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一见钟情 1.

宝贝儿@嗷嗷河豚哭着喊着要金拱门,我只能写了还能怎么办呢!

金拱门临时工大学生x业界精英码农

======== 

1.


    荣耀软件园坐落于R市西北角,三环以外。当初政府决心扶持高新技术产业,大笔一挥批了荒山野岭一大片地盘,强行迁了市内的几个大企业,给了不少优待政策,还在边上附带做了个像模像样的生活区,才让这个搭地铁去市中心动辄两小时的软件园有了点人气。

    又过几年,市里的几所大学集体扩建,政府大笔一挥便把软件园旁白的空地割了去,隔着生活区建了一个大学城,这样一来既给大学生增添了实习就业的机会,又给软件园里社畜吹来一股青春气息,增添了一股活力。

    大学城落成那天,软件园的员工自发组织了一波啦啦队,欢迎学生们入住。

    在这里上班的人,几乎都是扎根于此,虽拿的都是城市精英的工资,却过着十八线城市的日子,每天群租房到公司两点一线,忙起来昏天黑地,除了钱和加班穷得一无所有。学校给他们死气沉沉的生活带来了新的期盼——除了钱和工作,至少还有钓着隔壁学生妹成个家的梦想。

    在这种气氛下,软件园里流传了一种说法,建在边上的大学城就是政府给包办的婚姻,条件都准备好了,能不能成各凭本事。

    金麦劳餐厅软件园分店正好夹在两个区域的正当中。这里晚上最热闹,既有大学城深夜苦读的考研学生在这里借光悬梁刺股,也有软件园通宵达旦的社会的工蜂到这里来吃顿宵夜补充热量。一来二去便有不少情侣在此约会,这到处都有的全球连锁餐厅居然也成了软件园里的相亲角,被当地人评价为鸡腿和薯条拼成的鹊桥。

    金麦劳餐厅勤工俭学的临时工黄少天刚刚目睹了一场世纪求婚。

    某手机公司的小哥摆了一桌子的蜡烛,又委托店员布置了大厅,带着女朋友来店里当场点了99根鸡腿的单子,在油腻腻的鸡腿香和众人惊诧的眼神里递出了戒指。

    被求婚的姑娘当场红了眼眶,呜呜咽咽地同意了。

    全场欢呼鼓掌。

    黄少天涮着炸鸡腿的滤油筐,偷偷跟同样打工的学长郑轩嘀咕:“奇怪了这什么流行?我们店的鸡腿有这么好吃?求婚去哪浪漫不好要在我们店里?”

    一个月生活费只有500其他都得自己赚的穷苦学生郑轩站在前台,边按客户要求把鸡腿一个个包装好边心疼食物:“浪费死了这一天得浪费多少肉。唉,黄少你最近才来不知道,这对小情侣就是在店里认识的,之前这姑娘一下课就来这里吃鸡腿,后来男方把当天最后一根鸡腿让给她才勾搭上的。你别说,我们店里的桃花运还不错,这个月我都见了三对了,都和这鸡腿有点关系——别的员工都叫这鸡腿‘一见钟情’。”

    “啧啧,这鸡腿有这么神?下次建议店长直接改这个名字还能促销,”黄少天瞥了一眼抱在一起体重可能有自己三倍的“新婚夫妇”,眉毛一挑,“我天天呆店里炸鸡腿,怎么就没见到我命中注定的那一位?”

    即将毕业的光棍郑轩怼他:“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你才刚大二,日子还长得很。”

    “那可不行,我发誓我在大学就要把生活体验全,免得以后真进了这隔壁的码农集中营,忙得昏天黑地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还不如杀了我算了。”黄少天说。

    郑轩用一个鄙视的眼神完美地表达了“你不喜欢干嘛选这个专业”的意思。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从小就爱打游戏,我妈说我这么爱打游戏不然去学软件吧,以后工作就开发游戏多合适,我想想也有道理,随便填了一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考上了,”黄少天抱怨,“哪知道进了学校才发现压根不是这么一回事,专业比游戏难很多,虽然我还算有点天赋——当然本少做什么都不缺天赋,可整天对着代码枯燥死了,还不如在这里打工数数薯条数量有意思,哎你说我回头见着一个喜欢的——一个看上去就很温柔很气质的,看着就和我无比登对的,我就把薯条给他加到最大份能引起他注意吗……”

    郑轩日常被这个基佬烦到没有办法,“压力山大,我看你能找着一个能忍你整天这么嗡嗡嗡的就不错了,还挑剔啥温柔不温柔……”

    他话还没说完,店里的门一开一关,一片欢腾的人群里挤出一个白衬衫,脚步匆匆,低调得与周围嬉闹的人有些格格不入,侧着身来到空柜台,飞速浏览了一遍头顶的菜单就要点单。

    郑轩感觉到身边的黄少天腰板突然挺直了,目光全聚集在了那个人身上,下一秒,他被黄少天挤到了一边,“喂喂……”反对还没说出口,手里已经被黄少天塞了一筐子还没炸的鸡腿。

    黄少天鸠占鹊巢,摆出了店里培训时最标准的露齿微笑说:“您好晚上好请问我能帮您什么?今天炸鸡腿大酬宾,那边有对刚告白成功的说只要祝福他们就免费送。”

    那白衬衫轻轻撩了撩长得有些挡住眼睛的碎发,说要五杯美式咖啡,五杯零度可乐,七个“这么大”甜筒,和三个吉士牛肉夹心汉堡。

    他说得慢,吐字清晰稳重,特地把所有菜品的全名一字不少地报齐了,明显是不常来,末了又犹豫了一下,加上了一杯草莓甜心奶昔,仿佛这杯奶昔是偷偷给自己加的。

    黄少天被这慢悠悠报菜名的温柔声音震得七魂八窍都不在原位,五脏六腑过电一般,盯着人的睫毛看了好一会,直到对方说了一句“没了,就这些吧”提醒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赶紧把人家要的菜给录了。

    “请帮我打包。”白衬衫的青年道。

    黄少天满脑子都是怎么跟人多聊两句,听到“打包”二字灵机一动,便觉机会摆在眼前,想忽略都难:“这么多杯饮料您不好拿吧?我马上下班了您在哪栋楼我一会给您送过去?免费的!还有刚刚赠送的鸡腿也给您带过去,我帮您祝福他们了。”

    白衬衫可能从未遇过服务这么贴心的金麦劳,略微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你了,我地址是——”

    黄少天立马打断他:“等等,你说的我记不下来,你加一下我微信,地址直接发给我。”

    白衬衫点点头:“微信就是我电话号码。”他立即报了一串数字。

    黄少天手速飞快,一个名为“索克萨尔”的黑猫头像在他的好友列表里亮了起来。“索克萨尔?这名字帅气啊——好的我备注好了!”他眉飞色舞,“那亲可以先回公司,一会菜品备齐我打包好送货上门,保证您满意!”

    郑轩在一旁暗暗竖起大拇指:这外卖送得高明,实在是高明。一来二去连微信带电话全都弄到了手,还可以后续服务全包办,这个月的优秀店员看起来非得是这个一见钟情的二百五莫属。

    “啧啧,厉害了黄少,看来我要多准备99个鸡腿给你摆告白阵了。”白衬衫离去后,郑轩戳了戳黄少天的胳膊。

    黄少天脸上一阵红,“去去去,赶紧打可乐去,快点快点,我走快点没准还能追上人一起上楼呢。”他想到即将开始的恋爱之旅,脸上笑容就掩不住,自顾自傻笑,引得隔壁柜台的姐姐都转头看他:“黄少遇上什么好事了?”

    郑轩抢答:“他刚遇上一个……唔唔唔——”黄少天立刻捂住了郑轩的嘴:“不许说,说出来就不灵验了——先闭嘴,成了我请你吃饭。”

    郑轩自从遇上这熊学弟经常压力山大无话可说,只好闭嘴打可乐。

    

    十五分钟后黄少天背着硕大的外卖箱出门,临走前还不忘从桌上顺了几个免费赠送的“一见钟情”鸡腿挂在电动车手把上。

    “鸡腿大神,您老人家在天有灵,麻烦保佑我旗开得胜。”他镇重地在胸口画了几个十字,踩着电动车雄赳赳气昂昂、风驰电掣地出发了。

    结果鸡腿大神特别不给面子,说好的旗开得胜变成了折戟沉沙,他被电梯堵在了白衬衫公司楼下。

    大晚上的不知道哪家公司搬运货物,占用了楼里晚上唯一运行的货梯,几个工人把电梯门围了个严实,正往里面一箱一箱地抬东西,领头的那个汗流浃背地向黄少天道歉:“不好意思啊小哥,你看我们这货一时半会还放不好,不然你走走楼梯吧?”

    尼玛我要背着这么大一箱子爬十四层楼啊!你们搬东西好歹也给人留个空吧!怎么能塞这么满考不考虑电梯的心情啊!这什么破楼大晚上这么多人加班怎么能就开一个电梯啊!这他妈一、定、是神给我的考验吧!神啊你知不知道我们送外卖有时间限制超时要扣钱的啊!黄少天内心的咆哮体滚滚而过,在心里竖起了中指,却不能不顾身上的金麦劳制服,脸上还是绷着个笑脸客客气气:“没事您搬吧。”然后大义凛然奔赴刑场一般进了楼梯间。

    走到十三楼的时候万年宅男黄少天已经觉得那个梦里的白衬衫“索克萨尔”像是挂在自己前面的胡萝卜,又远又近地在前方昏暗的楼梯上飘飘荡荡,“呼哈累死我了开局不利还不如放弃算了……”他嘀嘀咕咕喘着粗气扶着楼梯向上抬腿,便看见一个白色身影向下飘来。

    “放弃什么?”

    “哈?我都累到出现幻觉了?”他下意识伸出手去。

    手却被稳稳当当地接住了。“你怎么上来了?”对方又走近了一些扶住了自己。正是那个白衬衫。“唉辛苦了,我看见电梯停了,给你发微信说你在楼下等我去拿就好了。没看到吗?真太辛苦你了……”

    “卧卧卧卧——”黄少天看清来人,硬是把那个特别不雅观的cao字咬碎吞了下去,“卧我我——我还行!还行!你、你、你等着就好了我——”

    对方看黄少天这一口气都喘不上还要说话的模样笑出声来,“别勉强,休息一下再走吧。”

    就差几步怎么能怂!黄少天强行走到楼梯间里喘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手心里一阵滚烫——妈耶,他居然捏着男神的手走了一路!男神的手好软好酥麻好好捏!妈耶我把男神的手捏湿了他会不会嫌我脏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

    他嗖地把自己这只贱手拍了回来,十分不好意思地对着客户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衬衫一愣,笑了:“对不起什么?你爬这么高送外卖我才不好意思,一会跟你店里说一下超时的钱不算吧,我另外多给你一点外卖费?”

    黄少天忙摆手说不要不要送外卖本来就是我自愿的哪能算钱,回头多来店里几次照顾生意就好。

    白衬衫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说了声好,推开了一旁楼梯间的门:“进来喝杯水吧,这就是公司了。”

    

TBC

 

后文点此:【黄喻】一见钟情 2.

评论 ( 32 )
热度 ( 319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