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17-18)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2)

前文点此:【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5-16)

========

Chapter17. 航海日记 之二

    

    “霸图帝国公历182年  3月22日  天气晴

    “昨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做梦一般,我竟然无意中见到了传说中的黑龙,那一幕的惊险让我现在想起还心有余悸。看到莫凡带着血倒下,黑龙发狂的时候,我坐在地上全身发抖,胆小得连‘逃跑’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

    “但我觉得我不能停留在过去的恐惧中。仔细回想起来,张佳乐前辈、方锐船长、喻文州前辈、黄少天前辈、安文逸前辈……包括跟我同龄的莫凡,都比当时无能为力的我强大得太多,正因为我弱小,所以我必须向前看,我想知道如何能变得像他们一样强。

    “早饭过后我扶着莫凡躺下休息,安文逸前辈医术很好,莫凡已经好了很多,前辈说他可以跟我们的船一起回大陆;张佳乐前辈和黑龙先生出去巡视,方锐船长依旧闷闷不乐,我看到黄少天前辈跟他说了些什么,之后他们好像达成了什么共识,总之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方锐船长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样子。

    “张佳乐前辈回来了,他在岛另一头的沙滩找到两套潜水设备,这种雷霆出品的新型设备可以潜行1-2里格;还有些脚印,他断定敌人必定还有船,也许藏在群岛的其他岛屿上——既然余下的敌人选择撤退,短时间内就不会再次骚扰我们。‘再来一次更好,上次被他们偷袭得手,这次我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砍一打……’黄少天前辈说,他也对昨天自己感到不满,一心想着找个机会再大显身手一番。

    “这时候方锐船长不信任地打量着我。‘我不会把昨天的事说出去的!’我赶忙说。‘来来来我跟你说清楚这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其实是这样大概半个月前我跟文州……’黄少天前辈非常友善地拉过我,用他那超乎寻常的概括能力,滔滔不绝又有条有理地说清楚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少天,说慢一点,小乔需要时间消化。’喻文州前辈笑着说。他真是个好人,我再三表达了谢意,也感谢黄少天前辈愿意这样相信我。‘诚实正直的好孩子,’黄少天前辈拍着我的肩膀说,‘方锐大大,好好栽培一下,这两个可是你们兴欣的未来之星。’他这样看好我,让我倍感压力,如果我有莫凡那样的一技之长,此刻我就能理直气壮地提出向他学习剑术。

    “午饭是我跟张佳乐前辈一起准备的。用岛上储备的一些素菜和肉类,我做了点家乡小炒,前辈们都很喜欢,莫凡也吃得津津有味,能看到他少有的表情变化,我也很高兴。之后喻文州前辈宣布了离岛的决定:‘既然敌人已经不在了,我们得加快行程,尽快返回大陆,寻找唯一的线索——呼啸。’他是这么说的。于是我们离开屋子,去找我们的船。

    “张佳乐前辈打头,我扶着莫凡和方锐船长走在最后。我心里打定主意要学习武艺,却差一些勇气说出口。‘船长,’莫凡喊了出来,‘这家伙有事要说。’他又看了我一眼,依旧面无表情,但我想他是在鼓励我。

    “‘是的!’我大声回答,‘我想变强!请船长教导我!’

    “‘哈哈哈哈……’方锐船长爽快地笑起来,‘好,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不怕苦的话,明天开始不用擦甲板了,跟着我做事,我来训练你们。’

    “‘谢谢船长!’我深深地鞠了一躬。这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瞬。

    “然后我们上了小船。张佳乐前辈摸了摸小卢的头,他对喻文州前辈说:‘我和大孙的故事已经终结于此了,你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那十个约定,最后的两条应该由你们来改写!’‘我知道了,谢谢前辈。’喻文州前辈笑答。

    “我们在张佳乐前辈的目送中划离风琴岛,直到上了大船,我依旧能看到他在沙滩上用力挥手的身影。这真是个神奇的人,让人感觉他永远不会老。

    “晚上风平浪静,虽然在小船上时安文逸前辈建议过对雇佣的水手进行全面的排查,喻文州前辈和船长却不赞成,在大海上行驶必须依靠水手,船上不能乱,按兵不动、暗中观察才是上策。所以黄少天前辈单独拉走爱尔萨克大副,与他喝酒套近乎打听消息。

    等到大副被他灌得不省人事了(他的语言技巧真是太厉害了!),他来对我们宣布:之前混上船的巨人水手来自巨人的故乡齐亚山脉,平日沉默寡言,也不谈家里的事情,大副不清楚他的底细。另外,并没有听说有其他水手曾经加入呼啸。所以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黄少天前辈也决心回到首都后直接寻找呼啸的首领。

    “方锐船长让我明天一早找他(有机会学习了?),我心中愉快,写完这篇有些长的日记就睡。

                         “兴欣货船    甲板见习生    乔一帆”

    

    “霸图帝国公历182年  3月23日  天气晴

    “今天的航行很顺利。

    “吃过早饭后,小卢终于醒了(它睡了一整天)。黄少天前辈很是兴奋,他一直期待着小卢在继承龙族知识后能说出不一样的话语,所以他向小卢演示了好几遍自己名字的叫法:‘小卢小卢跟着我说,黄少天——黄——少——天——你看着我,这样发音,huang——shao——tian……你明明可以喊Apa的你来试试试试……’可小卢不明白,它歪着脑袋,瞪着大眼睛,把疑惑的目光投向笑个不停的喻文州前辈。

    “‘少天你太急躁了,它只是继承了知识本身,还需要时间慢慢理解。’喻文州前辈说。这两人和好如初,他们之间的和谐气氛总是让人无法相信他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靠靠靠我觉得它可以的!小卢你试试呀,黄——少……’黄少天前辈还不放弃。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小龙眼里转过一丝蓝光,突然开口喊:‘黄……少……黄……少……黄少!’声音是甜甜腻腻的童声,清脆动听。黄少天前辈简直感动得要流下泪来,他握住小龙的小爪子,大声宣告:‘文州你看我儿子会喊我名字了!它很聪明的!’‘黄少!’小卢又喊了一声。‘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吗?’喻文州前辈泼他冷水,‘天……字呢?’‘不对啊,卢瀚文小混蛋!你别给我起奇怪的绰号啊!’‘不要在孩子面前言语粗俗,对教育不好,现在他会学。’‘黄少,黄少!黄少混蛋!’卢瀚文有样学样,小小的船舱里满是他天真无邪的童音。

    “所以接下来大半天时间,黄少天前辈的时间都花在了纠正小卢瀚文那奇怪的口语上,到了傍晚我们抵达亚苏拉港换货时,他已经筋疲力尽了。

    “‘我放弃了,黄少就黄少吧!他不喊混蛋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他垂头丧气地承认失败。

    “‘下次要注意,小孩子的教育没这么容易。’喻文州前辈总结道。

    “这真是幸福快乐的一家,希望他们能顺利摆脱追击者的袭击(我相信他们可以,他们都是这样强大的人)。为了能更快回到大陆,船长决定连夜返航,所以我们踏上归程。

    “哦对了,方锐船长今天把我叫去,说了一大堆‘wei suo流(是哪两个字?)’还有‘出其不意地攻击’之类的……基础知识?据说是他自成一体的理论,我不太懂。不过后来他告诉我基本的持剑手法,我的练习就从今天开始了。

    “黄少天前辈也指导了我一些技巧,他给的建议非常有效。

    “手上有剑的感觉真的很好,所有恐惧和无力的心情,都能在摸到剑柄的一瞬间全部忘掉。我有了剑,我可以做到我想做的事情,我的心中充满力量。船长说我领悟能力不错,他让我返回大陆以后去拜访叶修老板,说是那个人能帮我找到长处,再决定以后的修行方向。

    “生平第一次这样期待明天的到来,未知的未来和无数可能性带给我的竟然是这样急切和兴奋的心情,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我决定与过去的弱小的我告别。

    “所以这份航海日记,这就是最后一天了,明天起我将全身心投入修行上。

    “过去的乔一帆,谢谢你,再见。

                                                                “兴欣实习剑客  乔一帆”

    

    乔一帆把厚厚的日记本盖上,将一把小锁扣在日记本的锁扣上,按紧。他走到甲板,看着已经不太圆的月,轻轻对自己说:“会好起来的,月亮终会圆满。”一挥手,日记的钥匙带着银光落入水里,几乎没有声响地沉了下去。他转头,看见莫凡站在不远处,两个年轻人交换了个默契的笑,再互相搭着背走进船舱。

    货船在月光照耀的海面上渐行渐远,船头点着的一盏淡黄色的小灯随着海浪的起伏摇摇摆摆,照亮兴欣的标志。

    夜风中,他们稳稳前行。

    

    Chapter 18. 呼啸

    

    第二天风浪袭来,船在混杂的急流中摇晃得厉害。黄少天本想上甲板帮助水手们拉帆,却被方锐以“外行人不要来捣乱”为由赶回了船舱。训练有素的水手们应对自如,他就放心地照顾起晕船的卢瀚文来。

    “咕呜哒……”小龙无精打采地扑在喻文州怀里。早上他只勉强吃了点面糊,吐过一阵后,现在连水都不太想喝。船身颠簸起伏,船舱上挂着的圆球玻璃吊灯都被带得左右摇摆,卢瀚文看着那盏玻璃灯晃来晃去,脑内又是一阵晕眩,又呜呜哇地吐了。

    喻文州用热毛巾给卢瀚文擦干净嘴,又把从水手那里拿来的晕船药泡在水里化开。“瀚文乖,把药喝了。”他把碗端到小龙面前,绿油油的药水散发着一股草药香。卢瀚文嗅了嗅药水,嫌弃地把头扭向一边,任凭喻文州怎么好声好气地哄都不愿意张嘴。

    喻文州挑眉。“少天,你来抱他。”

    黄少天把卢瀚文接了过来。“你想做什么?”

    “必须让瀚文好好吃药。”喻文州语气强硬,他拿起自己的法杖,张口就是一个催眠咒。

    可这咒术遭到了黄金龙的暴力抵抗。“呜嗷嗷!”随着一声龙啸,咒文被强烈的龙威震碎。喻文州瞬间拉下脸来,弯腰逼近卢瀚文,说:“瀚文,你想试试强制性的咒吗?”

    “等等等等!”听到了喻文州理智断线的声音,黄少天急忙拦住他,“你别急,我来跟瀚文谈谈。”他把卢瀚文放到自己的上铺,和卢瀚文平视,心平气和地说:“瀚文,我知道你很难受,老爸看着你难受,心里也不舒服。文州也是,他比我还不是滋味。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话,没准也能感应得到我们两人的心情,感受一下,你闹脾气我们三个都不好受,是吧?所以把药吃了好不好?”他拍着卢瀚文的背,像在抚摸一只受伤的小猫。

    “哒……嗯。”卢瀚文含着泪点点头,把黄少天递过来的药舔了个干净。药效发作得很快,他沉沉地睡了下去。

    喻文州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感激地看着黄少天,“谢谢。”

    “没什么,小时候我不吃药,我父亲也这么安慰我。”黄少天在他身旁坐下,“对了,文州,回到大陆以后,我有一件事不得不去做。”

    “剑斗大会?”

    “嗯。”黄少天抬头看着玻璃吊灯,铁链挂着的吊灯随着船身摇动得像是古董钟的钟摆,带着他眼底的光,忽明忽灭。

    “据我所知,呼啸也有人参加。”

    “一定会遇上刘皓,可能会有危险。”

    喻文州笑笑。“少天想做的事情,尽管放手去做。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两人心有灵犀,不用说出口的想法都是在刘皓身上问出呼啸的底细。但黄少天还另有目的,他参加比赛,目标冠军,除此之外不作别的打算,这目的甚至优先于过于追踪盗猎者。

    因为小卢的事情他放弃了冰雨,他必须在此做好赌上自身全部的打算,比如用身体和意志力硬扛魔剑士的法术伤害。这确实很危险,可他别无选择。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有秘密,但他不打算刨根问底,依旧耐心地等待黄少天告诉他其中缘由。

    哗!咚!船身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船底似乎飞离了水面,又带着角度砸在巨浪里。

    一声巨响,黄少天的运动神经反应到有个圆球状的黑影掉落下来。“文州小心!”他第一时间用身体护住了一旁的喻文州,“咚!”他后脑勺一热,两眼一黑,抱住喻文州晕了过去。

    

    等黄少天醒来时,船已经安稳地停靠在帝都码头。他平躺在喻文州的床上,睁眼就是喻文州、卢瀚文、安文逸、乔一帆凑在一起的几个脑袋,他摸了摸肿痛的后脑勺,还有点眩晕,记不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拉开身上的薄毯就想起身,却被喻文州一把按住:“静躺,你被吊灯砸中,等你清醒了才能起来。”

    安文逸又读了一个治愈术,光芒笼罩在黄少天的额头上。清风拂面的清凉感让黄少天看清了舷窗外徐徐下落的夕阳,和海面上飘转的雪白海鸥。

    “不好!”他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现在几点?”

    “五点三十分,刚过二十六秒。”安文逸看完怀表,精准地告诉他。

    “糟糕!我得去竞技场报到!关门时间要到了!”

    他一跃而下,直奔甲板,一翻身直接跳到了码头上。喻文州抱着卢瀚文急忙追出来,只见黄少天在用极快的语速跟附近骑着导力摩托的年轻人谈价格,对方被他的语言连珠炮攻击得找不到北,然后他把钱币往人家手里一塞,这就强行租到了一辆摩托车。

    “快上来!”黄少天拍着座椅大喊。

    喻文州抱着卢瀚文跳上后座,扶住黄少天的腰,卢瀚文也有样学样揪住黄少天的腰带。感觉到喻文州手在腰间的力度,黄少天心跳加快,猛力一踩脚踏,把油门转到最大档,摩托车风驰电掣一般地飞奔出去。

    “闪开闪开闪开闪开!”“哒——哒!”“少天慢点我要飞出去了!”一阵鸡飞狗跳,黄少天驾驶这辆黑色导力摩托飞跃过卖水果的小摊,又从几只并排奔跑的陆行鸟中蹿出,走了Z字形变道闪过一列导力面包车,最后一个横向漂移甩进了竞技场边上的一条小路。

    “哒!哒哒!”卢瀚文似乎感到不过瘾,拍着摩托车坐垫不肯下来,喻文州扶着额,胃里翻江倒海,这样疯狂的乘车经验他是不想再来一次了。

    时间是五点四十五分,没有时间做更多的准备。黄少天把心一横,扯下披风包住脸,牵起喻文州的手,径直走进竞技场大门。

    

    “叮叮叮叮!”竞技场的铁钟敲响四下,沉重的大门缓缓关上。大厅里站满了穿着铠甲带着武器的剑客,人声嘈杂,也混入了一些像喻文州这样明显是亲友团的人。

    刘皓在哪里?喻文州的心头盘旋着疑问,他左右查看,并未见到呼啸的标志。本想和黄少天商量一下,但黄少天捏着他的手,力度很大,让他有些疼,连躲在斗篷下的卢瀚文也抬头疑惑地看着黄少天——这样明显的紧张情绪让喻文州皱了皱眉。

    “哟,我说今年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剑圣没有出现啊。”突然,大厅中间有个人用古怪尖锐的腔调高声谈论。

    “八成是怕了我们副团长,不是说冰雨在黑市交易行挂着拍卖吗?冰雨都能弄丢了,剑圣名存实亡啊!”另一人急忙附和。

    “反正是个冒牌货,上一届也不是冠军嘛,那个蝉联冠军十二年的剑圣没准早就病痨死了哈哈哈!”第三个人大笑起来。

    “小的们,低调、低调,不要被人说我们呼啸赢得没气度。”为首的人穿着绿色披风,肩上的暴风纹章绣着金边表明他的首领身份。这人明显心里暗爽,却想摆出一副高手派头,于是抬高双手,像指挥家划休止符那样挥了挥。

    看来是不用费心思找刘皓了。喻文州在暗处默默观察,呼啸一伙一共五人,除了带着发光魔法短剑的刘皓,还有术士一人,其他人的武器藏在披风中,看不出形状——没有看到机械箱,但这并不代表呼啸没有机械师。

    “所有参赛选手注意!”正门打开,进来三名神官和几名士兵,拿着厚重的登记本,向所有人宣告:“现在开始点名登记。请点到姓名的选手,到这里来抽取数字牌。第一位,飞刀剑。”

    叫号的顺序是先喊新报名的人,再按上届比赛的结果逆序而来,由于剑斗大会允许使用假名参赛,所以被喊出来的名字也稀奇古怪什么都有。黄少天知道自己还要等很久,所以他拉着喻文州站在角落,背靠着墙,静默地看着人群列成队,一个个把代表自己的数字的牌子放到告示牌的树形表上。他的手始终抓着喻文州的手指不肯松开,踏入这座建筑物后巨大的责任感压抑在他的心头,有些回忆和遗憾在脑海里浮现出来。

    大厅上悬挂的烛火被风吹熄了一支,像总是在他身前飘飞的那耀眼的红色披风,一转眼就散了,什么都没有剩下。但那个人的荣耀,我要继承——他对自己又说了一次。

    黄少天一言不发,喻文州就只是安静地陪着他。他回握黄少天的手,十指交扣,温柔的体温在指尖悄悄传递——这大概是自己所能给他最大的支持,他想。

    “呼啸刘皓!”

    “来了来了!”刘皓在跟班的簇拥下大步上台,“来看看我的幸运数字!三十六号!”他高举号码牌,跟班们纷纷鼓掌,再由一个助手把的号数贴到告示牌上。

    “不用算那个第二名了,我看过,没来!”他对登记的神官大声说。

    神官瞄了他一眼,继续一板一眼地念:“下一个,剑圣!”

    一片寂静,全场都在等待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再次出现。

    “剑圣先生,在吗?”神官又喊了一次。

    黄少天调整了呼吸,“这里。”他举起手,故意压低了声音说。然后他拉着喻文州,走进所有人的视线里。

    


TBC.

========

后文点此:【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9-20)

改动越来越少,应该会很快放出全文。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