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21-22)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2)

前文点此:【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9-20)

========

Chapter21. 初赛

   

   黄少天几乎是看着冰雨长大,从未见过这等新鲜事,一下子就来劲了。“我的剑在说话?是我的剑在说话?是不是我的剑在说话啊?”他把冰雨摆在桌上,左看右看,激动得语速快了三倍,“我幻听了还是他真的在说话?嗯?冰雨?你再说句话我听听?”他反复问了好几遍,语音和脑内的精神连接一齐响,把喻文州吵得脑子嗡嗡响,“少天你静一静,我头痛。”

   “同意,这家伙实在太吵了……压力山大……哈——”冰雨直接发出了声音。嗓音虽然深沉又威严挺符合一个神秘传说的定位,后面跟的哈欠声却破坏了应有的神秘感。

   黄少天干脆把剑抽出来,仔细观察泛着蓝光的剑神,嘴里叽叽喳喳:“哇塞,老伙计,真的是你在说话?你是个活的?怎么之前都不理我?你这是什么属性?妖精还是鬼魂?”

   “不是妖精也不是鬼我是——我干嘛要告诉你个小屁孩。我要睡回去了别吵我。”冰雨道。然后他又打了个哈欠,简直是一只懒洋洋的猫。

   “不许睡不许睡,你得把话给我说清楚。”黄少天故意用指甲尖在冰雨的剑身上磨,那嘶啦啦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老旧的锯子在锯铁板。

   冰雨立刻求饶。“停停停——求你别这样磨我,磨得我想吐。”

   “你是把剑还怕这个?”黄少天玩心大起,“来来,瀚文,给他来个大的。”

   “哒——嘭——”卢瀚文听令,从黄少天肩膀上跳下来,一屁股坐在冰雨剑柄上,咚的一声,冰雨剑柄在桌上敲了个严实。

   “痛痛痛——”冰雨惨叫,“不要虐待我!”

   “我也觉得冰雨阁下解释清楚比较好。”喻文州随手捏了个火球,悬在冰雨上方。

   这种法术火球的热度极高,冰雨身上的光芒竟然像冰一样熔化了稍许。“好烫好烫!!!快拿开!救命啊我什么都交代!”冰雨哭号道。

   喻文州收了火球,正襟危坐,等着冰雨说。

   “早配合不就不用受罪了嘛,快说快说。”黄少天的好奇心已经膨胀到了顶点。

   “哒!说!说!”卢瀚文也操着刚学会的单字在桌上蹦蹦跳跳。

   被这奇葩一家子这样围观,冰雨十分苦恼。“压力山大……如何说起……”压力山大似乎是这家伙的口头禅,他翻来覆去小声念了几遍,念得喻文州的眉头又紧了,才赶紧开始叙述正文。

   “我本是雪山上独居的冰龙……”

   这话一说出口黄少天又爆炸了,从椅子上噌地蹦起来。“什么?冰龙?你是龙?你说你是龙?现在龙有这么多吗我这一个月就遇上三?说好的濒危物种呢?”

   龙类爱好者喻文州按着黄少天肩膀把他摁回了椅子上,语气都变得如春风拂面:“嗯,您是龙,是冰龙?冰龙极少离开高寒之地,您怎么会在剑里?”

   冰雨继续道:“我也不想啊,我被关进来的,本来我在巢里睡得好好的,某天有个自称是个铸剑师的人类来找我,说想跟我打个赌,我好奇心作祟,一时糊涂,赌输了就被他当成材料封进剑里了,那人叫什么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姓徐——”

   “徐景熙?”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这可真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谁啊谁啊?”并不怎么关心历史的黄少天追问。

   “三百年前……帝国建立之前,还在荣耀大陆上群雄割据的时候,有个铸剑师做了很多神级兵器,使得战争的天平一下子偏向了现在的皇室,大陆最终获得了统一。说他是结束战争的功臣也不为过,皇家史书里至今还有他的传记,”学者喻文州念道,“所以冰雨其实是神级兵器之一?难怪强度超乎寻常了。”

   “他只是一个想赚钱的胆小鬼,谁给的钱多把武器卖给谁而已。”冰雨不忿道。

   “是吗?”喻文州诧异,“虽然我对皇家史不感兴趣,却想不到史诗的背后是这样的真相?”

   说到自己的孽缘,一直懒洋洋的冰雨突然来了精神,主动开了话匣子,“那可不是嘛,我跟你说……”

   

   这一夜就在冰雨和喻文州的讨论声,卢瀚文的呼噜声,和黄少天无数多的问题中度过。

   

   第二天黄少天站在赛场上时,头还隐隐作痛。他一不小心八卦过度,语言系统有点超负荷,缺乏休息的大脑用软成一滩的方式来抗议,恨不得在场上挖个坑就躺下睡了。

   不过这不会影响他初赛的发挥,喻文州昨晚没强迫他早睡也是这个原因,若是初赛都不能用脚指头过,也不用自称是帝国的剑圣了。

   他在面罩下哈欠连连,勉强眯起眼瞄了瞄第一场的对手——新人飞刀剑。

   对方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是这一届最年轻的参赛选手。在全场观众的欢呼声中,他神色紧绷,双手捏紧了自己的剑柄,显然已经紧张得肢体僵硬,本来就不被黄少天放在眼里的实力更要大打折扣。

   他们被安排在正中的场地。此次报名参赛的人数再创新高,为了比赛能在一周内完成,初赛是三场比赛同时进行。诺大的赛场被导力屏障分割成三块,三米高的看台绕着比赛场,侧面用价值不菲的暗红色绒布装饰了一圈,每隔三米立着一面绣着皇家徽记的红黑旗帜,旗帜上的皇家徽章在风中飞扬抖擞,尽显皇家气派。

   看台上密密麻麻挤满了热闹的观众——除了飞刀剑正对的那块皇家坐席。

   皇帝韩文清身着红黑色铠甲,神色严峻地危坐正中,身侧同样雕塑一般一袭白袍的大神官,这两人不像是参加活动,倒像是要召开什么战前会议。

   飞刀剑看不清皇帝陛下的表情,只觉得空气中有种说不出口的压迫感,比他面前这个对手给他更大的威压。他冷汗直流,强迫自己把精神集中在面前的对手上。

   皇帝陛下还未宣布比赛开始,赛场上的风中都带着一股肃杀的决斗气息,手心的汗让剑柄有些湿滑,这不太好,他的老师教导过他:实战中细微的偏差都可能是致命的败因。他并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手滑丢了剑,于是他在衣袍上用力抹了抹手,又重新握紧剑柄。

   他的敌人确实很强大,传说中的“剑圣”,无论此人是否是假冒,敢用这个名字的必然不是泛泛之辈,“我要打败你。”他小声说。

   “喂……伙计,起来干活啦。”这位“剑圣”的声音竟然毫无干劲,甚至充满倦意。

   “哈?什么?”飞刀剑愣了一下。不是说那位剑圣向来不说话?难道面前这个真像传言一般是假货?但他腰上佩戴的名剑冰雨怎么看都货真价实啊?他心里没个准,紧张感又压了一层。

   “啊啊我忘了,不是跟你说话,抱歉抱歉。”黄少天困得脑子一团浆糊,这才想起龙族通讯不需要通过语言,对着飞刀剑摆了摆手。

   黄少天等待的回音很快就到了,一个更加懒的声音在他脑子里浮起来:“压力山大啊……不想动啊……”

   黄少天立刻喷他:“啧啧啧还真是和华丽外表完全不一样的性格啊冰雨大大,你稀有龙的尊严哪里去了,我跟老爸养你这么多年正是用得上你的时候,快醒醒快醒醒,还是你想试试小卢的精神冲击或者文州的火球术呢?”

   “哒!试试!试试!”卢瀚文俏皮的童音适时响起。

   冰龙简直要哭:“饶了我吧,你还好意思说养我,我不是被扔在沙漠还被弄去黑市?知道我这几年日子怎么过的吗!还有我说过不要用剑的名字称呼我我也有名字我叫郑轩——”

   “你叫什么不重要,”黄少天暴力打断,“一句话,比赛你上不上?我还指望你技惊四座给我一个惊天动地的登场表演呢!”

   “滚蛋,遇上法术系再喊我。你叫我做我就做,那才是没有我极地冰龙的尊严了!”这位姓郑的冰龙拒绝交谈,从通讯频道中隐去了声息。昨晚,冰龙企图顺着精神链接进入卢瀚文的身躯,但在喻文州和卢瀚文的武力镇压下,他很快地放弃抵抗,老老实实蹲回剑里转变成现在这般消极怠工的态度。

   黄少天又敲敲剑,冰龙完全不回应,下定了决心要当个“剑里蹲”,黄少天拿他没辙,只能认命。

   “少天,不要紧吧?”喻文州的语气充满歉意。他抱着卢瀚文,在黄少天对面的看台上挥手。莫凡和乔一帆一左一右地把他护在当中;安文逸此时站在对面皇家神官阵队里,全盘监视着喻文州四周的情况。这是叶修的安排,比赛场人山人海,他们无法判断可能出现的盗猎者会从哪个方向袭来。但他们不能把龙藏起来,一方面他们需要通过黄少天与呼啸接触来确认呼啸和盗猎者的关系,另一方面也需要观察所有企图接近龙的可疑人士,从中找出敌人所在。

   卢瀚文小朋友压根不懂父辈的担忧,在这么热闹的环境里,他趴在喻文州身上不老实,一不留神就要爬上喻文州的肩膀去勾搭边上小贩推过来的气球车。

   乔一帆赶紧从贩售车上拿起个粉红色甜筒冰淇淋,放到卢瀚文面前,小龙终于安分一点,接过冰淇淋摆着尾巴啪嗒啪嗒地舔了起来:“哒!哒!哒!”他如琥珀一样的金色双眸中瞳孔微缩——经过昨晚喻文州的特训,现在他能很好地控制心灵感应,成功做到保持理性的同时也能加入通讯,当然附带的就是黄少天被哒哒哒哒的通讯杂音干扰到彻底失眠。

   黄少天又打了个哈欠。“不要紧,对手是个新手,明显没有附魔武器,”他看见卢瀚文在啃冰淇淋,立刻跑了题,“哎我说卢瀚文宝贝儿那个甜筒好吃吗,让小乔给我也买一个,我解决了这个小年轻就去找你们。”

   黄少天一会扶额一会摇头,飞刀剑不明白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战战兢兢地摆好攻击姿势,剑尖直指黄少天的心脏,就这样静候比赛开始。

   “铛铛铛铛……”高悬在场地一角的大铁钟被敲响,看台正中的韩文清站起,抬手,整个竞技场骤然陷入一片寂静。“开始吧。”皇帝低声说,于是铁钟又被敲响了一遍,各个场地的裁判挥下红旗,观众们再次沸腾、呐喊,比赛正式拉开序幕。

   三段斩!最后一声钟响的余韵还未散去,飞刀剑已经抢身奔出,几步跃至黄少天面前,用这个剑客的基本招式作为开场问候。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让对手大吃一惊,横斩、下劈、上挑,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得像草原上捕食的猎豹,猎物的生死决定于电光石火之间——超乎常人的速度就是他的致命武器,寻常对手往往还未拔剑就已然倒下。

   但是黄少天并非常人!飞刀剑三段斩已出,剑锋竟丝毫没有触及黄少天一分。

   “不错嘛,速度挺快。”黄少天衷心称赞,“但是光有速度不行,你的手快于你的心,出剑之时就会展现你的最大漏洞。”

   怪物,飞刀剑的头皮发麻——他看出黄少天闪避他的三段斩时,仅仅是轻轻侧身,连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

   “唉唉唉你这个表情,我看出来啦你在心里骂我是吧,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个比一个浮躁,才这点小技巧就让你不淡定了,来来来,让我教你对前辈应该尊重一点,剑不是心急就能练成的,我告诉你挥剑的节奏!”黄少天抽出备用剑,好整以暇地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剑尖,精钢锻造的剑面发出叮当回声。

   “看好。”他笑眯眯地说。

   

   飞刀剑最终倒在场上时,比赛还不到两分钟。黄少天的剑尖平刺,扑面而来。飞刀剑快速抬剑横拦,对方的独特步法到了面前却只是轻轻虚晃一下,身影消失在视野里。剑圣在哪里?他转身想反击,突然感到脊椎上一阵剧痛,背上结实地中了一个肘击,双脚一踉跄跪倒在纷飞的尘土里,剑脱手,胜负已分。

   “小年轻很有天分,回去好好练练下次再来。”黄少天向他伸出手。

   他却没有理会黄少天的友善,自个儿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拾起自己的剑,站直了腰板:“我才不是小年轻,我是微草的刘小别,总有一天我要打败你!”

   “好,我等着。”黄少天笑答。

   “正中场判定,剑圣赢!”裁判在黄少天这面举起了红旗,看台上尖叫欢腾、掌声雷动,女性观众甚至将手中的彩色手巾挥舞起来,一时间看台变成了五颜六色的缤纷花海。

   “做得好。”喻文州的声音在黄少天心中响起。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赞赏,也夸得黄少天心神荡漾,脸不自觉地红到耳根。

   “哒!哒!”卢瀚文的呼喊声随后就到。

   “瀚文我教你现在应该怎么说,你要说‘老爸好棒!’”黄少天教育儿子。

   “棒!棒!”看台上的小龙学着身边的乔一帆拍着小爪子。

   黄少天举起剑对着看台方向晃了晃,突然愣了一下,炙热的比赛场,喧嚣的人群,笑着的家人,这一切他多么熟悉。

   多年前,那位真正的剑圣也是用同样的动作在对年幼的自己庆祝胜利。他突然明白了父亲的快乐,明白了为什么胜利的荣誉在父亲那边实在不值得一提。

   在此时此刻,一个做父亲的,就只是想讨自己儿子开心而已。

   

   Chapter 22. 贤者之石

   

   第一天的比赛一直进行到晚上。

   天空最后一抹赭红色黯淡下去,钻石一般的星辰从天际线的尽头亮了起来,竞技场内雷霆工业特制的圆球彩灯次第亮起,漂浮在空中,红红黄黄的彩灯闪烁着每个人的脸庞。

   场内依旧人声鼎沸,小贩推着饮料和零食的推车穿梭在看台走道,时不时吆喝两声:“爆米花,冰淇淋,气球,彩带,便宜了!”遇上挥舞着双手特别激动的观众,还加上一句:“先生小姐要不要下个注?现在下注,说不定明天就是百万富翁了哦!”

   “五十银币,剑圣赢。”喻文州往小贩的车上放上一个钱袋。

   “我也下注,剑圣先生赢。”乔一帆跟着摸出三个银币。

   “三铜板……”莫凡小声说。

   “这位先生也是买剑圣?”小贩问。

   莫凡点了点头。

   “哒!哒!”卢瀚文叫着向小贩挥爪子,递上了刚从喻文州斗篷上扯下来的扣子。

   “这位可爱的龙蜥小朋友是不是也要下注?可惜我们不支持龙蜥货币。”小贩摆摆手。

   “咕……”卢瀚文有些遗憾。

   “追加十银币,替他下注。”喻文州又拿出些钱拍到小贩的车里。

   “哒!”卢瀚文满意地拍手。

   小贩收了钱满脸堆笑。“好咧,几位客人这是你们的下注券,比赛结果出来后可以去门口的兑换中心领奖。”

   “喂喂,我说文州,要下注也不豪迈一些,有多少钱通通给我压上去,一会去门口连本带利把他们赌庄有多少钱全扫了,再分我一点零头算作辛苦费呗。”黄少天在通讯频道里放出豪言壮语。

   “小赌怡情而已,你有工资还不满足?”喻文州鄙视道。

   黄少天深沉道:“说到工资,你买了冰雨够抵我多少年工资啊?话说你到底多少钱拍回来的,我也好写个欠款借条,你不肯说我只好去逼问酒吧那个奸商了。”

   如果真是天价实在还不起我就卖一辈子身给你,黄少天在心底嘀咕嘀咕。

   “你可以试试,我觉得叶老板也不会说的。”

   “嘿,你们这些个高智商的还拉帮结派,是不是带上对面那个大神官凑一个帝国心脏组?”黄少天不服。

   “那不敢当。”喻文州笑答。

   场上的钟声再次响起,这是黄少天今天的第四场比赛。黑色皮肤的魁梧巨人挥舞着大剑,耀武扬威地扫起阵阵尘土,蛮不讲理地攻了过来。

   黄少天从大剑落下的缝隙中闪身而过。这么巨大的体型,这么重的剑,这对手让他多耗几个回合就会因体力不支而投降。反正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他兴致极高哦,索性放飞自我和这个大块头玩捉迷藏。他居然连剑也不抽,绕着场地跑了起来。

   观众席里发出阵阵嘘声。

   “吵啥呢,本剑圣在热身!你们这些猪看不懂嘛!今天这些菜鸡还没让我活动开呢!”黄少天居然边跑边隔空跟观众吵架。

   被打上菜鸡标签的飞刀剑刘小别在外场恨得咬牙切齿。

   喻文州对黄少天很放心,转头去看另一场比赛。右侧场地看台是呼啸的场地,比赛还没开始,一名包着头巾的嚣张青年被一群带着呼啸徽记的绿色披风簇拥着,一脚踏在看台围栏上,拿着导力扩音喇叭用力喊:“小的们,给老子喊起来,呼啸必胜!”

   “喝喝!呼啸~必胜!”

   “哈哈!呼啸~必胜!”

   整齐划一的加油声似乎让地面都震动了起来。这阵势坚持了一整天,真是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和活力,喻文州心想。他俯视场内,只见刘皓的剑上缠绕着阵阵火光,烈焰的锋芒吞吐不定,将剑身延长了一倍有余。

   这个举动并没有太大意义,魔剑士和真正擅长法术的术士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魔剑士的法术作用范围小得很多。长距离施法不易控制,延长剑身纯粹只是增加自身负担而已。但刘皓还是选择这样炫人耳目的华丽技巧,一方面是他性格本身使然,另一方面显然是他有绝对的自信在保有余量的前提下稳赢对手。

   刘皓出手了。一记地裂波动剑,将对手脚下的泥土翻成碎渣,对手打开武器上的魔法屏障,正欲跃起,火舌却从四周飞卷而来,像炙烤食物一样将魔法屏障整个架起。

   “Flamme,Brennen!”刘皓念咒,火光更盛,极高的温度使他的对手哭喊起来:“不……放了我……我投降!”

   对手明显已经放弃抵抗,刘皓却暗加了一个别人不易察觉的法术增强。他的对手发出更加惨烈的哭号。喻文州皱了皱眉,这变态只是想折磨人,毫无比赛道德。

   场边的裁判赶紧挥旗。“右场判定,呼啸刘皓胜!”

   “哈哈哈哈。”刘皓狂妄地笑着,他的火焰在空中摇摆两下,才将对手重重抛在地上。“看到没?剑圣大人,下一个趴在地上的就是你了!”他的剑带着盛气凌人的炎尾,指向中间场的黄少天。

   “讨人厌。”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在卢瀚文的通讯频道里说。

   “但是很强。”

   “嗯。”他们俩简单交换了下意见。

   “尽管来吧。”黄少天说着,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巨人。

   

   比赛结束后,他们在兴欣酒吧的角落里围了一个小桌,避开醉醺醺的冒险者们,一边庆祝黄少天初战告捷,一边讨论盗猎者。

   “文州,今天你关注了呼啸吧?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吗?”黄少天边喝饮料边问。

   “刘皓没有看见我们,他的矛头全都在你身上。”喻文州沉思,“但呼啸人多势众,我不能判断他们团队里会不会潜伏着盗猎者。”

   “有些棘手,我方在明敌方在暗,除了加强守备以防万一之外,没有更好的方法。”黄少天低声道。

   “嗯,确实……”喻文州沉思片刻,转头问安文逸,“大神官大人有什么指示吗?”

   安文逸的回答依旧一板一眼。“皇室内部的情形我不便透露,导师让我转达你们,这几天必会出结果。”

   “好的,请代为转达谢意。”虽然这个答复几乎没有实质性内容,喻文州却认为这是个好消息。皇室十分重视卢瀚文,若是能从源头拔除盗猎者,他们也不必担心这帮人还会有余力继续找麻烦。

   这时叶修叼着根烟,端着两个大盘子出来,摆到他们桌上:“来来,我们大厨听说黄少天赢得漂亮今天心情好,给你们加免费夜宵。”

   “万岁!你们大厨够义气!”黄少天看着盘子里的几个大鸡腿,口水直流。

   喻文州动筷子把食物翻了个面。“我总觉得……这个烤鸡腿撒了黑椒还要加蛋黄酱的做法,在哪里见过?”

   黄少天一愣,“文州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起一个人,是他?不对,你认识他?”

   喻文州把卢瀚文放下,给边上的乔一帆使了个眼色,对小龙说:“瀚文,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带着乔哥哥去那边的厨房,把那位厨师先生‘喊’出来好吗?”

   乔一帆心领神会,立刻站起,跟着一蹦一跳的小卢进了厨房。

   厨房只有三米远,黑门帘后面不一会就穿出惨叫:“干什么走开走开——疼疼疼!小鬼头你要咬死老夫啊!别咬了裤子要破了!乔一帆你也放手!我跟你出去就是!”

   “哟!魏老大!”

   “魏老师,别来无恙。”

   两人一起向一脸胡茬的厨师——魏琛打招呼。魏琛有些窘迫,他显然不情愿见到这两位晚辈,出了厨房就不想往前走,表情尴尬地杵在原地。卢瀚文大功告成,愉快地蹦回喻文州怀里。叶修幸灾乐祸扶着桌子笑个不停,烟灰抖落了一沙发。

   “哎我说文州你怎么会认识这个混蛋老头的,”黄少天拿起个鸡腿毫不客气地大啃了起来,“虽然他也算个术士,但我看你这么斯文一个人不像是会跟他鬼混的啊?你快好好介绍一下前因后果,他是不是欺负你啊?比如说逼着你捣腾什么贤者之石,我跟你说他为了那块破石头简直要疯了,我父亲去世后他是唯一的远亲,结果他把未成年的我扔给佣兵队锻炼,就跑去术士时钟塔说什么那边资源齐备……”

   被黄少天叽叽呱呱抖落了一堆陈年往事,魏琛的表情有点哀伤。“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当年我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妄想深入神的领域确实非常对不起你,现在已经放弃了这个课题……”

   “老师在时钟塔的时候,教会我很多东西。”喻文州倒了杯水,招待魏琛坐下,“要是没有您之前的努力,贤者之石的研究也不会顺利完成。”

   魏琛整个人跳起来:“什么!你完成了?石头呢你带着吗?秘典上说的千年奥秘到底是什么?”

   喻文州解释道:“那只是个古老的法术增幅装置而已,并没有传说那么神乎其神,真正发挥作用还需要大型法术装置配合,我认为这种技术在现在已经不实用了,况且——”

   “他那颗石头送人了。”叶修帮他说完。

   “送人?你怎么能把这种东西送人?你知道这石头是多少人多少年都做不到的梦吗,你能这么大方送人?送给谁了?”魏琛难以置信。

   喻文州一反常态,咳了一声偷偷看了眼边上的黄少天,说:“送给一个特别要好,又正好需要这块石头的……朋友了。”

   黄少天的脸也一阵滚烫。

   “是嘛,我还是没机会亲眼见一次啊。”魏琛忙着伤感,压根没注意面前两人的猫腻。这么多年他倒也已经放下心中执念,只是与梦想次次地擦身而过让他不胜唏嘘,他点起一根烟,深吸一口,看着灰白烟雾在眼前飘散,才慢慢开口:“老夫对不起你们。”

   黄少天立刻搭住魏琛肩膀:“都那么多年过去了,魏老大你说这个干啥?我见到你开心还来不及,要没有你把我踢去沙漠,我还没机会磨炼出现在这种剑技呢。来来来叶修拿酒来,我们先喝个痛快!”

   “我从未觉得魏老师离开时钟塔是个错误的决定,如果没有当年的你,也不会有现在的我。”喻文州接着说。

   魏琛看着两个年轻人眼里的光芒,眼眶有些痒,觉得几分钟前还介意不能当面给黄少天加油的自己实在有些蠢。往事烟消云散,他现在还能和生命中最挂心的两个后辈同桌畅饮,确实是人生的峰回路转,他仰头喝下黄少天斟满的一大杯啤酒。

   “魏老大好酒量!再来一杯!”黄少天哗啦啦鼓掌。

   “哒!啪啪!Apa的Apa!棒棒!”卢瀚文冲魏琛拍爪。

   魏琛这才注意到小龙身上的法术伪装:“卧槽你们两个搞的这小龙蜥……怎么有翅膀还会说话?不……这不是龙蜥?我的天这什么玩意——”

   “老魏,你离开这么久,你干儿子和你徒弟搞在一起连孩子都有了,你怎么想?”叶修伸手想拍卢瀚文的脑袋,却被金色大眼睛怀着恶意瞪了回来。

   ——夸嚓一声,魏琛的下巴简直要掉到地上。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76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