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差】唯有爱与喵喵不可欺

《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G文 给 @一路春白 

郑轩视角

剑与诅咒无差,涉及不多不打tag了,权当扫灰

 

========

 

    郑轩,男,30岁,前蓝雨俱乐部电竞选手,现G市体育局普通公务员。

    在人生送走青年的尾巴踏入成就事业巅峰的而立之年时,突然遇上了30年来最困难的抉择。

    他从日复一日的无聊文书工作中解放出来,站在G体育局门口,望着漫天飘飞的春雨,无奈地叹了口气,从裤口袋中摸出手机。

    “景熙大大!我有麻烦了!”

    徐景熙退役后开了个小网店,平时在家发完货就打手游。手中战局正到了攻城的最后时机,被郑轩这消息推送一弹,招式准头没对好,角色被对方的一串连击炸上了天,挂了。“靠,郑轩这混蛋!”他念叨着,没好气地拉开QQ消息回复道:“干嘛!你老人家还能遇麻烦猴子都能上天了吧?”

    “真是麻烦,特别麻烦,压力山大那种麻烦。”

    “得了吧,你都压力山大十多年早就百炼成钢了,怕啥呢。”

    “怕死啊!”

    徐景熙头皮发麻:“什么死?你是非法集资了还是被高利贷追杀?这种事情找我有啥用你还不如找黄少……”他字还没打完,郑轩那边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一团灰褐色的小毛球,缩在街角的电线杆旁,湿哒哒的,乍看就像个刷锅的小毛刷。如果不是毛球里露出来的两个浅色小耳朵尖,根本看不出——这是一只小猫。

    “怕他死啊!压力山大!怎么办我身边可没吃的给他啊?还是我留一把雨伞留给他?留在这会不会死啊?天气这么冷挨不过一晚的吧?”郑轩哗啦啦连发了四五条。

    “叮叮叮——在那山滴那边海滴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这电话一接起来,徐大治疗劈头盖脸便是一顿痛骂。“还废话什么呢赶紧抱回家保暖先啊!留在这等着被车压还是被人踩死啊!”

    “抱回家?What?你是说抱回家我养?”郑轩愣了。

    “不然呢?放着死吗?你有没有同情心?”徐景熙鄙夷道。

    “这……也是吧,我也不忍心。”郑轩摸着良心说。

    “行了行了,好歹是条生命,遇见了也是缘分,你不养我养,先给我抱回来!”徐景熙用“你不拿出点干劲来就放生你”的熟悉语气说。

    “行吧,”郑轩望了望小毛球,脱下了外套,“我先回家一会联系你。”

    将电话塞回裤兜,郑轩拍了拍有些起鸡皮疙瘩的胳膊,跑进雨里,“这天气,还真是有点冷啊。”他感慨着,在电线杆边停下了脚步。

    小毛球察觉到陌生人的靠近,抬起头,却被越来越大的雨淋得睁不开眼,低低地喵喵喵唤了起来,哆嗦着往角落里缩去。

    “好了好了,别怕别怕……乖啊……”郑轩蹲了下来,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伸出手去,“跟我回家吧。”

    那小毛球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居然安静了下来。郑轩把自己的外套递了过去,小心地围住小猫,包起小毛球抱进怀里。

    小毛球咪了一声,小脑袋十分自然地往郑轩的胸口缩,蹭到郑轩的T恤领子,磨蹭了两下脸,安安稳稳地圈成了一圈。

    “没事啦。”郑轩摸摸小猫咪的头,裹紧了外套,迈开大步跑了起来。

    

    在经历过大风大浪最后终究归于平静的30年岁月里,郑轩没有任何饲养动物的经验。

    他抱着小毛球进家门的时候,还仔细回想了一下此前不养动物的缘由:做职业选手太忙,自己都顾不过来,哪有时间养活动物?然而退役后他也依旧孑然一身,不要说宠物了,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一场。

    所以忙不忙还是其次,归根结底,他就是一个怕麻烦的人,精力有限,巴不得把生活简化到吃和睡(唯一突破常理的例外是打游戏),连工作都是因为每天在家赋闲到发霉,观念传统的父母实在看不下去用“再这么无所事事就别回家见我们”来威胁,才勉强凭借国家队退役选手的身份去体育局混了个闲职,每天上班泡茶看网页下班打游戏睡觉——像是一辆老旧的火车,在春天里慢悠悠地沿着G市飘满杨柳絮的街道周而复始地行驶,稳稳当当。

    于是当“要不干脆留下小猫”这个念头在郑轩脑子里响起时,他心中的警铃立刻嗡嗡大作。什么?要让这个脏兮兮的小东西来打破稳固的现状吗?让这个连老鼠都不会抓不要说是抓鼠标的喵星人来让人生以不可预知的速度脱轨吗?不能不能,让我擦个地板都很要命了,何况是还要再拿着粘毛板把所有沙发再粘一次?

    我的精神和我的腰都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想着,找了快递纸箱,拿入浴室,又随手扯了块浴巾铺上,再把小毛球轻轻地放了下去。小毛球此刻醒了,在郑轩的手指上蹭了蹭,立起一条虎斑纹的小尾巴,转过身来,一对金色的大眼睛水汪汪地闪着光芒,似乎又充满了疑惑,歪歪头,发出了郑轩这辈子听过的最清澈的声音:

    “喵——”

    压力山大大帝心里所有的防线一瞬间全部决堤。

    他几乎是在一种痴狂的状态中摸出手机,本能地点开了喻文州的聊天窗口:“队长!队长怎么办!我被一个小骚货掠取了心魂!”

    彼时喻文州正全身心地沉浸在晚间的健身时光中,感受着汗水淌过腹肌的愉悦,放在一旁桌上的手机一震,他瞄了眼弹出的缩略窗,脚步一个不稳,差点没被跑步机甩出去。

    “我是不是应该说恭喜?”喻文州扑在跑步机的扶手上回,“有女朋友了?”

    “不是不是。”郑轩回复。

    “暗恋?”

    “队长你胡说些什么呢!”

    “纠结中?”节奏完全掌握在控场大师喻文州手里。

    “绝对不是!我是说……”郑轩单手打字又不敢惊动猫,一行字还来不及打完,喻文州少有地迅速补充道:“哦我明白了你感觉孤单想要情感咨询?那找少天比较有用。”

    “黄少那个感情经历比我还空白的话痨怎么会懂情感咨询?敢情队长你眼里的黄少天无所不能包治百病连注孤生都能解决吗?”郑轩忍不住吐槽。

    喻文州看了这句不知是触动了哪根心弦,竟然有些想念远在G市的话痨。他歪着脑袋想了想——今天上班大概是累了,晚上总是一个人吃饭是有些冷清,他也是有正常的人际交往需求的,改天上G市找老朋友们吃个饭撸个串好了。于是他回:“他至少能让你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不觉得空虚寂寞冷。”

    “不不,黄少绝对解决不了我眼下的邪念。”

    “我说阿轩同志,”喻文州语重心长,“少看片多运动,多跟少天聊聊人生也行,找个女朋友也行,过得充实一点吧。”他回完就把手机挂回忙碌中,继续投身于锻炼身体的百年大计里。

    得,喻文州这“第一黄吹”的毛病发作起来,估计是不会有什么帮助了。郑轩看着把头枕在自己手背上又安安稳稳睡成一团的小毛球,慢悠悠地靠着浴室门坐下,这才想起徐景熙是说过要领养猫咪的。

    “死相你哪里去了,猫带回来了!怎么办!”郑轩连着“小毛球in浴室”的照片一起发给了徐景熙。

    “等等等……我正在跟我媳妇儿理论,”徐景熙焦头烂额,“她非说要怀孕不能养猫,我在试图跟她说明寄生虫是个什么东西!实在不行我一会发微博找领养去。郑轩大大麻烦你先找点吃的给猫啊,哎你楼下不是有家宠物店的吗?去买个幼猫粮和猫砂,算我的,回头请你吃饭哈。”

    郑轩只得领命。他轻轻地抽开手,仔细看了眼小毛球——它还很小,小到只能凭着本能努力挣扎,一天天活下去。浴室暖黄的灯光照得那一团褐毛快要融化在环境里,仿佛它就是这房间里本来就有的摆设,整个房间就是它的天堂;它在那里又沉沉睡去,如此安心,如同在水中飘浮的孤叶终于被浪冲上了沙滩,终于有了依靠。

    “好好睡,我一会就回来。”郑轩也不知自己是对谁说。他静静关上门,任凭邪念在心底蔓延。

    

    “喂喂伙计们,你们谁养过猫啊?”

    徐景熙忙于家庭纷争帮不上忙,郑轩自食其力,求助于蓝雨俱乐部QQ群。

    他刚踏进宠物店,戴着大金项链的老板异常热情地迎了上来,似乎是看准了这客人在货架前犹豫不决必然是个新手,一股脑把猫砂盆猫浴波全部推荐了来,还没等郑轩同意便打包成“新晋铲屎官大礼包”,以优惠价格等着送上门的冤大头买单。

    郑轩对着一堆花花绿绿的锅碗瓢盆铲头晕目眩。一翻QQ,除了一大群单身狗毫无用处的复制黏贴百度百科和少数脱团狗晒婴儿用品外,居然有个意想不到的人圈了他。

    “哟,压力山大大帝,你也养猫?”方锐的头像是一个狂草风格的“海”字。他是蓝雨训练营出身,离开蓝雨后也没退群,只是在群里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猥琐窥屏。

    “方锐大大?你养过?”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郑轩单敲了过去。

    “老早的事了,刚进呼啸那会和老林捡到过一只小猫,去H市之前送给厨房阿姨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没意外也入土为安了吧。”方锐感慨。

    “快快快,这一堆东西我该准备哪个好?”郑轩拍了“铲屎官大礼包”的照片。

    “首先,你需要个盆,装得下猫的……你猫多大?”

    “多大啊,我刚捡回来也不知道……拉平了大概键盘这么长吧,算上爪子和腿的话。”郑轩比划了一下。

    方锐准确地理解了猫的尺寸。“那差不多两个月多点儿吧,回头得抱去宠物医院体检。”

    “还体检?检查什么项目?”

    “等等我问一下老林!”

    “压力山大那我现在怎么办!”

    “你先随便买点猫粮和猫砂,往最贵的买准没错,其他玩具你喜欢啥回头再补哈。”

    好吧,又是一个不靠谱的,我最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世上只有我自己最靠谱呢?对着店老板殷勤的眼神,郑轩叹了口气——懒得挑选,反正也不差这几个钱,干脆统统带回家了吧。

    

    站在家门口郑轩突然就顿住了。

    从楼梯间的窗口正好能看见自家浴室里为了小毛球亮着的灯,似乎在提醒着他——家里突然有了一个需要呵护的小生命。这生命的起点和自己毫无关系,再过几天也许送去别的地方也将与自己再无瓜葛,但就是此时此刻,本来是一个人住的家里,却有一盏灯是为了一只猫亮着的。这淡淡的灯光仿佛就是一场奇迹的约会,一次浪漫的邂逅,一个人和一只猫做的小小约定。

    他忽然想起当年在蓝雨,踏上训练营二楼的最后一级台阶,站在宿舍走廊的尽头,也是正好能从拐角处的窗口看见喻文州或是黄少天窗口里的光。

    郑轩自认不是一个上进的人,去打游戏也只是因为能靠游戏的天分混口饭吃。支持他职业生涯始终追寻着至高无上的舞台的理由,大概就是深夜里的这么点灯光吧。

    他刚从光芒里全身而退,过了不长不短一段醉生梦死的生活,现在他又看到了另一种光,叫做生活。

    “我回来了。”他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往浴室望去。浴室里安安静静的,没有半点声响。

    小猫还在睡?

    “喵?”他脱了鞋,提着一大袋子宠物用品踮着脚尖进了浴室。

    箱子里是空的!

    猫不见了!

    他整个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手中的袋子咚地一声就掉到了地上。这一下他手抖得比第六赛季决赛还厉害,“喵喵喵?你去哪了?”

     “咪……”

    微弱的声音从洗手台的柜子底下传来,郑轩弯下腰去看,那小毛球正伏在那儿,似乎有些警惕,金色眸子有些怯生生地观察着郑轩。

    “哦你没事啊,吓死我了。”郑轩伸出手去,想摸摸小毛球。结果这猫立刻偏过头躲开了。

    “怎么啦?就不认得我啦?”郑轩笑了。

    小毛球眨眨眼,后又退了两步,让郑轩怎么也够不着它。

    “压力山大,刚刚还跟我那么亲热的。”郑轩嘀咕着,缩回了手。他蹲在柜子边上看了一会,那猫压根没出来的意思,反倒又往墙边贴了贴。

    “注意啦!养猫守则第一条:小猫刚回家时不能勉强他做任何事情,包括从安全区中出来。”方锐适时地发来了小贴士。

    接下去还有:“第二条:给你的爱猫足够的水和粮食,给他一个安静的小角落,让他适应环境自己出来。”

    哦,这不麻烦可以做到。郑轩回了一句感谢,从他的“大礼包”中摸出两个盆子,倒入猫粮后,又去厨房倒纯净水。回来时猫粮盆居然空了不少,一条花尾巴正欲盖弥彰地钻进柜底的缝里。

    小家伙还挺精神嘛。郑轩挠挠头。

    一直忙到睡觉的钟头,在方锐大大(从林敬言那拷贝过来)的指示下,郑轩顺利搞定了小猫住宿的基本条件。小猫还是缩在柜子底,郑轩塞了一条毛巾进去,它挪了挪身子,稳当地趴在了毛巾上。

    “晚安,小猫咪。”虽然对猫并无用处,郑轩还是特意留了浴室的灯,悄悄地关上了门。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养猫可是一件大事,没准就把自己接下来的生活搅得波涛四起困难重重。

    可管他呢?走一步是一步吧。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懒得去想啦。

    他曾经觉得自己不是当明星的料,这么磕磕碰碰居然也在联盟里能有个“压力山大大帝”的名头。

    他曾经觉得自己会在某个不起眼的小队伍里混个稳定工资,一不小心居然也是冠军队的一员还上过世界舞台了。

    他不曾妄想云端,偏偏蓝雨接纳了他,这么一个没干劲的他,居然也给感化得有那么点执念有那么追求,从开始到最后都赖在蓝雨了。

    他晃啊晃啊,慢悠悠地走在自己的路上,过得逍遥自在。压力自然有过,但天塌下来还前有黄少后有队长上面有宋晓,他便无所畏惧了。

    蓝雨真好啊,蓝雨代表着无限的可能啊。

    队长也真好啊,要不是遇上队长,指不定这个郑轩会变成什么样子?

    黄少……黄少吵是吵了点,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

    话说队长和黄少怎么还没在一起呢?

    ……

    

    他不知何时睡了过去,半夜迷迷糊糊地,仿佛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喵”。

    

    像这样的周末早晨,郑轩一般是赖床到十二点直接吃午饭,所以当早晨九点他接起电话时,声音和漏了气的气球没有分别。

    “喂……熙儿干嘛?有事早奏无事退……”

    “轩哥啊实在对不起!我媳妇儿怎么也不同意养猫,我这就找领养,实在不行我送寄养中心去,一定不麻烦你。”徐景熙“声泪俱下”。

    “哦……唔?什么猫……”郑轩还迷糊着。

    “你昨天捡的小猫啊?”徐景熙震惊,“不是吧你难不成把猫丢了?”

    “哦!猫、猫,在呢。”郑轩打了个哈欠。

    “我过会去你家接猫,”徐景熙道,“大概一小时,你起床没?”

    “哦猫!”郑轩突然清醒,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他甩开被子就奔进浴室,第一眼就去看角落里的猫砂盆。

    猫砂起起伏伏不甚平整,显然是有使用过的痕迹。郑轩拿小铲子稍微一翻动,浴室顿时充满了发人深思的气味。“噢噢噢噢!”他激动得对着电话就是一阵乱嚎,“主子临幸我的浴室了!我主子!拉耙耙了!”

    “我靠你有点出息好不好!瞧瞧你这舔菊的节奏!”徐景熙在电话那头心痛不已。

    “嘿嘿,”郑轩一边把小黑块丢入马桶一边傻笑,“她喜欢我!她肯吃我的粮肯用我的厕所!”

    “你不是吧,多年光棍真把你逼得这么变态了?”

    “你才变态呢,我喜欢我的猫有什么不对?”郑轩得意洋洋。

    徐景熙讶异:“你的猫?你要养?确定?”

    “要啊,我养呗,你说遇上了就是缘分吧。”郑轩边说边蹲下去,看了看柜子底下的小毛球。小毛球还是瞪着眼盯着人,嘴张了张,没发出声响,却也不往后退了。

    于是郑轩摸出点猫零食,递了进去。“你说这公猫还是母猫啊?这么可爱肯定是个妹子。”

    “哦,万一是个汉子你岂不是白舔了。”徐景熙冷漠。

    “那不可能的,”郑轩看着小猫咪吧唧吧唧地吃掉了零食,美滋滋地道,“我第六感很准的你信不信?”

    “不信,你还笃定过黄少会在离开前向队长深情告白呢。”

    “那是意外……”郑轩黯然,“我至今还觉得有点希望。”

    “去去去,你这西皮狗当得可够真诚的,他们双方都没那意思就你在那瞎操心。”徐景熙嗤之以鼻。

    也不是完全没那意思吧,黄少走以后队长那种压抑着失落的笑容,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郑轩想。但这事跟徐景熙没法说清楚,大部分时候蓝雨队员拿剑与诅咒开玩笑,当真的人恐怕只有从第三赛季一路看来的自己一个。黄少也好,队长也好,都和眼前这猫似的,外表可爱内心警惕,自己心底里在想什么都是藏着掖着不爱给人看,或许又是——互相对彼此心知肚明,外人看来云里雾里。

    小猫此时仿佛是想起郑轩是谁了,咪咪唤了两声打着呼噜从柜子底下悄悄钻了出来。郑轩大喜,伸手去摸它,它有些怯,终究还是拗不过那温暖的手掌,把小脑袋塞进了郑轩的手里。

    “会好的,”郑轩说,“乖乖啊,我和你徐叔叔都疼你爱你守着你的啊。”

    被强行带上的徐景熙打了个激灵,赶紧说:“你看啥时候约个时间,我们去医院看看孩子是男是女。”

    

    郑轩有猫这事,方锐告诉了叶修,叶修知道了苏沐橙自然就知道了,苏沐橙知道了一整个国家队群也都知道了,所以黄少天自然奉了队长之名主动请缨跟到了宠物医院。

    退役十年他们都渐渐不算什么大人物,只有黄少天是例外,退役了他还是以知名博主(日常唠嗑)和游戏评论人(忍不住写比赛长评)的身份活跃在第一线,不论走到哪里都有被疯狂的粉丝指认合影造成小规模拥堵的可能性,伪装是必须的(他自己认为是),至少墨镜必须潮,帽子不能少。

    “谁到宠物医院还戴口罩的……黄少你是怕狂犬病吗?”郑轩提着个猫篮子嘀咕。

    “滚滚滚我怕什么狂犬病,我的疫苗早在训练营时期就打全了好吗!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真是不懂我这种帅得人神共愤天妒人怨的神仙的难处!”黄少天嗷嗷呜呜,“这都自己人吧,医生多大年纪了?哦看起来很老,安全,safe,可以解除铠甲。”他还对着微信汇报工作:“呼叫队长呼叫队长,蓝雨小队已抵达医院,保护对象安全,一切等医生定夺。”

    “您再神也就是个犬星的,赶紧出门去跟队长汪吧,去去去站远点,怕你在这吓着小乖了。”郑轩道。

    “小乖?谁啊?”徐景熙马上反应过来,“难不成你叫这猫咪小乖啊?”

    “怎么不行?小乖多喜欢我啊,”郑轩把篮子提高,和小猫平视,“小乖乖,我的心肝宝贝儿~”

    小猫理都不理他,退后了几步,让郑轩的笑容有些僵硬。

    “逗猫技术太差了,看我看我。”黄少天强行挤开郑轩,“小猫咪,小宝贝,小蛋蛋,来来来,”他啪啪啪连着打响指,“蛋蛋乖,来叔叔这里。”

    “蛋蛋是什么鬼!”郑轩和徐景熙异口同声。

    黄少天得意洋洋,“我昨天跟队长商量过了,这小猫看着这么可爱一定是个妹子,叫蛋蛋得了,缺啥补啥,多好——你不是枪淋弹雨这谐音也是弹弹,亲闺女,保证血统纯正——队长也觉得好。”

    “不不我觉得是汉子,我们蓝雨哪来的妹子啊你们都别妄想了。”徐景熙反对。

    郑轩被这一连串暴击打得哑口无言,偏偏这时候小猫还应和着黄少天喵了两声扑到篮子边伸爪子,黄少天眼疾手快立刻举高手机自拍一个po上微博命名为“me and 蓝雨 and 蛋蛋(女!!!)”,喻文州高深莫测地转发“恭喜蓝雨又添新丁”彻底把这个名字落到了实处。

    一时间“蛋蛋好可爱啊”“蛋蛋好萌啊”“吸一口猫”“蓝雨终于有姑娘了可喜可贺”转发评论多到飞起,黄少天心满意足放下手机立刻挂上功成名就不用谢我的谦虚笑容。郑轩正要闹,医院的护工路过见几个人为了猫的性别争执不下,伸头随便看了看,笃定道:“是个母的。”

    “就是嘛,蛋蛋棒棒的,来蛋蛋跟我合个影给队长好好看看你漂亮的尾巴。”黄少天乘胜追击,“队长在线嘛,我们开个视频聊天哈!”

    徐景熙也在一旁附和:“对对对,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我这连上了宋晓,轩哥快call卢瀚文,加上我钱包里的退役合照,正好凑齐,合照合照。”他摊开了钱包,拉过郑轩也凑到镜头里。

    三个人三个屏幕一只猫和一张照片就这样挤在候诊室里莫名其妙地拍了一张傻兮兮的照片。

    郑轩回家后拿这张照片和第六赛季冠军合影一比对,发现猫在的位置凑巧是众人中间,喻文州的位置,边上是黄少天,两边呼啦啦一堆人围着,众星捧月。

    喻文州这么些年一点变化没有,郑轩甚至觉得喻文州和记忆里最初在训练营时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分别,他一直都是这么稳重淡然,可能属于青少年时期那些应有的变化,都在郑轩到达蓝雨之前,消融在了那些属于最初的蓝雨传说的故事里。那个故事里有魏琛,有方世镜,有很多很多他听过名字却未曾见过的人物……还有黄少天。

    对了,他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喻文州和黄少天是一定要在一起的了,如果说他们这些人都是蓝雨大旗的一片拼图,喻文州加上黄少天,才是正中间那不可分割的一整片——属于剑和诅咒。

    

    “我真是老了,最近总是在回忆过去的事情,据说怀旧是一个人衰老的开始。”肉香缭绕中,郑轩放下手中的啤酒瓶,剔了剔牙道。

    “郑轩大大,在我看来你二十年前就已经不年轻了。”方锐咬下串尖上的嫩肉说。他刚从N市过来,借着撸猫的由头顺便和老朋友聚聚,结果黄少天不在家,其他人陪媳妇带小孩加班一个个都没空,只能扯了郑轩出门撸串瞎侃。

    郑轩眉头就皱了。“喂喂喂,我也曾是如花似玉的美少年好吧。”

    “这话留给你家蛋蛋吧,你看你的胡子都长成草坪了,还不处理一下?老林那天问我蓝雨的几个哥们最近怎么样了,我跟他说喻文州秃了黄少天瘸了郑轩变成李逵了。”方锐满口胡言。

    “放屁蛋蛋是女孩子而且你根本没见着黄少,”郑轩敲酒瓶子,也不知自己醉了几分,“人黄少好好的,蹦去B市找队长了。”

    “哦——”方锐恍然大悟,“徐景熙嫁了黄少天跑去追求真爱了于是剩你一个在这陪着猫空虚寂寞冷啊?”

    “什么真爱啊……都这么多年了还没个苗头,心灰意冷啊我。”郑轩越说越含混。

    方锐眨眨眼,“我说你都没试试吗?我也觉得他们有戏,怎么就没人去推一把组成按头小分队呢?”

    “试?怎么试?就我一局外人能说什么?”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郑轩大大,”方锐推了推郑轩的肩膀,“如果连你都做不了什么,还有谁能做点什么呢?大声说,你的座右铭是?”

    “压力山大……”

    “压力山大这么多年你真怕过吗?”

    “倒还真没有。”

    “你觉得你这辈子最麻烦的事情是?”

    “养猫!你不知道每天铲屎换粮得一次猫藓简直要命……”

    “你说你猫都养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有道理哈。郑轩拿起了电话。

    

    

    后记

    

    某个休假,黄少天和喻文州特意回G市摆了两桌酒,请蓝雨所有的新老队员一起吃饭。

    不知道的人如卢瀚文只当队友聚会放开肚皮大吃特吃,知道的人如郑轩认定了这是“回娘家”请喜酒非要把一对新人灌醉了不可。

    结果所有人都错估了自己的酒量,几杯下肚倒了一桌。

    黄少天喝得最多整个人都糊了,靠在喻文州肩膀上絮絮叨叨说着训练营的事情。

    喻文州淡淡笑了笑,扯过大衣罩住了黄少天半个身子兜住了他的呢喃。

    郑轩坐在两人身边,举起酒杯向喻文州抬了抬,自己又喝掉了大半。

    “谢谢啊,”队长低低地对郑轩说,“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和少天就要到老了秃了才来回想当年了。”

    “唉,压力山大,怎么说呢,”郑轩有些不好意思,“看你们在一起,就好像看到了我追忆已久的青春吧。”

    

    <全文完>

    

    

    

 

评论 ( 10 )
热度 ( 146 )

© 渝晓思 | Powered by LOFTER