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故事的剑诅女孩。
双担,缘更。
其余西皮混乱善良。

【黄喻】罪恶之城 27.

#《这个杀手不太冷》PARO,大黄小喻

【目录】站内文章目录

回到开始:【黄喻】罪恶之城 0-1.

前文点此:【黄喻】罪恶之城 26.

 ========


27.


    左转,上坡。

    楼梯,岔道。

    黑暗、黑暗……

    接下来的是什么?

    照明设施坏了,手提灯能照到的空间有限,前方的路隐没在黑暗里,硝烟的刺鼻气味时不时从裂了一半的通风口里飘散出来,令人厌恶。头顶上的裸露管道里隐隐传出水声,咚咚哒哒,如同鬼魅踩过的脚步,像是某种不详的预兆。

    他们一共六个人,黄少天和郑轩一人一边架着魏琛的肩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提着灯走在前面,后面有两人压阵,时刻戒备着有可能出现的偷袭。

    因为嘉世的破坏,部分监控线路已损坏,喻文州十分钟前给出的指示已经不甚准确,他原本设想的出路被爆炸过后的碎石封堵,黄少天他们只能凭着喻文州记忆中的地图绕去了更远的路。

    到了么?离出口还有多远?这条路真的能出去吗?

    这些问题盘旋在每个人的心底,却没有人开口问出。

    问了又能如何?知道答案并不能减少人的疲惫,只会徒增无谓的恐惧。

    喻文州心捏着拳头提到了嗓子眼,他几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紧张情绪——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吴羽策也默不作声,此时控制室的指挥功能已转移至嘉世终控室的叶修处。控制室中的两人却出于各自的理由都没有撤离,选择留在屏幕前静观事态发展。

    黄少天和郑轩几乎是拖着魏琛在前进。魏琛一步一步走得艰难,灼烧过的伤口又裂开了,他的裤管已经染红了大半,加上之前旧伤未愈,此时恐怕忍受着惊人的痛楚。他满头大汗,嘴唇像是两片枯叶在风中微微颤动——他得用不断说话来让自己清醒。

    从魏琛断断续续的叙述中黄少天得知,叶修的计划逐步推进,已经到了最终落幕的阶段,在外的执行部部队被牢牢地锁死,犹如空城的嘉世大厦从内部被瓦解,嘉世的防卫系统已然全线崩盘,对于联盟而言,攻占“黑色巨塔”仅仅是摘取胜利皇冠上的明珠而已。

    但伤亡着实惨重,霸图、微草、烟雨……无数向往自由的人倒在了尘土上,荒漠的风刮过,到了明天他们或许连名字都不曾留下。而在这腥风血雨中,扼住敌方心脏的蓝雨……目前成功撤离的人连三成都不到,剩下的,不知是已经被基地的水泥墙埋葬,还是像黄少天他们一般仍在苦苦寻求出路。

    大意了,想不到竟会如此狼狈啊,黄少天想,这恐怕是杀手生涯里最大的感情用事了。

    但此刻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他并没有死在这里的打算。

    又绕过一个弯。前方依旧是黑漆漆的通道,灯光照过,通道里空无一人。“没问题。”探路的人打了手势,其他人依次跟上,迅速地通过。

    “等等。”灯光闪过时,黄少天被墙上龟裂的纹路吸引了注意力。墙的裂口处有几条电线,缠着一个黑色的装置。这不是一般的电路……他用枪柄敲了敲墙壁,裂开的砖粉露出了黑色盒子的一角。这是什么?黄少天疑惑,用力扒开一块砖,然后瞪大了双眼。

    他看见了熟悉的徽章——是虚空。电线在盒子的侧边分成三组缠绕,盘成麻花延伸进墙。虚空只有一种东西会用到这种奇特的装置,黄少天见过一次,那是虚空接的一个大单,他用这个装置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难道叶修和魏琛把嘉世引入这个基地的目的是一网打尽?

    可怕的念头如图闪电一般划过黄少天心口,让他全身颤栗。“老鬼,这基地,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任务?”他转头,一字一顿地对魏琛说。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先找出口吧。”魏琛的声音沙哑得如同木质车轮碾在沙石地上。

    “这个盒子!”黄少天把墙壁敲响,“我知道这是什么玩意!这一个盒子能炸掉一整座毒品仓库!”

    “是又如何?”魏琛撇开眼看向别处。

    黄少天一把抓住魏琛的领口:“这不是普通的炸药,你们早就准备好了这东西,是不是想把整个基地都炸掉!”

    炸药?什么炸药?耳机里传来的对话让喻文州心下一凉,立刻转头瞪向边上的吴羽策。吴羽策面无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丝毫没有理会这些纷争的意思,仿佛他早就知道了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喻文州不禁问道。

    “呵呵呵你小子是不傻啊。”魏琛干笑对黄少天道。

    黄少天怒火中烧,“你知道蓝雨还有多少人在这里吗!把蓝雨放在这种地方就是诱饵!”

    “我们本来不就是诱敌深入吗?”魏琛理直气壮。

    “你放屁!这有本质上的差别!你怎么会同意这种计划?叶修那混账东西怎么能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残忍的手段?你说谁,说嘉世还是说联盟?在这个战争里的哪一方不残忍!”魏琛不知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量,紧紧攥住了黄少天的手腕,“你听好,爆炸的方案是我提出的,叶修刚开始根本不同意,是我说服了他——我们必须要把嘉世彻底打死,不能留一点后患!”

    “但为什么是蓝雨!”黄少天大喊,几乎要失去理智,“你们人不是很多吗!为什么偏偏是蓝雨要留在这里送死!”

    “你觉得除了蓝雨还有谁能困住嘉世这么久吗!比起上前线,游击战才是我们的专长!”

    “你……” 

    “这是战争!放弃你那天真的幻想!本来所有人都要有拼劲全力的觉悟!”魏琛似乎在把自己剩余的所有力量都浸润在话语里,“用微小的牺牲换取未来有什么不对!如果我们死了能让外面所有人解放,那我们就大方地去死!是男人这点事情还看不开吗!”

    “当然不对!好好的开酒吧不好吗!管好自己的地盘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参加战争!为什么!蓝雨那么多人——你怎么能把他们的命都当成棋子!”

    “那就让别人来把他们的命当成棋子吗!”

    黄少天一把把魏琛推在墙上,咆哮着:“最重要的不是命吗!无论什么时候保命最重要不就是你说的吗!人死了还有什么意义!”

    “咳……怎么会没有意义?”魏琛吐掉一口血唾沫,“保着一条命不就是为了要在必要的时候用吗?我们这些人死了,不就是为了喻文州那样的小鬼头能好好过日子吗?”

    黄少天拎着魏琛的衣领,高高举起的拳头始终无法落下。自由、理想、未来……这些东西他早就从孤独的生活里抹去了,现在为什么,为什么这些对杀手来说毫无必要的东西会一直刺痛他的心?他想起喻文州看他的眼神,那眼睛的光芒如同现在魏琛眼里的火焰一般,或许就是燃烧到世界尽头都无法湮灭的,被称之为灵魂的东西。

    “你知道我刚刚见到你是什么心情吗?”黄少天哽咽道,声音越来越低,“原本失去的东西失而复得……我本来、我本来以为能带你们都出去……”

    “兔崽子,成熟点吧。”魏琛的双眼也是湿润的,“你是明白的。”

    黄少天又一次把魏琛重重地撞在墙壁上。“我不想明白!”

    “黄少住手!”郑轩拦住黄少天,另外几个人也冲过来扶走了魏琛。

    “靠……”黄少天哼了一声,甩开郑轩的手,独自往前走去。

    “少天!”魏琛喊住黄少天,“你能来这里……能在这种时候见到你,我是很高兴的。”他说。

    黄少天没有回头,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去。

    

    “为什么会有炸药?”控制室里,喻文州关掉了语音通讯,抓住了吴羽策受伤的手腕。白色绷带下的伤口一直裂开到手肘,爆炸时嵌入的小弹片让手腕的骨肉几乎碎裂,张新杰做过处理,但这伤口始终未能愈合完全,让吴羽策的手连笔都握不稳。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吴羽策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完全无视了喻文州的动作。

    “这和你们给我的计划不一样。”喻文州道。他的手加重了力道,手掌狠狠地摁在绷带上——虽然他不指望这点疼痛能给吴羽策带来什么威胁。

    “这就是原本的计划,你没必要知道全部。”吴羽策说。他果然眼皮都不抬,视手上的伤为无物。

    没有用,这个人不会轻易动摇。喻文州放开了吴羽策的手,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前。他轻声说:“我只是你们计划中的一环而已吗?”

    “是的。”

    “这个炸弹才是你们的杀手锏?”

    “嗯。”

    “一旦爆炸,在地下基地的所有人都会死吗?”

    “理论上是。”

    “不会影响周围居民?”

    吴羽策闭眼。“不会,炸药是我亲自安装的,分量没有问题。”

    “黄少天他们呢?蓝雨呢?”

    吴羽策没有回答。

    喻文州依旧质问:“告诉我,如果蓝雨没有撤离完毕,你们依旧会引爆基地?”

    “这和你没有关系,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爆炸的倒计时从嘉世踏入基地的瞬间就已经开始,这是不可逆的系统。”

    “这才是你不撤离的原因?其实你真正的任务不是监视我,而是确保基地被处理完毕吧?”

    “这些都是我的任务。” 

    “这是必须的吗?”喻文州又一次问道。

    “是。斩草必须除根,这是虚空一贯的纲领。”吴羽策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妥协的余地。

    喻文州深深地咽下一口气,苦涩蔓延开来。他本以为能握住的未来在一瞬间如泡影般湮灭。他依旧是个无能为力的12岁小孩,沉默无言地跨过亲人的尸体。

    该怎么做,才能拯救更多的人?他努力地想,一点一点地从自己的神智中挖出一点思绪来。“离爆炸还有多少时间?”他问。

    吴羽策在键盘上熟练地输入了一串代码,倒计时显示在喻文州面前的屏幕上。“嗯……10分钟,给黄少天的时间也不多了。”他活动了一下受伤的手,说道,“挺可惜的,我本来以为还能见他一面。”

    可惜?巨大的恐怖感觉笼罩全身,喻文州放在膝盖上的手捏紧了又松开。倒计时的红色数字一点点减少,他的双手在颤抖,手心里只有汗水,他什么都抓不住。

    世界像是一个封闭的牢笼,压抑又逼仄,四周摆满屏幕的墙壁向他逼迫过来。每个屏幕链接着许多人的生命,那些昨天还鲜活的灵魂仿佛在质问着,为什么要放弃他们?究竟是谁给了一部分人权利来决定另外一部分人的人生?

    泪水在喻文州眼眶里打转。少天、魏琛、郑轩……蓝雨的大家……到底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声音打着颤,喻文州打开通讯频道:“少天,只有10分钟、10分钟之内必须撤离!” 

    “明白!”黄少天迅速回应,“别怕,我们会出去。”他小声说。

    还有黄少天。喻文州定了定心神。黄少天出现在这里一定是上天的安排,他救了自己,他也能救其他人。还有希望。

    “少天,到我这里来。”喻文州哽咽着。

    “好,等我。”黄少天答。

    

    “前面有光!”领头的年轻人喊道。

    所有人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

    前方是个圆形的房间,光线是从上方漏下来的。“等等!”黄少天拽住领头的年轻人,“不对,有血腥味。”

    那绑着头巾的年轻人迅速停了下来,他有些乱了阵脚,脸色苍白,手不住地发抖,提灯在他手里被摇晃得吱嘎作响。“没事,我去看看。”黄少天拍了拍他肩膀,接过提灯向前。

    “少天,怎么样?”喻文州焦急地问。

    黄少天往前走了两步蹲了下来。面前躺着一个人,看穿着是蓝雨的守备。黄少天摸了摸这人脉搏检查了眼睑——人已经死了,身上伤痕很多,手臂被人砍了下来,溅了半面墙壁。他死前大概遭到了非人的待遇,而四周无人,加害人明显已经离开了现场。

    “过来吧,安全。”黄少天招了招手,魏琛等人随即跟了上来。

    “压力山大。”看到了出口的状态,郑轩脱口而出。其他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

    “发生什么事了?”喻文州问。

    那是一间只有一个入口通道的屋子,所谓的出口在正上方,光正是从那个小小的洞口中漏下来的。可是本应通向出口的悬梯此刻断裂成两截,其中一截无力地、扭曲地躺倒在地上。

    空中的半截悬梯离地起码五米,是一个人绝对无法够到的高度。

    提着灯的年轻人看到这情景,双腿一软,哭着跪了下来:“啊啊啊神呐你是要杀了我吗?为什么……为什么到了这里还要这样欺骗我!”

    “像什么话呢,不是都签好生死状了吗?”魏琛皱着眉头,拍拍年轻人的肩膀。

    “呜呜呜……”年轻人捂着脸,大哭起来。

    黄少天苦笑着,抬头仰望着苍白的光线。“文州啊,我可能要爽约了。”他说。

     

TBC.

========

后文点此:【黄喻】罪恶之城 28.(END)

这章是我写文以来最艰苦的一章,本想一口气写到结局,考虑到大家的心脏,还是缓一点吧。

评论(7)
热度(76)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