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喻】Yes,my officer! 12.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1.

========


12.

    喻文州今天好不容易准时下班,刚换完衣服从休息室出来,便被早已埋伏在外的姑娘团逮个正着,直接被拖着去了微草休息室。

    “哈?”喻文州被摁着坐下。休息室灯只开了一盏,他面前摆着个开好的ipad,惨白的屏幕成了室内最亮的光源,妹子们面色凝重地围了一圈,这场景像极了某种神秘仪式。

    “看看。”楚云秀盯着喻文州。

    “好。”在此等威压之下喻文州只有认命,点开了面前的视频。

    这是个娱乐频道的录播,喻文州正满头问号,戴妍琦伸手过来直接拖过了几个无关紧要的八卦新闻,快进到了“微博热点”专栏。

    黄少天和孙翔。两人穿着风格一致的黑色T恤,孙翔戴着个低调简谱的鸭舌帽,紧挨着坐在一排麦克风前,颇有些新闻发布会的意思。

    哦,他穿黑色挺好看的。喻文州完全不在状态,稀里糊涂地想。

    “你听听他说什么。”楚云秀明显在爆发边缘,简直快动手把喻文州的脸压在屏幕上。

    喻文州却大约清楚黄少天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黄少天被记者问及之前的艳照风波,显得有些尴尬。他清清喉咙,拉过身边孙翔的手,郑重其事地说:“其实做出这个决定我和翔哥也考虑了很久,先前我们保持沉默是认为隐私问题不必多谈,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对我们和身边的人伤害很大,我们决定把所有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对社会大众,对所有支持我们、关心我们的人也算有个交代。”

    孙翔没说话,低着头。他的手指扣紧了黄少天的手指。镜头煞有其事地把他们手部的特写放大了。黄少天手腕上戴着一条本命年红手绳,中央串着一颗金珠子,是一条鱼的形状。

    鱼?是“喻”的谐音?喻文州心里一紧。

    “其实我和翔哥,认识大约有10年。”黄少天声音低沉,开始了他的叙述。

    “我当时在国外学校做交流生,”他报了一个学校的名字,“你们都知道他在那边长大,具体的认识过程不给你们深八啦,你们自己脑补,反正翔哥很可爱,我一直都是很喜欢的。”他拍了拍孙翔的手背,对着镜头眨了眨眼,孙翔红着脸也轻咳一声,发布会的庄重气氛一下子缓和不少。

    喻文州调整了坐姿,托着腮靠在椅背上,静静听黄少天说。

    “开始交往是三年前,大约也是翔哥事业进入新阶段的时候,是我先告白。我们决定不公开,这很容易理解,他早就有个演员梦,出柜会影响他的发展。”黄少天收敛了笑容,“所以你们说的抱大腿,睡摄影师、睡投资商——放【视频消音处理】,翔哥有那么点的空闲时间都和我在一起好吗!网上发的那些PS过的照片太低级了,我都懒得理会,那些宣称自己和我家翔哥有一腿的人现在都给我站出来,我们可以当面对峙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和我男朋友睡过,没证据就可以胡说八道?我告你诽谤!”

    黄少天站起来,指着镜头骂骂咧咧,情绪十分激动。孙翔晃了晃两人牵着的手,小声说了句冷静点。

    于是黄少天轻咳一声,重新坐下。“不错,你们都查到了,黄氏是给翔哥一些资源支持了他的发展,但从公司的角度来说,翔哥对工作认真负责,他的回报对得起黄氏的投资,这符合黄氏一贯的经营理念,我并不觉得这笔生意有什么问题——再说,公司的投资和经营要经过多层次的决策考量,根本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得了的。”黄少天顿了顿,继续说,“如果各位有兴趣管这笔账,可以来我黄氏应聘,具体事项请联系我们人事部门——唉导播回头记得把我们的招聘广告加上。”

    视频页面上真的插入了黄氏的10秒钟招聘广告,黄少天亲自主演,老长一段招聘台词一口气说完不断开,视频前的喻文州看得乐了,哈哈大笑起来。

    楚云秀坐不住了:“喻文州你怎么回事,他这么对不起你你还这么开心?”

    喻文州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抱歉抱歉,我只是觉得他太有意思了。”

    同样水瓶座的苏沐橙倒是站在喻文州这边:“是挺有创意的。”

    楚云秀气得直敲喻文州脑袋:“你怎么回事呢,被人骗了还鼓掌?”

    喻文州抱着脑袋喊冤:“黄少没有骗我啊?”

    “什么叫没有骗啊!他三年前就和孙翔在一起了那还追你个毛线啊!他们花花大少就是这样随便玩男人的吗!他还敢说和孙翔多真爱?要不是看在叶修面子上我去论坛上告他一发他现在死定了好吗!”楚云秀爆炸。

    喻文州立刻收敛了表情:“嗯……我和黄少的事情,希望大家能保密。”

    苏沐橙也过来劝:“秀秀你冷静点,我们不是都约好了帮文州的吗?”

    楚云秀捏着拳头,嘟囔了一声抱歉我冷静不了,坐到一边去生闷气了。

    “文州你知道秀秀就这个脾气,她不是有心的。”苏沐橙对喻文州说。

    “没事,我知道的,能理解,”喻文州点点头,“大家都是关心我,谢谢大家。只是我这里并没有什么问题,我和黄少本来就只是朋友。上次我已经拒绝过他了,他和孙翔挺搭的,这样也好,我们还算是朋友。”

    楚云秀撇了他一眼,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苏沐橙也无奈——一场大众瞩目的梦幻的爱情故事还没开始正剧便以这样的结局收尾,任谁都不能不唏嘘。

    “黄少还在说呢,快看。”戴妍琦提醒喻文州。

    视频里的黄少天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继续道:“之前被公布的不雅照片,我先是要向翔哥道歉,我没有保护好他,这件事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翔哥这几天压力很大,睡得不好,人瘦了不少——我没照顾好他,是我的过错。”

    孙翔马上接过话头:“没这回事,这不能怪你。”

    黄少天给了孙翔一个温柔的眼神,话锋却是一转:“但我仅仅对我没照顾好我男人的部分负责,至于照片,谁拍的,谁传出去的,你们心中有数。我方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某知名酒店员工偷拍顾客照片,我们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个人隐私。”

    黄少天和孙翔又说了些感谢支持者的话,然后视频转入无关的媒体探讨,诸多嘉宾对这么高调的公开出柜各执己见,有的认为是给孙翔已经签下的电影合约提前造势,有的认为是真爱应该支持,有的不以为然觉得两人年内必定分手,七嘴八舌到最后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屏幕外的几个姑娘看喻文州饶有兴趣地看视频,谁也拿捏不准喻文州到底对这件事抱持什么态度,只得面面相觑,等着喻文州发言。

    喻文州其实没什么态度,黄少天在做什么他心知肚明,这场戏他甚至提前打探过剧本,现在好戏正在上演,他就看个热闹。等所有风波平息了,黄少天没准还会绘声绘色地跟他说说细节。他虽不是个热爱八卦的人,心底却是愿意和黄少天多聊一会,于是便优哉游哉地看着视频,顺便期待起黄少天的电话来。

    休息室里没人说话,只有视频里的人声嘈杂。戴妍琦见没什么戏剧性的发展,无聊到刷起小粉红。

    还是另一旁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刘小别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沉默:“你们在说黄少天?他不是下周回国?”他摘下耳机来,刚刚的视频他一个字也没听到。

    “你怎么知道的!”姑娘们瞬间炸开了锅。柳非瞬间冲过去摁住刘小别,让他坦白从宽。

    八卦绝缘体刘小别被摁得莫名其妙:“他表弟卢瀚文说的啊,说黄少天整天想着回国好不容易争取到了下周,正找我定机票呢。怎么了你们动静这么大?他原来不是每周都回国吗?”

    楚云秀走过去就在刘小别背后重重拍了一下:“敌情侦查得不错啊小别兄弟,航班订好了跟姐姐说一声,姐姐要当面问问那个富二代到底为什么调戏我们文州。”

    “痛!楚姐你饶了我吧,这种客户机密我可真不能说的。”刘小别求饶。

    还是喻文州解救刘小别:“别为难他。回头黄少回来如果你们想问,我想他应该会愿意给大家一个说法,当然,我希望此前所有的事情大家能——”

    “——当做没发生过,我们肯定不会出卖你。”陈果接道。

    几个姑娘自然点头。刘小别也跟着说知道。

    喻文州又对楚云秀多解释了一句:“他不是那样的人,我站在朋友的角度可以肯定。”

    楚云秀用一种“你完了你陷进去了”的眼光看喻文州,却没再说什么。

    

    时候也不早了,众人便散了各回各家。

    喻文州关了灯沾床就困,迷迷糊糊间听见叮咚一声,黑暗中另一台手机闪了一下。他摸过那台只有一个人知道号码的手机看,黄少天是打了个电话来,却很快地挂了。

    继而是短信的提示:“都忘了这个点你肯定睡了,希望没打扰到你。今天的节目看到了吗?我也不知道这样处理可不可以啦,有点大胆对吧?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咯。”

    喻文州正艰难地转动不太灵光的脑子,编织着回复的台词,短消息又弹了出来:

    “我这里事情快完了,下周会有空回去一趟,挺想你的,可以见个面吗?”

    困得脑子都糊成了一团,喻文州随手摁了句“好,晚安”,然后倒下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一大早喻文州微信里收到了一长串消息。

    几个姑娘们建起了一个名为“揭穿富二代真面目”的群,强行拉了喻文州进来,楚云秀一句“开始吧”,戴妍琦便噼里啪啦地发了一长串链接,什么《八一八公子爷和帝企鹅的多年真爱》、《当红名模的艰难路程》、《公司老板的儿子爱着一只哈士奇?》……喻文州眯着眼随手点开了一个,发帖人声泪俱下地从三年前孙翔还是个片场跑腿的群演、黄少天是满世界飞的第一线销售员开始说起,发布了许许多多孙翔和黄少天同年同月在同一场所的照片证明,把他们的爱情历程编得有理有据,令人向往。底下的回帖瞬间出现了一大堆“天翔”CP党,哭着喊着说真爱不解释求继续求善终。

    黄氏的公关走的路子真野啊。喻文州咂舌。

    “所以说!这个富二代就是一边搂着名模,一边在外面勾搭小鲜肉!”楚云秀对黄少天的厌恶到达了极点,“去特么的极品渣男!”

    “我觉得还有商讨的空间……小粉红的帖子也不能全信。”苏沐橙说。

    “古往今来,小粉红八的60%是真,40%是为了出名添油加醋,主体部分还是真的,况且照片属实,锤都这么硬了。”戴妍琦有理有据。

    “我看我们也别等什么解释了,把文州藏起来吧,不要再受富二代骚扰。”陈果说。

    姑娘们七嘴八舌,喻文州边啃早餐边顺手改了群名“拯救大龄未婚鱼”。

    “?????”楚云秀发了一排问号。

    “没什么,我备注一下这个群的主题,大家继续。”喻文州发了笑脸表情。

    “完了完了,这家伙真心喜欢黄少天。”

    “都这样了还准备嫁?真爱不解释。”

    “文州你要理智啊,这种人我看朋友都不能做啊。”

    “呃……可我还是相信叶修的判断。”苏沐橙说。

    “叶修那家伙也没下限的,男人都一路货色,哎呀我也得提醒我们机长小心。”

    莫名中枪的叶修打了个喷嚏。

    ……

    喻文州刚到岗就忙得天旋地转,等到午餐时间,他饿得饥肠辘辘,压根忘了有这么一个群,端了白斩鸡就直奔空座位。

    “现在的有钱人,就是够乱的。”他还没坐下,一句刺耳的讨论声从身边传来。

    “就是,还同性恋,真恶心啊,脏死了……出柜就出柜呗,搞那么大阵仗,以为全世界都要知道他有钱搞了个男模特?对了,之前的裸照你有下载吗?我看看富二代屁股大不大?”坐在附近,一个穿着航空公司制服的男人对着手机新闻指指点点。

    行动跑在了理智前面,喻文州端起手中一盘新鲜的白斩鸡带着油腻腻的酱汁就往那人头上糊去了。

    “操!!!”那男人立刻尖叫起来。

    唉,好一盘刚出炉的白斩鸡啊……喻文州心疼,嘴上却是不温不火:“抱歉,手滑了。”

    那男人拽住了喻文州的衣领发作:“你他妈不长眼啊?”

    喻文州还是和和气气:“不好意思,不然我帮您擦擦?只是我是个恶心的同性恋,不知道您会不会介意被我碰两下?”

    “我去你妈!”对方一拳头就往喻文州脸上招呼。

    喻文州本能地闭上眼。一瞬间他脑内跑马灯一样闪过的是“这样受伤能不能算工伤,不能算工伤好歹可以以影响安检形象为由请个假?可请了假干什么呢,不知道黄少天那边几点是不是有空通个电话表达一下支持?”

    啧,都这样了还惦记着黄少天,我可能真的有点完蛋。他想。

    拳风在离喻文州脸一厘米的地方突然停住了。

    “什么事?”人高马大的韩文清正站在喻文州身旁,稳稳当当地捏着那人的手臂。

    张新杰也过来了。

    这警校出身的两人往那边一站,气场自然不同凡响。对方和韩文清对视了两秒,败下阵来,只得吐了一口唾沫骂了声晦气,拽着同伴离开。

    “韩队。”喻文州看向韩文清的眼神有些心虚。韩文清就说下次注意,张新杰塞给喻文州一包纸巾,低声道:“做得好,如果有投诉不用担心,我们负责。”

    “谢谢。”喻文州点头。

    他吃完午饭上岗之前,鬼使神差地摸出黄少天给的手机,才发现昨天的晚安根本没发出去。于是他动了动手指,重新编辑了一句“加油,回头见”点击了发送。

       

TBC.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3.

比季更还是多一点的,还有人惦记这文吗?

评论 ( 9 )
热度 ( 75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