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5-16)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2)

前文点此:【黄喻】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Remix- (13-14)

========


Chapter15.  过去、现在、未来

    

    “所以,我就是凶手之一了。”

    喻文州不再说话,他转过头去看火堆,同时静待黄少天的答复。

    火焰在枯枝上轻快地跳舞,发出噗噗的声响。喻文州动了动枯枝,让火烧得更旺盛了一些,好似能烧却所有烦恼。

    他的秘密像卡在喉咙的鱼翅,生硬又尖锐,一经碰触就是刻骨铭心的疼痛,折磨了他很久。现在他把所有事情全盘道出,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随之而来的心情居然是这样的坦荡、畅快让他倍感意外——如果黄少天立刻拔剑杀了自己,好像也并无遗憾了。

    “听着,”黄少天伸出双手,把喻文州的头扭过来,强迫他看着自己,“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我说过的话伤害了你,并自顾自地跟你怄气,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喻文州低下头。

    “你这句话我原句奉还!我比你错更多!”黄少天用双倍音量吼道。

    喻文州瞪大了眼睛。

    “从一开始目标就是龙角的我,比你更加罪孽深重。”黄少天扶着喻文州的肩膀,瞪着对方的墨色双眸,“我也一直在想,如果当时我直面黄金龙,到底能不能做到完全不伤害龙的情况下取回龙角——答案是否定的,和龙对决,我根本不可能不尽全力。我如果成功了,还不知道母龙要伤成什么样?我压根就是个盗猎者,对吧!”他拍拍自己胸脯,继续说,“如果你觉得这是你的过失,真正付诸行动的我更不能独善其身,不能守护黄金龙的责任,你有我也有,这些都是我们欠着卢瀚文的,是我们应当一起承担的事情!”

    “噗——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啥,喻文州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揍你吗!”黄少天用力晃动喻文州的肩膀。

    “哈哈哈……非常有你的风格。”喻文州笑出了眼泪。

    “靠靠靠你逗我呢……”黄少天顿时泄了气,他放开喻文州,顺势坐了下来,又愤愤不平地说,“你知道这段话我绞尽脑汁想了多久吗?怎么才能不伤害你,又不让你自责过头不理我,我每天看着你若有所思的样子,都觉得必须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让你振作起来,但一开口想跟你道歉又不知从何说起……你简直是在考验我的智商和耐性?你觉得我对你会有耐性这种东西?老早就想把你摁着拷打一顿了。”

    “你早就猜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

    “一半一半吧,你这种钻牛角尖的性格,从大圣堂安文逸说看过你的报告开始,我就在想有没有这个可能。”

    “谢谢,你真的很细心……”喻文州低声说。

    “我很可靠的!下次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先跟我商量?”黄少天的脸微微一红,“我是没权利管你的私事啦,但我知道一个人闷着不好受,又不是像我去沙漠当佣兵,周围连个同龄人都没有,现在你有我啊……”他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喻文州,后者正专心致志地抚摸怀里的小龙。

    海风吹拂,风带着咸湿的气味卷起喻文州细碎的额发。他轻轻抚去挡在眼睛上的碎发,将刘海捞到耳廓后面,露出漂亮的耳垂。火光给他的黑发染上了一层金色,从黄少天这边看过去,喻文州像是整个人在发光一般。

    黄少天脸红得更厉害了。他喉咙发紧嘴唇发干,心跳得砰砰响,有种冲动去吮吸一下这个柔软的耳垂解渴。

    黄少天不是傻瓜,他很明白这种冲动的来由,在他青春期的时候,看见酒馆里漂亮的舞女也会有这样的冲动。但现在他心里的这种感觉更加具体,更加强烈,具体到他可以回忆起喻文州给他的每一个笑容,强烈到他想立刻吻住喻文州,把他所有的笑都占为己有。

    这种冲动,叫做喜欢。

    “哒……”卢瀚文甩动软软的尾巴勾住喻文州的胳膊,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安睡。

    “睡吧。”喻文州的注意力全在卢瀚文上,完全不知道黄少天短时间内徒增的这么多幻想。

    黄少天有些失落。自己和喻文州之间被强行加了个卢瀚文,既是他和喻文州唯一的关系纽带,也是他们之间最大的电灯泡。跟自己儿子吃醋也太逊了。他自嘲道,只好挠挠头,去看海冷静一下。

    这下黄少天的烦恼更多了,在赚钱和保护卢瀚文之外,还多了一个长期任务:怎么追喻文州。他有些绝望,他听人常说“恋爱中先爱上的先输”,他以前没有谈过恋爱,但他觉得这辈子都赢不了喻文州——对手比他聪明太多,现在又是其他事情更为要紧,喻文州根本不会有心思考虑恋爱。

    黄少天盯着海浪思来想去没个结果,只能把几个目标姑且归并成——保护老婆孩子顺便赚钱。至于怎么跟老婆结婚,暂且搁置,从长计议。

    喻文州见小龙睡了,便和黄少天聊道:“见过张佳乐前辈以后,我总是想起‘与龙十约’第一条,‘请不要遗弃我。’”

    怎么突然想起与龙十约来了?黄少天懵。

    “少天你还记得‘与龙十约’的内容吗?”喻文州问。

    “记得,”黄少天背诵起来,“……第七条,‘你能有很多朋友,但我却只有你。’,还有第八条,‘相信我,因为我永远是你的伙伴。’这条不论是对瀚文,对你、对我都是一样,看来签字画押的时候我们就绑在一起啦。怎么感觉我们都上了卢瀚文这条贼船?”他戳了戳卢瀚文的小肥脸。

    卢瀚文没醒,稍微动了动,软趴趴地抱住了黄少天的手指。

    这小子,撒娇技术倒是一流。黄少天想着,决定不跟他生“霸占喻文州”的气了。

    “这就是做父母的负担吧。”喻文州把手放到卢瀚文的小爪子上,镇重地说,“瀚文,对你母亲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他眼里都是悲痛,却掩盖不了最深处的光芒,“但我喻文州发誓,我会用生命守护你,今后的日子,你将会无忧无虑地度过。”

    黄少天也把手覆在喻文州的手上。“我黄少天也发誓,做一个合格的老爸,用生命守护我的乖儿子。”——当然,也包括你。他在心里对喻文州说。

    他们又安安静静看了一会海,直到月上中天,喻文州困得直打哈欠,黄少天才依依不舍地说回去休息。

    回到小屋,外屋的众人都已经入睡——孙哲平把脚压在张佳乐的肚子上,方锐自个抱着个沙发枕滚在角落。喻文州和黄少天心照不宣地决定不打扰屋内的人,就在门外找了个地方,靠着墙睡了。

    次日早上,晨风轻拂。黄少天靠着喻文州,混沦地做着梦。他在海里游泳,浪花一个接一个拍打,他满眼都是落满阳光的湛蓝大海,喻文州在海岸上向他招手。他开心地回应,想加速游过去,脑袋上却被一个重重的东西压着令他动弹不得。“什么玩意!”他地本能抬头,看见头顶那闪闪发光的……卢瀚文的金色肚皮。

    “哒!哒!”小龙趴在黄少天半边脸上,用爪子敲着他的头。啪啪啪,啪啪啪,还敲出了节奏来。

    “卧槽混小子,不管你就给我蹬鼻子上脸、活逍遥自在了啊!”他拎起卢瀚文,“你倒是给我说说你这一天长进了啥?翅膀硬了哈?居然敢跑你老爸头上来撒野,看我不挠死你挠死你……”

    黄少天把卢瀚文丢在地上摊平,手指在卢瀚文的肚子上挠来挠去,小龙吃不住痒,咕咕噜噜叫着钻到了一旁喻文州的怀里,把他吵醒了。

    “怎么了?”喻文州揉眼睛。

    “吃饭啦吃饭啦。”张佳乐端着一壶牛奶推开门。

    “好好好,早就饿得不行了。”黄少天扶起还困得迷迷糊糊的喻文州,进屋和方锐坐在一起。他见安文逸出来,赶忙问:“莫凡怎么样了?”

    “他醒了,断了几根肋骨,幸好没伤及器官,已经进行了基本的治疗,应该问题不大。”安文逸说。

    既然是大神官的亲传弟子这么保证,众人便放下心来。不一会儿,乔一帆安顿好莫凡,也出来坐在桌边。张佳乐放下牛奶后就和孙哲平一起进了厨房,两人在准备早餐。

    “文州你说……张佳乐前辈到底几岁啊?”黄少天轻声问身边的喻文州。

    “按你们人类的年历,今年正好29岁。”孙哲平端着一盆水果走出来。

    “我去你耳朵这么尖!我说得这么小声都能听到!”黄少天震惊道。

    孙哲平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我可是战斗种族,比起你们怀里那个温和派,某些方面优秀得可不止一点半点。”他放下水果,挥了挥绑着绷带的手,“要是我能从这里出去,一定能扫荡帝国成为龙族之王!”

    他还没得瑟够,就被张佳乐的拳头教育了:“死小鬼做你的春秋大梦啦!”张佳乐摆出盘土豆烧牛肉,说:“现实一点,快吃饭。”

    “哼哼,看在你每天做饭的份上,本王就勉为其难地留在这里陪你好了。”孙哲平端起饭碗扒了一口,随即赞叹道,“唔,好吃好吃,每天都是青菜炒鸡蛋,只有来客人你才肯煮这个吗?”

    张佳乐一时语塞,这个岛上已经多年没有访客了,只有每三个月官方人员例行公事一般地往这里输送生活用品。多少年的日出日落,单调贫乏得让他快忘了生活繁复变化的乐趣。

    张佳乐的眉眼明显低落下去:“啊……是啊。明天换个菜吧。”

    孙哲平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他满不在乎地说:“算了吧,明天教我怎么做菜,以后我来煮给你吃。”

    

Chapter 16. 龙的秘法传承

    

    众人在和蔼的晨光中享受了一顿饱餐。

    “黑龙先生,”喻文州吃完盘里的水果,对孙哲平说,“可以请教几个问题吗?”

    “说。”

    “关于龙族智慧,应当怎么理解呢?”

    孙哲平被问得莫名其妙。“你说哪一方面?”

    “你明显具有人类的智慧和基本常识,而我们遇上的其他龙,包括这个卢瀚文,都是龙的形态,所以你的人类形态也是某种龙族法术?这种法术是龙族以身俱来的吗?”

    喻文州问的问题,在座众人都有兴趣。所以除了早就知道答案的张佳乐收拾着餐盘,其他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孙哲平。

    “哦,这个嘛……”孙哲平想了想说,“人形并没有龙形强大,人类弱小的身体对龙来说实在太不值得一提了,龙用这个姿态其实算是一种自我封印,因为这家伙说人形比较方便。”他指着张佳乐。

    “那当然,我可受不了你再拆一次房子。”张佳乐睨他一眼。

    孙哲平摊了摊手,继续说:“至于你们好奇的龙族的智慧和法术,那是刻在龙族血液里的东西,传承的方式有点特殊。这个我无法解释,实际演示给你们看好了。”他向卢瀚文走去,小龙此时正扑在桌子上抱着毛线球翻滚,看到孙哲平过来,一个激灵坐直起来,警惕地瞪着孙哲平。

    “啧,像猫一样,不像话。”孙哲平不屑。

    “咕。”卢瀚文抱着球缩了缩。

    “这孩子出壳前就失去母亲了吧?那他一定没有经历过龙语传承,由我来唤醒他好了。”

    “唤醒?”喻文州不解。

    “看着。”孙哲平深吸一口气,他盯着卢瀚文的双眼,深深地看进去。他双眸中的金色突然像滚烫的熔岩一样流动起来。卢瀚文看着孙哲平,瞳孔放大了,好像被什么吸引着一般,坐直了身体。

    孙哲平喃喃低语,脸上的黑色鳞片淡淡地显现出来,黄金的咒文从他脚下扩散开来。这是一种无人能识的文字,古老、崇高、神秘,超越世上一切语言,仿佛述说着古代种族传承千年的盛衰历史。

    “Vem,Qup SoHvaNnoN veqlargh.”

    卢瀚文听到了同族的呼唤,翅膀微微张开,小小的翼膜透着金色光芒,在咒语的包围下,他的身体竟是轻轻地悬浮在了空中。“咕哒……”他低吟,蜂蜜一般晶莹透亮的眼珠像黑夜中的星星那样开始发光。他伸出手爪,拥抱孙哲平的脸庞,像是拥抱许久不见的亲人。

    黑龙眯着眼,把额头轻轻靠到卢翰文的头上。“HamletSoH, porghvam je ben law' batlhmey.”他继续吟唱,咒文的脉络在一瞬间收紧,汇聚到卢瀚文身上。小龙闭上眼,静静地被咒文环抱,然后它张开嘴,像深呼吸一样将咒文吸了进去。

    “Sov, ta'.”他再次张眼,眼里泛着一丝蓝色的光,用不是他惯用撒娇语调说出了应答,再一晃身子,昏睡过去。

    喻文州赶忙伸手接住小龙,在确认了卢瀚文只是睡着后,舒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这小子除了哒呜哒呜乱叫和Apa、Ama之外还能说其他的语言?”黄少天疑惑。

    “当然能,龙族可是全大陆最聪慧的种族,”孙哲平自豪地说,“只是这小鬼还太小,不知能领悟多少。”

    “领悟?”喻文州问。

    “我唤醒了它血统里的天赋,但它还需要时间来学习。双翼黄金龙的天赋好像是精神控制方面,之前这小鬼无意识中发出的精神冲击就很强大啊……”孙哲平若有所思,“也许,他会具有心灵感应或是通灵那样的稀有能力。”

    喻文州回想起卢瀚文的几次哭闹,确实觉得小龙对于他和黄少天的感情、意识的敏感程度确实超出了他的预期。或许这孩子对周围环境和生物的情感流动有天生的直觉感触。

    那么如果是有意识地卢瀚文进行引导,远距离的心灵感应也许也能做得到?不不,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收敛自己的言行,才能对他做好正面的教育。喻文州认真而全面地思考着卢瀚文的教育问题,包括判断他自己的情绪将会对小龙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下意识地瞄了眼黄少天,希望对方也在这方面有所自觉,但黄少天的重点显然跟他不一样。

    黄少天边揉捏着卢瀚文的脸,边问:“文州,你说小卢醒来以后是不是能说话了?”

    “嗯,应该是具备了理解语言的智商,但还要教。”喻文州答。

    黄少天兴奋起来。“哇呀这真是太好玩了,你说我要教他的第一句话是什么?让他学会喊我名字好不好?还是先学会认识食物、认识颜色、认识花草树木……这么一想我有好多东西想教他啊。哦对了必须教他防身技能,可他这圆滚滚的样子没办法拿剑呢,我不能教他剑术好可惜,文州你教他咒术好不好?黑龙是不是说这家伙有法术天赋?”

    “这得慢慢来,咒术很复杂,他还是个婴儿。”喻文州眯着眼笑着说。能当黄金龙的启蒙导师是一种特别的荣耀,他也十分欣喜。

    “真羡慕你们,”张佳乐插话,“我家这个当年可没这么好玩,他跟我出来的时候已经长厚实了,除了打架就是打架,打得昏天地暗的摁地上才算老实,唉,果然孩子要从小带起才有乐趣啊。”他把胳膊搭在孙哲平肩膀上。

    孙哲平不屑,“哼,你要是喜欢小的,哪天我们也去抱一个蛋来?”

    “少来,养你一个已经够累了,再说哪有那么多无主的龙蛋可以捡。”张佳乐笑着说。他把桌上的空盘收起来进了厨房,又呼唤孙哲平:“还不快过来帮我洗盘子。”

    “来了。”孙哲平应道。

    “我也来帮忙!”乔一帆站起,也端了盘子走进厨房。

    早餐就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度过了,除了依旧心事重重的方锐。到收拾妥当,张佳乐提出要去巡视岛上情况,查看是否还有追踪者隐藏踪迹,孙哲平欣然领命:“我们的岛屿还能容得下那群小贼放肆么。”所以张佳乐戴着墨镜踩着人字拖,孙哲平扛着重剑啃着苹果出门了。

    卢瀚文还未醒转,趴在喻文州怀里呼噜呼噜,喻文州和安文逸聊起了古生物问题,乔一帆扶着莫凡进屋休息,黄少天无意加入喻文州的学术研讨,他走到屋外,坐到了方锐旁边。

    方锐愁眉不展,揉着那块染血的布发呆。

    黄少天走过去拍方锐肩膀:“喂喂,方锐大大,振作一点,不就呼啸的标志嘛,文州说了事实尚未清楚,我看得等我们回大陆好好调查,你在这着急也没用呀,要真查个水落石出再来把唐昊抓出来一剑两剑三剑剁剁剁个爽快也不迟。”

    “真是气死我了!”方锐一拍大腿,“想想就觉得真他妈心里不畅快,恨不得马上回去把唐昊那混小子吊打一顿。”

    “行行行,你打,我帮你绑绳子。”

    “用船上的缆绳吧,够粗。”

    “好啊,你说用什么用什么,付给我佣兵的工钱就好。看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给你打八折。”

    “去你的黄少天,你钻钱眼里了啊?”

    方锐和黄少天贫嘴一会,放松了一些。他冷静下来,盯着手里的呼啸徽章,又说:“唐昊不是个坏孩子,我真正担心的是副团长刘皓。”那绿色的徽章被血染了大半,看上去十分刺眼。

    黄少天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刘皓在呼啸内部搞小动作?”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刘皓这个人,处事机灵圆滑,当初也是看中他能补足唐昊的不足才让他接我的班做副团长,但像这样八面玲珑的人有些不知底细,我也一直很担心。”方锐道。

    “也是。”黄少天同意。对于刘皓的为人,在过往的交手中他也有些想法。

    “虽然是个很冒昧的请求,”方锐转过头来,语气诚恳,“作为兴欣的船长,我还有工作,不能轻易离开我的船,所以希望你们帮我调查清楚这件事。如果呼啸真的坏掉了,告诉我,我会亲手毁掉呼啸。”他的目光狠厉,仿佛昔日名震天下的流氓头头又回来了一样。

    黄少天点头,说:“交给我吧,我会慎重判断。”

    

TBC.

评论 ( 9 )
热度 ( 64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