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故事的剑诅女孩。
双担,缘更。
其余西皮混乱善良。

【黄喻】Yes,my officer! 11.

*安检情缘,黄喻主线,带卢刘、叶王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Yes,my officer! 1.

前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0.

========

11.


 

    A国时间正午12点,“外界传闻一晚上能睡三个”的“浪荡公子”黄少天在床上摊成大字型。

    “他挂了……”意犹未尽地放下电话,他抱着枕头又滚了一圈,“喻文州喻文州……”念叨着心上人的名字,他心口的热血就顺过来倒过去流了好几遍。“唉真的太想他了,我一定要赶紧把他抱回家,”黄少天自言自语,“如果、如果这个电话有增进一点点我们的感情就好了。”

    他仔细把和喻文州的对话全数复盘了一遍,每个字每个词都放在嘴里仔细咀嚼,想从中挖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但除了“月亮很圆”之外完全没有超出朋友闲聊的范畴。

    “他在不在意我有绯闻?不在意——也不对,他完全不在意也就不会问了?说起来他也没问?他只是说让我别在意他?那是什么意思?因为是普通朋友才不要在意?所以是我在自作多情?啊啊啊啊好烦……”黄少天纠结得卷成一条麻花,在床上翻来滚去。

    “叮咚。”

    他正烦着,手机弹出个提醒,是卢瀚文这个小魔头特地发给他的照片——跟刘小别在R市地标电视塔前的合影。

    黄少天被禁足,卢瀚文正好放假,不知用了什么由头拐了刘小别出来玩。小魔头还有留言:“哥,别怂了,该上就上,直接搞上床万事大吉,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擦?!”

    卢瀚文搞不好已食髓知味,这一对比还在床上打滚烦恼的自己实在是怂得难以言喻,黄少天一时间恼羞成怒,愤愤地把枕头往地上砸:“靠靠靠!去他妈的嘉世!给我搞这么一茬!全都是嘉世的错!”

    “我他妈再见到陈夜辉非要亲手撕了他不可!”

    他发了一通火,心中的不快依旧郁郁难平。思索了一阵后,他决定做点实际的事情来改变现状。于是他翻身起来打郑轩电话:“轩哥轩哥,别睡了快起来快起来!有要紧的事情!”

    郑轩刚通宵完从公司回家,接起电话时整个人都是飘的:“我的大少爷……有何吩咐……”

    “我给我爸关得烦死了!”

    “哦……”

    “但我不觉得我应该就这么给关着!我这么大一个人有手有脚,老爷子还能真把我锁起来不成?”

    “嗯……是不能……”

    “所以呢,你听好了,本少决定出山跟嘉世玩玩,这些混蛋蹬鼻子上脸这么嚣张还让我忍什么?再缩着当忍者都不像我了。”黄少天道。

    “哦,唔,是……”郑轩有一句没一句地听,困得脑袋上都冒泡泡。

    “现在准备的所有法律文书统统发我一份,一份也不许少!我就要亲自过问这事。别想拿我爸搪塞我,这没用,我干我的,我有我的办法,他别想限制我。”黄少天语速飞快。

    “哦,好,文书……”郑轩反应了三秒,“等等——慢着慢着,我的大少爷你这时候别来添乱了行不行,我们都压力大得要蒸发了!你行行好,好好宅几个月等风头过去,该处理的事情交给公关部门处理,别折腾我们。”

    “公关?哼,我是那种犯了事需要公关来擦屁股的人吗?”

    “不是不是,您英明神武一夫当关……”

    “我的处理方案早提交了,你们所谓的应急小组到底看没看?”

    “看了——黄少你也知道老爷亲自过问这事了……”

    “这么说你们还是不打算用英明神武的本少爷的方案了?”黄少天暴力打断,“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在那边瞎摆弄个什么劲?”

    “老天爷这关乎公司名誉,老爷一票否决了,说不能让你乱来。”郑轩欲哭无泪。黄少天虽然大多数时间很讲道理,但不讲理起来简直就是他家老爷的翻版。加之黄少天的语言水平明显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跟黄少天说道理?这可能连公司里的谈判专家都做不到,何况是普通行政官郑轩呢。

    黄少天心知肚明,压根无所畏惧。“你说我爹?他年轻的时候比我更乱来,著名的交际场上闪闪红星,花边绯闻不是一直都满天飞的?他就是从这个区发家的,这里的分公司公关部门处理这种事情的机会还少吗?怕是早就身经百战自成一个套路了。再麻烦的事情那帮老妖精都解决过,还担心我这一个小小闹剧?”

    “时代不一样了,现在舆论在网上传播速度太快一天一个花样……”

    “哦?那帮老古董跟不上时代节奏?那不是更需要我这个年轻人力挽狂澜?”

    “老大,这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不还有孙翔——”

    “孙翔早就同意配合了,我就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问题?”

    郑轩嘀咕道:“那孙翔没准是迫于压力,我们去交涉的时候看他不是很情愿啊……”

    “孙翔的为人我知道,他对不熟悉的人哪有可能那么干脆?你们以为除了我之外的有多少人能跟孙翔好好沟通?”黄少天说,“况且你们请的新闻发言人口才和演技肯定没我好,还不如我亲自上阵。”

    郑轩借口用完举手投降,只好打电话给行政总裁,行政总裁硬着头皮找了董事长秘书部,这么一路传话,黄少天自然接到了自己老爸的电话。

    本以为会被父亲训斥一顿,黄少天甚至做好了要上门当面唇枪舌战的准备,谁知黄家老爷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责任你自己担?”

    “废话,我是那种躲在公关后面等待风平浪静的大少爷吗?我可是你儿子!”黄少天直截了当。

    一小时后黄少天乔装打扮躲着狗仔在保镖的帮助下进了公司大楼。推开会议室的门,他发现孙翔早就黑着脸坐在里面了。会议桌旁围着一溜公司主要成员,看来是准备就绪只等他开会,他不得不感慨了一下自家的办事效率就是高。

    郑轩递过来一个文件夹,又把笔记本电脑推到他面前:“黄总,您要的资料,这些是纸质版本,其他档案和法律文书在电脑里。”

    “黄总?”黄少天愣了一下。他在公司里没什么架子,就在会议室里,其他人也都是喊他“黄少”。

    “CEO刚给你了区域总裁的权限,说是和嘉世的事情全权交给你了。”郑轩附在黄少天耳边说。

    这比原来的区域经理还升了一级,除了公司经营业务,还能做人事调动和财务管理。老头子还算地道。黄少天心领神会,接过文件翻阅起来。

    气氛有些凝重。这件事直接导致黄氏风评变差,旗下商场的收益数据变得不怎么好看,而某些合作方还趁着在合同到期的节骨眼上落井下石抬高价码。连续加班的几个部门负责人脸色都不好看,就等着看黄少天怎么收拾自己捅出来的大篓子。

    而坐在一旁的孙翔更是戾气十足。近期的流言蜚语让孙翔的人望跌至谷底,他被原先和嘉世有些猫腻的经理公司抛弃,几乎就是没了工作,又被网上的言论攻击搅得吃不好睡不好,平白消瘦了不少。

    公司里不少人把这事情的起因归结于孙翔生活不检点还勾搭自家少爷,见孙翔来,多少投来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孙翔一言不发,把鸭舌帽压到最低,缩在角落里,拒绝与任何人交流。

    黄少天只扫了一眼电脑屏幕上分类整齐的文件夹,把文件夹“嘭”地一合,便发话了:“在座的都是我们黄氏的精英,这段时间我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公司的动态,这件事到目前为止处理得相当不错。”

    在座纷纷敷衍道,不会不会,黄总才辛苦了。

    “不用客套,在我面前客套什么?”黄少天摆手道,“都给我叫黄少,别改口——你们懂我的脾气,我们不整这些虚的。收益数据我看到了,在我休假之前本来就有下滑的趋势,实事求是,一个周期内本来就有高峰和低估,公司正面临着转型的阵痛,你们已经稳住局势了。”

    几个负责人面面相觑,不懂黄少天葫芦里卖什么药。

    “我知道大家工作不容易,你们为我做了多少我都看在眼里,尤其是郑轩——哎轩哥你的啤酒肚消几斤了?回头我请你吃顿好肉补一补,大家都去,见者有份。”

    这句话一出,郑轩脸一红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肚子,便有些人低低地笑出声来。气氛立刻缓和了不少。

    黄少天见孙翔躲在角落,又招呼孙翔:“翔哥,躲那边干啥呢?你是贵客,又是我们这次计划的主要成员,你这么重要理应上座,来坐我旁边。”

    孙翔迟疑,有些错愕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冲他眨眼:“有什么话一会我们散会说。”

    下属立刻将空的椅子挪了过来,孙翔只好走过来坐下。

    “我的私事牵扯到公司的形象问题,导致公司最近风波不断,这是我应当背负的责任。被人偷拍是我的错误,给公司所有成员增添了很多麻烦,我先行道歉。”黄少天推开椅子站起来,向下属们鞠了个90度躬。

    黄老爷平时横行霸道惯了,在公司里有一套约定俗成的等级制度,上级给下级道歉根本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公司的老骨干都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还没等在场的人有所反应,黄少天撑着桌子,语调骤然变冷:“我虽然为我的失误道歉,但我不会为我的性取向和其他的事情道歉,性取向和交往的对象都是我的私人问题,这不是我该认错的部分,更不是黄氏里任何人需要承担的错误,”他的手重重地敲在桌面上,发出令人胆寒的声响,“我信任孙翔,却有人诋毁他的人品;我信任我的公司,却有人公开散布公司的谣言;谁要对我有意见可以直接找我,但他们却选择了在背后伤害我黄少天的朋友——包括在座的诸位都是我的多年老友——他们做错了,自然必须要为错误负责。”

    会议室鸦雀无声,就连孙翔都略微抬头有些惊讶地看着黄少天。

    “郑轩,证据找到了吗?”

    听到自己被点名,郑轩立刻答:“证据链已经连起来了,是嘉世干的。我们打听过你和孙翔住过的那家酒店,服务员说看见陈夜辉把你搬进他房间拍照。我们又做了点手脚,弄到了当天的监控录像。”

     “果然是嘉世吗?很好。”黄少天轻笑,“我很生气。你们不要看我现在还笑着,但我已经恨不得把幕后诽谤诋毁我们黄氏的人都拉出来钉在十字架上。事实上,我要交代大家做的事情就是如此,赶尽杀绝,不需要留余地。”黄少天说。

    会不会太狠了点?郑轩腹诽。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此前公司准备的方案里是有向嘉世妥协一部分换来双赢的部分,黄少天一上来就全盘否定,让人着实对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大少爷刮目相看。

    “大家明白了吗?”黄少天坐了下来,又翻开了文件夹,在最后一页的计划书上打了个勾,“嘉世想要的太多了,爪子伸得太长,是时候砍了他们的手、废了他们手臂,连着脑袋一起砍了。”

    哇咧,大少爷好像黑社会的。郑轩腹诽。

    “扩大打击面,不仅是商业,就连社会舆论的风向也要一并控制,我要让嘉世知道,拿鸡蛋碰石头会是什么结果,所以……”他沉稳地、优雅地,如同枪已上膛胜券在握的杀手一般,笑着说道,“要辛苦大家与我一起加班了,可以吗?”

    

    会议持续了两小时,见其他人的疲惫达到了顶点,黄少天果断宣布暂时休会,让所有人回家好好睡觉,养精蓄锐,当晚些时候再商谈。

    “你真行啊……”会议室人走空了,无声看完全程的孙翔终于开口。

    “嘿嘿,从小跟我爸学的,他训人比这夸张得多,”黄少天说完一大堆话正口干舌燥,捧着水杯猛灌一口水,“翔哥,这事情还要你配合,你那部分也很重要。”

    孙翔嗯了一声没有继续接话,黄少天便拉近凳子晃了晃孙翔肩膀:“不是吧翔哥,你真被打趴下了?”

    “我……”孙翔别开头,不肯看黄少天,“我只是……”

    “诶?你在迷惑什么?这不像你?”

    “你不懂,”孙翔摇摇头,挥开黄少天搭在肩膀上的手,“那种曾经在巅峰的感觉,所有人都仰慕着你,捧着你哄着你。”

    “也不能算吧,也不少人冲着老爸的面子讨好我。”黄少天嘀咕。

    可孙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种仰慕这么虚伪,说着喜欢我的人,到最后一个个都在质疑我的人品……我到底算什么?一个供众人取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丑吗?明星?模特?我为此奋斗了这么久的工作到底算个屁啊!他妈的!”他踹了一脚会议桌,声音都有些哽咽,“我本来以为……你们黄氏也只是当我是棋子……”

    这话说得黄少天可听不下去了,“你是我好朋友!”

    “你真的当我是朋友?”

    “你还问我?我什么时候不把你当朋友了?我不懂你们娱乐圈到底有多少虚情假意,对我而言,能跟我交朋友的人我肯定真诚以待,除此之外的人怎么看我,怎么想我,那关我屁事……”这话说完他有些心虚,毕竟眼下他正为了喻文州的想法急得火烧眉毛,于是他又自言自语,“不过,有个比其他人都重要的人的时候,也就只能顾着他怎么想,什么名誉地位,那算什么,都换不来他的喜欢啊……”

    孙翔鄙夷地看了一眼正在恋爱烦恼中的黄少天,几乎要把刚威风凛凛指挥十万大军的那个黄家少主的样子忘到九霄云外,还好黄少天自己挽回了颜面:“翔哥没事的,一时低谷期怕什么,等我们搞定了这一波,回头黄氏给你提供资源,有的是机会。”

    “嗯……谢谢。”孙翔很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

后文点此:【黄喻】Yes,my officer! 12.

哎呀七夕快乐!

评论(11)
热度(85)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