是本少爷!只用0和1就能写一个数据库!”黄少天闭着眼吹,“你是不是缺人加班?我正好很穷,上个月氪金沉船快没有生活费了就需要兼职,给我点饭钱就给你做牛做马!”这话半真半假,他确实是为了游戏花钱跑来金拱门打工的,刻意这么说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非法”目的,让事情显得合情合理。

    “真的?搞不好要通宵,你能行?”喻文州严肃地问。

    黄少天打包票:“不要怀疑一个通宵肝活动的人的精力!”

    组员全体阵亡于流感的喻文州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行啊,那你来帮我一晚上吧,工钱按时价给……你叫什么名字?还是我喊你夜雨声烦……夜雨?”

    听见喻文州把自己微信的昵称念了出来黄少天羞耻得只想找个缝钻:“不不不我是黄少天,喊我黄少就行。”

    “好啊少天,走吧,通宵去。”喻文州擅自决定了叫法,把小玩具塞进口袋,站起来就走。

    黄少天看着他背影,又想跑一趟楼梯来发泄心中的雀跃了。

    

TBC.

========

后文点此:【黄喻】一见钟情 3.

评论 ( 18 )
热度 ( 121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