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Yes,my officer! 13.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2.

========


13.

    黄少天的早晨是从卢瀚文的电话开始的。

    “老哥,车在楼下等你了,十分钟不下楼你就自己跑步去上班吧。”卢瀚文十分冷淡。

    “我擦咧有你们这样对待上级的吗?我昨天才睡四个小时!!!”黄少天哀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奔去梳洗换衣服。

    他刚到公司就被摁在座位上签文件签到手腕酸痛,待到中午吃饭,才想起来应该看一眼喻文州回信了没有。

    一开手机他得意得要跳起来——不仅回了,还有五个字,加油回见样样俱全,他端着手机就跟卢瀚文炫耀:“你看,你看,他同意跟我见面了,见面差不多也就是约会了吧,四舍五入一下我男朋友也就是他了,再往远的说一辈子也就这样过了,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幸运能遇上喻文州呢?”

    卢瀚文正和刘小别联机打游戏,不屑理他。

    “哎哎哎你怎么上班打游戏呢?”黄少天蹦过去敲卢瀚文头。

    “别碰靠!”卢瀚文怪叫一声,“大招打歪了……”他哭丧着脸,给刘小别发信息:“不好意思,被狗碰掉了手机。”

    “小兔崽子你说谁是狗?”黄少天简直要撸起袖子揍人。

    卢瀚文举起双手,“休战!现在可是休息时间!你不让我打游戏我可要告诉老舅你刚上任就休假!不仅休假还要跑回国找男人!”

    黄少天气得脸都绿了:“你敢打小报告试试?我立刻把你支回乡下种葡萄。”

    卢瀚文立刻认怂。“别!我投降!求你别提这茬!”他家里开酒庄的,自家山庄真是偏僻得很,除了葡萄园只有玉米田,连互联网都不是很通畅,更别说有小哥哥一起玩了。

    “好了我没空跟你扯,让你订的机票呢?”黄少天坐下来,顺手摸了块蛋糕大口大口咬。他一早忙到现在还没吃早餐,还不到午餐的点就饿得饥肠辘辘。

    “订好了,还是我们平时坐的那一班。”

    黄少天满意点头。

    午餐还没准备好,卢瀚文又开一局,黄少天埋回书桌前翻阅文件。

    艳照的事情被新的娱乐八卦刷了过去,公关公司还替黄少天发了份声明,直指某酒店员工私自偷拍住客私密照,将走法律渠道维护个人隐私云云。对方酒店不想惹是生非,私下联系黄氏谈妥了条件撤了公文。

    嘉世的合同纠纷移交公司法务部跟进,官司总是免不了,所幸黄氏员工精明能干,虽是黄氏毁约在先,却找齐了足够的证据证明嘉世的产品不符合合同要求。

    区域总裁的事情却接踵而至。上一任的区域总裁在黄少天停职的时间里调任,留下了不少工作未结;加上他刚刚提拔,总是需要调整适应,一时间大量事务堆积,上任以来几乎没有好好休息。

    黄少天这个时候休假回国确实压力不小。虽说是自家企业,但上有董事下有经理,都在盯着他这个破格提拔的公子哥到底能有什么才干。

    可他实在想喻文州想得要疯。

    睡觉想吃饭想走路看文件都想,连喝个咖啡,都在琢磨着喻文州今天的咖啡是什么牌子。想得他四肢百骸都像被虫蛀了一般发痒,整个人灵魂都被掏空,魂魄飞过太平洋,躯体即将成为飘荡的空壳。这样下去他没被工作折腾垮也要被相思苦憋出病来,所以他什么都不管不顾,把事情能做完的拼命赶完,做不完的塞给了郑轩,强行挤了5天的假期出来,回国吸一口喻文州。

    即便郑轩他们有怨言,也被黄少天不要命干活的样子吓退,其他人更是觉得新上任的总裁不仅口才好,做事也是一等一的果敢效率,自然对这短短几天的假期没有意见。

    黄少天算准了喻文州起床的时间,给他发了一条“下周三你下班,星巴克不见不散”并心满意足地得到了喻文州回复:“好。”

    

    喻文州并没有特别记挂黄少天的邀约,忙忙碌碌又一周。到了下一个周三,还是手机设的提醒告诉他下班不要直接回宿舍。他换了衣服收拾了东西下楼,大老远就见到一人全身黑衣,戴着口罩鸭舌帽捂得严严实实,缩在咖啡店角落的沙发上,盯着面前的电脑目不转睛。

    喻文州从眉眼就能认出黄少天。可他走近了,黄少天也没多大反应,完全专注于眼前的工作。于是喻文州不打扰他,去买了两杯咖啡过来。

    “还在忙?”喻文州放下咖啡,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黄少天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像只受惊的猫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我靠你来了也不喊我一声!”黄少天的声音闷闷地从口罩后传出来。

    “看你这么认真就没吵你了。”喻文州说,“嗯?你感冒了?”

    黄少天立刻收了电脑。“没,只是几个邮件需要我看一下。”他声音有些沙哑,眼眶下挂着厚厚的黑眼圈,“咳咳,倒时差是很累,飞机上的空调太冷了。”他又咳了两声。

    “那黄少不如早些回家休息吧?”喻文州关切地说。

    黄少天逞强道:“没事没事,好久没见你,怎么说也要多聊几句。你最近怎么样?”他的内心早就炸开花,像是怀抱着一窝因为见着喻文州而雀跃不已的小鸟儿一样。可他又不好意思表露得太过,只能一边强忍着感冒的头晕目眩一边一板一眼地和喻文州寒暄。

    喻文州忽略了把人浇了一头白斩鸡差点被打成工伤的事,坦荡地说:“挺好的。”

    “是嘛……有看新闻?”黄少天战战兢兢地问。

    “看了,你表现得挺好。孙翔呢?没和你一起来?不怕被记者拍到你们没在一起?”喻文州调侃。

    黄少天挑眉。“当然有啦,我们可是模范基佬。到地方给记者拍完就分开了,翔哥和我的替身去玩。”

    喻文州笑了:“还有替身?”

    “那当然——咳咳咳咳……”黄少天突然痛苦地咳了起来。他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却连眼泪都咳了出来:靠靠靠靠,怎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不争气。

    “没事吧?”喻文州自然而然地给他顺背。

    这手法温柔得让黄少天觉得自己去了天堂也不要紧了。

    “没事没事,谢谢谢谢,咳咳咳。”黄少天红着眼眶说。

    “还是送你去休息吧。”

    “不行,我就5天假期,扣除来回隔夜的飞机也就剩下1天而已,怎么能让我躺在床上度过?我辛苦争取来的假期!”黄少天嗷嗷叫。

    “你住哪个酒店?我打个车。”喻文州摸出手机。

    黄少天还想挣扎,喻文州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去休息,我明天给你送药。”

    “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黄少天自然投降。

    

    叫的车不一会就到了,黄少天整个身子发烫,晕得有些眼冒金星,强撑着站起来跟着喻文州走。他脑子里嗡嗡嗡直响,喻文州说些什么也听不清,直到走到路口,喻文州喊他停下等红灯,他才神志清明了一阵,站在喻文州身边愣愣地发呆。

    喻文州的侧脸被灯光勾勒出一条温和的轮廓。是真的很好看,虽然没有孙翔周泽楷那样凌厉的帅气,却是一种贴心的安全感,大概看一辈子都不会腻。黄少天脑子里盘旋着的全都是想和面前的人在一起,喉咙却越来越干,不知怎么开口把这些喜欢一股脑抖落出来。

    他只能偷偷地挪过去一点,站得再靠近一些。

    喻文州有些为难,黄少天眼神都发直了,估计烧得不低,只剩下“嗯”和“唔”的条件反射,智商和超龄儿童差不多,就这么送走他实在不是很放心。他想联系个人来接黄少天,却不知道黄少天秘书的电话,只好临时找刘小别问。

    他还琢磨着要买退烧药,肩上突然一沉,一个温暖的物体重重地压了上来。

    黄少天声音模糊,用烫得不行的脸颊磨擦着喻文州的耳垂,嘟囔着:“文州,我好想你。”

    喻文州有些尴尬,不知这家伙到底是真的病糊涂了还是借病发挥,只得如哄小孩一般随口应着“我知道”,不停刷着手中的微信页面,祈祷着刘小别赶紧回信息。

    黄少天的双手本能地扣在了喻文州的腰上。他烫得如同刚出锅的番薯,难受得全身发抖,理智早就蒸发得不知去了哪里,脑内只有本能,而本能告诉他面前这个人是他的。他又搂得紧了一些。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喻文州想推开黄少天,却觉得压在他身上的重量骤然加剧。

    不对!

    “黄少……少天!”

    

    一股淡淡的风油精味刺激得人鼻尖发麻。黄少天翻了个身,迷糊了一会,才猛然察觉到自己不在酒店里。

    他愣愣地撑起身子,打量着周围。这个陌生的房间简单、整洁而干净,床单和窗帘都是毫无装饰的灰色系,一看就是某人的风格。

    卧槽?

    黄少天揉揉眼睛,敲了敲还痛着的头,盯着手上还贴着的医用胶布发呆,心想:我不是在做梦吧?

    昨晚最清晰的记忆停在了和喻文州等红灯的瞬间……后来……似乎去了医院,急诊、打针……然后……我靠?喻文州送我上医院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想不起任何细节?我这脑子要他何用?啊啊啊……

    他用力摇晃自己的大脑,把时间轴整个回溯了一遍,也没从记忆的蛛丝马迹里晃出点什么重要信息,整个人沮丧得又瘫回床上。

    好吧,至少床上的味道是货真价实的。喻文州肯定出门上班了,多赖一会多吸一会也不犯法。

    他侧着身抱着被子猛吸一口,发觉床边上有张椅子,自己的枕头上还丢着被他睡翻的湿毛巾。看起来喻文州不仅送他上医院,还照顾了他大半个晚上。

    这下黄少天坐立难安起来。喻文州上班本来就累,还因为自己一晚没睡,要是身体垮了怎么办?于是他全然不顾自己还是个病人,就要挣扎起来找手机给喻文州打电话。

    他这才看到自己的公文包摆在床头柜上,下面压着张纸条,字迹清秀:

    “黄少:

    早安。

    早餐在微波炉里,中火热2分钟再吃。药在餐桌上,按药袋上的说明服用。床头有驱风油。

    洗澡可随意使用浴室。沙发上有替换的衣服,都是干净的。

    

                                                                                       喻文州 ”

   太贴心了,去哪找这么好的。

   黄少天立刻病好了三分,拿起纸条吹了个口哨,如梦游一般吃了喻文州留下的早餐和药。他正想趁机参观一下梦中情人的家,却看见喻文州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开着。

   “哟,这么旧的型号还能用?”他好奇地碰了碰鼠标,屏幕保护突然解开,弹出一封新邮件预览:

   “小子,你别以为餐厅的事情就那样算了,给我记住了,你和黄少天那样的基佬都不得好死。”

   这一看黄少天要爆炸。

   是哪个垃圾这么大胆敢威胁喻文州?

   他立刻发消息问苏沐橙。

   上周的食堂喻文州是穿着制服去的,果不其然收到了指名道姓的投诉。这事情让韩文清强行压了下去,苏沐橙和几个八卦党的妹子自然知晓。她简单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还附带奉上了早就调查好的对方的姓名工号。

   “这家伙这几天阴魂不散地在安检台附近转悠,看着就不像什么善茬,我们都担心文州,那鱼倒是个心大的,还对人客客气气。”她说。

   “得了交给我,还治不了他?”黄少天打包票。他把这人的信息转发给他国内专门处理“这类事情”的朋友唐昊,就说意思一下让人安分就行。

   然后他按下了收件箱里的删除键,彻底清了这封邮件存在的痕迹,就坐在沙发上发傻。

   喻文州的衣服就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手边。他伸手摸了摸衣领,柔软的触感就像是摸到了朝思暮想的那人一般。黄少天断然没有猥琐到会去使用喻文州的浴室意淫,对他而言现在的境况简直如同天上掉下来的珍宝,随意碰触都是玷污。

   他迷迷糊糊地明白了一个道理,他爱喻文州,爱得发疯,无论喻文州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会笑着接纳他、爱他、包容他、照顾他——可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存在,会给本来就很温柔的喻文州带来了怎样的麻烦?

   我是不是太任性了?因为喻文州不会说重话,我就得寸进尺了?黄少天沮丧地想。我已经是被拒绝过的人,这么不知廉耻地再粘着不放是不是太赖着他的温柔放肆?

   那封威胁信如彻骨寒冷的冰水浇在黄少天头上。他没有问过喻文州的性向,如果他没纠缠喻文州,喻文州是不是可以正正常常地找个妹子安稳度日?

   再者,他此前的风波还没完全平息,最近还一直被狗仔记者盯梢。如果被人发现他在追喻文州,他和孙翔演的戏会穿帮倒是其次,会不会给喻文州造成更大的伤害才真正令人担忧。

   他忽然懂了喻文州说的“憧憬是离理解最远的距离”的意思。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进入这间屋子,像突然闯入了仙境的爱丽丝一般,不知所措举步维艰;离喻文州越近越是惶恐,越是不懂喻文州需要什么,越是害怕喻文州有一天会被自己逼到逃离。

   这发自肺腑的爱恋,难道只能在友情的范畴内随波逐流,到最后被时光埋没吗?

   体内的感冒病毒似乎又死灰复燃起来,身体疲乏,黄少天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听到了门锁的轻响。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4.

BGM 陈奕迅 爱情转移

爱情不停站

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评论 ( 12 )
热度 ( 88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