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Yes,my officer! 14.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3.

========


14.

   几个小时前。

   在好心的专车司机的帮助下,喻文州终于是把打完针的黄少天半背半拖地塞进了家门。

   所幸黄少天只是普通的感冒高烧,病情虽看上去严重,却不至于有更糟糕的发展。急诊医生说病人一定是劳累过度,必须好好休息。刘小别和叶修都联系不上,喻文州只得先把这巨型包袱带回家。

   刚刚在急诊室的时候,意识模糊的黄少天抱着喻文州的手就是不肯松开,打针时还呜呜嗷嗷地一直喊喻文州名字,惹得护士姑娘们看他们的眼神都有点“我懂得”的意思,喻文州简直无从解释,被吃了一晚上豆腐还得认了这个“病人家属”的头衔,气不打一处来。

   黄少天这会倒是很安静,躺在喻文州的床上呼吸平稳,睡得香甜。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额头,还有些烫,却不像最开始那样吓人,病情确实在好转。

   他放下心来,把湿毛巾小心地盖在黄少天的额头上,才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在一旁。

   室内就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如金沙一般细密地洒在黄少天染了一层褐色的头发上,照得那头发像是在发光——也可能是这个人本来就在发光。喻文州想。他有些困,脑子也不怎么好使,神经紧绷地为病人担忧了一夜,现在放松下来才觉得乏。他看着床上那个温暖的存在,不知怎么的,有种靠上去一起睡了的冲动。

   “文州……”黄少天嘴唇动了动,不知是梦到了什么,眉头锁在一起。

   喻文州想都不想就把手伸了过去,握住了黄少天放在一侧的手。

   抓着那手,黄少天的表情舒缓了一些。他侧过身,几乎是要把喻文州的手抱在怀里,嘴里嘀嘀咕咕地吟着些不知意义的梦话,只有“难受”和“文州”两个词特别清晰。

   确实是全身心地依赖着自己,相信着自己的。原来家财万贯的大少爷在生病的时候也会变成这样的三岁小孩。喻文州胡乱地想着,伸手帮黄少天把被角掖好,才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手上还留着温热的体温,空气里有股明显不属于他房间的气味——黄少天身上的香水味,更多的是某个人温柔的呼吸声,让人无奈又倍感舒适,这个充满善意的入侵者几乎就要逼着自己的心就范了。

   还是要保持距离的。喻文州想。他不能放任自己就这么沉溺在这一次意外事故中,这个人他确实喜欢,可又能如何?他们确实相差太远,黄少天很快会腻了倦了转移目标,他告诉自己,他们很快都能恢复各自的正常生活,在彼此的岁月静好中相安无事。

   他可能会当一辈子的安检员,也可能换个别的什么工作,然后和已经成家立业的黄少天在世界的某处相遇,再谈起这个夜晚,对年轻时的冲动和幻想一笑了之。

   心脏无法抑制地飞速跳动着。对这样的未来,喻文州承认自己是有些遗憾——可能这辈子再也遇不到黄少天这么好的人了。还好黄少天睡着了,他想,这样黄少天就不可能知道,他曾经离自己多么近。

   他把黄少天头上的湿毛巾换了一块,又摸了摸那汗湿的额角,轻轻对枕上人说了声晚安,才掩上门出去。

   

   喻文州上午到队里换班请了个假,绕路去超市买了些菜,刚开门进来,便看见黄少天缩在自家沙发上。

   “黄少?”他试着出声。

   黄少天闭着眼没什么反应,看来是睡熟了。

   喻文州轻手轻脚地走近了,用手背试了试黄少天额头的温度——还有些烫,他一会得要提醒黄少天吃药。抽手时他发现黄少天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他皱眉:“黄少,如果要装睡不理我的话,我只能打电话喊你助理来把人抬走了。”

   “别别别!我错了!别告诉卢瀚文!”黄少天立刻弹了起来,坐直了像乖乖听训的小学生。

   喻文州乐了,“其实早上已经联系过了。”

   黄少天明显露出了超级失望的表情。

   “小卢说他正好出差明天才能来,让你在我这多住一晚上,伙食费让你自己付。”

   Good job卢瀚文!不愧是我的贴心小棉袄!神一样的助攻就是你!黄少天在心中鼓掌雀跃。

   喻文州却有些尴尬:“只是我这地方小,没有客房,条件不是太好……”

   “不要紧不要紧,”黄少天连忙摇头,“我睡沙发就好。唉,这太麻烦你了,你昨天也没休息吧,不然……我还是出去住?”他这明显违心的客套话说完,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喻文州的脸色,生怕对方真的要下逐客令,自己得在酒店里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和病魔作斗争。

   “你还发烧,出去没人照顾,”喻文州说,“在我这里也好。你睡我房间,我睡沙发吧,总不能让病人也是客人睡外面。”

   黄少天还想推辞,喻文州坚决道“这是我家,我说得算”,根本不给黄少天任何反驳空间。

   黄少天咋舌,喻文州这固执的一面确实超乎意料——也超乎意料的可爱。他只得乖乖坐好,心虚着接受了喻文州的安排。

   喻文州拎了菜去厨房忙活。黄少天抱着抱枕瘫在沙发上,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感觉身上的温度渐渐蒸腾,烧得他大脑里只有疯狂的念想,也不知是病入膏肓还是爱得发狠了,他现在很有种冲动再上去抱一抱喻文州。

   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会这么做。就是因为对这样的距离如获珍宝一般,他才要更加谨慎、小心地维持两人之间微妙的平衡,不伤害,不激进,安安静静地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呆着,不让自己的存在变成喻文州的负担。

   药效上来,他迷迷糊糊地又睡了一觉,梦里他拉着喻文州的手在自家海滩上散步,两人在慢慢地走,肩并着肩,无话不谈,一直到夕阳西下,一直到世界尽头。

   梦太美了,他都不敢醒。

    ——结果他被饭菜香勾醒了。

   “吃饭了。”喻文州围着围裙站在他面前,笑盈盈地看着他,害得他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跌入了另一个梦境。

   “怎么了?”喻文州看黄少天睁着眼睛不动弹,伸手挥了挥,“还难受?”

   “咳咳咳……”黄少天假咳几声,“你打我一拳好不好?我觉得我还在做梦。”

   喻文州真在他脑门上锤了一下。“别发傻,快起来吃饭。”

   

   菜是很简单的家常菜,三菜一汤,味道清淡。

   黄少天饿了一整天饥不择食,加上被恋爱麻痹了味觉,吃得津津有味,口中还变着花样连番夸赞。

   喻文州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笑着说黄少天太客气了。

   “哪有客气,你知道我可尝遍了全世界山珍海味,”黄少天筷子没停,“好吃好吃,你看你这鱼蒸的,嫩度正好,入口即化,米其林的大厨都没你这手艺。吃了这鱼,我觉得我病都要好了大半,真的。”

   “我一个人在家很少做菜,都是按着刚找到的菜谱依葫芦画瓢,只能说微博上那个美食专栏不错。”喻文州谦虚道,“不过你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常来家里,我可以趁机多学几样菜。”

   “哈?”黄少天明显地愣了一秒,“我以后还可以来?”

   “为什么不可以?”喻文州坦言,“我们是朋友吧。”

   哦,对,是朋友。也是,是朋友的话互相串门也没什么不对。黄少天心凉了一下,复又打起精神:“那回头你也常去我岛上玩吧?”

   喻文州笑道:“好啊,下次还和沐橙他们一起去,姑娘们说狼人杀没玩过瘾。”

   上次的告白事件就在这样看似轻松的聊天中一笔带过,某些事情双方心照不宣,却是怀着各自的理由,在保持距离一事上达成了无声的共识。

   黄少天嗯了一声,又问喻文州平时休假都怎么过的。

   “看看电影,打打游戏——现在打得少一些,”喻文州答,“偶尔出门钓鱼。”

   “打游戏?”黄少天意外,“你也打游戏?”

   “为什么不打?”喻文州反问。

   “呃……就是想象不到你打游戏的样子。”

   喻文州笑道:“你把我想象成菩萨了?”

   “那倒不是,就是觉得你很安静。”黄少天挠头。

   “安静和打游戏不矛盾。”喻文州说。

   “好吧,是我把你想得太神了。”黄少天投降。

   “其实我也只是普通人,你慢慢会发现的。”

   黄少天想你再普通在我眼里都是不一般的存在,喻文州却突然说:“我有信心我的荣耀游戏水平比大多数人高。”

   “嘿,那下次来比比,我也好久没玩荣耀了,手痒得很。”黄少天摩拳擦掌。

   “好啊,我这有电脑,你现在要玩吗?”喻文州道。

   “玩玩玩!”

   

   于是午后时光就决定游戏里消磨。喻文州只有一台电脑,让给了黄少天,他坐边上打着哈欠看。

   结果两个加班狗都被早就不知更新了N代的游戏版本坑得连栽跟头,斗技场连败几场胜率跌得没法看。喻文州不太在意,黄少天却卯足了劲要赢回来,“文州你先睡吧,我来搞定这小妖精,等你醒来再看我大杀四方!”

   喻文州对黄少天吹的牛皮不以为然,却乐意补个眠,他就着床铺躺下来,合眼之前看了眼手机。

   微信群已经爆炸。

   喻文州“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黄少天回头。

   “云秀说,如果我请假是为了和你约会,她一定要把你绑了从机场控制塔上扔下去。”

   “咳咳咳……”黄少天猛一阵咳嗽,背脊生生发凉“好可怕好可怕,你快跟她说我病了就算想约会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对等等,她什么时候对我这么恶意了?哦——之前的绯闻让她误会了?你快解释一下,我对你真的一心一意,和翔哥可真什么都没有,你想知道我的什么情史我可都知无不言,但我保证全部都是过去时……”他说完才发现自己这话有些越界,只得吐吐舌头,把剩下的话都吞了回去。

   “嗯。”喻文州简单地应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躺在床上往手机里打字。

   黄少天弄不明白喻文州,只得愣愣地又回去打游戏,却完全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累积的一点点胜率又掉了下去。

   “黄少……少天……”喻文州终于放下了手机,突然说道。

   “唉?”称呼突然改变,黄少天心直接漏跳了一个节拍。

   “我想过了,”不知为何,喻文州转过身去,拉上被子,没面对黄少天,“我不是不坦率的人,也不喜欢我们之间一直有很尴尬的问题。”

   “所以?”黄少天紧张得手脚僵硬,心都堵到了嗓子眼。我这是又要被拒绝一次?天地良心,看在我还是个病人的份上不要对我这么残忍?他看着喻文州,急得简直要哭出来。

   这短短的几秒钟,漫长得竟像几个世纪。

   “如果明年的这个时候,你还说喜欢我的话,”喻文州终于开口,缓缓说道,“那么我们就交往看看吧。”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5.

继续继续……

对前几章(11-13)的文字细节进行了修正。

我若说这篇文快完结了你们信吗?

评论 ( 12 )
热度 ( 90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