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Yes,my officer! 16.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5.

======

16.

 

   那之后,两人就像两个许久未见的朋友,除了坐在一起打游戏再无其他。黄少天虽是发出了类似挑战书的真诚宣言,实际执行起来力度不大,一碰到游戏就散发着掩不住孩子气,大有把喻文州的账号打进国服排行榜的气势。

   一整个屋子都是黄少天叽叽呱呱自言自语解说游戏的声音。喻文州收拾完桌子先洗了澡,湿着头发肩上挂着条毛巾坐下来看,心情也挺好。平时他坐安检台前阅人无数其乐无穷,现在发现单独只阅一个人也是其乐无穷,只要黄少天不对他动手动脚,言语上的吵杂尚且可以忍——他都快习惯了黄少天比微信吵很多的喋喋不休,甚至还觉得这样可爱。

   他现在充满好奇,想看看黄少天到底能可爱到什么程度来打动自己。

   喻文州很快便发现自己的担忧很多余。黄少天其实是挺稳重的人。他有良好的家教,什么场面没见过,礼貌起来也是社交场上一等一的绅士名流。下午黄少天一时激动靠得太近后悔不已,现在便矫枉过正坐得规规矩矩,离喻文州保持了半米以上的安全距离。虽是滔滔不绝地说着话,却一点肢体碰触的意思都没有。

   他现下的愿望很简单,只盼望着能抓紧时间多和喻文州说说话,多沟通沟通,把感情的桥梁搭起来,等他明天回国外,就能趁热打铁每天和喻文州发发消息好度过这一年。

   可黄少天的感冒不给他面子,不到九点他又捂着胸口猛咳。喻文州也不避嫌,主动伸手向黄少天。黄少天本能地向后一缩,和喻文州对视两秒,看着喻文州湿漉漉的发梢和稍微敞开的睡衣领口又是胸口一窒,最后在喻文州教导主任一样的目光下强行收了自己的胡思乱想,正襟危坐,顺从地把额头靠过去,让喻文州试温度。

   喻文州摸了一手滚烫,眉毛挑挑,直接摁灭了电脑屏幕的电源把人从椅子上逮了起来。

   “止咳药喝了,然后去睡。”他站着就像在训学生。

   黄少天看屏幕一黑无限委屈:“喂喂喂这才几点?让我再玩一会……就一会好不好?我也难得有时间玩得这么痛快,你看我明天就要回去面对数不清的文件报表了,现在就放我自由一会会?”

   喻文州心说你到底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沉迷游戏的?“你病还没好,明天还要坐隔夜的航班回去吧?想带着高烧上飞机?”

   黄少天猛摇头:“哪会那么脆弱,再睡一觉就好了。怎么?现在有规定发烧不能上飞机吗?”

   喻文州脸一冷,拿出公事公办的态度:“没有,但我可以合理怀疑你携带传染病毒把你交给韩队好好问问情况。”

   黄少天想到韩文清那张臭脸立马求饶:“别别别别让我再单独面对韩文清,我这就去。”他拿了衣服磨磨蹭蹭走进浴室,又探出头来:“哎文州,你明天有空送我上飞机吗?”

   “别想,我一大早上班,肯定比你起得早。”

   “是嘛……”黄少天显然失望,“那我会在安检台看见你吧?”

   “我会申请去国内柜台的。”喻文州想也不想答道。

   “不是吧这么残忍?都不让我多看你一眼?”黄少天叫苦,“我这一走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空回来了。”

   喻文州笑出来:“骗你的,早点睡吧,明天我在2号柜台。不能送你上飞机,帮你看看护照没问题。”

   “Yeah!”黄少天蹦进浴室。

   

   在感冒药的催眠作用下,黄少天占着喻文州床铺睡得是从未有过的安稳,第二天果然错过了喻文州的起床时间。他烧退下去又出了一身汗,把自己打理清楚后准时接到了卢瀚文的电话,车在楼下等他。

   他有些依依不舍地换下喻文州的睡衣,临走前把衣服放入洗衣机清洗,又在这个还没自己家厕所大的小屋子内逡巡了一会,才在卢瀚文的催促下关了门下了楼。

   出乎他意料之外,车后座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刘小别第一次坐客户的顺风车(还是他这辈子坐过的最豪华的车辆),见黄少天上来,紧张不言而喻,在宽敞的座位上板出一个小学生标准坐姿,双手放在膝盖上挺直腰杆向黄少天打招呼:“黄少,早……我……”

   卢瀚文从前座回过头来。“哦,我朋友,刘小别你认识的,一会同一趟飞机我送他一下。”刘小别拨浪鼓似的点头:“谢谢……”

   你送他?喂喂这车明明是我的吧?黄少天瞪大了眼。但他根本不会计较这一点小事,自然地和刘小别打了招呼,坐下以后又望向窗外,最后看了眼喻文州住的小破楼看了一眼,才让司机开车。

   此处根本挨着机场,坐车稍微绕一圈也就五分钟内,黄少天惊讶地发现,这五分钟卢瀚文居然打了十几个哈欠。卧槽这小鬼这假期过得太充实了吧?他略微震惊地瞥了一眼身旁紧张成受惊松鼠一般的刘小别,内心冒出了无数龌龊的猜想。

   到了机场出发厅刘小别便急匆匆告别说自己要先去岗位飞也似地逃了,黄少天戴起口罩墨镜,用手肘戳了戳卢瀚文:“怎么,玩得开心?你的小哥哥怕了你没?”

   卢瀚文抬头白了黄少天一眼道:“少消遣我。我怕了他还差不多。”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如此沮丧的卢瀚文,震惊不小:“What?难道你跟他……还什么都没有吗?那你在困什么?”

   “我心情不好,玩了一晚上游戏,”卢瀚文“哼”了一声,拖了自己行李噔噔噔径直走向海关口。

   黄少天自讨没趣,撇撇嘴,专心自己的事情。他和孙翔约好了这里见,眼下孙翔还没到,他插了耳机哼着《一生所爱》,边刷着荣耀游戏论坛打发时间。

   孙大模特的消息提示猝不及防地蹦了过来:“喂天哥,我刚被狗仔一路追,机场还有人认出我了,你得出来接我一下。”

   黄少天一看消息心想要完,带了身边的保安兼司机便火急火燎地往门外跑。

   机场门口果然一大群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孙翔,有媒体有看热闹不嫌事多的民众,一个个举着手机相机录音机对着孙翔,不停地问他“你男朋友呢你要去哪里还回国发展吗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电影还拍不拍……”

   孙翔戴着口罩帽檐拉得很低,掩不住的气急败坏,一声不吭地靠着柱子站着——恐怕不是顾及偶像包袱立刻就要开口骂人。他看见黄少天过来,立刻向黄少天招了招手。

   人群看见了黄少天,马上向黄少天围过去。

   黄少天的司机田森是个退役军人,原先据说是特种兵,不仅长得人高马大还有胸口碎大石的本领。田森往黄少天面前呼地一挡,又突然大喝一声,直接把身边几个狗仔吓到一边去了。

   有田森挡着,黄少天当然趁机拽了孙翔就跑,只给八卦周刊留下了一两张“知名狗男男机场相会恩爱依旧牵手共逃跑”的照片。

   只是被人认出的当下再走普通通道实在不合适,他一咬牙,刷了那张自从有喻文州以来再也没用过的总裁黑卡,拐入了微草贵宾通道。

   

   这样一来只能走贵宾专用的安检通道,过了安检到了休息室,两人才缓过来。这里人不多,三三两两坐着读书看报,也对名人明星见怪不怪,黄少天他们这番动静竟然没一个人抬头看。

   孙翔跑得气喘吁吁,随便找了个座位一躺,拽下口罩破口大骂:“一群混蛋竟然一路从酒店追我到这里,还有没有人身自由了!”

   硬生生错过喻文州,黄少天火冒三丈却一句话也不想说,拿着手机给喻文州发消息说明情况顺便告别。“文州抱歉,刚被狗仔追了不能去你那边,我走贵宾了……你工作不要太累,注意身体,我到那边一落地就给你打电话。”他把手机屏幕都快摁出坑来,语气却还是极尽温柔,想着喻文州一会休息能回复他一句。

   “哟你怎么在这里?不在外面看你的安检小哥了?”

   这欠揍的声音除了叶修能还有谁?

   黄少天一抬头,叶修居然翘着个二郎腿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那小圆桌另一头坐的人看着很眼熟……竟是微草的王牌机长王杰希。

   “躲记者,给逼的。”黄少天草草回复了叶修,有些想拉着孙翔换个座位的打算。他跟王杰希不熟,也很不擅长应付这种闷声不吭的类型,只知道叶修追了这位很多年,不知追到什么地步,被那大小眼仿佛能穿透灵魂的目光一看,全身打激灵,更不好妄加猜测。

   没想到王杰希居然主动接了话题:“下次有记者可以提前跟我们客户部门打个招呼,派保安出去接你们。”

   黄少天一愣。也许这大小眼比想象得好相处一些?他赶忙道谢。

   “就是,你看看我们微草的服务多到家,给专属定制服务的哈。”叶修立刻献殷勤,言语间就巧妙地把自己归入了微草的户籍。

   王杰希挑起了比较大的那边眼睛看了叶修一眼,又低头看自己的英文书去了。

   叶修得了这一眼心情也很好,嘿嘿一笑,站起来坐到黄少天边上,“要我去跟文州说一声让他抽个空过来找你吗?”

   黄少天摇头。“不用了,昨天跟他说过,也给他留言了,你要碰见他提醒他休息的时候看一眼手机就行。”他口罩没摘,说话还有明显的感冒音,才想到喻文州千叮嘱万交代的药还没吃,便跟服务员要了杯开水准备执行首长指示。

   叶修嗅觉灵敏:“昨天也跟他在一起?所以你病到被他捡回家过了荒淫无度的两天的传闻是真的了?不得了了黄少天大大,得分喜糖了。”

   黄少天手里的水没吓掉下去。“靠靠靠你乱想什么玩意,只是借住而已!他人太好了收留了我!滚滚滚他肯定联系过你吧,你也够兄弟故意装不在就把我一个病人扔给他,我要感谢你还是要揍你一顿?”

   叶修十分自然地收下了黄少天的“感谢”:“不用谢不用谢,我会替你在云秀面前多说几句好话的,姑娘们到现在还没原谅你呢,你看你今天还是跟这位小帅哥一起出现的,一会八卦一发肯定又要炸一锅,”他用眼神示意了下边上已经沉迷游戏的孙翔,“小心一会被微草的空姐扔下飞机啊。”

   黄少天和叶修互相挤兑习惯了,这点攻击对他毫无压力:“你才是别哪天被机长本人亲自丢出去呵……”

   叶修没个正经,说着不会不会便说出去帮黄少天看看喻文州。

   黄少天还在磨叽怎么给喻文州多发几条消息,叶修已经回来了,万分惋惜地拍着他肩膀:“唉,黄少天大大,缘分这种事情,真是不能强求。”

   “哈???”

   “你知道吗……今天……”叶修神秘兮兮。

   黄少天被他急死:“干嘛干嘛?文州怎么了?”

   “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文州今天居然站了搜身岗,我刚看见一个可帅的老外被他从头到脚摸得可仔细了。”叶修说。

   黄少天经年宿愿一朝错过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呕出来。

   叶修拍拍黄少天肩膀:“别哭啊,来日方长,慢慢等总是你的。”

   “你滚蛋吧。”黄少天暴躁道。

   

   飞机还没到位,黄少天没等到喻文州回复心烦气躁,倒是有个意料之外的人给他来了消息。是他在国内的狐朋狗友兼危机处理专家唐昊。

   “黄少,你要的人我们盯到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黄少天眼里刷过一丝冷,脸上却还是挂着笑意,轻松回复道:“派几个人先盯着,查查他什么底细。”

     

TBC.

========

明天出个差,先更了

评论 ( 13 )
热度 ( 79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