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Yes,my officer! 15.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4.

========

15.


   像是听见了梦中人的吟语,黄少天呆滞了三秒才回过神来。“你、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错?”

   他当然听到也听明白了喻文州的话,但他现在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是身在现实还是梦境,连身上蒸腾起来的热度也无法判别自己是病入膏肓还是已经紧张得无药可救。

   被黄少天这样一问,喻文州突然对刚刚的一时冲动感到后悔。“没听到就以后再说,”他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把声音闷起来,“你打游戏吧,桌上的水喝掉,我睡一会,一会闹钟响了我会起来做晚饭。”

   黄少天这游戏是不可能打得下去了。

   与此同时卢瀚文的手机消息弹得要爆炸一般。正在合理休假的卢瀚文捏着手机走到阳台,皱着眉头不耐烦地一条条看黄少天的信息。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文州说要答应我???我的天哪他要答应我!

   “但他答应我还要我等一年这是考验吗这是考验吧!!!

   “他在睡觉——他睡觉好可爱!!!但他一会醒了我要怎么回答我就说好我会经得住考验放马过来???

   “这样会不会太中二太不帅气了?我在他面前病倒已经很糗了我要怎么刷回我的帅气值???

   “卢瀚文大神你比较熟练你教我一下这种时候要怎么撩?

   “算了也不要撩了,让我不那么紧张能好好跟他表达一下我很愿意,不管是一年还是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我都愿意……”

   卢瀚文对着这满屏幕的文字泡挑挑眉毛,手指勉为其难地动了动。“黄少天大神这种时候懂得来求我了?你不是一直挺自信的吗?”

   黄少天那头信息唰地弹出来。

   “没有没有,对着他才觉得我一直都很弱小。”

   卢瀚文挑眉:“大哥我求你正常点别恶心我了?”

   “恶心什么?我可是真情流露哪里不正常了?!普通人在这种时候紧张到语无伦次很正常的对吧?”

   卢瀚文勉强回复:“你是普通人的话世界上就没能说会道的了,你让开,我们普通人不屑跟你站一起啊。”

   黄少天发了两个爆炸的表情。“不跟你比了!别再怼我!我真是十万火急!帮帮你哥啊!”

   你烦死了不想帮你行不行?卢瀚文按暗了手机屏幕干脆不看。黄少天的信息不堪寂寞,又冒出来:“行行行你已经拐到刘小别我还在原地打转我认输我认怂了行不行?我真心喜欢喻文州我想跟他好,随便让我承认什么都行!他好不容易松口了我有点指望了想更进一步行不行?”

   真心喜欢?卢瀚文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坐在酒店套房里对着电视机聚精会神打游戏的刘小别——那位明明比自己大很多,却时不时流露出少年气息,心理年龄比自家表哥还惨不忍睹——在陪自己玩了两天后终于肯住到酒店里来。

   他花了不少心思和刘小别交朋友,甚至特地买了市面上最新款的游戏机,只是为了明示暗示他对他有意思。结果对方仿佛完全没有掌握到关键点,真的把自己当成玩得来的弟弟一样,在一起也只是吃喝玩乐。搞得心里想法颇多的卢瀚文有些无从下手。

   他家庭情况复杂,爹不管妈不爱,从小在声色场所里玩闹,早就习惯了你懂我懂的交往,用不着自己多主动,只要有些暗示对方就自然会上钩;面对刘小别,他突然无所适从,甚至冒出了“也许真能从简单的恋爱开始交往”的想法来。

   早知道最初不色令智昏了,他沮丧地想,他可是第一次跟男人来酒店真的只是打游戏!阳台的风儿有些喧嚣,他没穿外套身心都有些凉飕飕。于是他真情实感地给黄少天回消息。“那我恭喜你啊老哥,可以开始谈恋爱了。”

   黄少天才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主:“恭喜没用啊,谈什么恋爱?哥我这还面临考验不是?给我建议,我要建议!实际一点的!”

   卢瀚文反应过来:“拜托,你要什么建议啊?你也不是新手了,上次那金发模特追你的时候你都不同意得挺顺溜?你之前跟我吹了老半天,累计了那么多的经验去哪了?”

   黄少天的憋屈透过手机传来:“我哪来的经验,被人追和追人是两回事,而且外国人心态开放,玩一玩不合适就不深入——唉就这还被那群狗仔拍了一张不知道文州有没有在意啊——就是说,那次和这次不一样,我好紧张我要怎么跟文州说明白我有这——么喜欢他?”

   屋内的刘小别突然发出一阵欢呼。“万岁我打过水魔兽了哈哈哈我真是牛逼爆了!喂卢瀚文你快来看看大师模式水魔兽被我满血通关——诶?卢瀚文?忙什么呢?快过来!”他盘腿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游戏手柄,眼里闪闪发光。

   卢瀚文看着刘小别有些发愣,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膛里跳动的咚咚声响。“马上来。”他对刘小别喊了一句,随便找了句心灵鸡汤随便糊弄了一下黄少天,便离开了冷风嗖嗖的阳台,往温暖的屋内跑去。

   

   黄少天对着手机里卢瀚文的回复又苦思冥想了老半天。

   “别害怕,做你自己就可以了?大胆追求,成功就在眼前?”卢瀚文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会鼓励人了?

   本来黄大少爷也是个商场里身经百战的人物,这瞎掰的几句鸡汤都是平时他发在公司群里鼓励员工的,哪能晃了他的法眼。但他此刻正需要几句鼓舞士气的话,所以就算这是卢瀚文从朋友圈里挖出来的,随处可见的鸡汤,对此时失去判断力的黄少天而言也是如获珍宝。

   他摸了摸手机屏幕,内心沉甸甸地攒了一个“做自己”的概念,鼓足了勇气,偷偷瞄了眼床上的喻文州。后者呼吸平稳,悄无声息仿佛已经进入梦乡。于是黄少天悄咪咪地把椅子挪了过去,靠着喻文州的床铺,安安静静地观察着这个房间。

   灰色的窗帘垂在桌旁,款式简单没有一点花纹。桌上东西很少却很干净,电脑是几年前的老款式,边上一盏台灯比电脑还老,黄少天只有小时候在电视上见过这种儿童护眼台灯的款式。但灯罩却被擦得一层不染,看来屋主人即便工作忙碌也没有忘记精致生活。台灯摆着个木质相框,照片上一家人靠在一起,小少年拉着父母的手,笑得无忧无虑。

   这是你的家人?这是你的小世界?黄少天歪着头想。我该从哪里开始懂你呢?他又低着头去看喻文州。对方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他忍不住就侧了身子靠过去,手撑在床上,俯视着,却不敢伸另一只手去碰一碰。

   喻文州没有睡。他感觉到黄少天靠近了,眼睛慢慢地睁开,看着黄少天,表情有些无奈。

   黄少天的紧张一目了然。他嘴唇动了动,深深地凝视着喻文州的眼睛,眉头锁着,仿佛是要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只是不自觉地又靠近了一些。他心里有些旖旎的念头,还有更多的喜欢,满满的,沉沉甸甸的,被一条看不见的线拦着,眼看就要满溢出来。他的手收紧了握成拳,心更是跳得压在嗓子眼里。他就这么看着喻文州。

   他不能退了,他就站在这条线边上,他想要跳过去。

   那一瞬间喻文州真的以为黄少天会吻自己。他还没来得及在闭眼继续装睡还是索性就这么被吻了中做出一个选择,黄少天便停住了。

   “你说的一年,我会等的,”黄少天沉沉地说,“我明白你的顾虑,我现在是真的苦恼人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他此时的声音和往常不同,带着苦涩带着迷茫,却是一种成熟的声线,好像他经过深思熟虑现在终于得出一个答案。喻文州愣愣地看着他,面前这个人突然变得熟悉又陌生——当然了,他们才认识几个月,喻文州怎么会有机会把所有的黄少天都读懂?

   黄少天又问:“文州,你拒绝我又给我机会,如此慎重,是因为你认真考虑过我们在一起的未来对吧?”他问得非常小心,几乎是捧着一颗炙热的真心在发问。

   喻文州简直要被这傻问题气得翻白眼。“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听到喻文州的回答,黄少天把心一横,干脆放飞自我,把压在心里许久的苦恼全都倾诉出来,“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追你非常幼稚?非常不现实?一开始……甚至觉得只是一个玩笑?”

   喻文州没说话,眼神等同默认。

   “是不是觉得富二代的一见钟情都不靠谱?”黄少天放大了胆子,整个人都压了过来,双手撑在枕头边上,“不相信我?”

   “呃……”这家伙真的好麻烦。

   “是不是觉得我会用家世地位压着你?觉得我们就算在一起也不会太长久?”

   你现在不就压着我吗!喻文州对这样宛如在大型野兽爪子下的姿势特别有意见,他很想让黄少天让开,却又怕这种节骨眼上讲这种话太伤人自尊心,只好摇摇头,说:“我从来没有不相信你,你知道的。”他觉得这样说还不够好,对不起黄少天此时的目光,干脆也全部交代了:“刚开始,是的,我确实没有想到你会认真追我,但后来……”他顿了顿,别过头假装不在意黄少天蹭在他脸上的鼻息,“后来我知道你是真心的,在电视上看到你刻意戴着小鱼手链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能再随便拒绝你,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喜欢我,我如果拿不出对等的喜欢,只会让我认定自己在消耗你的感情。”

   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会这样回答。他呆呆地咀嚼了一下喻文州的答案,才起身放开了喻文州。“真的?你有这么认真?”他声音发颤,身上滚烫,怀疑自己的病又在闹腾,“你现在……是不是有这样,”他用两只手指比划出个一寸长度,“有这么一点的喜欢我?哪怕这么一点?”

   喻文州简直要稳不住自己的表情。“还需要问?我究竟给你什么印象让你觉得我一直没有在认真?”

   他几乎就要看见黄少天蹦起来欢呼雀跃。“好好好,我在说什么……我真傻,真的。哎我……谢谢……我、这一年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你能给我机会,我真的……真的非常非常开心。”黄少天语无伦次,好不容易把话说完,一拍大腿站起来,不顾自己的脸烧得像个柿子,飞也似地逃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逃了?唉认真的时候还真有点帅?话说他到底几岁啊!这算跟我变相撒娇吗?喻文州用手捂了捂自己过热的脸,翻了个身,心乱如麻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里乱七八糟的梦极多,最后变成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噩梦。喻文州睡得不太踏实,一头冷汗地醒来还没到闹钟的时间。他翻身起来,就要去厨房准备晚餐,却发现早有人就已经主动代劳,简单的一菜一汤摆在桌上,还热腾腾的。

   客厅空空荡荡,他给黄少天的衣服被整齐地叠好放在沙发上。人走了?真逃跑了?这么怂?喻文州心里一凉,有种真的失去了什么的感觉,又试图告诉自己这样也好,麻烦主动撤离,他能好好过个安静的晚上,把乱七八糟的情绪理一理。说到这他忍不住心疼自己调休了的假期——算了,反正周末是没有了,还不如今天狠狠地休息个够。

   可惜没能如愿。厨房飘来一阵香味强行掠住他的注意力,他一转头,那个天大的麻烦正好端端地站在自家亮了灯的厨房里,企图制造更多的麻烦。

   “文州你醒啦?坐下呗,”黄少天戴着口罩围着喻文州的围裙,用非常不合适国际连锁集团小头目的画风挥舞着锅铲,熟练地翻动着锅里的肉片,“再等一下哈,正好看见你冰箱里有三层肉,给你看看我的独门绝技老徐祖传的回锅肉——哎擅自用了你的厨房你不生气吧?你这么好一个人不会介意吧?我吃完会负责收拾的咯。”

   黄少天似乎是一点点摸着了向喻文州摇尾巴求饶的方法,最后这句语气上扬,挠得喻文州心痒痒。但喻文州肯定不会表现出来,他冷静地在饭桌前坐下,冷静地看着黄少天又端出两道像模像样的菜,在黄少天期待的眼神下尝了两口,然后再也冷静不了。

   “这……这也……”他忍不住又动了筷子。

   黄少天感冒没好,折腾了这一会有些累,咳了几声摘了口罩趴在桌子上对喻文州眨眨眼。“怎么样怎么样?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喻文州放下筷子。“非常好吃。真没想到你这么擅长厨艺。”

   “嘿嘿,”黄少天得意,“你不知道的多了,我不是什么事事靠别人的大少爷,我可是真正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男人,你会慢慢知道的。”

   “所以你中午夸我做的饭好吃纯粹只是礼貌的恭维?在黄大厨面前我压力有点大。”喻文州诚实道。

   “咳咳咳……”黄少天一阵咳,“你做的只是有点淡,真的只是有一点,而且我那时饿了,什么都觉得好吃,”他当然不忘补上一句,“你做的都好吃,当然如果你想知道怎么做得味道更浓一些,我可以手把手教你。”

   喻文州瞟他一眼,这话题彼此心照不宣,他决定不再给黄少天深入下去的机会,于是他推了推黄少天面前的饭碗:“吃饭的时候不说话,吃完饭也不用你洗碗,好好吃药。”

   “哦。”黄少天只能点头开动。他扒拉两口饭又停下来,直直地看着喻文州老半天,把喻文州看得一头雾水:这麻烦精又要做什么妖?

   黄少天突然有些恶作剧得逞的笑容:“你刚看见我在厨房愣了一下,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待在你这里,逃走了?”

   喻文州被他猜中心事一口汤都要喷出来。

   “哈哈哈哈,”黄少天“做自己”以后干脆敢想敢说,连着脸皮一起丢了出去,“不会不会,我不会再逃避了,”他用筷子的另一头戳了戳喻文州的眉心,“你说你不是不坦率的人,而我也不是不够勇敢,所以我决定这一年都要这样,直白地面对你,再也不缩着了,我们都对彼此真诚一点怎么样?敢不敢?”

   好啊,我喜欢你这样。喻文州喝下了一口汤,平静地放下了碗。“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放马过来。”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6.

没有你们期待的那种场景我也是失望的,啧。

评论 ( 15 )
热度 ( 72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