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溪山伏魔录 上

    *喻文州生日快乐。

    *睁眼说瞎话的古风。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

    

    溪山距南郡二十里路,山中藏了一处奇妙的大宅。宅子绿瓦白墙依山而建,大门中央悬着个匾额上龙飞凤舞几个大字“蓝溪阁”。从围墙外往里望去,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鳞次栉比出类拔萃。

    没人知道这座宅是什么时候建的,没人知道这座偏僻的宅邸是怎么建的,更没人知晓里面到底住着谁。住在附近的农户从未有人见到大宅里有人出来,亦未见过有活人进去探访。有好事者想翻越大宅的围墙一探究竟,竟是在跨越围墙的一瞬间失去了神志,第二天被人发现此人完好无事地躺在山脚下的酒肆里。

    一时间关于大宅的由来更是流言四起,连南陵王府都不得不派人去一探究竟。据说南陵王世子黄少天亲自在大宅外等了一天,黄昏时候大宅开了门把人迎了进去,黄少天没过多久便出来了,口中直念着“奇怪,真是奇怪……”

    大宅里到底有什么,黄少天对此守口如瓶;而不知是从哪天起,坊间开始传说此处住着仙山下来的神仙居士,在此处降妖除魔,顺便静候贤主知音,时机成熟才出山入世。

    这么一来南陵王府更是面子挂不住——这不暗讽了王府不够贤明,请不到山中的散仙吗?王府镇守西南数十年,土地富饶百姓安定,还从未受过此种侮辱!于是这天一大早,入过一次仙府的世子被老王爷赶了出来,带着黄金白银和珍品古玩,浩浩荡荡一个车队上了溪山。

    车队慢悠悠行了半天,申时才到溪山地界,黄少天一身朴素布衣,骑着名驹夜雨一马当先,带着小厮先进了路边的酒肆。他放下佩剑刚刚坐稳,就听得旁桌几个人在嚼舌根,话题自然围绕他这次上山的事情。

    “喂喂,听说世子的车队已经快到了。”一个农夫模样的人如是说。

    “我刚来的时候看见了,好多箱宝贝,”边上的行商接口道,“这说是去求贤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去求亲的呢。”

    黄少天一听一口茶水都要喷到桌上,内心暗自叫苦不迭。人人羡慕他得以入府见得仙人,没人知道仙人那抠脚大汉一般的尊容……实在破坏众人心中对神仙的美好向往。

    “一会看看热闹去?”

    “看什么热闹,有什么好看的?”

    “据说王府世子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我家闺女一大早就带着花等在那蓝溪阁的门口了。”

    “别提了,我老婆也去了,现在蓝溪阁外头里三层外三层都是闲着无聊来围观的乡民,我看一会世子别说是敲门了,要从人群中进去都难。”

    这话黄少天听了洋洋自得,他素有南郡第一美男的名头,走在路上都有姑娘们抛花相迎。至于那蓝溪阁到底进不进得去,他其实并不在意,那姓魏的散仙既愿意见他一次——第一次还算相谈甚欢,言语间还明示暗示自己愿意收黄少天为徒——还能不给他开第二次的门么?

    于是他让小厮去通知车队行慢一些,嘱咐店小二来几个小菜,上一小壶此间独有的溪山酿,打算在此消磨一下时间,待围观人群散去后再上山。

    边上几个人居然开局赌起了南陵王府带来了多少钱财,言辞更是吹得天花乱坠。他懒得和市井乡民一般见识,独坐独饮,几杯酒下肚,享受着微醺时分的惬意,突觉一阵清风拂面,对桌便是坐下了一人。

    那人书生模样,着一身淡色长衫,长发披肩,脑后随意地插了根木簪扎了个小髻,背了个长条的包袱,眉眼间皆是水一样的和顺。

    “这位大侠一人独醉不会有些寂寞,不介意在下相陪一阵?”书生道。

    黄少天比了个“请”的手势,脑子里懵懵地想:仙人应当是这般模样才对。

    书生倒也不见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黄少天的杯子满上,也不等黄少天举杯,轻轻碰了碰杯子仰头便饮。

    他亮空杯底给黄少天看。“先生真是爽快人。”黄少天称赞道,便把自己那杯酒也一饮而尽,“我再敬先生一杯。”黄少天将酒满上,又喝一杯,对方也效仿。

    酒逢知己,陪坐的又是个十足的美男子,黄少天心中甚是快意,话匣子自然藏不住:“先生尊称?这是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在此处驻足莫非也是想看南陵王府求亲——呸呸,求贤的热闹的?”

    书生笑道:“在下喻文州,溪山读书人而已,去往南郡路过此处见热闹非常,忍不住停下来看看。南陵王府求贤?此话怎讲?”

    黄少天兴致极高,不厌其烦,叽叽呱呱把自家这一大出戏详细地说了。

    喻文州啧啧称奇:“想不到这蓝溪阁上真有仙人,我在此处住得久了,还第一次听说。”

    “唉你别太好奇,要我说……搞不好仙人根本就不是大家想的那样。”黄少天摆手道。

    “嗯?”喻文州不解。

    “仙人嘛……也是有各种各样的,毕竟散仙也不全是人,比如古灵精怪修炼成的啦,什么野猪精、山猫精、鲤鱼精之类的,万一长得歪瓜裂枣也未可知,”黄少天道,“都说仙人一定好看,可见过仙人的又有多少?你怎知那么漂亮一个仙府,里面住的不是抠脚大汉呢?”

    “哈哈哈哈……”喻文州大笑起来,“这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你就不怕被蓝溪阁知道了要怪罪于你?”

    “不怕不怕,”黄少天满不在乎,“这离蓝溪阁还远,他听不到。”

    此时外头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王府的车队优哉游哉,终于到了。黄少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正想邀喻文州一起出去看热闹,却见喻文州端着杯子面色凝重。

    “怎么了?”黄少天不解。

    “王府的车队,载着这么多金银财宝,带来这么多人,就不怕路途险恶,有人抢劫?”喻文州道。

    黄少天哈哈大笑。“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次可是南陵王世子黄少天亲自押送,这世子年纪轻轻便是当朝第一用剑的高手,十五岁便封了御前侍卫,早些时候他浪迹江湖行侠仗义,民间甚至尊称其剑圣——有他押送,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小毛贼敢上门送死?”他本就没打算隐藏身份,吹嘘起自己更是来得意洋洋,还特意把玩放在桌上的祖传神剑冰雨的剑穗,生怕对方认不出自己似的。

    喻文州托着下巴沉吟道:“若是来的不是人呢……”

    “不是人?什么意思?”黄少天惊道。

    外头突然传来妇女尖叫,接着是混乱的呼救声。“救命啊!!!有蛇!!!”

    黄少天提了剑便冲出去,只见山道旁的树上挂满了黑漆漆、绳子一般的影子——都是蛇,张着血盆大口便嗖嗖地向人袭来。

    被咬着的人惨叫不已,围观的人纷纷四下逃窜,送货的车队被冲散,人仰马翻,场面十分混乱。

    黄少天吹了个口哨,白马夜雨长啸一声,自行挣脱了束缚冲了过来。他旋即翻身上马,还不忘回头对喻文州喊道:“先生找个地方躲好!自己小心!”

    喻文州抱着自己的长条包袱站在酒肆的棚子下,应了一声,面色沉稳,不知在想什么。

    黄少天骑着夜雨冲入人群,长剑出鞘,剑如游龙,几剑便把靠近人群的黑蛇斩成两截。他拉紧缰绳,夜雨立起前蹄,重重地踏在泥土地上,激起尘土飞扬,几只黑蛇受到惊吓,甩着尾巴逃窜进树丛。

    但这样还不够,树上缠绕的黑蛇越来越多,嘶嘶地吐着信子探出头来。

    黄少天立马挡在道中,大喊道:“小卢带着乡亲们先撤!被咬的受伤的带回去微草堂给王医师看看!财物不要了,我来断后!”

    他的随扈小厮卢瀚文是个机敏孩子,立刻招呼了众人后退,只留下黄少天一人与蛇群相对。

    黄少天又斩落几蛇,却是被蛇群包围在正中。

    靠靠靠,难不成我这辈子没机会以身殉国战死沙场,却要莫名其妙被这些妖魔给吃了?他头皮发麻,剑却是越挥越快,飞溅的蛇血如落雨一般沾染了他半身。

    “黄少小心!”卢瀚文惊呼。一只黑蛇从树上飞跃而来,这妖物仿佛有灵性,攻击角度刁钻至极,黄少天只顾着眼前群聚的蛇,后背空门大开,眼看便要躲避不过。

    “铛!”

    琴声骤起,那黑蛇仿佛被看不见的利刃割裂,断在半空中。

    黄少天回头一看,不知喻文州是何时站到了屋顶,一手托着把通体焦黑的琴,另一手捏紧了琴弦。

    “继续,我掩护你。”喻文州道。

    就知道你不简单。黄少天轻轻一笑翻身下马,手中冰雨抖开,招式更是华丽。喻文州手指轻弹,琴声立刻跟上,琴音制造的气旋恰到好处地补足了黄少天每一招的空缺,铿锵琴音如擂战鼓,更是给剑圣的剑舞做了绝妙的伴奏。

    黑蛇死伤大半,剩下的也悉悉索索地游回树丛里去了,周围的人都看呆了,不知谁带的头,人们哗啦啦鼓起了掌。

    “呼累死我了——还有吗?”黄少天擦擦汗,用剑尖挑着地上的蛇,逐一确认,“都死光了吧!靠靠靠这堆什么玩意!这溪山上什么时候有这么多蛇!”

    喻文州从屋顶上稳当当地跃下,正落在黄少天面前。“这邪物不是山上的东西,都是最近从别的地方汇集过来的。”

    黄少天眉毛一挑。“嗯?你好像知道点什么?说来听听。”他的剑未收,剑尖转了个头直指喻文州,似是无意却暗含威胁。

    喻文州谨慎地看看周围。已近酉时,丹红的太阳在西方的天空里坠入云层,颇有些无事退朝的意思。“这不是个说话的地方,日落以后阴气更甚,邪物会越聚越多。请世子到府上详谈。”

    “府上?”

    喻文州指了指上山的路。“蓝溪阁恭候世子多时了。”

    “你说什么?蓝溪阁?”黄少天瞪大双眼,“卧槽……你是个仙人?你和阁主什么关系?难道你就是那阁主?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不是这样?你你你怎么变这样了?卧槽卧槽我刚刚似乎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你能不能选择性失忆一下?”

    喻文州对黄少天的脑回路不予理会。“阁主出门云游,我是首席弟子,现在暂代阁主。”他又补充道:“我修行未够,尚未成仙。”

    黄少天明显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不然你要告诉我那才是你本来模样现在只是个伪装我今晚就不用睡了……”他小声嘀嘀咕咕,“喂喂,看在我陪你喝酒的份上,你不会去跟你师父告状说我吐槽他形象不佳吧?”

    喻文州没搭理他。他从袖子里摸出一沓符咒,挨个分发给附近的乡民。“把这个贴在门上能辟邪消灾,太阳落山以后别出门。”

    乡民们千恩万谢,领了符咒一窝蜂全散了。卢瀚文见此情形,委屈地看着黄少天:“黄少,我们怎么办?”此时已接近黄昏,回去的路途遥远,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日落前离开溪山。

    黄少天收了剑,对着喻文州挤眉弄眼,“还能怎么办,这家伙既然是在等我,那我去就是了。这仙人住的地方肯定安全的吧?我这来送礼的一大家子人呢,你可得发发善心都收留了。”

    喻文州点头。“自然。请诸位到府上休息。”

    

    上山的路极其无趣。黄少天带来的人只是普通的家丁,遇上这事早就吓得魂不守舍,一个个忧心忡忡心不在焉;平日最有活力的卢瀚文也怕蛇,捏着夜雨的缰绳寸步不离跟在黄少天身边。只有黄少天见多识广,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满不在乎,又对喻文州保持着蓬勃的好奇心,亦步亦趋地粘着喻文州,完全无视了喻文州“稍后详谈”的建议,一路上嘴不停歇,企图立刻就从喻文州口里套出点话来。

    “喻兄,你怎知我是世子?你是不是在那里等我很久了?为什么刚见面的时候不说?你知道这些蛇怎么来的?你们蓝溪阁和这邪物不是一伙的吧?欸你既然请我上山,就说明你们有办法对付邪物的吧?你们有办法吧?有没有啊?”

    他身上有股蛇血的腥味,喻文州皱着眉躲开两步远,从他唠唠叨叨的长篇大论里选了简单的问题来答:“你的马可不是在寻常人家能见到的。至于那些邪物,必然和我们修仙炼道的不是同一路,一会我会详细说明。”

    然后无论黄少天变着花样怎么问,喻文州就只有一句“回府详说”。

    黄少天碰了一鼻子灰自知没趣,只得抓了跟狗尾巴草去逗夜雨。结果这蹄子今天受了些惊吓也不怎么愿意买主人的帐,快跑了两步甩了黄少天一脸尾巴毛。

    黄少天正要发作,喻文州扯扯他袖子。“到了。”

    面前就是蓝溪阁的大门,日落西山,这大宅子的白墙森森,绿瓦幽幽,莫名地透出一股鬼气。

    卢瀚文抱紧夜雨的脖子快哭出来:“嘤嘤嘤黄少来这真的没错吗?”

    “瞧你这出息,”黄少天捏了一把卢瀚文脸,“还不赶紧上前面去报我名号,我大南陵王府怎么能被这一点妖邪事物吓成这种模样?想当年我浪迹天涯什么奇怪的玩意没见过,不就是蛇嘛,我都给你们切了做蛇段——多带些回去还能泡酒壮气养肺,说起来——”他转头对喻文州,“文州啊,贵府有酒吗?我下午没喝尽兴一会继续啊?”

    他吹这些牛套这些近乎根本毫无用处,跟在后面的家仆也脸色惨白,谁也不敢上前。

    还是喻文州自己敲的门:“阿轩,郑轩,开门了,是我。”

    门吱呀一声开了条缝,露出半张没精打采的脸:“师兄你可回来了——哎哟,压力山大,你怎么带这么多人回来?师父不是说不要管外面的事情吗?”

    “师父也说了见到南陵王世子务必带回来,”喻文州扯过黄少天的手臂,“我这不是把人领回来了嘛,快开门让我们进去。”

    黄少天用笑容展示了他最大的善意。

    “这……”郑轩略显为难,他低声道,“可还有这么多普通人,不好吧?”

    喻文州态度强硬地推开半扇门,“没什么好不好的,师父不在,阁里我说了算,我说开门就开门,顺便喊景熙宋晓出来收拾一下院子把这些客人都接进去。”

    

    在喻文州首肯下,王府一行人把带来的车马连同礼物一起塞进了蓝溪阁的中庭,精致的小院子顿时拥挤不堪。喻文州吩咐师弟们收拾出几间空屋给下人居住,黄少天则是住进了喻文州隔壁的上房。

    蓝溪阁内仅有弟子十余人,这些平时清净惯了的修行之人对王府这群不速之客颇有微词——这些不满在黄少天打开礼物箱时全变成了赞美,让喻文州伤透了脑筋。

    “是我平时管教不严还是蓝溪阁的教导方式出了什么问题?你们怎么会对这些凡俗之物兴趣如此大?”他认真烦恼,“这些礼物世子明天还是让人带回去吧,我们这里确实不需要……”

    “不需要?”黄少天随手就从礼物箱里捞出一本书来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

    “紫翁的《太古遗音》断篇?!我找了如此之久以为已经绝版了,你……你怎么会有?!”喻文州瞪大双眼。

    “紫翁是我曾爷爷辈的至交,这可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太古遗篇》,世上恐怕仅此一本,想不想要?”

    “鄙人是修道之人……”喻文州沉下脸来,“怎能被俗物……”

    “是吗?你真的不要?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真是可惜啊,这琴谱压箱底十多年,最后落在我这种音痴手里,”黄少天拿着琴谱翻了翻,“这上面的鬼画符我可真一个字也看不懂,只能拿回去垫垫桌脚,实在太可惜了。”

    “你……”喻文州气得脸都绿了。

    黄少天突然笑开了,把琴谱拍在了喻文州身上。“拿去拿去,这东西给你才有用。我说喻道长,别整天憋着张脸,你长那么好看不是用来愁眉苦脸的,人间万物有趣的地方这么多,享受够了再成仙呗。”

    喻文州抱着琴谱愣住了,不知该说什么。

    黄少天摆摆手说不用谢我,便帮着卢瀚文收拾东西去了。

     

TBC.

========

后文点此:【黄喻】溪山伏魔录 中

边写边改实在写不完了先发个开头!

祝我爱豆生日快乐哈!

今天我就蹲家里码字了争取一波更完一波带走!

评论 ( 5 )
热度 ( 109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